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劉余莉教授

劉余莉教授:為什么說“興國之君,樂聞其過”

《孟子》上說:“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惡于眾也。”有仁德心的人應該在領導者的位置上,沒有仁德心的人在高的位置,就是在把他的過惡傳播給廣大的民眾。《禮記》上講,下級事…

《孟子》上說:“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惡于眾也。”有仁德心的人應該在領導者的位置上,沒有仁德心的人在高的位置,就是在把他的過惡傳播給廣大的民眾。《禮記》上講,下級事奉上級,并不是服從他所命令的,而是服從他所實行的。上級領導喜歡某一個東西,下級一定會有比他更加喜歡的。所以上級領導喜歡什么、厭惡什么,不能夠不謹慎。

古代很多英明的領導者喜歡的都是犯顏直諫的人。他們是怎樣引導屬下直諫的呢?《韓詩外傳》記載了一則趙簡子的故事。趙簡子有一個臣子叫周舍,在他的門外站了三天三夜。趙簡子派人去問:“你有什么要求嗎?在門外站了三天三夜。”周舍回答:“我別無所求,我只想做一個犯顏直諫的臣子,每一天跟在您的身后,拿著筆墨、竹板把您的過失記錄下來。每一天都有記錄,每一個月都有匯集,然后看一看每一年有什么效果。”趙簡子很高興,他一下就答應了周舍的請求。從此他走到哪里,周舍就跟到哪里,老老實實地把他的過失記錄下來。過了一段時間,周舍去世了。

有一次,趙簡子和群臣在洪波臺飲酒。在大家飲得高興的時候,他突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大家一看,就不敢再飲酒了,紛紛離開座位向他請教:“我們知道自己有過失,可是我們不知道自己過失在哪里,還請您明示。”趙簡子說:“諸位大夫都沒有什么過失,我突然想到自己的一個朋友周舍跟我說過的話:一千張羊羔皮都不如一片狐腋有價值,眾多臣子的唯唯諾諾都不如一位直士的犯顏諫諍對我有幫助。商紂王的臣子大都唯唯諾諾,結果商朝滅亡了。周武王的臣子都能犯顏直諫,所以周朝興盛了。自從周舍過世之后,我再也沒有聽到自己的過失了。我知道自己離滅亡的日子已經不遠了,所以我才哀泣啊。”像趙簡子這樣明智的領導者,他知道任用什么樣的臣子真正對自己有幫助。

如果現在某位領導的屬下對他說,要跟在他的身后把他的過失一一記錄下來,他會有什么樣的感受啊?第一,就是不敢。現在的領導者也許并不是每一件事都是光明正大的,還有很多的隱私,被人跟著每天記錄,怎么方便呢?第二,現在的領導大都喜歡歌功頌德,突然有一個人說要記錄他的過失,這不是自討沒趣嗎?

《群書治要?吳志(下)》說:“興國之君,樂聞其過。荒亂之主,樂聞其譽。聞其過者,過日消而福臻。聞其譽者,譽日損而禍至。”能夠使國家興盛的君主都喜歡聽他的過失,而使國家混亂的君主都喜歡聽別人對他的贊譽。喜歡聽自己過失的人,他的過失就會一天天地減少,那么福分也就慢慢來到了。喜歡聽別人對自己贊譽的人,他的聲譽就會一天天地減損,那么災禍也就慢慢來到了。

所以領導者還要培養能夠直諫之人,這樣下情才能夠上達,才能聽到實話。

(摘自《群書治要十講》)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4370.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