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印光大師

印光法師文鈔:與徐蔚如居士書六

與徐蔚如居士書六接手書,及觀經嘉祥大師義疏。一再細閱,其文法實在令人迷悶。一句話反復數說,而義意含糊。兼且只派名義,前不詳其所以,后不結其歸宿。接到你的信,以及嘉祥大師為《觀無量壽…

與徐蔚如居士書六

接手書,及觀經嘉祥大師義疏。一再細閱,其文法實在令人迷悶。一句話反復數說,而義意含糊。兼且只派名義,前不詳其所以,后不結其歸宿。

接到你的信,以及嘉祥大師為《觀無量壽佛經》所作的《義疏》。一次又一次仔細閱讀后,覺得其中的文字義理實在令人迷惑茫然。一句話反復多次述說,而意義含糊不清。并且只是指出名稱和定義,前面不細說其中的所以然,末后也不總結疏文的指向和歸趣。

光意此疏,恐未必是嘉祥大師親筆。當是東洋耳食之徒,冒名而作。否則縱令傳寫致訛,不致通皆不成文理,雜沓瑣碎,絕無顯示大義,如須彌高出于海,八風悉吹不動。縱令好為更端者,不能移易一字之處。是為可疑。
我認為這本《義疏》,恐怕未必是嘉祥大師親筆所寫。應當是日本某個喜歡道聽途說的學人,假冒嘉詳大師的名字而寫的。否則,縱然是在流傳抄寫過程導致錯訛,也不致于全部都不成文理,繁雜瑣碎,絕對沒有顯示出(經文)大義。例如“須彌高出于海,八風悉吹不動"這些即使是平時喜好更改經文的人,也沒辦法移動更換一個字的地方。這很值得懷疑。

十一面疏亦然。彼慕吾國高人之名,妄自著書。不知自非高人,冒名亦冒不到耳。又北京近所印書,皆用毛邊紙。此紙現視頗好,久則發脆。光在京時,見百余年外之書,紙皆發脆。粗心人翻閱,便見破碎。心竊疑之,而不知其所以。

《十一面疏》也是如此。他們羨慕我們國家高人的名望,妄自著述寫書。殊不知自己不是高人,假冒名字也是假冒不到的。另外,北京最近所印的書,都用毛邊紙。毛邊紙現在看起來很好,時間久了就會發脆。我在北京的時候,見到一百多年前的書,紙張都發脆。粗心的人閱讀時,就會把書翻破。我心里很疑惑,卻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光緒三十一年,問仁山先生。彼云,被煤煙熏過之故。其說雖有理,亦不能息疑。以藏書多者,豈皆在有煤煙處。紅螺無煤,書亦發脆。知先生此言,殆想出之理由,非實驗之的據。
光緒三十一年,向楊仁山先生詢問這件事。他說是因為書本被煤煙熏過,所以時間久了就發脆。他說的雖然有道理,卻也不能平息我的疑惑——藏書的人那么多,怎么會都住在有煤煙的地方呢。紅螺山上沒有煤煙,書紙也同樣會發脆,由此就知道楊仁山先生的回答,大概是出自于想象,而不是實際驗證過的確鑿依據。

至前年到藏經院,與一老做書者,談及紙性。因說北京舊書皆發脆,彼云此系毛邊。毛邊新時覺得厚實堅固,以草料多,竹料少,故久則發脆。毛太重太紙質,不如毛邊堅實,經久不變。外行人多以毛邊為美,我等做書各工,亦愿做毛邊,以其硬爽好做。實則毛太重太經久。光聞,疑心豁釋。
直到前年去藏經院,與一位資深的做書人談到紙張的特性,因此就對他說北京的舊書都發脆。他說:"這是用毛邊紙印的。毛邊紙新的時候,給人感覺厚實堅固,但因為紙當中用的草料多,竹料少,所以時間久了就會發脆。毛太紙和重太紙,雖然質感不如毛邊紙堅實,但是經久不變。外行人大多覺得毛邊紙漂亮,我(資深做書人)這邊各部門的做書工人也愿意做毛邊紙,因為它硬爽好做。實際上,還是毛太紙、重太紙能經久"。我聽了,心里的疑惑一下子解開了。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5731.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