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凈空法師

和諧社會系列訪談—和諧社會從心開始(凈空法師講于杭州)

和諧社會系列訪談—和諧社會從心開始(凈空法師講于杭州)


和諧社會系列訪談—和諧社會從心開始  (共一集)  2006/4/14  杭州   

今天我們繼續為您請出一位高僧,他就是同樣來自臺灣省的凈空法師。說起來我跟凈空老法師的緣分不淺,從二00四年錄制“世紀大講堂”之后,連續二年都對凈空法師做過專訪。我們這次的談話,就從剛剛閉幕的首屆“世界佛教論壇”開始。

二00六年四月首屆“世界佛教論壇”在杭州開幕,來自海內外上百名的高僧齊聚這里,參加這兩千年一遇的盛會。論壇的口號“和諧世界從心做起”,正是我們今天的嘉賓凈空法師提出的。

主持人:凈空法師,您好,咱們又見面了。

凈空法師:對。

主持人:這次是一個很大的因緣,就是“世界佛教論壇”首屆的大會在杭州召開。在會議期間,昨天開幕式上您聽到很多高僧大德的發言,這次會議的主題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就是像論文已經結集成厚厚的這么一本書,叫“和諧世界,從心開始”。這個主題我覺得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什么?就是它把中國傳統文化最核心的東西嵌到了這個主題里頭,因為在世界上的幾大文化中間,講“和”講得最多的,以“和”為核心價值的,大概就是中國以儒家和道家為主的傳統文化;然后講“心”講得最多,大概就是我們的佛教。“致中和”是儒家所追求最高的境界,“萬法唯心”是我們佛家最根本的一個教義。這個主題是面對我們今天人類面臨各種各樣復雜的、矛盾的這樣一個處境和現狀,然后我們想要用一種東方的文化來對治這樣一種現象,來對人類文明,做出我們東方文明的一個新的貢獻。老法師,您認為這個主題對當今世界來說,它的意義在什么地方?

凈空法師:和是性德,講這個問題佛教講得最透徹、講得最明白,佛法將宇宙的來源、生命的來源,這就講到根本,宇宙跟生命從哪里來的?《華嚴經》上說“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心是真心,識是妄心。它為什么叫識?真心里面起了無明,我們現在講“無明”這個術語不大好懂,我就換個名詞來講叫起心動念,起心動念就是無明。心本來沒有起心動念,像湖水一樣,我們這附近是西湖;如果沒有起心動念,就是沒有波浪,沒有波浪水就像面鏡子一樣。

主持人:非常澄明。

凈空法師:對,照東西就叫性見。佛家講見性見、耳性聞、鼻性嗅、舌性嘗,沒有波浪的,那是性的起用。可是你一起心動念,就像風吹了湖面,水有波浪,這一有波浪起不起作用?還起作用,但是就不是那么真了。

主持人:吹皺一池春水。

凈空法師:它就變形,波浪愈大那就變得支離破碎,就完全看不到真相。現在我們世界的人心是大風大浪,

主持人:狂風巨浪。

凈空法師:對,佛菩薩的心叫心平氣和,沒有一絲毫風浪。

主持人:一潭秋水。

凈空法師:對,所以他那個照得清楚,我們現在可亂了。現在問題就是怎樣把大風大浪恢復到平靜,這個問題就全都解決了。所以和是性德,中國人講“倫常”,倫常是性德。所謂性德就是自然的,絕對不是人為的,不是人制造出來、想像出來的,不是,自然的。夫婦是自然的,連畜生,十法界里都是一樣,絕對不是哪個人發明,哪個人創造的,沒有這個事情。父子是自然的,兄弟是自然的,朋友是自然的,君臣也是自然的,所以這是屬于性德,性德就是道。

主持人:所以我們過去把它叫做五倫。

凈空法師:五倫。性德是道,隨順性德就是德,你隨順它就是德,所以德是道的應用。中國講八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再加上“仁愛和平”。因為八德有兩個講法,兩個講法去了重復的,十二個字,這十二個字是性德,就是隨順自然。隨順自然就是隨順自性,就是沒有違背自性,隨順自性,這叫德。這個德里頭有和,仁愛和平,有和。佛法里面最基本的概念,人與人是群居的,是不能分開的。四個人在一起就叫做僧團,就是佛教講的團體,最小的團體是四個人。四個人叫一眾,一個團體。一個團體最重要是什么?六和敬。就是能夠遵守這六和敬,遵守六和敬就是隨順性德,這就稱之為僧團。你看三皈依里頭“皈依僧,眾中尊”,這個字怎么講法?眾就是團體,眾不是個人,就是說所有團體里面,這個團體是最值得人尊敬的,為什么值得人尊敬?它和。

主持人:它六和敬。

凈空法師:對,它和,所以你就曉得這個和,只要是古圣先賢,無論是學術、無論是宗教,里頭沒有找不到和的;找不到和,那不是隨順,那就叫邪教,邪教里頭才有不和。所以不和就是違背性德,悖逆性德。我昨天提到,時間很短,這它有一個小副題,就是“佛教的團結”,六和敬就是團結。如果佛門四眾弟子,各個宗派不和,叫大不孝。你不和,釋迦牟尼佛天天流眼淚,多難過!這是絕大的一個錯誤。

所以我就希望宗教,本這個教里面,各個不同的宗派,我講親兄弟,釋迦牟尼佛一脈相承,你要不和,他多難過!佛教之外的其他的宗教,我就比喻那是堂兄弟、那是表兄弟,還是要和。你不和,釋迦牟尼佛還是傷心,一個道理。現在就是這個和在當前怎么落實?落實最徹底的,就是在禪宗講明心見性。但是明心見性就不是人人能做得到的,那是很高的修養。那今天我們初步從哪里做起?現前從哪里做起?那就是《壇經》里頭講得很好,你放下十惡,心就清凈;放下八邪,心就平等;放下一切錯誤的心理、不善的心理,你心就安樂。它這三個題,心凈、心安、心平,你就做到。你要不用這個方法,你就達不到。

主持人:我插一句,老法師,就是因為我們可能有一些電視觀眾對于我們中間有些術語,他們因為不是學佛的人,不是太清楚。譬如像六和敬,可能有些電視觀眾就不是很清楚,其實我們修佛的人一說六和敬,都知道是什么。這六和敬首先是身和,我們常常在一起同住,在一起修行,“身和同住”。“口和無諍”,就是首先我們口沒有爭論,甚至也沒有互相彼此瞧不起,侮辱性的語言更不能有,挑撥離間更不可能,口和無諍。再就“意和同悅”,我們的基本的想法、我們的目標、我們意念是一致的,這樣的話,我們就很高興在一起。然后“戒和同修”,我們修行同樣的,哪些事情不能做,我們都是彼此遵守,這樣我們才能一起修行。“見和同解”,我們見解、我們的看法大體上、原則上都是沒有沖突的,所以我們的見解能夠大體保持一致。然后“利和同均”,這是最后我們得到的福報,得到什么東西。這利恐怕不是指的得了多少香火錢,我們平均把它分了,不是這個意思!

凈空法師:不是這個意思。利和同均用現在講法就是物質生活,物質生活要平等。物質生活里面,確實福報各人不相同,你前世修的因,這一世得的果報,所以因果教育很重要。這教育只要是圣賢教育、宗教教育,它里頭決定不能缺少的四個項目,第一個是倫理,第二個是道德,第三個是因果,第四個是宗教。所以現在一般人對宗教,確實他并不了解,什么是宗教?宗教就是覺正凈的教育。就是我們講心地清凈,沒有染污;知見,我們的思想見解正確,沒有偏差;覺而不迷,就是沒有迷惑,這就是宗教教育。無論哪個宗教,這是覺正凈程度上有差異,有的深、有的淺、有的廣、有的窄狹,但是都離不開覺正凈,所以殊途同歸。

主持人:剛才老法師說到這個和,講到的那個東西,使我想起我們一般人都知道北京的紫禁城,故宮里頭中心建筑就是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太和、中和、保和。這是在清代乾隆年間把這個殿名改掉,過去在明代,這些殿不叫這個名字。因為清代皇帝都信佛教,所以他們可能對這個和的意思理會得更深一些。因為用這東西來治理國家,他們因為要達到太和、中和、保和的這種境界,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所以他們把最高的權利機構所在的建筑,就用太和、中和、保和來命名,表示一種希望和寄托,或者是一個國家治理的目標。您剛才說到的這些東西里頭,哪些是屬于太和?哪些是中和?哪些是保和?

凈空法師:清朝入關,我們看歷史上記載得很清楚,他是少數民族入關統治這么多的民族。

主持人:三十萬人入關要統治上億人。

凈空法師:對,不到三十萬。這么一個弱小的群族統治這么大的國家,靠什么?就要靠和,沒有和,他就不能夠立足,所以他對于這個和是非常重視。而且清朝開國的這些帝王對于中國儒釋道三家是真下了功夫,他真了解,以這個來治國決定沒有問題。那就能夠得到不同的族群、不同的群體熱烈的擁護,他的政權能鞏固就靠這個。太和是講宇宙,宇宙是和諧的,在這個大宇宙,那現在一般人了解的不夠透徹,身體是小宇宙,小宇宙跟大宇宙是一不是二。你說大宇宙復雜,我們這小宇宙的復雜跟大宇宙的復雜一樣的,真的是不增不減。現在醫學里面告訴我們,我們人體的細胞,全身的細胞有多少?好像是六十萬億。

主持人:恒河沙數。

凈空法師:對,六十萬億的細胞。那這一個細胞就像我們一個人,這么多人數聚集成這一個大團體。

主持人:它也要太和。

凈空法師:要太和。你看父母生下來之后,它就和,眼睛跟鼻子不沖突,鼻子跟耳朵不沖突,各人干各人的,把自己本位做得盡善盡美,自自然然跟大家和睦共處,互助合作,這就是宇宙和諧。如果你沖突了,麻煩就來了。

主持人:鼻子搶了嘴的事,耳朵搶了眼睛的事。

凈空法師:對,麻煩就來。所以現在今天世界上問題怎么出生?就出生在這里,你干涉別人,這是絕大的錯誤。所以你看到別人,無論看到別人什么事情,善事、惡事,你要能夠如如不動,這就叫佛,這叫菩薩。你看到別人做好事,你歡喜;看到別人做壞事,你就瞋恨,你就破壞了和諧,為什么?你干涉別人。耳朵做錯事情,眼睛絕對不會干涉它,鼻子絕對不會干涉它,它清不清楚?清楚,要怎么樣?自自然然幫助它調整,幫助它恢復正常。所以什么叫智慧?心平氣和是智慧。

主持人:戒定慧。

凈空法師:對,戒就是守法。

主持人:定就是要心至少達到心平氣和。

凈空法師:對,達到心平氣和,然后就有智慧。《金剛經》上講得很好,“信心清凈,則生實相”,那實相就是智慧。所以你清凈,心清凈了智慧就生,心是主宰。心在哪里?心沒有形相,它不是物質,它也不是精神,它無相,它無處不在、無時不在。所以宗門里面開悟的人常講,沒有開悟到處參學,“踏破鐵鞋無覓處”;這一下開悟,“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頭頭是道,左右逢源,他就明白這個。今天我們用科學的術語來說,但是科學還是隔一層。愛因斯坦,科學家,宇宙之間沒有物質,他說只有場,他們只承認場。場是什么?能量,能量稀薄,這稱之為場;能量集中的地方它就變成物質。所以物質,這就是能與質的轉變,能量可以變成物質,物質可以回歸到釋放能量,原子彈的理論就從這發明的。但是現在還沒有辦法把能量變成物質,那神通就廣大。決定是可能的,但是現在不知道怎么做法。他們了解的講場,這是物理講到最高的地方,實際上還沒有佛講得透徹,能量從哪來的?

主持人:他們只能解釋說有一個原點,這個原點,它也不是能量、也不是物質,是什么不知道,反正就給它個名字。

凈空法師:對,它從哪里來的?

主持人:不知道。

凈空法師:對,所以這還是佛講得清楚,佛講法性。法性不是個原點,什么都沒有,但是它存在,它就是能量的泉源、能量的根源,這是法性。法性具足見聞覺知,法性變成了能量,能量就是我們今天講的精神,或者是講的心,那個思惟想像這是屬于心,這屬于能量,它不是物質,但是物質是能量變現出來的。既然物質是能量變,能量是心現的,本性有見聞覺知,能量有見聞覺知,能量變成物質還是有見聞覺知。這是近代這幾年日本江本勝博士從水實驗,他實驗這些資料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

主持人:我看過。

凈空法師:你看過。這就證明水是礦物,那是物質,實驗出水有見聞覺知。

主持人:它的分子結構對感情的東西有反應。

凈空法師:對,它能看,能看字(文字),不管哪個國家文字,它都會看,比我們聰明多了。它會聽,你放音樂,古典的音樂,現在的這些搖滾樂、這些噪音,你看它反應完全不一樣。這就是說明物質確實有見聞覺知,那就是物質它是法性。法性在佛法里面講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一不異、不常不斷,《中觀論》上講的八不就是形容法性。這純粹是自然的,它沒有生滅,它沒有來去,這很有道理。沒有來去就說明一個什么?沒有空間。

主持人:也沒有時間。

凈空法師:對,也沒有時間,時空不是真的。如果說沒有空間就沒有距離,西方極樂世界就在此地。就像我們電視的螢幕一樣,你頻道一換,它就在此地,所以十法界依正莊嚴就是頻道不同。我們現在還按個鈕,它不要按鈕,它十個頻道全部看到,這我們現在科技哪里能做得到?所以我講經,多少年之前,學科學要到極樂世界跟阿彌陀佛學,大科學家,是不是?所以這就很有趣味。

我跟江本勝說,你還要努力認真去做。他本來不相信宗教,因為他搞科學,怕跟宗教連起來人家說他是迷信,他有這么一個界限在此地。見了我之后,他才開始把宗教東西拿去實驗,實驗都是美好的,那個圖案拿出來都是美好的。我說自性里頭的性德它有色聲香味,色聲香味也是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常不斷、不一不異的。你現在才只看到色,還有聲、還有香、還有味你還沒有能把它發現出來,那個發現出來,那你真正了不起。我講你還要努力,肯定有。不但水有,泥土有、石塊有、砂石有、木頭有,什么物質都有;換句話說,我們身體每個細胞都有,每根頭發都有,每個指甲都有。你明白這個道理,那我們要隨順大自然,你身體就健康,為什么?你每個細胞都正常。你要是不隨順,你就是糟蹋它。所以你要是常常發脾氣,你要常常喜怒無常,你全身的細胞都變得最難看,那就生病了,怎么不害病?所以病從哪里來的?病從錯誤思想里頭變出來的,情緒變化變出來的。

主持人:因為那種情緒會影響到。如果江博士的實驗,我們人的身體主要也是由水分子組成的。

凈空法師:對,不錯。

主持人:如果我們自己的意念不好,或者有煩惱心、有貪瞋癡三毒的心,就影響到我們身體里頭水的分子結構。這分子結構本身,從細胞的層面上頭,它呈現是已經支離破碎,整個身體小宇宙就不和,不和就不祥。

凈空法師:對,不錯,所以很多病苦就從這來的。佛家稱貪瞋癡為三毒,這是最嚴重的,三毒。最近山西他們去采訪的時候,訪到四十個人都得的是癌癥,不治之癥,醫院里醫生都放棄治療,都告訴他們家里辦后事。回家去之后,念《地藏經》、念阿彌陀佛,念了幾個月念好了,再去檢查沒有了。所以以為這是感應、這是神通、這是佛菩薩保佑,不可思議。我們怕的是這些傳出去,人家說迷信,我用了一個小時解釋這個道理,一點都不迷信,為什么?你想佛菩薩、誦經典,這是最好的意念,這個最好的意念把你那個癌細胞、病細胞統統給它恢復正常,

主持人:而且是最好的信息。

凈空法師:就這么個道理!這哪里是迷信?這跟水一樣,水的本質也沒有好壞,你不好的意念它就變壞,那就生病了,你再用最好的意念,它恢復正常,恢復正常就健康了,就這么個道理。所以是信息、意念改變了你的體質,你如果懂得這個道理,你一生都不會生病。再就是飲食,人的牙齒是齧齒的,這是吃草的不是吃動物。你看動物,野獸是吃動物的,牠的牙齒是尖的。我們天生下來就不是吃動物的,該吃素食的,你偏偏不吃素食要去吃肉。

主持人:我們人一般二十八顆牙齒、三十二顆牙齒,特別有三十六顆牙齒。其他都是平齒,有兩顆虎牙是犬齒。

凈空法師:對,全面的你就把自己的身體糟蹋掉了,這道理就在此地。所以你要懂得飲食的健康。現在就關于飲食這個也很麻煩,為什么?肉食都是用荷爾蒙催化的。

主持人:都是人工飼養,都是加這種的東西。

凈空法師:對,都是人為破壞了自然環境,所以這肉食不能吃。我曾經問過方東美的夫人,過去,方老師過世之后我常常去看她、照顧她。我有天就問她,我說你們現在吃肉,想想現在吃的肉食,跟四、五十年前的豬肉、雞肉味道一樣不一樣?她想了大概五分鐘,告訴我,不一樣。四、五十年前那是自然生長的,當然那個動物的情緒不一樣;現在的動物出生下來就等于坐終身監禁,

主持人:不僅僅是終身監禁,我可去看過那個養雞場,那個雞從雞蛋里頭,就用光照射牠,給牠加溫,讓牠提早出生。出生以后用光照著牠,二十四個小時不許睡覺,永遠生活在白天,很短的時間就把牠催化長大,再送到屠宰場。從雞蛋里頭到屠宰場,牠沒見過一分鐘陽光!

凈空法師:對,不錯,所以你說這哪里正常?這就是破壞大自然,破壞大自然里面的細胞組織就不正常,所以現在人奇奇怪怪的病這么多,病從口入。我是前年參觀山東一個養鴨的場,我去的時候,里面的領導拿一個小鴨給我,差不多有我手掌這么大。他問我,法師,你看這鴨子多少天?我看牠這個樣子,至少一個星期到十天,他告訴我,昨天出生的。我就嚇了一跳,所以我回來之后告訴大家,鴨蛋不能吃,這種鴨生下的蛋怎么可以吃?他告訴我,他們養的鴨,北京烤鴨三分之一是他們提供的,你說這個吃要命!現在的蔬菜,農藥、化肥這是要命的。

我有一份讀書筆記,等一下會送給你,就是湯恩比博士跟池田大作的談話。他們曾經做了四十天,就是在一塊交流,把世界上、社會上奇奇怪怪的問題都問到。里面就有一段講飲食,這是三十年前,英國倫敦做了一個實驗,讓學生吃化肥、農藥種的蔬菜。吃這個蔬菜,好像吃了兩個月,學生精神很不好就像害病一樣,提不起精神來。然后就再換,統統離開,用完全是純粹傳統的方法培養的蔬菜,吃了一個多月,學生精神顯著就改變,就像換了個人的樣子。你就曉得,只要是人工,我要想怎樣、怎樣,違背自然。違背自然就要命,隨順自然是最健康的。所以我們現在如何能夠大力宣傳,讓中國的農夫不要農藥、不要化肥,還用傳統耕作的方法,那是最健康的。當然這是我們大家有警覺到,凡是有化肥、有農藥我們不買、不吃,他自然就該換,他賣不掉。現在你要很漂亮,你喜歡這個,他們自己知道有毒,所以農夫自己吃的東西他是另外種的,他那是自己吃,這好看的是人家吃。所以我說這沒有良心,謀財害命。

主持人:凈空法師剛才聽您說湯恩比跟池田大作的對話,關于英國學生的伙食問題。我有個更恐怖的故事講給您聽。我們北京蔬菜的基地是在山東,山東的某個地方,我就不說,怕影響他們以后農民的收入,但是我們北京市民大部分蔬菜的供給是從這個地方來的。有一次我到這個地方去,這個地方的農民問我,你們北京怎么現在還活得這么好?還活著?我說怎么了?他說你們吃我們的菜都吃這么多年,按照我們的推算,應該早北京城里頭沒人!他們下農藥、下化肥下得特別多,把蔬菜弄得特別的光鮮好看,他們自己要吃什么?他們自己吃那有蟲眼的菜,那種菜他們給人吃。但是我想,那些農民假如學了佛法以后,可能會覺得自己罪業很重。

凈空法師:對,這造罪業,這個心態、這個做法是道道地地的謀財害命。

主持人:這種謀財害命的事情,在我們中國這些年來可以說是公開的,就是我們中國人現在生活在一個極度不安全的環境中間。這個不安全倒不是說有人拿著刀,明火執仗來搶你、殺你,還不是,首先第一就是食品不安全。

凈空法師:所以這是在現在全世界普遍的嚴重問題。今天我們的飲食,大概最安全的是咸菜、稀飯,這個大概是最安全的。我們在海外,在澳洲,澳洲真是得天獨厚,它土地大,面積差不多是中國的百分之八十,這就夠大,但人口只有兩千萬,所以土地得到是非常容易,沒有人去爭土地。我們在澳洲居住的環境都是相當的理想。

主持人:我聽說您的凈宗學院那邊就有一大片的地,學員都在那里種菜。

老法師:對,我住的是鄉下,我那個地方院子合中國有一百六十多畝,它是外國畝是二十八個,一個英畝是六個中國畝,所以就是很大的菜園。平常我們可以供應三百人,吃不完。這次我們有大的活動,有一千多人,也是氣候什么都非常之好,所以在這個時候正是大豐收,一千多個人在那里一個星期的活動,居然我們的菜園可以能供應得上。我們沒有農藥、沒有化肥,而且我們的蔬菜,連花草樹木都聽佛號,就是全部花草樹木、蔬菜跟我們一起學佛,一起念佛,菜長得特別漂亮。菜市場里面賣菜的看到我,他說你們的菜太好了,你們是怎么種的?我說我們是念阿彌陀佛種的。這是什么?阿彌陀佛的訊息,就是把它的細胞組織都變成最美好的,就是這么個道理!

主持人:老法師,受您剛才那段話的啟發,我倒想我們現在有時候說綠色食品或者叫有機食品。有機食品是個西方的科學說法,綠色是個簡單的形容,容易產生一些起疑和誤解。其實不妨把這飲食的東西,我們用太和、保和、中和來把它做一個疏理和命名。比如說,剛才您說念阿彌陀佛的,完全自然種植培養的這一類食品,包括蔬菜也好,我們把它叫做太和,太和食品。我們用特別好的辦法把它烹制出來,叫做保和的這種烹制方法。我們吃了這些東西以后,我們達到這樣一個狀態,這種飲食安全的狀態,這種健康的狀態,我們叫做中和。

凈空法師:可以。

主持人:就是我覺得好像倒可以在這方面給開發一下,也是把它作為一個福田來開發。

凈空法師:是可以,因為現在,諸位看很多都是離不開化肥、離不開農藥,這是很麻煩的事情。除這之外,在家庭里面這些小動物,螞蟻、蟑螂、老鼠,這是常常有的,我們現在是決定不殺生,我們跟牠溝通、跟牠合作,居然很聽話,非常聽話,非常合作。天生萬物決定有它的用處,你不能把它殺絕,你殺絕之后大自然和諧就失去了。失去一樣東西,它必定影響一大批。所以講人的身體一樣,不能切除,哪個地方有毛病,怎么可以把它開刀切除,你切除,你就少了一樣,一定影響整個生態的平衡。所以我們中醫的調適就不一樣,要把它恢復,恢復正常,決定不是把它去掉,這是決定錯誤的方法。

宇宙之間所有這些小動物統統可以溝通,花草樹木都可以溝通。礦物都能溝通,都能夠懂得我們的意思,小動物哪有不可能的?你只要善待牠。所以我們看到蚊蟲螞蟻,我們都合掌,很尊敬的,螞蟻菩薩、蚊蟲菩薩,我們各人有各人的生活環境,外面是你的,里面是我們的,我們會照顧你,你們需要吃什么,找食物,我們都放在院子里,牠就不來干擾。偶爾來幾次,牠來觀光旅游,我們善待牠就好,不可以殺害牠。

我建了一棟新的房子,有天早晨起來上洗手間的時候,洗手間全都是螞蟻,新房子,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我就很奇怪,我就告訴牠,我說螞蟻菩薩,你們從哪里來還從哪里出去,我說這個地方我需要用。半個小時之后一個都找不到,全都走光。你善待牠,牠也會很喜歡,也會很配合,真通人情!所以人要有愛心,要跟天地萬物和睦相處,你說多快樂、多愉快。

主持人:您這段話倒使我重新來理解《國語》里頭的一段關于論述和而同的一段話。就是《國語》里頭,有“夫和實生萬物,同則不繼。以他平他謂之和,故能豐長而物歸之。若以同裨同,盡乃棄矣。聲一無聽,物一無文,味一無果,物一不講”。你剛剛講,過去我對這段話理解不是很深透,特別是“以他平他謂之和”,我過去一直不能理解,什么叫做以他平他才叫做和?為什么叫做以同裨同,最后事情就會慢慢的走上滅絕,就沒有了,過去想不通這個道理。剛才聽了老法師這段開示后,我倒是有這么一個體會,以他平他就是我們以佛四攝的角度來看待,他者,別人的東西,不以我平他,以他平他,這樣的話我們就叫做和。而同和和的不同,同就是以同裨同,就是什么東西都要跟我一樣,這就不一樣。

凈空法師:不行。

主持人:什么東西都跟我一樣,到最后那個東西被我消滅,最后我也完蛋了,我也沒有了。

凈空法師:不錯,現在西方人就是這種思想。

主持人:就是以同裨同,他不是以他平他,他完全不能以佛教四攝的東西來設身處地。

凈空法師:但是我們不講佛教,我們講自然規律。譬如自然規律,這個地區花草樹木種類這么多,你說你要同,我只種一樣東西,其他東西都取消,最后它也不能生存。

主持人:對,植物現在有這樣的以同裨同,盡乃棄矣。前年我到寧夏去,寧夏那一年,就是二十多年里頭、三十多年里頭,在公路兩邊種的所有的楊樹,在那一年突然莫名其妙全部被天牛蛀空,死掉。寧夏是個非常干旱缺少綠色的地方,幾十年的大樹,一年之間全部被天牛弄光。后來他們就找原因,就怪罪天牛,說這蟲子怎么把這樹弄壞了。后來有人出來說,不能怪天牛,物種太單一。

凈空法師:對,不錯。

主持人:物種太單一,六年以前我到舟山去,舟山有許多島嶼上頭,過去都是一些松樹,每個島嶼都是翠綠翠綠的。那我六年前去的時候,很多島嶼綠色變成紅色,就是這松樹突然得一種蟲病,然后所有的松樹都變成紅色,然后就枯死掉。大家開始也是怪毛毛蟲,說大概是從海上漂過來美國的什么蟲把樹給弄死。但后來又有人說,不能怪毛毛蟲,物種太單一,你一個島嶼就種一種松樹,最后頭它必定以同裨同,盡乃棄矣,它自己完蛋。

凈空法師:對,一個人身體也一樣,它是多元文化的,眼耳鼻舌身,五臟六腑,你說我統統都不要,我只留一個,那你就完了,就這么個道理。有很多人不懂得什么叫多元文化。多元文化是共同生存的,你要是單一的話你不能生存。所以地球上任何一樣東西你都要愛護它,它一定有作用,相輔相成,這個道理不可以不懂。不可能有單一的,現在搞到政治上去,美國就推行單一的,美國的制度好,全世界都應該是我這制度,這是絕大的錯誤。

主持人:不管過去你的文化基礎是什么,也不管你過去這地方的自然環境是什么,你過去的經濟結構是什么,都不管,反正就是我把這個東西推給你。

凈空法師:所以這就是造成整個世界的混亂,最后造成整個世界人類的毀滅,很麻煩的事情。我在美國那么多年,我告訴美國人,我說真正愛好和平,應當尊重別人的文化,尊重別人的傳統,尊重別人生活的方式。我喜歡吃甜的,不能叫天下人都吃甜的,是不是?飲食是個人所愛,那就歡歡喜喜,這就尊重人。所以我們在新加坡辦溫馨晚宴,請了九大宗教,各個不同的族群,我們的飲食是按照個人的喜愛,不是全是素食的;回教供養的是回教的、印度教供養的是印度教的,每個人歡歡喜喜,這叫多元文化。如果請你來統統是素食,這就搞單一,這就是錯誤的。所以人家說怎么你們也供養肉食?那是他的生活習慣,不要去改他。

主持人:這就叫以他平他。

凈空法師:對,我們這九個宗教就相處得很好,互相尊重。我們到他那里去,他也特別做素菜給我們,我們一絲毫拘束都沒有。一定尊重別人的傳統,尊重別人的文化,這才叫和而不同,這才能真正和合,真正做到互助合作,和諧世界。

主持人:而且這才叫君子,要不就是小人。因為孔老夫子在《論語》里面已經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凈空法師:是!

主持人:他這個和而不同,其實就是我們要彼此尊重;小人就是彼此不尊重,你一定要跟我一樣。

凈空法師:我跟美國人講他們的制度,我說美國人只有兩百年的歷史,真正美國人是紅蕃,你們都是移民過來的,你們沒有歷史、沒有文化。等于作生意一樣,大家擺個攤子,攤子擺得多,總要推選一個代表,所以你選一個總統。中國不是,中國是老店,幾千年的老店,子子孫孫相傳,你怎么可以把人家老店去叫人家擺攤子?哪有這種道理!中國制度不適合美國,美國制度不適合中國,要彼此互相尊重,這樣能夠彼此合作,才能和睦相處,才能共同創造一個和諧的社會。

主持人:說到這個地方,講到中國是個千年老店,可是現在我們最擔憂的恰恰是我們千年老店這些后來人,好像對這個老店自己不愛惜。

凈空法師:現在的問題在哪里?問題是教育的問題,中國現在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就是把教育丟掉。你去看中國歷史,任何一個朝代開國的君王拿到政權之后,五年之內一定制禮作樂。禮樂一定是因襲前一代的,雖然有改革,變化不大,精神一定保留,生活方式可以適合于現代化,精神一定是傳統的。

主持人:叫做有所因革,因在前,革在后,因為主。

老法師:所以這五千年的傳統,能夠讓這個民族依舊在這世界上屹立而生存。

主持人:而且這么多年,五千年,我們還是把自己叫做中國人,沒有叫做別的人。

凈空法師:現在如果說是我們把老祖宗的東西忘掉,完全去搞外國的,那這個民族我看沒有辦法延續一百年。文化沒有了,這個國家民族的根就沒有、就滅亡,這是很危險的一樁事情。如果說是政權專一,不怕,傳統。元朝喪失政權、清朝喪失政權,但是文化絲毫沒有影響。

主持人:最后我們把他給同化進來,就和了。

凈空法師:所以最怕的是文化。

主持人:甚至還可以舉一個極端的例子,政權沒有了不要緊,甚至于連國土沒有了都不怕。以色列人他國土都沒有,但他文化一直留著,到最后他還可以復國。

凈空法師:所以文化是根,文化就叫靈魂,這個東西自己一定要懂、一定要珍惜,這要靠教育。我們覺得老祖宗傳下來這個理念,我們最佩服的就是“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在教育里頭,“修身為本”,這才真正能落實和諧從心做起,我加了一個字,從“我”心做起,要不然是空洞的!你從心做起,心在哪里?覓心了不可得,那和諧就落空!

主持人:所以昨天我看您在大會的簽到的那個上頭,我看您寫的字,就是“和諧世界,從我心做起”。

凈空法師:從我家做起,從我國做起。

主持人:要有一個立定的地方。

凈空法師:要不然都是假的。

主持人:要有一個巴鼻處,古人說巴鼻處。

凈空法師:是!要不然你是假的,你怎么做?

主持人:這很關鍵。

凈空法師:所以中國老祖宗的教訓真是踏踏實實,根深蒂固,這是不能夠不佩服的。

主持人:說到這一點,老法師多年來一直有這樣一個觀點,現在為很多的人所接受,就是認為佛教,您認為它不是宗教。

凈空法師:對。

主持人:甚至也不能簡單的稱之為哲學。

凈空法師:對。

主持人:而且您一直認為它是一種佛陀的教育,所以您也不愿意把善眾集化來的錢,按照過去那樣就蓋個廟,然后養幾個比丘在里頭,您也不愿意。您把這個錢拿來蓋很多的學院,向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學習,進行這種佛陀的宗教,多年來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而且可以說已經推廣到世界的范圍。這一點,老法師能不能再跟我們講一點,為什么在您看起來教育這么重要?而且把佛教一定要理解成是一種教育?

凈空法師:你仔細去觀察,細心去研討任何宗教都是教育,不僅僅是佛教。這些圣人他出生在這個世間干什么?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舍己為人。他覺悟了、他明白了,以身作則,先做到然后再教人,所以能產生那么大的力量,有那么多人追隨他,向他學習。他教人不貪,他自己沒有貪心;他教人不瞋恨,他以和睦笑面迎人;他教人不癡,他真有智慧,他做到。所以做到而后說到,這是圣人;他的學生跟他學,學了之后也能做到,就是賢人;所謂現在說到做不到,那是騙人,騙人總有一天被人拆穿,拆穿就一文不值,誰愿意跟你學?那都說你是假的。

圣賢人的教育不同的地方,沒有別的,很簡單,他做到。所以我現在要求我們有些志同道合的,要把自私自利放下、名聞利養放下、五欲六塵的享受放下、貪瞋癡慢放下,你才能入門。你這些東西放不下,門都入不進去。我們看看現在這世界上,所謂是名流、學者、專家,我們這接觸的很多,我們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他為什么不能夠化解沖突?為什么不能夠促進和平?是他自己本身沒有做到。

主持人:他甚至欲望比別的普通人還要強很多。

凈空法師:他本身沒有做到。所以說他不是從“修身為本”做起,他沒有這一句,他的效果就達不到,原因就在此地。現在搞得這么多年來,這個社會是愈來愈混亂,多少人對于和平已經失掉信心。甚至于連小學生,前年有一批澳洲的學生到我學院去訪問。初中的學生提出問題來問我,和平真的能落實?連初中的學生都懷疑,你說這個問題多嚴重!所以我們就想方法,多少年來一直在想,一定要做出一個樣子來給大家看。到最后找到這因緣,在我家鄉湯池,我們來做。就是湯池鎮,我跟地方政府、跟地委、地委書記、跟縣都談,我說用這個小鎮我們來做實驗。

這個小鎮十六個村,總共居民四萬八千人,我說我想把這四萬八千人,男女老少,各行各業,統統讓他接受儒家的教育。原來我想總得要半年、一年才能生效果,沒想到一個月效果就出現了。夫妻不吵架了,婆媳能很和睦相處,小孩懂禮節了,知道孝順父母,鄰居當中也不斗爭了;甚至還有兩個鄰居吵架,吵到鎮政府,鎮政府的人出來說:你們都學了《弟子規》,還好意思到這來!兩個人臉紅趕快就走了。還有這些商店里面的人告訴我,從前看得很緊,常常丟東西,現在他說不要看,東西很少丟,所以它就變了,風氣馬上就改變了。出租車的司機,以前到中心來,外面來的人,總要敲竹杠,都要多收幾個錢,或者多繞幾個彎路,現在看到只要到中心來,送你到中心,不收錢。他說你們都是好人,都不收錢。這風氣馬上就改。所以我們現在教的這些老師們很興奮,覺得真的有收獲,證明人民很好教。

古時候國家領導人三個任務,君親師,“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君是你領導,帶頭;親,你要養活他,當作自己兒女一樣照顧他生活;師,你要好好教他,你把這三個字做到,你是好領袖。所以現在地方政府跟我們也非常配合,說我們幫你做,你好好的帶頭。

主持人:你這個叫做是和諧世界從湯池做起。

凈空法師:是的。我在那里講的時候,這個就是我在那里提出來做出背心,背心上寫的字“和諧社會,從我心做起,從我家做起,從我村做起,從我鎮做起,從我縣做起”,我就這幾句口號。

主持人:這就是我們現在講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其實這也是新農村建設的一個很重要的途徑。

凈空法師:這我們就恢復,不是新農村,堯舜之村。

主持人: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

凈空法師:所以進入村鎮,我們將來做一個牌坊,“禮義之邦”,和諧社會就落實在這個地方。

主持人: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此地古稱佛國,滿街都是圣人。

凈空法師:前天,賈主席在這個地方,這是劉部長,我們見了面,我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他,因為我們這中心是他們批的。我說現在已經有成績,我說這個“和諧社會”我們有信心可以落實。我說我會到北京把詳細情形跟你會報,他們也非常歡喜。

主持人:這真是讓人歡喜、讓人感奮的一件事情。

凈空法師:我們一個地方做好,慢慢推動,每個鄉鎮都這樣做,我們“和諧社會”就落實。我說我們不但做好,丹斯李,李金友在此地,他是馬來西亞來的,叫他細細去看,回去向馬哈迪報告。我們希望,因為馬哈迪對這事情非常關心,因為總是想沖突怎么化解?和平怎么落實?天天在想。我就把我這個事情告訴他,他很高興,他說我們還沒有想出主意,你已經在動手,你已經在做。做出成績之后,我向你報告,希望馬來西亞做、印尼做,幾個國家推動,就慢慢影響到全世界。

主持人:在馬來西亞、還有印尼,特別有這個示范性,因為他們是多種族、多宗教的在一起,多族群在一起。

凈空法師:所以人是教出來的,圣賢是教出來的,好人是教出來的,壞人也是教出來的,恐怖分子也是教出來的,看你怎么教法?你現在用電視,你用暴力色情,殺盜淫妄,你天天在教恐怖分子,你還罵他?他不壞,是你教出來的,他沒有罪過,你有罪過,你怎么教的!所以湯王就說得很好,“天下有罪,罪在朕躬”,不能怪別人,我沒教得好,怎么能怪別人?

主持人:剛才老法師說到您老家的故事,真的現在目前很短暫的時間里頭,所取得這樣可喜的一個成就,的確我想天下人聽了,都很感奮。實際上這里頭也就是用一種教化的手段,一種成本最低的手段,來取得一個最佳的使社會平和、安寧、和諧的效果。我們想如果這一次,我們的“世界佛教論壇”其實提出這個口號中間,還有這么一個口號,叫做“心安眾生安,心凈國土凈,心平天下平”。這心安眾生安,心凈國土凈,心平天下平,它之間好像是一個條件關系,我們心安,這個心肯定是指的每一個個人,我心,就是您補充的那個前提,就是我心安,然后眾生心就安;我心凈,國土就清凈;我心平,整個天下也就太平。也就是我們實際上要強調,一切事情從我心做起。我這個心,肯定就需要老法師再開示,因為您剛才說到,舉到一系列東西,包括恐怖分子有恐怖分子之心,賣假藥的人有賣假藥之心,江湖郎中奪人性命的,他也有他的心。但是我們菩薩也有自己的菩提心,都在用這個心。那我們佛法所說的這個心,“我心做起”的這個心,應該怎么來定義它?怎么去修習它?

凈空法師:最重要是個“誠”字,真誠,中國古人講“至誠感通”。人都有良心,所以從事教育,宗教是教育,這一點我們要肯定它。這是我常常講,這么多年來,在形式上講,中國的教育很完整,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學校從前是私塾。國家辦的教育,像國家的太學,縣市里面的府學、縣學,用現代的話說就叫黨校,因為什么?它是屬于國家的。國家是培養他這些要當干部的。

主持人:專門培養圣賢的書院。

凈空法師:那就屬于私人的。所以這是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宗教教育。從漢朝佛教傳過來之后,在中國就有儒釋道三家。所以這四個教育,無論是在家庭,它都有連帶的關系。教育的內容也不外乎四個,它四個都是融合在一起的,就是倫理、道德、因果跟宗教。家從小也教,學校也教這個,社會也都不離開,所以社會能祥和,缺一個都不行。而且從小,這是在講到教育,所以我常常跟外國人講,跟國家的領袖們談到,中國經驗最豐富,五千年的經驗、五千年的智慧、五千年的方法、五千年的效果,你可不能隨便動它,它能收到這么好的效果。

中國教育開始最早是從胎教。母親懷孕的時候,你看文王的母親,這是太妊,他的母親是太妊,他的祖母是太姜,那都是圣賢的母親,都很懂得。懷孕的時候,“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傲言”,這就是我們佛法講的身口意,這三業清凈,它影響到胎兒。在一般人家,至少小孩出生就知道,他眼睛睜開會看、他耳朵會聽,所以對小孩,言談舉止完全讓他接觸到正面的,負面的決定不能讓他看到。夫妻有意見到外面去,可不要讓小孩看見,不要讓小孩聽見,這個教育效果大。所謂是“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到了三歲,中國諺語里有“三歲看八十,七歲看終身”,為什么?他受這種教育三年,根深蒂固。在現在人講他有免疫力,他三歲就能夠辨別是非善惡,他就知道選擇,哪是對的,哪是不對的。

主持人:按照佛洛伊德的說法,三歲以前好像是懵懵懂懂,什么事都不懂。其實三歲之前,他所有接受到的訊息都進入潛意識里頭。

凈空法師:影響一生,不錯。

主持人:直接形成人格的基礎。

凈空法師:對,所以這是比什么都重要,你看現在的教育糟糕,現在父母不懂得教育,交給誰去教?交給電視去教。到小孩上學,中國我不知道,美國是小學一年級就使用電腦,那電腦里面的內容他就會自己去找,所以父母不曉得。我小孩很用功,一天到晚你看他都在讀書,哪里知道看亂七八糟東西。所以這就造成了悖逆,為什么不懂得孝順父母?為什么會殺害父母、殺害兄弟?在學校殺老師,殺同學?這已經都不是新聞,統統是教育出了問題。你不能怪小孩,你不能怪社會,教育出了問題。

主持人:孟子所說的四端,你在他小孩的時候就沒給他,把這四端給拔掉了。

凈空法師:所以這是中國人懂得,外國人不懂。我們多多告訴外國人,要向中國古人學習。那中國人現在自己很悲哀的一樁事情,不向祖宗學習,向外國人學習,這是一條死路,這絕大錯誤。

主持人:這種自信我們已經失去有一百五十多年。一個半世紀里,我們已經完全失去這種自信。在這種自信心喪失的過程中間,我們不斷在刨自己的祖根,這刨來刨去,甚至于把自己的文字都覺得沒有自信。我們曾經說要把自己的方塊字全部給消滅掉,要變成拼音文字。最后是因為實際上沒有這種智慧來想出一個能夠代替我們這種方塊字的拼音文字出來,才不得不放棄。然后我們也用了很多簡化字,這個簡化字,一版簡化字,二版、三版,到最后出了四版,后來又把它收回去了,因為那一版簡化字出來后,會造成整個文化的大混亂。這點我覺得好像老法師曾經在一些演講里面也反復說過,說如果這么持續下去的話,是一個最最悲哀的事情。所以您實際上是不贊成廢除繁體字的。

凈空法師:繁體字不可以廢除,如果廢除的話,中國文化的命脈就斷掉,五千年歷史就真的變成歷史,就不是延續。中國過去是過去的,現代是現代,那現代是從現代開始,中國人民共和國歷史多久?那只有你拿到政權之后才能算數。以前沒有了,跟你完全不相關,脫節。不像歷朝歷代,歷朝歷代是繼續過去的,就好像開店一樣,你家是祖宗,你是延續的;那現在你過去的店全部都廢除、都不要,我自己再擺攤子,自己再干起,那就變成這種情勢。你的老字號不要,我現在掛新招牌,我開新的店,前面全部沒有了,就這么回事情,這很悲哀的事情。而且這樣做,這個國家民族,在我看法不會超過一百年就滅亡,這是外國人也很希望做到。因為外國人常常講,四大古文明三個都消滅了,為什么中國還存在?也希望這都變成歷史。

主持人:都變成博物館里面的東西?

凈空法師:不錯,不要再存在了。但是外國人做不到,中國人自己做得到,自己可以把它毀滅。所以中國人這樣做的時候,外國人歡喜。

主持人:我們過去老說失落的文明,幾大文明中間,在他們那個文明的所在,古國所在的現在的這個國土上,居住的這些人和他過去那些古文明的創造者是沒有繼承關系的。

凈空法師:沒有繼承關系。

主持人:只有我們中國這片土地上頭,我們現在的中國人。

凈空法師:代代相傳。

主持人:和以前一個文明創造之間,是代代相承的。這種代代相承主要的是一種文化的代代相承。

凈空法師:所以湯恩比也講,他說如果要說挽救人類的命運,他的看法是人類會在這個地球上全部消失。他說如果拯救,讓人民不會在地球完全消滅,地球必須要統一。現在的趨勢是在科技,科技這上面已經全球化。他說政治、文化、宗教還沒有達到全球一體化。真正能夠有資格統一全世界的,中國人。中國人是從秦漢統一之后,一直到今天兩千多年,都維持大一統。他說中國人有統一全世界的智慧,有統一全世界的方法,他說只有他有資格。但是一定要文化承傳才有資格。如果把中國這五千年的根斷掉,那湯恩比說中國人沒有資格。

主持人:因為你一旦斷了以后。

凈空法師:就沒有這個資格。

主持人:這個族群在地球上就是一個資歷很淺的族群。

凈空法師:很淺、很淺。

主持人:對,人家美國都有兩百多年,你的才半個世紀。

凈空法師:對,不錯,那你就不能跟人家相比。

主持人:你就沒有這個資格和人對話。

凈空法師:沒有資格,所以這一點一定要認識,要有認知。

主持人:我們講到世界大同的時候,我們常常和“全球化”、“世界村”聯系起來。現在的話,就是我們現在這個全球化,實際上已經有五百年的歷史。這五百年的歷史是從一五00年,實際上我們或許說一四九二,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但是一般講,還是從一五00年算起到現在,實際上是五百年的歷史。這五百年的歷史,實際上是以西方文化,以西方文明來逐漸的滲透、蔓延,甚至是擴張到全球的這么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到現在為止,可以說基本已經覆蓋全球。尤其是它的科技文明,因為我們全世界現在采取的所謂科學研究基本方法、手段,這是它的。我們全世界所應用的各種各樣的技術指標,好像是它的,在這一點,毫無疑問,好像是以它為標準。在這一點,可以說西方化,可能就是全球化。在政治制度上頭,現在也在把一種代議制的民主制度,這樣一種直選制度,這種政治制度也在向全世界繼續推行,甚至在有些地方是強制性的推行,用軍事手段來推行,最后到宗教。

那么宗教現在我們看得出來,我們不用諱言,基督教世界和伊斯蘭世界的沖突,是最近這幾十年來,世界動亂一個最根本原因,而且在他們交界的地區,是世界上最動亂的地區。而且現在看起來,沒有緩解的一個可能性。不但是穆斯林世界的人生活在一種緊張之中,焦慮之中。其實自從911以后,整個基督教世界的人也生活在一種恐懼之中。而且在這樣一個時代里頭,可以說沒有一個人能幸免于恐怖的這種災難,連我們這些佛教的地區、儒教的地區的人其實都被卷進去了。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佛教文明、儒家文明能不能在這樣一種沖突中間,能夠做出自己的一些貢獻,去化解這種他們不可調和的矛盾?

凈空法師:這個事情湯恩比也談到,政治上的統一,一定是中國;宗教上的統一,一定是佛教。他是個基督教徒,他卻承認佛教的慈悲、寬容、包容,他說這是跟任何宗教都不會發生沖突的。他說唯有佛教起來,可以把全世界的宗教統一,也是和而不統。

主持人:這么說起來,其實湯恩比是很有遠見,他因為研究了全世界四十多種文明,比較了他們的彼此之間之不同,某些文明為什么會消亡?某些文明為什么會逐漸強大?某些文明為什么會和另外一種文明不共戴天?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一種文明的活力、它的長久性,取決于它的寬容度,取決于它的包容力。在世界各種文明中間,從文明的角度來說,中華文明是一種以和為自己的核心價值,所以它的寬容性、包容性也特別強。歷史以來,五千多年,它也是在不斷的包容中間,自己延續下來,而且發展壯大起來。佛教和其他作為世界三大宗教中間;基督教、伊斯蘭教都是絕對宗教,它具有強烈的排他性。唯有佛教,它絕不排他。所以最后頭,如果說一種絕對宗教變成了統治的宗教,這一定是同,它不是和。

凈空法師:對,不行,同不行。

主持人:同是不行的,他自己也一定存在不下去的。

凈空法師:一定必須是和而不同,不錯。

主持人:一定是必須和而不同,能做到和而不同的宗教,大概可能就是佛教。

凈空法師:對,但是宗教可以團結。我們也做實驗。我在新加坡做的這個實驗,新加坡九個宗教都變成兄弟姐妹,做到,不是做不到的。我去年十月第一次跟馬哈迪見面,他就很關心怎么樣消弭沖突,落實和平。我跟他談,我說只要把四樁事情做好,這個問題解決了。他問我哪四樁?我說像一張桌子四個腿,第一個是國家跟國家,第二個是派系跟派系(黨派),第三個是族群,第四個是宗教,一定要做到平等對待,和睦相處,這問題解決了。這四樁事情從宗教下手最容易,因為宗教這個問題能夠做到和睦相處,平等對待,自然會影響其他三個,那三個就不難。他對我的看法很贊成。所以說宗教是化解沖突,促進社會和諧、世界和諧最重要的一個科目;你把這個東西舍棄掉,要想今天消弭沖突,使社會安定和平,永遠是個理想,你就做不到。所以現在很多提到宗教他都有忌諱,原因在什么?實在講他對宗教不了解,他不知道宗教是什么。

主持人:也許與我們某些宗教教派和宗教人士他比較狹隘的立場也有關系。

凈空法師:不是,這個問題在哪里?所有宗教都是人的關系,不是宗教,你要研究宗教,沒有這個問題。現在就是所有這些宗教徒他不了解他的宗教,不但不了解別人的,他自己的也不了解,這個麻煩就大!所以馬哈迪很坦白的告訴我,他說穆斯林不能落實《古蘭》的教義。我就跟他說佛教徒也一樣,佛教徒不懂得佛的教義。幾乎全世界都承認這個問題,每個宗教都有這個問題,那這麻煩就大。那要怎樣辦?現在我們可以用高科技,利用衛星電視、利用互聯網,人數多找得到好老師,真正有德行、有修養的,懂得教義的,找個二、三個人,一個宗教找個二、三個人,那你找得到。你把他組織起來,天天在一起研究,在一塊討論,每天講經,把這真正東西講出來,向全世界播放。我說半年、一年天下太平,為什么?信仰宗教人都知道、都明白了,就不會被人利用。

主持人:實際上一切真正的正教。

凈空法師:教育。

主持人:都有慈悲心,佛教所說的“一切諸法以心為本”,而這個心中間實際上講究的就是慈悲心。如果一切法(一切諸法)中間無慈悲,那就是魔法。

凈空法師:對,所以現在人講愛心,佛家講慈悲。我也隨順他們的說法,所以這幾年把愛心送全世界。

主持人:一切法如果都有慈悲,都是佛法。

凈空法師:是,你有慈悲心、有愛心的人,怎么會害人?你不可能害人。

主持人:基督教講慈悲,我可以說基督教也是佛法。伊斯蘭教講慈悲,我可以說是佛法。我佛教都能夠接受。

凈空法師:是!我跟他們往來,跟這些宗教往來,我首先就告訴他,我們宗教不一樣。我說你相不相信宇宙之間只有一個真神?他說我相信,真神是我們的神。

主持人:對,一講到這個,他就變成這個樣子。

凈空法師:我說,好,行,真神你們都承認。我說你們相不相信真神有圓滿的智慧?相信;我說你們相不相信真神有神通會變化?我相信。那就行了,真神在佛教就變成釋迦牟尼,在基督教就變成摩西、耶穌,在伊斯蘭教就變成穆罕默德,一個真神,一個真神的分身化身。我說你如果反對,稱這一個,罵那個,你就罵了真神。

主持人:在邏輯上頭是很圓融的,他沒有辦法駁斥。

凈空法師:我原先以為還要很費力去跟他辯論,結果一個都沒有,

主持人:他沒有法子駁你,你這個邏輯太圓融了。

凈空法師:他統統都接受,那我說真神造世界,我說如果那么多真神,是不是真神大家合起來建造世界,還是一個造的?他們都答不出來。我說在佛教里頭不叫做真神,佛教叫法性。所以說一切諸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心是真心,真心現這個世界,變現這個世界。世界上有這么多變化,那是妄心變的。如果沒有妄心,這個世界叫一真法界,有妄心起來才叫十法界。十不是個數字,是代表無量,所以說妄心變現出來的,變化。但不管怎么變,真心不變,所以法性不變。你從江本勝博士水實驗里就曉得,不管怎么樣,十法界依正莊嚴,真心不變,所以說極樂世界、華藏世界,伊斯蘭講天園,基督教講天國,我說是一不是二。你善心,它就變成善的。天堂在哪里?天堂就在此地,我們這個地球上人人都是善心,這里馬上就是天堂;人人都是惡心,馬上就變成地獄。哪來的天堂、地獄?你心里變現出來的,這就是佛法講的“一切唯心造”。所以宗教怎么不能團結?當然可以團結,一家人。我說我們不同宗教,表兄弟、堂兄弟,一個祖宗,是不是?那你佛教里面不同宗派,親兄弟,一個父母。不同宗教,我們同一個祖父母,哪有不能團結的?還有什么?就是沒有人把它講清楚!

主持人:沒有人把它講清楚,由于智慧可能也不是很高深,他就有執。

凈空法師:你自己一定要把執著放下,把分別放下,你要誠誠懇懇的待人。對不同宗教要學習,譬如說我學佛,佛是我的本科,我的本科學好之后,我要選修。我所選修的科目,釋迦牟尼佛是我的老師,是我的本師;我修基督教,耶穌、摩西就是我的本師;我修《古蘭經》,穆罕默德就是我的本師。我說我是以極度虔誠、恭敬的心態去學習。我所學習的,我所得到的,絕不輸給你們,為什么?你的心沒有我這么誠,你所得到的東西不如我。你這樣子才在宗教教學里頭,根扎深。所以我跟他們接觸,他們沒有話說,為什么?《古蘭經》我能講,《新舊約》我也能講,我講的不會比你們的神父、牧師差。是不是?這叫根建立了,你有了根,這才扎實。沒有這個根,你不是互相學習,你就沒有根。表面上和睦,那是外交的形式,是面和心不和。這個教義上貫通了,那這真的和。

主持人:實際上想起來,一切宗教其實都可以圓融的,在慈悲心上,

凈空法師:圓融,宇宙是圓融的,我說佛教是眼睛,基督教是耳朵,回教是鼻子,它怎么不和睦?它本來是和的,不和是你們了解不透徹,你們自己研究的經典不到家。所以五個宗教,無論是那個,你不要去管別人,你深入自己的,你深入到這里就通了!你沒有到這個程度,永遠在這個地方,你永遠還是有意見,你到這底下就通了,就全通了。你深度不夠!你不要去研究別的,你就是研究你自己的東西,你自己的東西到通達之后,其他東西一看就明了、就通達。整個宇宙是和諧的,沒有矛盾的,叫太和;這個萬物是和諧,這是中和;我們要以和睦對待這天地萬物,叫保和。

主持人:老法師今天的開示對我們所有的人。

凈空法師:所以你就不到家,我在伊斯蘭大學里面講演的時候,就有同學提出來,他說我們印尼五個宗教不一樣,怎么能和法?我就跟他講,你不要管別人,你是伊斯蘭教,深入,深到這個地方還是不行,再深入,是不是一樣的?他就明白了。我就跟他講,你信真主不如我,我信真主比你還信得真、信得深。我認識真主,你不認識。

我在日本的時候跟石井牧師,那是基督教一個權威,他是大學教授,一個學者,我們也在日本電視臺做了五十分鐘的訪問。他問我十幾個問題,我都給他解答,最后他問我一個問題:我們基督教心量很窄小,不能夠包容別人,他說這怎么辦?問了這么一個問題。我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圣經》里頭,他說《圣經》哪一段?我說《圣經》里頭有沒有講到“神愛世人”?他說有,我說“上帝愛世人”,他說有。我就告訴他,神愛我不愛你。他就感覺到驚訝!我說我是世人,我愛世人也愛上帝,所以我跟上帝志同道合,他會愛我;你愛上帝不愛世人,你跟上帝志不同道不合,他一定不愛你。

主持人:他沒話可說了。

凈空法師:最后我就告訴他,我說神愛世人是個抽象的,神怎么愛世人?神愛世人必須是你們的神職人員、你們的基督教徒稟承著上帝的愛,你們代表上帝去愛世人,這就對了。你們如果不愛世人,對世人還有區別,我說你們是上帝的叛徒!佛家慈悲也是這樣的,佛家慈悲,不能以大慈大悲心對待天地萬物,你怎么會懂得慈悲?

主持人:所以佛教的慈悲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凈空法師:無緣是沒有條件的。

主持人:沒有條件,他是無限的慈悲、無緣的慈悲、無求的慈悲、無相的慈悲,沒有任何條件。而其他的宗教,總有條件,它有所謂異教徒,它總是這一種。

凈空法師:所以我們看天下沒有異教,只有邪正。隨順性德的都是正,違背性德的那是邪,只有邪正,沒有一異的,哪有不能和睦的?我在新加坡所做的,人家問你的企圖、目的在什么?很簡單,就是告訴世人宗教可以團結。所以我在湯池人家也問我,他說你為什么在這里干這種傻事情?干這個、干這個,你的企圖、目的,你一定有企圖,一定有目的。有,我說是有企圖、有目的,只有一個,告訴世間人,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我只有這句話。

主持人:這就是您的正念。

凈空法師:我把這個事情做好,我說頂多做三年,統統上軌道,我就完全撤掉,就離開,為什么?不要讓人家說我在那里還有名聞利養,我說全部統統交給地方,你們去好好的繼續去做,我再到別的地方去做。我再做第二個、第三個會輕而易舉,人民曉得是什么?我沒有名聞利養,做好了就交給你。

主持人:有一個樣板。

凈空法師:你就放心,就不再懷疑,就做得干凈俐落。

主持人:謝謝老法師,大家鼓掌。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6243.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