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徐醒民老師

徐醒民老師主講《中庸》第四十四集

徐公自明,字醒民,號自民,安徽省廬江縣人,幼上私塾,即好樂國學,經史詩文,循次背誦。曾蒙國學大師章太炎之壻朱公鐸民老居士,示其研習儒經之方,及修學佛典之道。師從雪廬老人李炳南老居士。


各位同修,我們繼續講前面這一章,這一章開始,孔子說“愚而好自用”。一個愚人既沒有品德,也沒有真學問,他那樣偏偏好自用,就不采納別人意見的這種人。他一辦起事情,就是害人而又對自己不利。下面這一句,“賤而好自專”,這個“賤”,它是比上面一句輕一點。他雖然自己有一些能力,能力不多,學問也有一些,也不那么充足。“賤”是指的沒有位子,就是不在位的人來講。不在位,廣泛地講,也并不是說,不在政治上這個地位。這個“位”,廣泛地說,凡是,不是自己的立場,你好管別人的事情,這就是超出自己的本位了。

這個“賤而好自專”,這些個無位的人,“好自專”的是什么呢?“專”是自己決定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做下去。自己做下去,你真的做得好,那當然是沒問題。問題是你現在,這個要怎么呢?‘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一種事情不是你自己,該管的事情,你要來管,“好自專”。這個作法,雖然沒有那個,“愚而好自用”,你這個“自專”,雖然做的事情,不至于壞到什么程度。但是你一“自專”,你也干擾了別人了,“自專”的結果也是不好,對人對自己,雖然沒有,愚而好自用那么厲害,也是不好的事情。

這個講了以后這兩句,下面還有,“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生存在這個時候,這個時代,這個時代是,在子思的那個時代,在孔子那個時代。“反古之道”,“反”在這里講,當回復的意思。回復什么呢?一個時代,在當時候,有那個時代,它的人事各方面的事情,有那個時代,它做事情的一切制度。種種的與古時候,不能完全相同的,你要是把當時候的一切制度,都廢棄不用,完全采用古時候的,那些事情、那些制度的話,那就是,“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

這有一些是行不通的啊,那一定要這么做,一定要,怎么說呢?譬如說,古時候這個交通,也有車子,也有騎馬的,乘車子也好,騎馬也好,在古時候,古時候那個車子,與現在的車子也不同。你要生在現在,你要到國外去的話,不但車輛也用不上,馬更是用不上了,你必得要坐飛機。如果說生在現在,你要出國的話,我飛機不要用,我一定要,坐車子或者騎馬,那你辦得到嗎?現在一般用的都是電氣化,用的是電燈,煮飯是用電飯鍋,那你說,我一定用那個油燈,煮飯我一定要柴火來煮飯,這樣子行嗎?這是拿幾件事情來做比喻,重要的是講國家的政策。

這個是從上面,“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這一些怎么呢?如此者,“如此”就,指的上面那幾句話,“災及其身者也”,那個災禍或是災難,“及其身”,不必等到后來。你這個當生,很快就遭遇這個災難了。為什么呢?因為你在這個都是指的辦事情的,尤其是從事政治,你“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你不在那個位子,你偏偏要,辦那個位子上的事情,那就不務正業了。你生在現在這個時代,你認為現在一些政策不好,不好你可以想辦法,把它改變。你要完全采納,古時候那個政策,一定是行不通的,硬著這么做,那是行不通的。

在古時候你看,那是在春秋戰國以后,到了漢朝,漢朝以后,大家知道,那個王莽,王莽他就是反古之道。他是在漢朝西漢,西漢就是他篡位篡過來,他把西漢滅了以后,自己做了新的政權了,他要照《周禮》上面,那些制度來實施,那行得通嗎?那叫食古不化啦!一個辦政治的人,食古不化,也是不好的。所以一個從事政治的人,完全不講古人的,“古人”指的先王之道,圣人所講的政治道理的話,你不采用圣人,所講的政治道理的話,那當然不好。可是圣人所講的辦政治的道理,那是原理,在做的時候,自己要合乎這個時代,要講究新的方法出來。你不講究,合乎現代的方法的話,你把古代那些,古人所實行的那些制度,完全拿現在來應用的話,一用就不合適。

所以講政治的道理,既不能不講,古人所講的圣人之道,也不能完全按照古人,古代辦政治的人,所實施的那個政策的方法,這兩者都有所偏的。必須又要,照孔子所講的‘為政之道’,古代辦政治的道理,在今日之下來辦政治。同時又要符合現代的,那些時代的環境,一般民眾的習俗,順乎他們的要求,你這樣采取新的辦法,這才能夠行得通。與這個相反的,那就是行不通,不但行不通,這里后面講“災及其身”,你本身可能很快就遭遇到這個災難。

這個講過之后,接著講,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不考文。這一段,就是接著前面講的那幾句話,針對“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針對那個講的。這里講,“議禮”、“制度”“考文”,這幾項都是非常重要,治理國家辦政治,最要緊的事情,就是要‘禮樂’。中國自五帝,到了三王。三王就是指夏商周三代,三代以前是五帝,堯舜這個都是屬于五帝。五帝三王,辦政治最重要的一個方法,就是要用‘禮樂’來辦政治,用‘禮樂’的話,要制定這個禮。制定禮,誰來制定呢?屬于天子的事情。

因為天子,他是天下的君主,他辦政治的時候,一個政策推行出去,要能行得通的話,就要用“禮”來往外推,“禮”,大家都學了“禮”了,那么政治的一切事務,自然就好推行了。因此這個“禮”,一個朝代一個朝代,都要制定的,為什么每個朝代要制定呢?時代不同。比如說,夏朝,夏朝后來到了夏桀王,他把天下治理得那么亂。成湯王把夏桀王的政權推翻了,建立殷朝。他建了殷商這個朝代之后,他要制定這個“禮”。到了殷紂王又是把天下,治得亂糟糟的,天下又是大亂。那么周家呢?周武王伐紂成功之后,建立周家的天下。建立周家天下,周家也要‘制禮’。

不過這個‘制禮’,在《論語》里面就講了,‘殷因于夏禮,周因于殷禮’,殷朝制禮的話,它并不是說把前面的“禮”,全部推翻不要了,它自己完全自己重新制作,不是這樣,它就按照殷家的,按照夏朝的那個“禮”,到了殷朝這個時候,看看有一些不適合了,夏朝那個禮到了殷朝,這個時候有些不適合了,該廢的就廢,廢的話就把它修掉。殷朝這個“禮”還有不夠的地方,就再補充,這個有增加的、有補充的,就是‘有損有益’。‘損’就是廢除了哪幾種,‘益’就是增加哪幾種。歷代的‘制禮’,它不是完全新制作,以前的一切都不要,不是如此。它是有增加、有廢棄的,只是一個修改而已。

這種修改,在這里叫制,‘制禮’,“非天子不議禮”,“議禮”這個“議”字,就再檢討的意思,檢討這個“禮”,在前代的這個禮到現在,是不是有些合用,還是不合乎這個時候用處了。或者在自己這個時代,這個朝代里面,這個禮用得太久了,隨著時代要有所改變了,不合時代要求了,須要修改了,這叫“議禮”。“議”就是檢討、議論,這個檢討“禮”、議論這個“禮”,有一層要注意,禮的原理原則,那個不管在什么時代,沒有增減的。比如說,講‘五倫’,‘五倫’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這個“禮”,永久不能廢棄,也沒有辦法再增加的。這個原理,禮樂這個“禮”,就根據這個原理原則,父慈子孝這個原則,這個不能修的。修的是什么呢?修的是禮的實行的方法,它的‘形式’。

比如說古時候行禮,要行跪拜禮,大禮要行跪拜禮,我們現在一般的禮節,就不必行跪拜了,跪拜禮是不必了。除了祭祀,還有學佛的人,他對于佛,對于高僧大德,他行跪拜禮以外,一般的禮,這就不用了。這個都是“禮”的‘形式’,在這一方面,隨著時代可以修改,這叫“議禮”。雖是修改,在古時候講,這個修改的權屬于誰啊?屬于“天子”,所以“非天子不議禮”。

“不制度”,制度是各種的制度,什么制度呢?度量衡,一切“禮”,人與人之間行禮的那些,那些規矩,甚至于人穿的衣服,住的房屋,在古時候都有一定的制度。這種制度,也是要由天子,由他來,來制定這個法度。這個“度”是叫法度,有一定的法度。

“不考文”,“不考文”是什么呢?“文”是指那個文字,“考”是來研究。研究這個文字,在這個朝代,國家用的文字,有一個標準的文字。比如說在古時候文字,中國文字有很多有改變的,早期的時候有甲骨文,在周朝那個時候有大篆、大籀文、有鐘鼎文,還有蝌蚪文。文字種類很多,種類很多,國家公文書,國家發布政治命令的時候,用的是文書,你要有一種文字,做一個標準。文字的讀音,盡管各地方言語發音不同,政治上要有一個共同的發音的標準。自從孔子那個時代,以及孔子以前都是這樣。一直到,清朝、民國時代,你凡是在政府里做官的時候,都要講官話,官話就是通行的那個言語。

比如說我們現在,盡管在臺灣,方言也很多,可是在政府里,在正式政治場合里面,開會也好,政府里辦事也好,你還是要用國語發音,這都是屬于文。你用文字,既是中國人當然用中文,除非牽涉到外交上,那些文字以外,用外文。政府發布的行政各種的公文,當然要用中文,中文的寫法,有中文的寫法,中文排列的次序,它有一定的規則的。這些都是由國家,在古時候就是屬于天子,所以說,“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不考文”。這個“禮”,一切的法度,包括民間用的那個秤、尺,這些度量衡,都是屬于法度的。文字,公文,在古時候,孔子那個時候還是周家天下,都是由周天子,來“議禮、來制度、來考文”。不是天子你沒有這個權,來做這些事情。

做這些事情,為什么一定要天子呢?天子他有公權力量。有公權力量一個制作出來,推行到天下的時候,那個時候周家,中國大陸就是天下了。推行到天下,不但政府的政治,行政效率好,就是民間私人來往,做事情,也是有效果的。比如說,講用尺量尺寸,用秤來秤物品的輕重,還有用斗,升斗來量五谷的體積的,這個都是叫度量衡。由天子一規定了,統一這個制度了,民間照這個制度來做的話,在周天子治理之下的各國。雖然每一個國家,有每一個國家的主權,可是這個制度天下一統,老百姓私人做生意,辦理任何事情,這就不要另外再研究,天下用的秤是一致的,用的尺也是一致的,這個效率非常好。

講到文書,那個文書雖然是在政治上,做官的人要講官話。講言語,中國地方那么大,各地方方言當然有。方言雖有,可是文字在那里,還是統一的。文字一統一的話,大家都認得這個文字,這樣交換意見的時候,辦理事情的時候,就不會費事情,效率非常好。所以要研究這個,禮、制度、文書,一統一起來,好處多啊。

下面的文字,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今天下”,今就是,在子思作《中庸》的時候,引用孔子的話,也就是孔子那個時候。在孔子那個時候,天下怎么呢?“車”就是車輛,周家用的車輛“同軌”,“同軌”同一個制度。車輛,哪樣的車輛,怎么樣的作法,是同軌同一個制度。“軌”是軌道,同一種的車輛,無論到天下到哪一個國家,都是通用的。

“書同文”,“書”是公文書,同一種文字。雖然在周朝那個時候,還有各種,像蝌蚪文、鐘鼎文等等,但是政府的公文書,民間辦事情用的文字,要統一的。除了書法,或者寫在鐘鼎上,那個另外不拘了。就等于我們現在,用文字用的正體字、楷書,你寫書法的人,你不但是楷書,草書、行書、隸書,甚至于甲骨文,你都可以寫。但是那個是藝術方面的,實用的方面,你還是用正體字。“書同文”,在那個時候就是,統一的一個標準的文字。

“行同倫”,國家教育民眾,無論是天子、是諸侯,推行政治,要用“禮”來推行的。“禮”推行的政治,“禮”重要的就是講五倫道統。“行同倫”,這一切的行為,國家自己,政治上一切的作為,你教導老百姓,種種的學做人之道等等。都要合乎這個‘倫’,‘倫’是‘五倫’,父慈子孝這是倫常,你一切的行為都要同倫常,那么“今天下”,孔子那個時代,在周家那個時候,這些都是同了。既是同了,這些車輛的制度、文書,人學禮的這種行為,都要同‘五倫之道’,這些事情總體來講就是叫“禮”。‘禮樂’啊,‘禮樂’就把這些都包含在當中。

所以下面講,雖有其位,茍無其德,不敢作禮樂焉。雖有其德,茍無其位,亦不敢作禮樂焉。這個就是作‘禮樂’,不那么容易的。雖然有位,這就是接著前面講,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非天子不議禮”從這個來的。“雖有其位”,就是說你雖有天子之位,假使沒有德的話,“茍無其德”,你是個天子了,實際上你沒有圣人之德,“不敢作禮樂焉”,你不能作禮樂。你不敢,喔,我有了天子這個位,我就隨便的可以制‘禮樂’了,制‘禮樂’要有圣人之德,圣人的德,他把人情世故都是通達了。通達人情世故,制定這個‘禮樂’出來,對于人就能夠幫助人,走上學習圣人之道。它就有這個好處,就能幫助人開發自己的‘本性’。所以要有‘德’,沒有圣人之德,雖有天子之位他不敢作禮樂,這個“作”是制作。

反過來講,“雖有其德,茍無其位”,你有圣人之德是不錯的,就像孔子,孔子是圣人,但是孔子不在其位,他既不是天子,也不像周公,幫助天子來制禮作樂,沒有周公那個大臣的地位。“亦不敢作禮樂”,孔子不敢作禮樂。這就說明了,‘禮樂’必然要有德有位,‘有圣人之德,有天子之位。’這樣有德的人,制定這個‘禮樂’出來,它就能啟發人的天性之德,“天命之謂性”的這個‘性德’,也就是啟發人的‘良知良能’,那么有天子之位,配合圣人之德,制定禮樂出來,以天子的公權之力,推廣到天下。他可以推廣,所以這兩者都要具備。

這個了解之后,在古時候,孔子是那樣講的。從孔子,那是春秋時代,春秋時代到了戰國。戰國以后,由秦始皇滅了六國之后,建立秦朝天下。秦朝天下他不行仁政,沒有好久這個政權就毀了。到了漢朝了,到漢朝以后,一直到明、清到民國。每一個朝代開始的時候,都要由天子制定‘禮樂’,我們看看史馬遷寫的《史記》里面,有<樂書>,有講禮的,有講音樂的,《漢書》里面每一個朝代的歷史,都有記載這個‘禮樂’,那些‘禮樂’,都是天子叫那個,有學圣人之道的,懂得圣人教化的,那個大臣子制定出來的。

那個制定就是前面講過,也是修正的,不講“禮”是講法、法律,法律就是代替古時候的“禮”,法雖然沒有“禮”那么好,為什么呢?“禮”是教人家,發自內心來學習、來實行。這個法律呢?從人的行為上面來管制,用強制的力量你要遵守,你不遵守,國家就用公權力來懲罰你。“禮”不是這樣,“禮”是啟能人的良知良能,叫人家自動地、愿意地,照“禮”上來實行,這兩者不同。雖是不同,在現在能夠照這個法,來講究法治也好。

我們現在看看法治,也很多弊病啊!怎么很多弊病呢?憲法應該是最重要的一個法律。我們現在的憲法,你看修改過來、修改過去,不管怎么修,修的怎么樣啊?每修一次,還沒有原來的好呢!不是不能修的,修,你一定要符合有圣人之德。沒有圣人,你必得要懂得圣人的教化。最低限度,我們是中國人,我們要把,中國孔夫子所整理的《五經》,你要有所明了,你要認同它,你要有心思來學習它。換句話說你是‘知見’,你跟【經書】是一致的。你的‘知見’跟經書不是相反的,那你就可以修改憲法。不但可以修改憲法,甚至于你認為,這個憲法完全不好,你可以重新制定憲法。不是不可以,但是大前提,你是不是圣人哪?你是不是學圣人哪?沒有這個大前提,你動不得。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4599.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