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黃柏霖警官

黃柏霖老師主講《安士全書》(第58集)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55集

黃柏霖老師主講《安士全書》(第58集)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55集


《安士全書》 (第058集)

黃柏霖老師 講于2019年06月20日

臺孝廉講堂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我們研討《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經文第二十八,【廣行三教】。

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一百四十五頁,我們看經文:

【廣行三教】

這個‘三教’就是儒釋道三教。

【(發明)三教圣人。皆具救世之念。但門庭施設不同耳。儒用入世之事。佛行出世之法。道則似乎出世。而實未嘗出世者也。孔顏雖圣。然欲藉以卻鬼驅妖。則迂。佛道雖尊。然欲用以開科取士。則誕。此三教所以有不得不分之勢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三教’,儒教、佛教、道教。《翻譯名義集》曰:“吳主問三教,尚書令闞澤對曰:‘孔老設教,法天制用,不敢違天。佛之設教,諸天奉行。’”這個在《翻譯名義集》里面說,這吳王,“吳主”就是吳王,“問三教”,什么是三教?尚書令闞澤回答說,“孔老設教”,“孔”就是儒家孔子,“老”是指道家老子,“設教”就是設儒教、道教,“法天制用”,效法自然和天道以作教化的作用,“不敢違天”,不敢違背天理。“佛之設教”,佛陀設教,那么三界內的眾生,包括天界,諸天就依教奉行。是三教之名,起于三國之時。從這一段的“吳王問三教”就可以確定說,用三教這個名稱應該是在三國時代就有了,就是曹魏、蜀漢跟孫吳那個三國時代就有這個三教了。那么這個地方,“三教”這個“教”就是指教育、教學、教化而言。

‘門庭施設’,“門庭”是門徑、方法、派別。“施設”就是安排、措施,或說陳設、布置。“門庭施設”就是三教所推出的教學方法跟手段。

‘卻’就是退。

‘迂’就是言行夸誕,言行夸張,不切實際。譬如我們說,這個人思想非常地夸張、怪誕,叫做迂腐。

‘誕’就是行為放蕩或怪異。例如放誕、怪誕、荒誕不經。所以這個“誕”是指怪異。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發明)三教圣人,都有救世的理想,但所采用的方法各不相同。儒家專講入世的事情,佛家專講出世的方法,道家表面上出世,而實際上并沒有出世。孔子、顏子雖然是圣人,顏子就是顏回,孔子、顏回雖然是圣人,但要他們趕鬼抓妖,就不切實際了;佛的道法雖然最高,但要用它來‘開科取士’,“開科取士”就是科舉考試,錄取這些進士,也不切實際了。這就是三教不得不分的道理。

好,我們看第二段經文:

【人非一途可化。故圣教必分為三。譬如三大良醫。一精內科。一精外科。一精幼科。術雖不同。而其去病則一也。若三人共習一業。所救必不能廣。故曰為善不同。同歸于治。】

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圣教’,圣者正也,與正理合名為圣。圣人之所說,謂為圣教。《宗輪論述記》曰:“圣者正也,與正理合,目之為圣。又契理通神,名之為圣。”此所說教,名為圣教。

‘精’,深刻、精通。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人不能只用一種方法來教化,所以圣人教育眾生就分為三種。好像三大良醫,一個精通內科,一個精通外科,一個精通小兒科,醫術雖不同,但是治病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如果三個人都學一種醫術,所救的人就不能很多了。所以說,為善的方法不同,但都導歸世界走向安詳和平。

那么這一段里面,我們剛才有解釋“圣教”,什么叫“圣教”,這個地方我們要稍微停留一下來探討,因為這一句經文,“廣行三教”,就是“圣教”。我們常常說,不忍圣教衰,現在說佛法衰微了,那我們要來探討說,什么是圣教。作為一學佛人,作為一個佛弟子,作為一個學習傳統文化的工作者,必須要知道什么是“圣教”。

老和尚他開示,宗教是教育,應回歸教學。“宗教”兩個字叫做“宗門教下”的略稱,這是佛門的專用名詞。中國佛教有十個宗派,“宗”就是指禪宗。所以禪宗我們一般稱它叫宗門,其實就是心地法門,所以宗門就是心地法門。所以禪宗它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或者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所以“宗”是指禪宗,那“教”是指禪宗以外的其他九個派別,叫“教下”,這是“宗門教下”,合稱起來叫“宗教”。這個是在我們佛門的解釋。

“宗教”兩個字,老法師開示說,“宗”就是主要的、重要的、尊崇的意思;“教”是教育、教學、教化的意思。老和尚這樣的一個解釋“宗教”,他的境界、他的格局,就超越了剛才講的,“宗”是禪宗,那禪宗以外的叫“教下”,那這個境界就比較高了。所以“宗教”兩個字合起來,是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學、尊崇的教化。這代表凡夫從斷惡修善,再到轉迷為悟,到最后轉凡成圣,就是一個教育、教學、教化的過程,也就是人是可以教得好的。意思是說,一個人在世間,你不能不學習,宗教兩個字沒有任何迷信,跟迷信毫不相關,它是破迷開悟的教學,是智慧求解脫的教育。

那追本溯源,宗教兩個字是從外文翻譯過來的,中國古代語文本來沒有這個名詞,中國人用這兩個字來翻譯,太妙了,這是大智慧,是真學問。他為什么不翻譯成別的名詞呢?而翻譯成宗教兩個字呢?因為在中國古人看來,世界上一切宗教的創始人都是值得尊崇的。這不是只有光指佛教,還指儒家,孔子、孟子,還有道家的老子,乃至于基督教的耶穌,伊斯蘭教的阿拉,還有其他很多宗教,他們宗教的創始人都是值得尊崇的,他們的經典都是好東西。從宗教一詞的翻譯上,我們可以看出中國人的心量很大,對一切優秀文化所持的是贊許和肯定的態度。古人說,“名不正,言不順”,我們學佛的佛弟子要有使命感、責任感,要為佛教正名,也要為一切宗教正名,要把這個名詞真正的意思講清楚、說明白。

釋迦牟尼佛王子出身,他從小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就是說他的生活是很富貴的。他出生在古印度迦毗羅衛國,凈飯王的兒子,悉達多太子,后來辭親出家,苦行六年,在菩提樹下證果,悟道證果,覺悟了宇宙人生的真相,成為佛陀。他可以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王位的唯一繼承人,但是他覺悟了,他毅然地舍棄了王位,出家求道。他開悟之后,第一件事情是干什么?教學,到哪里?到鹿野苑度五比丘,那就是教學,就是佛門的第一個僧團,佛教第一個僧團,開始講經說法。

“講經三百余會,說法四十九年”。這個是指五時八教,佛陀在定中,有說二七,有說三七,就是兩個星期或者三個星期,在定中說《華嚴經》,這叫華嚴時;再來是阿含時,就是到鹿野苑度五比丘,阿含時說了十二年;再來方等時,說了八年,這樣就說了二十年;再來般若時,說了二十二年,阿含跟方等說了二十年,般若會上說了二十二年,這樣就說了四十二年;最后法華涅槃時,《法華經》說了八年,要入涅槃,再用一天一夜說《大般涅槃經》,這樣總共說法四十九年,講經三百余會。

天天教學,無一日中斷,樂此不疲。用現在的話來說,釋迦牟尼佛是一位社會義務教育工作者,是我們最根本的老師,所以我們稱叫本師釋迦牟尼佛,他是我們的老師。我們自稱佛弟子,佛弟子就是佛的學生,我們跟佛的關系是師生關系。這哪里有半點迷信呢?跟現在所謂的宗教哪里有半點瓜葛呢?沒有。這只有佛教是這樣說,本師跟學生,這種師生關系,所以證明佛教是教學,佛陀教育就是覺悟的教育。

釋迦牟尼佛一生從事教學活動,沒有固定的道場。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在印度的恒河兩岸教學,三衣一缽,樹下一宿,這就表示什么?沒有固定的道場,佛一生沒有建過道場,沒有一間佛寺,沒有一間廟。當時的國王、大臣、長者,像給孤獨長者,居士,主動贈送場所給佛陀,他都不接受,他只是借用一段時間,在那里講經教學。教學活動一結束,這些場所就歸還人家。他到處講學,足跡遍及五印度。印度當時是大印度,有五個地方,合起來叫五印度。南面它到達錫蘭島,就是現在的斯里蘭卡。佛給我們做出了最好的示范,用四十九年的時間,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佛教是教學,普度眾生絕對不離開教學。如果教學不在佛教,佛教就滅亡。所以老和尚他親口跟我講,佛教如果是靠法會,撐不了二千五百年,佛教是教學、是教育。所以我們要真正了解宗教,就會懂得它確實是最好的教育,對我們大有裨益。

我們展開佛經,無論是大乘小乘,它里面講的哲學、講科學、講倫理、講道德、講因果。為什么說是講科學呢?佛陀說,物質是念頭變現的。物質是念頭變現的,現在量子力學已經證明了,世間沒有物質存在。為什么講哲學呢?因為佛經哲學是最高哲學。老和尚第一次學的,方東美教授教老和尚的就是佛經哲學,是最高哲學。所以這是講哲學、講科學、講倫理、講道德、講因果,這五個方面佛教都講到了登峰造極,究竟圓滿。許多哲學、科學的難題,沒有辦法去解決的,學術界無法解決的,但是在佛經里面都講得很清楚、很詳細、很透澈。

佛當年教學是口述,佛在定中說法,你聽明白了、聽清楚了,就照著去做,這個叫做依教奉行。所以,所有的經典最后一句話,都有一個“信受奉行”。這四個字,就是對老師所講的話要堅信不疑,身體力行,把它貫徹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才叫做學佛。所以佛法是重實際,不重表面的,必須要落實。如果光念經,不落實經典教理,不落實經教義理,只圖形式,搞盲目的偶像崇拜,搞名聞利養,那就叫迷信。

根據歷史記載,東漢明帝永平十年,印度高僧攝摩騰跟竺法蘭白馬馱經到中國來,到洛陽白馬寺譯經,這是佛教接受漢朝的聘請正式傳入中國。佛教傳入中國之后,跟中國朝野一接觸,立刻受歡迎。因為佛教與本土傳統文化非常契機,跟儒家教育在基礎上非常相似。中國的傳統教育是建立在孝親尊師的基礎上,而佛法教學也是建立在孝親尊師的基礎上。像我們說的凈業三福,第一福,一開始就是“孝養父母,奉事師長”,這個就是孝親尊師。從此佛教在中國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成就遠遠超過了印度。

佛教在唐朝形成了正規教育,這就是叢林制度。叢林制度是中國佛教的特色,叢林是現在的佛教大學。叢林主席就是大學校長。叢林主席是什么呢?叢林里面、佛寺里面的方丈和尚,就是大學校長。那么在佛寺里面、在叢林里面,它有設一個首座和尚,首座和尚就是,方丈和尚不在,由首座和尚代理教學,就是代理方丈和尚。所以首座和尚,像五祖弘忍大師,他的首座和尚就是神秀大師,我們現在講就是代理校長,代理方丈和尚。那首座和尚相當于大學里面的什么?教務長,我們現在全世界大學里面都有設教務長這種功能。

那維那呢?在佛寺里面,它有一個維那,譬如說你要唱誦的時候,你要做法會的時候,那第一位舉腔的就是維那。我就是當過維那,也擔任維那,我一開始學佛就是擔任維那的工作。那佛寺里面的維那就是相當于大學里面的訓導長,要管學生的秩序,上課的秩序。所以維那為什么他是負責整個法會的護班、舉腔?他維持整個,包括排班,那個是秩序,所以等于大學的訓導長。那監院呢?相當于大學里面的總務長,監院就等于我們講說總務行政,在叢林里面專門管總務行政這一塊,就等于大學里面的總務長。那十個宗派,佛門、佛教有十個宗派嘛,十個宗派就好像是大學里面的十個院系。所以你看叢林的教學分工跟現代大學完全相同,所以古代的高僧大德很有智慧,只是稱呼不同而已。所以它是一個完整的學術機構,應該說起來是完整的一個教學機構,與宗教迷信完全不相干。

在中國,我們再來談談寺院的由來,寺院庵堂是佛教的學校。所以為什么我們稱叫佛寺?譬如弘福寺、光孝寺,所以佛門都稱、佛教都稱寺,南華寺,寺院庵堂就是佛教的學校。寺的本來的意思是什么呢?寺是中國古代政府的辦事機關,這個機關在政府里面地位是最崇高的,是國家一級部門,直接歸皇帝指揮、皇帝掌管,而且是永久設立,不能變更。宰相所管轄的,譬如說禮部、戶部、刑部,禮部就是什么?教育部,宰相所管的就稱部。部是可以撤換的,是可以增設的、可以取消的,但是寺不可以,寺是永久性的國家機構。譬如我們在歷史上念書念到鴻臚寺,鴻臚寺就是當時在東漢明帝永平十年,攝摩騰跟竺法蘭白馬馱經到中國來,那漢明帝就建了這個鴻臚寺來接待攝摩騰跟竺法蘭兩位高僧。鴻臚寺管什么呢?管外交,所以等于接待單位。

從前宰相不管外交,外交是皇上管的。寺的長官叫卿,所謂三公九卿,他們都是直接為皇上辦事的。三公是皇上的顧問,九卿是他底下辦事的九個長官。古代皇上治理國家,最初設有九個寺,佛教傳入中國以后,皇帝特別重視,再增加一個,在這邊再增加一個,叫佛寺。佛寺是這樣來的,是皇上下面本來有九個寺,它是為皇帝辦事的,后來佛教傳進來以后,再增加一個,叫做佛寺,所以一共是十個,非常圓滿。

佛寺里面執事方丈,或稱為住持,方丈是大學校長,他下面有三個部門,首座是教務長,維那是訓導長,監院是總務長,你看跟我們現在大學學校的編制是不是一樣呢?名稱不同而已,事實完全一樣,所以佛寺是國家級的教育機構。從這個地方就可以證明佛寺是教學、教育、教化的地方。

由于皇上帶頭,老百姓尊敬皇上,所以佛教在中國比儒道的教育普及得更快更廣,影響更大。一直到清朝初年,寺院都是教學場所,歷代高人輩出。你像高僧大德,像宋朝永明延壽大師,明朝的蕅益大師、蓮池大師、憨山大師,還有我們看近代的清末民初的印光大師、倓虛老法師,這些高僧大德,高人輩出,真的有學問、有德行。你看這個蕅益大師,還有蓮池大師,那個儒家底子,永明延壽大師也是一樣。從前出家不容易,要參加國家考試,比考進士還難,為什么呢?這個考試最后一關要通過皇上面試。出家人被尊為人天師,皇上要考察你有沒有資格,他要覺得你不錯,你的德行、學問可以做我的老師,他才發文憑給你,這個文憑叫做度牒。拿到度牒你才可以出家,你才能出家,沒有度牒出家是犯法的。你看古代的規定是這么嚴格。

從前出家人除了在一般學問方面要跟進士平等以外,還要再加考佛教的經典,所以出家人素質高,在社會上地位也受到尊重。可惜這個制度被清朝順治皇帝給廢棄了。這一廢棄之后,流弊就產生了,什么人都可以出家。那這個部分,印光大師非常有意見,你在《印光大師文鈔》里面看的很多,因為那時候戰亂,流浪的人很多,最后有些都是跑去出家了,良莠不齊,所以素質一落千丈。所以印光大師對于順治皇帝所做的這件事情,永遠不能原諒,斥之為大錯特錯。

老和尚曾經帶領馬來西亞宗教訪問團訪問梵蒂岡,就天主教的梵蒂岡,跟教宗、教廷里面的一些主教有做過交流,聽他們的報告。當時有一位陶然樞機主教告訴老法師,他說,當前這個時代,信仰宗教的人一年比一年少,不信宗教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所以天主教他們很憂慮。在交流的時候,老和尚做了個報告,老和尚說,為什么當年教主創教的時候,有那么多人相信,有那么多信眾能夠依教奉行?因為有好的教學。重要的教育、主要的教學、尊崇的教化,誰不歡喜呢?所以世世代代綿延至今,天主教在全世界擁有信徒超過十億,如果要跟基督教合并起來,他們本來是一家的,后來分開了,合并起來超過二十億,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群體。那伊斯蘭教信徒至少也有超過十三億。

我曾經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兩年前陪同老和尚過年,那后來我們出去參訪的時候,老和尚指定到附近的一家回教的這個寺去參訪。那我們去的時候剛好在外面看,他們里面正在教學,在講解經典,就印證老和尚講的沒有錯,他們正在講解經典,也是教學。看起來,那個當時的整個磁場非常地令人肅然起敬,我們進去都還要脫鞋,只能在回廊參觀。你知道伊斯蘭教他們是沒有那個塑像,沒有任何標識,只有一片素白的墻壁,辦教學,大家都非常恭敬地在聽,大家席地而坐。

所以伊斯蘭教,老和尚說,信徒至少超過十三億,佛教少一點,大概六、七億的樣子,這三個宗教加起來,全世界人口,這個加起來將近五十億了,現在地球人口大概是七十億,占全世界人口三分之二,三分之二。如果這些都能教育落實,那地球就凈化了,世界就和平了。所以現在宗教的確是一天天在衰退,為什么會衰退呢?人們錯會了宗教的含義,沒有進行有效的教學。宗教一定要恢復教育,才會對社會真的有貢獻,才不再是迷信。

耶穌當年在世教了三年,穆罕默德在世教了二十七年。你看老和尚對這些世界各宗教的歷史,老和尚是非常深入的,所以他都推動多元文化教育。釋迦牟尼佛教了四十九年,他們有名有姓,有出身有來歷,哪一個不是走教學的路子呢?都是非常好的老師,真的有德行,真有學問,這點我們一定要知道。釋迦牟尼佛是宗教教育的典范,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天天上課,你有疑問隨時提出來,佛給你當場解答。所以我們在佛經里面,各位注意看,都有一位什么?啟請的當機者,你看阿難尊者,阿難尊者就負責啟請。很多經,每一部經都有一個啟請者,譬如說《金剛經》是須菩提尊者,他是當機者,他是什么?他代表眾生提問題,在《金剛經》里面講,須菩提尊者問佛陀,“云何降伏其心?”我怎么把我的心能夠調伏,“云何降伏其心?”就是什么?代表眾生提問題,發問哪,簡單說就是發問,佛就可以回答你。所以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天天上課,你有疑問隨時提出來,佛給你解答,所以我們看到的佛經都是問答體,它的體裁都是問答體。

我們要明白,歷史上這些大圣大賢,他們教化眾生用心是一個,目標都是相同,只是方法名義不一樣。所以我們討論這個“廣行三教”,我們把這個地方帶出來,我們才能夠契入什么叫“廣行三教”,你才會去落實“廣行三教”。所以當前每一個宗教之間應當求同存異,同心同德,互相來豐富自己的教學,不斷提升自己的境界,共同攜手合作,幫助這個社會化解危機,特別是化解各種社會沖突,促進世界的安定和平。這樣宗教對世界、對人類有好處,誰不擁護呢!誰不贊嘆呢!所以你看現在地球上,如果哪個地方有災難,哪個地方有發生爆炸屠殺,哪個地方有慘絕人寰的這些暴力行為,天主教的教宗馬上講話,他馬上對世人開示,這就是什么?這就是教學,化解沖突,化解危機。

其他隨宗教衍生出來的一些事業也可以并存,不必刻意去改變它。儒、釋、道本質是學術、是教育。儒釋道三家的教學內容,有倫理、有道德、有因果、有哲學、有科學,只是在分量上有些差別。有哪些差別呢?儒家教學倫理的分量比較多一點,道家教學因果教育講多一些,而佛法關於哲學、科學方面,相當豐富的印證。五個科目三家都有,共同重視的是倫理、道德、因果,認為這是基礎教育,是扎根的教育。

那么今天宗教出了毛病,毛病出在哪里呢?過分地重視儀式、祈禱,疏忽了教學。佛門講的經懺佛事,像我們也常常祈禱,祈禱災難消除,譬如說哪個地方有地震,我們大家集體祈禱,老和尚現在教我們,老和尚提倡三時系念來化解這個災難,老和尚說,這個都是屬于祈禱的范圍。祈禱有沒有用呢?不能說沒有用,祈禱是有作用的,科學家明確告訴我們,它是有作用的。但是祈禱是治標不治本,臨時救急可以用,想要社會長治久安,想要我們得到真實的永恒利益,那還是要落實宗教教育。最好的辦法是創辦宗教大學,要兼容多元宗教,讓各個宗教都發揮作用,這個老和尚已經在落實了,幫助我們提升生活的品質,給全人類帶來安定和平的訊息。

那么在現實的社會當中,整個世界都普遍認為宗教是迷信,對社會沒有真正的貢獻,打算把宗教徹底拋棄。所以人家一提到佛教,佛教是迷信,一提到道教,道教是迷信。所以老和尚說,希望每一個宗教都回歸到教學上來,經典不是叫我們唸一唸而已,經典需要詳細地講解,認真地學習,熱忱地宣傳,要把經典里面的道理變成我們的思想、我們的觀念、我們的行為準則,用經典來規范我們的生活行為,去落實經典的道理,真正做到“學為人師,行為世范”,這樣的宗教對整個社會就能起到很好的教育引導作用。

把人類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學、尊崇的教化找回來,從經典里面選擇倫理、道德、因果的教訓,深學講透,廣泛宣傳。從自身做起,來影響社會,帶動人群,指導人類解決一切問題。我相信,人有宗教信仰了,這個社會的風氣才會得到根本的扭轉,整個人類才會有救,地球才會有救。老和尚提的這種智慧的遠見確實切中時弊。

今天,佛教被歪曲,所謂的封建迷信,這是我們做學生的大不孝,我們怎么能對得起自己的老師呢?佛陀呢?所以,一切佛弟子有使命、有責任,要替老師平反。怎么平反?首先,我們要以身作則,我們認真地學習經典,不參加迷信活動,率先從佛陀教育之路,努力恢復正知正見正覺的佛教形象。我們認真學習經典,把它落實到生活的實處,影響社會大眾,帶動大眾,朝這個方向前進就是替佛貼金。我們常常會說佛像要裝金,我們就會捐錢,用金粉去貼金,那這個是事相上所修的福報。真正的功德要在哪里?在我們自己本身要斷惡修善,要轉迷為悟,最后轉凡成圣,真正才是替佛貼金。反之,如果我們表現不好,我們破壞佛教的形象,甚至佛的教誨我們都背道而馳,就是說,嘴巴說一套,行為又做另外一套,心口不能一如,讓別有用心的人制造口實,攻擊佛教,就是給佛教抹黑,那我們就有罪過。

從宗教兩個字入手,對宗教重新定義,讓它回歸到合理合法的教學位置上去,讓它充分發揮濟世利人的作用,這是我們當務之急。所以我們一定要牢記本師釋迦牟尼佛的遺訓,以戒為師,以苦為師,以自己精進不懈的善心善行包容感化一切眾生,用我們精進不懈的善心善行去感化別人。所以你在家里,你要先感化你的妻子兒女、你的兄弟姊妹、你的親朋好友,你要做一個典范,學為人師,你要教他嘛,你把人教好啊,企業家把員工教好,你把你的子弟教好,就學為人師,你做他們的老師嘛。就是說,我們講,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你把他教好。把人教好了,把惡人變成善人,把善人變成清凈的人,這是佛陀的本懷。教育的目的是把一切眾生回歸到自性,回歸到本性,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這是教育的最大目的。所以我們要作為一個示范,學為人師,做他們的老師,那么包容感化一切眾生,把和跟敬,六和跟恭敬心,兩個字,和敬兩個字,放在待人處世的第一順位,與全世界的宗教攜手同行,徹底化解這個世間的災難,這就是什么?宗教的目的。

所以我們這個地方,特別提到老法師的這段開示,非常非常地有智慧,而且深入,宗教是教育,應回歸教學,我們在這邊提供給各位參考。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余閱貴州銅仁府志。知向來本名銅人。因其地有銅人山。故名。后改人為仁。而地與山。俱更其舊。山在巨浸中。其下皆水。曾有一年大旱。見山下盡空。但有三大銅人。頭頂此山。巋然直立。而三人。恰是三教服式。竊思此山。乃開辟時物。尚無三教名色。而銅像又非人力所鑄。始知三教門庭。本天造地設。合下當有。況帝君德位。超乎人類之上。豈不知孔顏大道。已如日月經天。而必欲牽合釋道。以之訓飭士子乎。又考南閻浮提。名雖一洲。其中國土甚多。每一國土。各有圣賢持世立教。如孔子老子者。不計其數。但各國姓名不同耳。至于書法。亦有六十四種。今儒者所讀。不過舉業之書。此外所見。能有幾何。所以三藏十二部之文。龍宮祕笈之語。不唯不見。見之反加排斥。以為茍不如此。便不似儒道。不特宣之于口。并著之于書。無不曲肆詆毀。一片意必固我之私。習成黨同伐異之套。至考其旦晝所為。幽獨所念。無非爭名逐利。欺世害人。甚至夤緣奔走。賭博樗蒲。無所不至。凡吾儒正心誠意之學。濟世安民之道。全然不講。但損儒門之望。何增學術之光。帝君示以廣行三教。可作午夜之鐘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向來’是從前、過去、原來。

‘俱更其舊’,“俱”就是全、都、全部、都是。“更”就是改變、改換。“舊”就是原先曾有過的。“俱更其舊”的意思就是說,原來的面貌至今都已經全部改變了。

‘巨浸’就是大湖。

‘巋然’就是高大獨立的樣子。

‘服式’,衣服樣式。

‘開辟’,指宇宙的開始。

‘名色’,名目、名稱。

‘天造地設’,天然生成。

‘合下’就是當初、原先。

‘牽合’,就牽強湊合。

‘訓飭士子’,“訓飭”就是教訓戒勉。“士子”就是讀書人、學子。“訓飭士子”就是對讀書人教訓戒勉。

‘持世’,維持世道。

‘舉業’就是為應科舉考試而準備的學業。

‘三藏十二部’,“三藏”是講經藏、律藏、論藏,就是講佛法的教學。戒、定、慧,那戒學就是通律藏,戒、定、慧,戒學是通律藏,定學通經藏,慧學通論藏,就戒定慧三學。“十二部”是指佛講經說法分為十二類,也稱為十二分教。這十二分教是什么呢?長行、重頌、孤起、譬喻、因緣、無問自說、本生、本事、未曾有、方廣、論議、授記。

‘祕笈’,“笈”就是書箱,“祕笈”就是珍奇罕見的書籍,武功祕笈,這是珍奇罕見的書籍。

‘曲肆詆毀’,“曲”就是邪僻、不正派。“肆”就是任意放縱。“詆毀”就是誣蔑、毀謗。“曲肆詆毀”就是惡意扭曲并恣意誣蔑。

‘意必固我’,這個“意必固我”是從《論語?子罕》篇,“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這什么意思呢?

“毋意”,這個“意”就是心里起的念頭,我們佛家講起心動念。心的本體是《中庸》所說的性,就佛門佛家講的自性、本性,“率性之謂道”。一般人起個念頭就不能夠率性了,我們說一念無明生三細,無明業相、能見相、所見相,那就背覺合塵了,就不能夠率性,不能率性就不能稱性了,所以有喜怒哀樂等各種惱人的情緒,就我們講煩惱。所以孔子志于道,能轉意念,而不為意念所轉,就是我們佛家講的境隨心轉,心不隨境轉,若能轉境,則同如來,就是不為意念所轉,這叫“毋意”,所以“毋意”就是心不隨境轉。

“必”,“必”就是偏見,不合中庸之道。《中庸》說,“執其兩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為舜乎。”孔子講到堯舜,他自己當然也要用中了,所以叫“毋必”。

那“固”呢?“毋固”呢?“固”就是固執、執著,固蔽執持一些事理,不能夠變通,人人如此,孔子不是,所以孔子說“毋固”,就堅持己見。

“我”是對自我的誤執。無論何人都以此“我”為真實,堅持不讓。孔子不是,孔子不然。孔子在《周易?系辭傳》里面說,“精氣為物,游魂為變。”原來這個“我”也是假我,只是游魂所變,是我們佛經上講阿賴耶變現的,我們佛家講神識變現的。游魂借著精氣變來變去,沒有了時,何嘗有真實呢?所以“毋我”。

以上這個解釋,“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是李炳南老師在《論語講要》的解釋。所以《論語》說,“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對此雖然有很多不同的解讀,但是大概李老師這個解釋就非常接近中庸之道,我們就講到這里。

再來,‘黨同伐異’,與自己的觀點相同的就袒護,與自己的觀點不相同的就加以攻擊,尤其像現在的社會,特別地嚴重,這個就是堅固己見,叫“黨同伐異”。

‘套’是指已成固定格式的辦法或語言,譬如說套習,這叫“套”。

‘夤緣’,“夤”就是攀附求進。“夤緣”就是攀附權貴以求進身。

‘樗蒲’,古代一種賭博游戲,那么現在我們稱為賭博,古代叫“樗蒲”。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我翻閱了貴州《銅仁府志》,知道銅仁本名為銅人,因為這個地方有銅人,所以就取了這個名字。后來改為銅仁,而地和山也改變了原來的面貌。本來山是浸在大水之中,不知道有多深。曾經有一年大干旱,水都退干了,就看見山下全部都是空的,露出來三個銅人,頭頂大山,巋然直立。這三個銅人恰好穿著三教的服裝。我想,天地開辟的時候就有這座山了,而那時候還沒有三教的存在,而這些銅像又不是人力所鑄造出來的。于是我就悟出這個三教門庭,本來就是天造地設的,在過去、現在、未來都是永恒不變的真理。帝君的德位遠遠超過我們的人類,他提出了“廣行三教”,我們還有什么懷疑的呢?

有人要問了,說孔顏大道已是日月中天了,難道是一定要融合佛道嗎?才能教育讀書人嗎?我查考了南閻浮提,雖然都是一洲,但是其中國土很多。每個國家各有圣賢出世立教,像孔子、老子這樣的圣人不計其數,只不過在各國的姓名不同罷了。至于各國的書籍文字也有六十四種,今天的儒生所讀的書,只不過是一些科舉的書,此外的知識還有多少呢?所以三藏十二部的經文,龍宮祕典的語言,從來沒見過,一旦見到就不分青紅皂白加以排斥,認為不像他所想的,就不符合儒道。不僅在口里反對,而且還著書立說,橫加歪曲,大肆毀謗,固執己見,自私無理,這種惡習無異于黨同伐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但是你去調查他們平時所作所為,私底下所想的,無非是爭名奪利,欺世盜名,欺世害人。甚至拉攏巴結,賭博游樂,為非作歹,無所不為。對儒家正心誠意、濟世安民之道全然不顧。只是損壞了儒門的名望,怎能替學術增光呢?帝君指示廣泛地推行三教,可以作為我們長夜醒世的鐘聲啊。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一百四十七頁第一行:

【人能學孔子。釋迦必喜。人能學釋迦。孔子亦必喜。若必欲從我教而善。則悅。不從吾教而善。即不悅。則是奴投主。兵投將之法而已。豈三教圣人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奴投主,兵投將’,這我們第一次看到這種句子,“投”是前往依靠別人,例如投奔。所以“奴投主,兵投將”意思指奴仆投靠主人,士兵投靠將帥,都是指情感或利益上的結合。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人能學孔子,釋迦牟尼佛一定高興;人能學釋迦牟尼佛,孔子也一定高興。如果一定要隨從自己的教派才高興,反之則不高興,那只是奴隸投靠主子,士兵投靠將官的做法罷了,怎么能是三教圣人的意思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廣行二字。以心言。不以跡言。人能修仁慕義。即是行儒道。不必青衿墨綬。而后為士也。人能見性明心。即是行佛道。不必圓頂方袍。而后為僧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青衿墨綬’,“衿”,“青衿”是青色交領的長衫。古代讀書人,古代的那個學子,尤其是明清的秀才,他們的常服就是什么?深藍色的,各位看電影都看過,這深藍色的服裝,就是古代秀才他們穿的,讀書人穿的都是這種青色交領的這種長衫。所以“青衿”是指什么?是指讀書人,就是學子,其實到民國的時候還是這樣。譬如說我們看《詩經?鄭風?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毛傳》:“青衿,青領也。學子之所服。”“墨綬”呢?“墨綬”就是結在印鈕上的黑色絲帶,這叫“墨綬”。后來以“墨綬”作為縣官或其職權的象征。那這里“青衿”、“墨綬”二者都是指士人所穿的服裝與佩飾。

‘圓頂’,“圓頂”就是出家人,剃頭現出家相。

那‘方袍’呢?是出家人的僧服。

那這個‘明心’,“見性明心”就是我們講的“明心見性”。

這里我們就來補充一下,說明這個“見性明心”。老和尚開示,萬緣放下才能明心見性。我們知道修行的最高境界就是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六祖大師就是明心見性的代表。

老法師說,“直徹心源,”就是禪宗講的明心見性;“朗然大覺”,大徹大悟,這兩句是因。怎么個修法呢?“直徹心源”的修法是萬緣放下,我執要破,法執要破,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你執著要放下來,分別要放下來,妄想要放下來,要萬緣放下,如果你有一樁沒有放下,這就是障礙啦。所以要放得干干凈凈,連放下這二個字,這個念頭也不能有,連放下這個念頭也要放下來。如果你說,我什么都放下了,我什么都放下這一句,這個念頭你還是不能存在,如果你還存在這個念頭說,我什么都放下了,那這個念頭你沒有放下來,它還是會造成修行上的障礙。

譬如說,佛陀的弟子舍利弗,他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的母親在懷舍利弗的時候,他的母親舍利的眼睛很漂亮,鹙鷺,像鹙鷺這種鳥,所以舍利弗的母親在懷舍利弗的時候,他母親辯才無礙,很會講經說法。那他的舅舅長爪梵志,這位修行修道人他就知道說,我這個外甥來頭不小,所以他就跟她就講好,就說這個小孩生出來,我要收為弟子,要跟著我修行。但是因為舍利弗的母親是學佛的,要親近佛陀,所以長爪梵志這位外道,他是婆羅門的,他就要去跟佛陀辯論。他跟佛陀講說,不行,我這個外甥一生出來,我要把他收為我的弟子。那他就跟佛陀說了,我講一個修行境界,我講完就換你講,如果你講不出來就是你輸了。佛陀說,好。

那誰先講呢?佛陀說,讓你先講,讓你先講。那這個長爪梵志,這位修道人,婆羅門他就講,我一切法不受。我一切法不受,就這里講,老和尚說,我什么都放下來,我一切法不受。那佛陀就笑一笑,靜靜地看著長爪梵志。那長爪梵志就說,你輸了,你輸了。為什么他叫長爪梵志呢?因為他修行沒有時間剪指甲,所以他那個指甲很長,有些修行人他特別喜歡留指甲,留得很長,叫長爪梵志,這個稱號是這樣來的。他說,佛陀你輸了,你輸了喔。佛陀說,就問他一句話,他說,你說你一切法不受,這一句受不受?長爪梵志講不出來,他還有法執未破,他還有微細的我一切法不受。后來他悟性也滿高的,他就甘拜下風說,好,佛陀我輸了,那這個,我這個外甥就做你的弟子了。這是長爪梵志這個外道跟佛陀的對話,就表示說長爪梵志并沒有完全放下來,所以他沒有見性。

所以佛法,佛氏門中,一法不立,就是禪宗里面講“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一切都放下還是有一法,有這么一法就錯了,這一法成了障礙。所以修行其實啊,修行其實,你迷了才跟你講一個覺,覺是對迷來說的,那佛呢?是對眾生來說的,當你成佛了,那無修無證啊。所以到最后連佛法也沒有,你也不能執著,佛法是假立的,因緣生法。直徹心源,佛法就沒有了。什么叫直徹心源?就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佛法就沒有。最后佛法到哪去了?就是你日常生活的作用。

所以我們佛法里面講三般若,我們的本體是實相般若,我們的智慧,觀照般若,我們的自受用,那他受用呢?文字般若,教化眾生。所以開悟的人,他證得實相般若,他的生活就是觀照般若,他幫助眾生就是文字般若。那我們現在做不到這樣,我們就必須要藉文字般若,再觀照,修行到觀照般若,最后證得實相,實相般若。這叫直徹心源,證得實相叫直徹心源,佛法就沒有了。你直徹心源,佛法就沒有了,你才見到佛法是從心源里頭流露出來的,這才是真正的朗然大覺,這是大覺。

大覺是什么個樣子呢?本然清凈,頓契法身。這里所說的本然清凈,就是惠能大師所說的本自清凈,從來沒有染污過,頓契法身就是融入常寂光了。常寂光是法身,法身無相,法身無不相。這什么意思呢?法身無相是指它的體,法身無不相是指它的用。所以實相是無相無不相,它是體用不二的。所以法身是無相,法身無不相,無相是講法身的體,無不相是講法身的作用。法身作用能生萬法,雖生萬法,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萬法不是真實的。這是佛法的最高境界,入不二法門。萬法是有生有滅,有生有滅是假相,不是真相,真相不生不滅。我們在大乘經典里面天天在薰習,薰習太重要了,所以經一生都不能放下,天天薰習,薰成非常堅固強而有力的信心,決定不會改變的。

所以為什么我們沒有信心?昨天我在講《無量壽經》的時候,就講到《無量壽經》第三十九品,講胎生跟化生的問題,為什么往生極樂世界是在邊地疑城呢?就是沒有入門呢?老和尚開示得很好,他說,極樂世界有三輩往生,有四土,凡圣同居土、方便有余土、實報莊嚴土、常寂光凈土。那三輩往生,上輩有三品,上上、上中、上下,中輩呢?有中上、中中、中下,下輩有下上、下中、下下,那最差是下下品往生。

老和尚說,邊地疑城沒有進入九品,用簡單說,沒有上課證,但是他可以去極樂世界。老和尚說,為什么他能去極樂世界呢?因為他有念佛。但是他信愿行的信不是全信,他不是真信,他是什么信呢?半信半疑,對不對?他不是不信,他不信他就不會念佛了,他是什么?他是半信半疑,真有阿彌陀佛嗎?真有極樂世界嗎?他有一點不太相信,可是他說念佛很好,那我就信了,可是他這個信還是停留在半信半疑的階段,所以這個到極樂世界就不能進去了,就變成在邊地疑城。為什么他邊地疑城?他還有疑。所以我們《金剛經》里面講斷疑生信,為什么他信心還沒有出來呢?因為他有疑,有這個疑惑。那多久呢?要在邊地疑城要待五百年。老和尚說,那個五百年不是什么?不是極樂世界的五百年,是娑婆世界的五百年。到哪一天他疑心疑惑破掉了,才能見到阿彌陀佛。

所以為什么要天天薰習?薰成非常堅固強而有力的信心,決定不會改變的。像諸佛菩薩一樣,他為什么不能改變呢?因為他直徹心源,朗然大覺,所以他永遠不會改變。

以上我們報告這一段是老法師開示的,萬緣放下才能明心見性,提供給各位參考。

這個“方袍”剛才我們已經解釋過了,比丘所穿的三種袈裟,皆為方形的,所以稱為“方袍”。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廣行這兩個字是從內心來講,不從外表來說。人們能夠修仁求義,就是行儒道,不一定要青衫黑帶,才算是儒士啊!人們能夠明心見性,就是行佛道,不一定要圓頂方袍,才算是僧人啊!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拘儒聞廣字。必嫌學問之雜。不知雜亦有辨。如天理而雜以人欲。王道而雜以霸術。米粟而雜以糠粃。此決不可雜者也。至于三教所言。皆有益身心之務。太山不辭土壤。故能成其大。滄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奈何亦患其雜耶。一家之中。有食有衣。有財有寶。有仆婢田園。可謂雜極矣。然茍不如此。其家必不能富。若論腹中所食。則為飯為糜。為羹為炙。為醯醢鹽梅。亦可謂雜極矣。然茍不如此。其人必不能肥。何獨于三教而疑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拘儒’,固執守舊、目光短淺的儒生。

‘太山’,山名,就是東岳泰山。《孟子?梁惠王上》:“挾太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能’,是誠不能也。”

‘糜’是濃稠的稀飯。

‘炙’是烤熟的肉食。

‘酰’是醋。

‘醢’是肉醬。

‘鹽梅’,“鹽”味咸,“梅”味酸,都是調味的必需品。這語出《書經?說命》:“若作和羹,爾惟鹽梅。”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迂儒一聽到這個‘廣’字,就一定會嫌學問太雜,他不知雜也有分別啊!例如,天理雜有人欲,王道雜有霸術,米粟雜有秕糠,這一定是不行的。至于三教所說的道理,都有益于身心。泰山不嫌小土,才能成為那么大的泰山啊;滄海不擇細流,才能匯得那么深的大海啊,怎么能夠說它雜呢?一家之中,有食有衣,有財有寶,有奴婢田園,可以說很雜了,但不這樣,這家就一定不算富裕。再如肚子里所吃的東西,有飯有粥,有湯有菜,有醬有醋,有油有鹽,可以說是雜亂極了,但不這樣,人就不能胖。為什么獨獨對廣行三教就懷疑呢?

好,我們看下面的【論廣行之益】:

【助揚王化】

【國家所恃以為治者。不過賞罰二端。明刑弼教。儒術之所以當廣行也。然賞罰所能及者。不過千百中之一耳。若欲究其幽獨之所為。念慮之所動。則雖家設一孔子。戶置一皋陶。而有所不能。故世人畏王法。恒不如畏天譴。蓋王法可逃。而天譴不可逃也。能廣行釋道二教。使因果之說。昌明于世。則世人方寸之間。自然有所畏憚。比之孔子作春秋。其功不在下矣。】

好,我們解釋這一段的名相注釋:

‘恃’就是依賴、仗著。

‘明刑弼教’,“弼”就是輔助。“明刑弼教”就是說,以刑法、刑律來曉諭民眾,讓民眾都能夠知法、畏法而守法,以輔助教化所達不到的地方,叫做“明刑弼教”。就法律是來幫助教育,法律是來幫助教化百姓的,所以法律不是唯一的手段,這叫“明刑弼教”。

現在為什么天下這么亂?現在就沒有教育啊,失去教育的作用啊,剛才我們討論到,宗教失去宗教教育啊,家庭失去因果教育跟家庭教育啊,學校沒有從事倫理道德的教育啊,還有因果的教育啊,所以倫理、道德、因果,還有宗教教育全部都失去功能了,所以就變成亂世了。那現在大家都是什么?叫嚴刑峻法,現在講,學者是說,治亂世用重典,結果越治越亂。為什么?他不知道古代是這樣,“明刑弼教”。所以現在是以暴治暴啊,是監獄越蓋越大,還是不夠容納,國家預算統統弄到監獄里面去了,犯人愈關愈多,人滿為患。那當然如果照這樣下去,地獄也人滿為患了,為什么?因為沒有教化、沒有教育、沒有教學,沒有教化。所以古代是“明刑弼教”,所以天下太平。現代因為失去教育,現代失去教育功能,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宗教教育全部都失去功能。所以老法師說,要恢復教育,“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就是這個道理。

‘念慮’,“念慮”就是念頭、想法。

‘皋陶’,好,我們特別來解釋這個“皋陶”,很有意思。這個字要念搖,不能念陶。虞舜的時候的司法官。在《論語?顏淵》篇里面:“舜有天下,選于眾,舉皋陶,不仁者遠矣。”那么我們來解釋一下“舉皋陶,不仁者遠矣”,有什么典故。所以“皋陶”是指監獄的官員或者獄神的代稱,叫“皋陶”。

舜在任命禹來做司空,什么叫司空呢?這個在西周的時候就有設置這個官位,叫司空,他位次是三公,與六卿相當,與司馬、司寇、司士、司徒并稱五官,他是掌什么?掌管水利、營建的事情,有點像現在的經濟部長或者工程委員會、工程部長之類的,叫司空。舜任命禹來擔任司空治水,那么禹他萬分辭讓,向舜推辭,他推薦誰呢?他推薦稷、契和皋陶擔任這個職位。但是舜還是把這個職位交給禹,并且對皋陶說,皋陶,現在蠻夷都侵犯我們的國家,華夏,干擾到我們華夏,壞人為非作歹,你擔任司法官,處刑要讓人家信服,流放這些罪人了,發放到邊疆去啊,要分不同等級,有遠跟近的不同。但是你要做到什么?公正明允,才能取得民眾的信任。這是舜對皋陶的托付。

傳說皋陶他在辦案的時候,他使用一種動物叫獬豸,這個獬豸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神獸。所以看古代的承平時期,古代社會是祥和社會,都會有神獸出現,現在就沒有了。這種神獸外表像羊,也有說像鹿,但是牠頭頂上正中央長了個獨角,叫獨角獸 …有短的尾巴,尾巴像蝸牛,可是牠腳像羊蹄。獬豸喜歡居住在水邊,牠的性情非常忠貞,如果看見兩個人在打架、相斗,牠就會用角去頂撞不對的那一方,牠會知道;牠看到兩個人在爭吵,會去咬理虧者,因為牠與生俱來有辨別是非的能力,牠有公正不阿的本能。所以獬豸自古以來被視為神獸。

那么皋陶他辦案就是靠這個具有靈性的這種動物、神獸,就是獬豸,來分辨這個案情的曲直,確認罪犯的本領。那么皋陶在判決的時候,如果他有懷疑的時候,他便將這種神獸、動物放出來,如果那個人有罪,獬豸就會去頂撞、頂觸他,無罪的話,牠不會去撞對方。史書上說皋陶為大理,天下無虐刑、無冤獄,那些卑鄙的小人非常害怕畏懼,紛紛逃離,以致天下太平。舜帝極為欣賞皋陶的成績,便把他封在皋這個地方。所以“皋陶治獄,其罪疑者,令羊觸之,有罪則觸,無罪則不觸”,就是這樣來的,這個典故。

那么皋陶歷經堯、舜、禹三世,嘔心瀝血輔佐堯、舜、禹,功高德厚。皋陶曾經協助大禹治水,禹為了報答皋陶,把他封在皋城,就今天的安徽省六安市。所以皋陶也成為古代六安國的始祖,今天的六安稱為皋城,原因是這樣來的。

‘方寸’,“方寸”就是比喻心。方寸之地。

‘畏憚’就是畏懼。

‘春秋’是孔子根據魯史修訂而成的,為編年體史書。所記載的時間從魯隱公元年到魯哀公十四年,共二百四十二年,其書常以一字一語之褒貶寓微言大義。今天因為時間的關系,孔子作《春秋》,亂臣賊子懼,下次我再來講《春秋》的微言大義,因為今天時間不夠。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

國家太平所依靠的辦法,不過賞罰二字。使賞罰嚴明,并輔助以教化,就必須大力推行儒學。但賞罰所能涉及的范圍,只不過千百分之一罷了。如果要追究私下里所做的,念頭里面所想的,那么即使家家安一位孔子,戶戶立一個皋陶,也做不到啊!所以世人怕國法,遠不如怕天罰法,遠不如怕老天懲罰,因為國法可以逃避,老天懲罰無法逃避。于是大力推行佛道二教,使人人都懂得因果的道理,那么世人在方寸之間就不敢輕舉妄動了。比起孔子作《春秋》的功勞,那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好,今天時間關系,孔子作《春秋》的微言大義我們下一次再探討,還有下面的按語,“劉宋文帝”,這個我們也等下次我們再探討。

那么我們現在最后一點時間,我們來跟各位報告今天我們談的“廣行三教”,老法師對于儒釋道三教,老和尚的開示。老和尚說,三教是一家。

第一點,老法師說,這些年來,宗教界也覺悟了,可以團結。這也是因緣成熟了,什么緣?地球生病了,地球有危機了,人類不安了,人心都亂了,不管你是哪一個宗教,你都沒有辦法離開地球。地球生病了,人心不安了,人心亂了,大家要來相救,所以是可以合作的。我們現在講多元文化,一就是一個宗教,一切就是一切宗教,一切宗教就是一個宗教。剛才我們特別跟各位報告什么叫宗,什么叫教,老和尚說,主要、重要、尊崇的教育、教學還有教化。所以一切宗教就是一個宗教,一個宗教就是一切宗教,宗教也就是相即自在,多元文化。

實際上,這種概念在中國至少一千多年前已經落實。中國傳統文化今天提起來,各位立刻就會想到儒釋道三家,儒是一,道也是一,佛也是一,三是多,一即是三,三即是一,一多不二,這是華嚴的境界啊。所以今天我們才看到,在形相上確實有三家,形相不一樣,可是在教學上,在境界上,三家相即,這個就是我們佛法里面講的真學,這叫真學,真實之學。

三,學儒的人,他讀佛經,他學老莊,他都學。就像剛才我們講的,如果你學儒,釋迦牟尼佛也高興啊,你學佛,孔子也高興啊。所以學儒的人,他讀佛經,他學老莊,他都學;學道的人,這些道長們,他學四書五經,他讀佛經,他都通;學佛的人,在過去學佛,決定是有四書五經的基礎,有《老子》、《莊子》的基礎,才能入大乘。特別是唐朝中葉以后,學佛的人不再學小乘了,用儒跟道來代替小乘。

四,我們所看到的,好像是少林寺里面的石碑,“混元三教九流圖贊”,三教九流是一家,真的。今天宗教界覺悟了,所以我們三教九流是一家的這個圖,老和尚說,要多印,多多地送給他們。因為這個碑相傳是唐肅宗時代的,肅宗是唐明皇的兒子,距離我們現在應該是一千五百年,中國人已經落實了多元文化,講多元文化,中國古人還是老祖宗。

第五,所以中國這個國家,五千多年來的歷史,這樣大的版圖、這么多的族群、這么多的人口,幾千年來為什么能夠長治久安,為什么?它靠什么?它靠的就是多元文化。不是一家獨大,平等的。因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內涵就是儒釋道三家,所以才能長治久安。不是一家獨大,是平等的,每一家都是第一名,都是第一,佛也第一,儒也第一,道也第一。如果它要不能夠相即相容,那就有第一、第二、第三,那就有宗教戰爭了。相即相容,個個都是平等的,個個都是第一,沒有第二。這個道理我們一定要懂,為什么?個個都是第一,那它就稱性了。這里面最深的意思,是一切法里面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這個剛才我們講是華嚴的境界,一多不二。一切就是妙用,一就是本體,所以一切即一就是體用不二,就是我們的真如自性,就是華嚴的境界,就空有不二,一切即一就是不二法門。如果我們用六祖大師那五句的偈語,“何期自性,本自清凈;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無動搖”,那就是一,本體的部分,“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那就是一切,那就妙用啦。所以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一微塵里面有整個宇宙的信息,那是多,一微塵里面有整個宇宙的現象。我們佛經上講“芥子納須彌”,“須彌納芥子,芥子納須彌”,這就是講,一微塵里面它有整個宇宙的信息,這是佛在經上常講的比喻。芥菜子跟芝麻粒差不多大,能容納須彌山,這是佛常講的比喻。

第六,實際上,我們在《華嚴經》上看到,一微塵里面有大千世界,相即。一切微塵皆如是,所以給你說一即是多、多即是一。這都講的是事實真相,你要問為什么?一微塵是自性,一切剎土也是自性變現的,心現識變。稱性的,自性里面沒有大小,自性里面沒有先后。宇宙什么時候發生的?當下一念,沒有先后,這一念自性超越時間跟空間。所以說,《金剛經》里面講說三心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第七,我們要建立正知正見,要把我們的性德找回來。十善業道是我們的性德,我們自性里本有的,不是從外頭來的。現在把它迷失了,可是真正找回來有困難,找不回來。這什么原因?修學要有次第,由淺而深、由小而大。所以世尊在《佛藏經》里面告訴我們,“不學小乘,后學大乘,非佛弟子”,這是佛教導我們修學的次序。小乘是佛教的小學,大乘是佛教的大學,沒有小學的基礎,你怎么能夠念大學呢?那現在我們連小學也學不好,問題在哪里?我們的扎根教育疏忽了,所以必須要回過頭來,把扎根教育做好,把扎根教育學好。

第八,我們認為一年到二年根扎好了,從哪里扎起?從《弟子規》。所以千萬不能疏忽《弟子規》,我們老祖宗、佛門的祖師大德,從唐朝中葉就把修學的次序改變了,改得好,不學小乘,用什么?用儒跟道來代替小乘。

第九,少林寺的那一塊碑,三教九流混元圖。這塊碑你仔細看,正面看是釋迦牟尼佛,側面看,一面是老子,一面是孔子,三個面孔畫在一起,代表什么?一體的,三教是一體的。三教是眼耳鼻舌身,一體就是心性,九流是五臟六腑,這個圖畫畫得太好,它是表法,真的是一體。

第十,這個我們作為扎根教育,學佛能夠對于《十善業道經》輕而易舉,你有《弟子規》、有《感應篇》這個基礎,《十善業道經》就很容易落實了。三個根落實了,無論學儒、學道、學佛都會成就。學佛,你能夠成佛、成菩薩;學道,能夠到老莊的境界;學儒,你就可以成為今天的孔子、孟子,圣賢。

第十一,所以團結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在世界上團結宗教、團結族群,在外國人他們現在也認同了,宗教團結。所以老法師說,這張拓碑給這些外國宗教人士看,他們也非常驚訝,原來一千三百年前,中國已經團結宗教、團結族群了。所以扎根教育做到了,然后“當行正信,歸心正道,生智慧之善心”,這是肯定可以做到的。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里。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4906.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