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蔡禮旭老師

蔡禮旭老師主講《如何承傳中華文化》(第二十集)

蔡禮旭老師主講《如何承傳中華文化》(第二十集)


如何承傳中華文化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二十集)  2011/12/28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55-077-0020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早上好!我們一起學習《弟子規》,昨天談到“信”的部分。所謂中華文化,包含“五倫、五常、四維、八德”,我們看五倫、五常、八德里面,“信”都貫穿在其中。道德要成就,要在人群當中建立威信,這個信字就非常重要。我們看這個信字,人言為信,所以“凡出言,信為先”。這個信字還跟“信義”放在一起,人不重道義也無法立信于人群。“信實”,處事很實在,值得人家信任。包含做出哪些行為才會值得人家信任,這個都是“信”部分包含的教誨,不只是言語而已。待會兒我們在經句當中再來體會看看。

比方“見人善,即思齊”,有沒有用言語?沒有,但是為什么放在“信”這個部分?一個人真的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他才值得人家信任,他才每天在提升進步。他假如見人善,即嫉妒;見人惡,幸災樂禍,那你離他遠一點比較好,不然要出事。包含“唯德學,唯才藝,不如人,當自礪”,有沒有講話?沒有。但它是一個處世態度,人重視道德,值得信任;人假如浮華,都是追求流行,這個人不值得信任。“聞過怒,聞譽樂”,他這樣的態度值不值得信任?“損友來,益友卻”,假如他還是單位的主管,是這樣的態度,那可能就排除異己,招感來的都是順著他的人,招感來的都是阿諛奉承他的人,“方以類聚,物以群分”。每一句人生態度對他個人的修身,以致他團隊的風氣都有直接的關系。“過能改,歸于無”,有這樣的人生態度,值得信任;沒有這樣的人生態度,可能德行要提升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弟子規》是做人的根,有這個根他才能成長,沒這個根就好像花瓶里的花,它不可能延續生命,它可能只是二、三天好看而已。好看會有副作用,好看,這些花瓣一腐爛掉,還是會發臭的,所以還是要有根才有生命力。我們看這個“信”,“凡出言,信為先。詐與妄,奚可焉?”欺詐的話、不實的話決定不能講,可能講了一句,人家一輩子都不容易信任我們。

“話說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巧”。王羲之有三個兒子,有一次去找當時的宰相謝安,那是晉朝時候。三個孩子拜訪這一位長者,拜訪完,旁邊的朋友就問謝安,“這三個孩子,哪個人德行比較賢能?”謝安回答,“小兒子王獻之比較好”。旁邊的朋友就問,“你是怎么判斷的?”他說,“大兒子、二兒子一開口都是一些俗事,話比較多。這個小兒子除了一些禮貌上的問候關心之外,就沒什么其他的閑話”。《易經》上說到,“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吉祥的人,他的話是少的;浮躁的人,他的話是特別多,見人就想講話,好像有滿肚子的話,甚至是滿肚子的苦水要吐。我們體會看看,為什么人的話少是吉祥的?話少代表心比較定,定就比較看得清楚事情,浮躁看什么事情都會偏差掉。定生慧,人一有智慧了,他就會有福報。“天降之福”,上天要降福給這個人,“先開其慧”,他有智慧再來接受福報,這才是真福報。沒有智慧,一有福報,那個福報變成他墮落的一個因緣,一有錢,他沒有智慧就驕奢淫逸。什么樣子是上天要降福于他,開他的智慧?“慚愧、奮發、改過,皆天開其慧;悠忽、昏惰、自欺、飾非,皆天奪其魄”。其實“命由我作”,真明理的人可以給自己算命,自己的心只在慚愧、奮發、改過,上天就要成就這個人。假如我們的狀態恍恍惚惚,就這樣過了一天,渾渾噩噩,又很怠惰,什么事情不肯承認錯誤,飾非、自欺。什么是自欺?我們今天寫的“日省一過”,寫的時候都想不到今天有錯什么,那自欺就很嚴重了。一天當中的境界,所謂萬境交集,我們的念頭、言語一定會有偏頗,能不能洞察得到?能洞察到才是不自欺。

躁人之辭多,言語多了之后他就浮躁,而且言多必失。“話說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巧”,事實是怎樣就依照事實去講,不要再添油加醋,就事論事。“信、達、雅”,信是依事實講;達是表達清楚,不要讓人家聽不明白,而且這個“達”當中,整個來龍去脈要講清楚,不要斷章取義去講,造成對方的誤會。遣詞用句文雅,但是要樸實,不要修飾得好像很華麗,也沒那個必要。孔子說,“辭,達而已矣”,言詞表達清楚就好,不要講話變賣弄詞句,那也不好。接著講“奸巧語,穢污詞,市井氣,切戒之”,這樣的態度其實都是很難取得別人的信任。他“奸巧語,穢污詞”,人家對他的人格就產生不信任感。就像我們在學校教書,在學生面前講話很嚴肅,下了臺跟同事講話很隨便,只要被學生一看到,對老師的恭敬就沒有了。言行一致,臺上跟臺下要一致,人前跟人后要一致,老板前跟老板后要一致,上班跟下班要一致,有人跟沒人要一致,以此類推,其實就是時時我們的言行都是一致的。昨天跟大家有提到“見未真,勿輕言;知未的,勿輕傳”,我們不能有太多自己的猜測、推斷,還是要就實際情況去了解,不然誤會人,甚至在背后議論人,當事人聽到的時候,可能這種埋怨、誤解都很難解開,“背后之議,受憾者常若刻骨”。這段話前面還有一句,“面諛之詞”,你當面這些阿諛奉承的話,“有識者未必悅心”,有見識的人未必會高興,甚至你講這些諂媚的話,他還看出你還是很膚淺,盡講這些巴結的話。真正君子之交不需要這些東西,言語正直、真誠重要。

假如對有影響力的人講話特別柔軟、特別恭敬,跟其他人講話就有一點高傲,這個都是很嚴重的“諂富驕貧”的態度。我們在世間容易染上,其實在傳統文化的單位也很容易不知不覺有這個態度,都要有高度的觀照能力。比方蔡老師講課的時候眼睛都瞪得很大,很認真聽,其他老師講課的時候就愛理不理了,有沒有這個現象?我在臺上看就有。其他老師在講,我在背后看,那個聽我講話,身體挺得最直、眼睛睜得最大的,聽其他人講話不一樣,那就是諂媚。一切皆恭敬,怎么會差這么多?不好意思,自家人都講實話,比較不好聽,大家多包涵,講錯的地方多多包涵、多多指教。“背后之議,受憾者常若刻骨”,你在背后議論人的短長,可能當事人一了解到這個情況,他會非常難受,你讓他在人前抬不起頭來,人家都對他有成見。其實人是非常容易落印象的,大家有沒有經驗?你都還沒見過這個人,就聽到有人批評他,結果過兩天你真見到他了,怎么看他都覺得怪怪的。有警覺性,放下放下,才第一次見面,不要對人家有什么看法。所以真正護念他人的清凈心,絕不去批評人,因為一批評人,自己落印象,對方也落印象,就造口業了。而且現在這個時代要信任人很難,我們還常常講人家的不是,就障礙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信任真不容易。所以這個“信”字除了取信于人,事實上還包括我們容不容易自始至終對人性不懷疑。

曾子是圣人,可是有一天有人告訴他媽媽說,“曾子殺人了!”他媽媽若無其事,“我兒子不可能殺人”。過了一會兒又來了一個人跟他媽媽講,“曾子殺人了!”曾子母親口頭上講,“不可能,我兒子不會殺人”,但心里起了一點擔憂。第三個人又來說,“曾子殺人了!”他媽媽有點驚慌,就走掉了。曾子跟他媽媽是達到母子連心,三個人來講,他媽媽都驚慌起來,更何況是其他人與人的關系?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別人不信任我叫正常現象,不用難過,甚至于再檢討為什么還造成他的不信任,問題出在哪?任何時候都想著怎么讓自己做得更好,更不造成這個情況,就對了,不要去難過,甚至不要去埋怨對方。他毀謗我,還會毀謗,是不是我哪些做事還不夠謹慎,造成人家的誤解?這才是走在學習傳統文化當中“但求無過”的態度。假如我們沒這個態度,一被人不信任,難過了;一被人毀謗,就開始口舌之戰,這個就不是我們自利利人的初心。所以當我們聽的時候要會判斷是不是事實,傳話的人也要自己判斷完之后才可以傳。當然這個傳,是判斷事情的時候可以探討,但不要去傳別人的是非,尤其與個人的形象跟節操有關系的,哪怕你知道了都不要去講他,這才是厚道。言語其實最能展現人厚不厚道,“有一事而關人終身”,有一件事情關系他終身名節,“雖確見實聞”,你確實看到了,你也確定這件事情,但“不可著口”,不要去給人家傳。不好的你不傳,好的你贊嘆,他心里想,你知道他不好都不講,他才一點點好你都肯定,人的羞恥心就上來了。他好你不講,他不好你到處宣傳,他就破罐子破摔了,這樣對他也沒有好處。我們講一句話、做一件事都是為了對方好,這樣才有意義。自己喜歡講就講,那都是隨順習氣造口業。

現在人講話很厲害,就是沒有的事,他也會講得讓你覺得不可思議,尤其那個劇情都講得很仔細。我跟大家舉個例子,我當時在廬江,二OO五年第一次帶了三十幾位同仁在凈居院學習。二OO五年就跟我一起在凈居院的一個同仁,過了一年多,有一個女的跟他講,她說,“我告訴你,我是蔡老師的女朋友,我跟你講,我誰都沒講,我就跟你一個人講,我覺得就你值得信任”,然后講(那個劇情跟小說差不多),“在牽牛花的墻邊,蔡老師跟我講了什么山盟海誓……”聽的那個人是跟我很久的一個同仁,真的都聽傻了,他說那天以后,他怎么看我怎么不對勁。所以信任真是很不容易的。我沒有說那個女士說謊,說不定人家作夢夢到的,我們沒辦法判斷的事不能太武斷,但就是說信任確實不容易。我后來就想到師長當時跟過三個老師,當時都是臺灣數一數二的高僧大德,但是毀謗他們的人特別多。但師長那時候一聽,馬上就離開了,他連印象都不落,這都是處世的智慧。我們接著看這兩句,“知未的,勿輕傳”,這個也是提醒我們講話不可以隨便,不可以輕視每一句言語,一定要確定的話才可以講出來。我聽說怎樣怎樣,這個都不妥,“道聽而涂說,德之棄也”,道聽涂說,很表淺的講是聽了之后就亂傳,深一點講是你聽到這些大道,聽到這些經典的道理,聽完之后還沒有自己去領會、去解行合一,就急著要搬出來講給別人聽,那就代表什么?其實聽這些道理都為了要炫耀給別人聽、講給別人聽,自己都還沒有體會、沒有內化,這樣很危險。

聽所有的課,目的不是調伏自己的心,目的是趕緊吸收,可以在臺上講給別人聽,那些道理就入不了心,這個時候聽課都是為了講給別人聽,就很難受益了。現在很多講學的人,他聽每一堂課很可能就落到這個心態上。自己的心性沒有提升,變得口若懸河,特別會講話,這又是一個誤區,要很慎重對待。子路是賢者,“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子路聽到一個好的道理,他自己都還沒有去做,他不急著要聽很多,他趕緊去做、去力行,他才有所領會。所以每一句背后都在觀照我們的心有沒有在道中。“事非宜,勿輕諾。茍輕諾,進退錯”,不合理的事情不要輕易答應,或者我們“度德量力,審勢擇人”,考慮完了,還沒具足的因緣不要輕易去答應。“茍輕諾,進退錯”,如果不考慮就輕易答應,會使自己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就進退兩難了。這句話也點明了我們很重要的一個處世必修的功課,就是要懂得拒絕別人。就是該拒絕的時候你要懂得拒絕,不要顧及情面怕他難過,結果答應之后又做不到,就失信于人。而且說實在的,當我們做不到而拒絕,可能他當下會失望、會難受,可是他慢慢觀察、了解,他會尊重、會信任你,因為你進退非常有分寸,他看到了你該拒絕的時候會拒絕。日久見人心,我們可不要考慮事情都只是眼前自己的面子舒不舒服、別人難不難受,不能只考慮這些而已,要考慮得長遠一點。

我們要拒絕的時候,事實上也不去找很多借口,是很真實的去談。比方我們是有家室的人,我們可不能應酬到連孝順父母、教育兒女的時間都沒有。“首孝悌,次謹信”,最后才是“余力學文”。所以當我們要盡父母之孝,或者照顧家庭,都是可以拒絕的。我們本分以外,實在拿不出時間的這些因緣都可以拒絕。甚至我們自己修身還不到位,都要很真實的去談。今天外面很多緣分,可是我們自己的單位都沒有建設好,《大學》講的,“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自己家庭孩子都沒教育好,還常常跑外面去教育別人的孩子,這是不妥當的。認知到這些問題,都能真實去面對、真誠去拒絕,就不會發生“進退錯”的情況。接著“凡道字,重且舒”,凡是開口說話,這個“重”是咬字清楚、言語緩和,不要講得很輕,人家聽了很吃力,不要講得很急促。其實我們常說念念為人著想,表現在哪?一切時,一切處。講話的時候人家聽不清楚了,我們不會調大聲,還要別人提醒,其實我們的專注都在自己身上,沒有在別人身上,不然你光看他的表情,他眼睛有點瞇起來,就代表他聽得有點吃力,你就趕緊要調整自己的音量。我們有時候覺得好像有些反應都比較遲鈍,那都是我們自我太強。“勿急疾,勿模糊”,慢慢講,不要太急,更不要模糊不清。“彼說長,此說短,不關己,莫閑管”,遇到別人來說是非的時候,不要介入是非,聽了就算了,不要放在心上,事情沒有關系到自己,就不要多管閑事。其實來說是非的人,他也有本善,他說是非的時候,你一句都沒有回應,他可能講二、三句就有點講不下去了。為什么他這個是非可以愈講愈來勁?因為我們愈聽愈有興趣,眼睛瞪得很大,“真的嗎?氣死我了!”,他就愈講愈來勁了。

我們看“少娣感嫂”,她四個大嫂常常都給她講這個、講那個,她就聽,一句話也沒回,看著她大嫂,她大嫂講講講,沒事就走了。一次、兩次,她以后就不跟她講閑話了,因為沒有共鳴,她就沒興致再講了。改天大嫂又來了,跟她談,比方“我看《圣賢拯救危機》,山東哪個人學了之后很孝順他的婆婆,深圳哪個人學了之后,兄弟姐妹恩怨化解了”,慢慢的她就轉過來,都是講這些積極的,講這些好的事例。當然轉是有個過程,你要先融入他們,接著再慢慢的把他們帶向好的地方去。你不要到了這個團體、這個人家,好像就是你最清白、你最清高,別人都不如你,一副“眾人皆醉我獨醒,舉世皆濁我獨清”這種高傲的態度,人家就覺得你有什么了不起,你講的話人家也聽不進去。和光同塵,人家再有不是,看人家的好、肯定人家的付出就對了。“見人善,即思齊”,看到別人的善行馬上想去學習他,向他看齊。“縱去遠,以漸躋”,縱使現在能力還差得遠,也下定決心逐漸趕上別人,趕上這個榜樣。這一點要做到,首先第一個自己要有信心,確實是可以“以漸躋”的。我們很多時候花在不信任自己、否定自己的時間太多,甚至于會覺得他們都不是普通人,只有他們做得到,我們做不到,都是這些意念在否定自己。真理會在每個人身上顯現,只要依教奉行,“圣與賢,可馴致”,這才對。

再來,要“見人善,即思齊”,決定要去掉自己的嫉妒心,人不去掉嫉妒心很難見賢思齊,可能人家在贊嘆他,心里還在嘀咕“有什么了不起?”嫉妒也是很嚴重的煩惱,要調伏。怎么練習?人家在贊嘆一個你討厭的人,你馬上也隨喜功德跟著贊嘆,這樣要突破就比較容易了。大家有沒有試過?(聽眾答:有。)試完以后什么感覺?原來也沒那么難,然后拍一張照,終于突破了一次,不再嫉妒人家。也不要拍照,容易染名聞利養。我們讀這一句“見人善,即思齊”可能讀了上百遍,用上沒有?現在還沒用上,我們學習狀態都是學知識,不是求學問,不是真實的道德。有沒有做?很簡單,我們內心里面最崇拜的三個人,把他寫下來,他們身上最明顯的優點我們也把他寫下來。進一步問自己,他們的優點我做到、效法了哪一點?假如一點都沒有,那還是掛在口頭上,就不是實學,那還是儒學,不是學儒,大家回去可以試看看。我們口頭上都很佩服、很崇拜,其實那都是情感面而已,真正很理智、很有志氣的,你會效法學習才對。而且在效法的過程會看到差距在哪,內在的習性在哪,才可以對治。“見人惡,即內省。有則改,無加警”,見到、看到別人的缺點、惡行,應當反省自己是不是也有這個情況,有就改掉,沒有就警惕自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警惕自己以后也不要跟他犯同樣的錯。每個人都是我們的老師,都在提醒我們。這句話其實就是夫子為什么可以道業不斷提升的關鍵,因為夫子可以“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我們心地上差距在哪里?見人惡即生成見,見人惡即對立,見人惡即批評,自己的心不在道中,很可能還跟人家產生誤會、沖突。所以首先不跟任何人起對立,一有我對他錯、我高他低,這種對立一產生,誤會就來了、矛盾就來了,再發展變成斗爭都有可能。就爭個對錯,都是因為從對立之后延伸出來的問題。見人惡即憐憫,見人惡即包容。在《了凡四訓》當中有一段話非常重要,了凡先生說,“吾輩處末世”,我們現在的人處在末法時期,提醒我們大家,很多都沒有學過圣賢教育,不要苛刻去要求別人。“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殊無怪也”,這句話我們很熟悉,諸位學長入心了沒有?這個態度時時提得起來沒有?真正時時提得起來,決定不會批判任何人。無有語者,沒人教他,他很可憐,怎么會去怪他?殊無怪也,這句話真正領納在心上,人心就厚道,不批判了。這些經句貴在內化,變成我們的存心,時時提得起來。了凡先生洞察人心的狀況,所以提醒我們“見人過失,且涵容而掩覆之”,厚道,不要去揚他的惡。“一則令其可改,一則令其有所顧忌而不敢縱”,我念這一段,很多學長點頭了,代表最近有念《了凡四訓》;沒有點頭的,來人,待會兒下課了解一下他有沒有《了凡四訓》。你們不要太緊張,我還算仁慈,不會有什么太激烈的行為。

大家看,我們說念三百遍,你是說“好,我回去一定念”,還是“我現在開始念”?這個都是流露我們一個學習的態度。你邊聽一個道理,邊覺得講的太好了,“好,我慢慢來調整”,你這個慢慢調整又不知道哪年哪月哪日了。聽明白了,當下趕盡殺絕,這才是當生要成就的態度。了凡先生真的文章寫得太精辟了,“見人過失,且涵容而掩覆之,一則令其可改,一則令其有所顧忌而不敢縱。見人有微長可取,小善可錄,翻然舍己而從之”。他有好就不簡單,現在人還有利人的心,那都是碩果僅存的好人,要肯定、贊嘆、隨喜他,那整個帶動的風氣就隱惡揚善了。其實這個態度有沒有,差太多了,比方一個太太去告訴別人,先生這里不好、那里不好。他先生一聽到以后,這個家爭吵就沒完沒了了,“你讓我在外面根本一點面子都沒有!”忍住,不批評先生,不好的不講,有一點點好,出去外面給他兄弟姐妹都贊嘆,等到那個贊嘆的話回到他耳里,他想,“我就這么一點好,我太太還肯定、欣賞,我可不能糟蹋她的信任”,人的羞恥心不就在太太的這個態度當中被激發出來了嗎?夫妻如是,人與人五倫關系亦如是。我們接著看“唯德學,唯才藝,不如人,當自礪。若衣服,若飲食,不如人,勿生戚”,這告訴我們,每個人應該重視自己的品德、學問、才能、技藝,尤其這個才能跟技藝為什么要非常重視?因為我們要盡一分忠心,我們愈有能力就愈幫得上忙。所以有忠心的人,他學東西都會很主動,他希望多承擔,他不會去逃避責任。只要他管的事,他希望做得更好,如果有不如人的地方,應當自我惕勵、奮發圖強。我們現在很容易不如人就氣餒了,還是要提起奮發向上的心。

“若衣服,若飲食。不如人,勿生戚”,至于外表,像穿的方面、飲食方面,物質生活不如人,不必憂慮、不必自卑,其實人真正過清貧的生活,你的物質不去追求,真正過一段時間才知道那樣的日子是最輕松、最沒有負擔的。大家有沒有經驗?比方你在一個團體里學習,基本生活這些用品,團體都幫你準備好了,你就很專注的學習、讀書、工作,兩個月沒有拿過錢,有沒有這個經驗?人兩個月沒有拿過錢,能不能活?也能活,活得挺好。當然有很多人照顧你,只是你不會再起一個“我還想吃啥”的念頭。我有時候講話講著講著太投入了,有些動作就不自知,剛剛有點快這個樣子了,要有威儀。其實我們能不起這些欲望的念頭,你的整個身心是愈來愈輕松,“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你真正樂在道中,不去追求欲望享樂,那個法喜自己很清楚,你一有法喜,世間那些欲望的享樂你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那個叫打麻藥,Happy(快樂)一下,接著又是空虛、又是痛苦。接著講“聞過怒,聞譽樂,損友來,益友卻”,一個人聽到別人說自己的缺點就生氣,聽到別人說自己的優點就歡喜,無德之人就會慢慢來接近,諂媚巴結,真正的良朋益友就慢慢的疏遠。比方我們在臺上跟大家交流,講完課,這些同仁一跟我們見面,我們心里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很期待他說,“你剛剛講得很好!”然后我們等著說,“沒有沒有,你多多指教”。一次、兩次、三次,每次講完課,得失心就非常重,人家一贊嘆,很高興,人家一批評就很難過。其實假如發現自己在講課的時候得失心特別重,最好先下臺來,先清醒清醒為好,人沒有那個功夫,不要打腫臉充胖子。

比方色這一關你就是過不了,你還說“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橫批“自欺”。你得要衡量自己的斤兩,你不到那個程度,每天在這種境界,你只是愈來愈嚴重而已。所以真正愛護自己,不行,不可以硬撐。懂得先沉淀下來、冷靜下來,懂得先厚積薄發、潛修,何必這么在乎有沒有講臺可以站?而且再講一句實話,我們得失心都伏不住,能給人家什么?佛家有一句話,不要打折扣,“自己不能度,而能度人者,無有是處”。還有一句俗話講得也很貼切,叫“泥菩薩過江,自身都難保”。反而是自己不自欺,很趕盡殺絕的對治自己的習氣,哪怕你現在道德還沒成就,人家都效法你這個態度,這才是供養。而不是自己自欺,站在臺上,好像講一些話人家受益,那個很困難的,甚至于無形當中傳遞的還是好名利。人與人的影響其實是不知不覺的,優點可能要學兩年、三年還不見得學得好,可是缺點,可能你一個眼神、一句話就傳給他了,學壞一日有余。比方我們去觀察,有人輕慢心起來,在揶揄一個人,在揶揄他的時候,可能我們在旁邊還陪著他笑,不知不覺揶揄別人的習氣也被帶出來了,笑完還沒警覺到對人不恭敬。所以學不好很快,我們學一個“對一切人皆恭敬”,學了很多年還不見得能時時提得起來。話說回來了,人家信任我們,我們是人家的領導,可別誤了人,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慎重,不可以隨順習氣。又說回來這一句“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這個太重要了。其實我們只要受到人家的恭維,很可能想講什么就講什么,不知不覺的。甚至于你身邊的人對你說,“我的家就是你救的,你講什么我百分之百相信,我不懷疑”,我們聽到這一句話,內心什么感覺?很激動,遇到一個知己。

大家要了解,當你講哪句話人家都相信的時候,那是一種責任,是戰戰兢兢、誠惶誠恐,你別誤了人。所以有時候一聽到朋友、同事說,“你上次講哪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只要聽到這里就有點緊張,“我到底講什么?”等到他講完,說“好像還好,沒講錯”。人家把我們的話記住了,我們就有責任不能誤導人。孔子是我們的好榜樣,“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所以,不只天子“左史記言,右史記事”,一個人當領導都要有“左史記言,右史記事”的慎重。甚至于其實沒有人記言,也沒有人記事,看得到的沒人記。坦白講,閻羅王那里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賴都賴不掉,“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人真明白這個真相,言語行為就會慎重。“聞譽恐,聞過欣,直諒士,漸相親”,聽到別人說我們的優點會擔心、誠惶誠恐,其實自己沒有做得那么好。確實現在身邊人的贊嘆都太過了,所以我常提醒長者,贊嘆年輕人不要太過,會把他的傲慢心給調動起來。你可以肯定他的發心,但是要多給他一些提醒、批評、改善的地方,這樣才對他是護念。年輕人就覺得自己很怎么樣,就麻煩了,“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為什么小時可以了了,后面會變成這樣?都是被捧壞掉的。而且我們也明白人家肯定我們,其實不也是因為父母的養育、教育,師長的教誨,種種這些身邊人的成就,所以這些肯定應該都要歸功于他們才對。基督教說的,“一切榮耀歸于上帝”,這個態度很好,不容易傲慢,歸于所有付出的、對我們有恩的人。

李炳南老師,他的學生超過五十萬,很多學生有工作、有地位,有時候看到老師會供養。老人家只要拿到他弟子的供養,一定供在佛前,那都是三寶的加持、三寶的護佑,自己決定沒有一絲一毫的邀功。聞過欣,聽到別人說自己缺點,不但沒有生氣,還能歡喜接受,進而改過向善。接受之外還要改,我們昨天說的,“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為貴”。其實是墮落,還是成圣成賢,關鍵就在這一句,聞過欣。大禹是“聞善言而拜”,人家批評得對,他禮拜他;子路是“聞過而喜”,人家講他的過失,他反而很感謝。所有亡國之君都是因為“聞過怒,聞譽樂”造成的。這個態度也是讓人真正能信任我們,一個“聞譽恐,聞過欣”的人,才是棟梁之才。“直諒士,漸相親”,有德行、正直、誠實的人就會逐漸和我們親近了。“無心非,名為錯”,無心之過名為錯;“有心非,名為惡”,若是明知故犯,有意犯錯,就叫做罪惡。所以不能常常給自己方便、給自己臺階下,可能就造成“有心非,名為惡”。“過能改,歸于無”,知過能改,過失就會慢慢減少,最后消失掉了。“倘掩飾,增一辜”,若是為了面子還掩飾過失,不肯認錯,就錯上加錯。再來,“汎愛眾”,“凡是人,皆須愛。天同覆,地同載”,其實凡是人、凡是一切生命都應該愛護,為什么?我們是天所覆蓋,大地所承載的所有生命,我們是一體的,在一個生命共同體當中,應該互助互愛。從佛家所契入的宇宙人生真相,眾生與我是一體不可分的,一體,當然要愛護、照顧他,就好像我們這個身體哪里受傷了,一定好好的去照顧它。我們還沒契入一體,但是要往一體,無條件的慈悲去待人,因為圣賢人是真語者,他不會講妄語,我們相信了,往這個地方去用心努力,很快就能契入同體的境界。

“行高者,名自高。人所重,非貌高”,德行高尚的人名望自然高遠,大家所敬重的是他的德行,而不是他的外表、容貌。“才大者,望自大。人所服,非言大”,有才能的人,處理事情能力很好,聲望自然遠大,大家所佩服的是他的處世、做事能力,而不是他很會講大話。這里也都告訴我們,面對有德、有才能的人,我們不嫉妒,進而去效法學習。“己有能,勿自私”,當自己有能力服務別人的時候,不要自私,要毫無保留的幫助別人,這一關很重要。不能做到毫無保留幫助別人,就還有自私的心,一有自私的心,去弘護正法,鐵定習氣會現前、會添亂,所以先考驗自己可不可以對身邊的人毫無保留去幫助。尤其面對父母,能不能心中只有父母,完全把自己的享受、感受統統放下,呵護、體恤父母?“人所能,勿輕訾”,別人有才能應該學習欣賞,不要輕慢、批評。“勿諂富,勿驕貧。勿厭故,勿喜新”,不要討好富有的人,也不要在窮人面前有驕慢的態度。“勿厭故,勿喜新”,不遺忘、不厭煩舊朋友,不貪新鮮事、新朋友。人沒有平等心,對人、對事物都有高下心的時候,諂富驕貧的態度就很難去掉,所以還是要修平等恭敬,對人才不會這樣子。自己要放下對物質欲望的追求,就不會用物質條件去衡量別人。厭故,為什么反而容易對老朋友會厭煩他?這個很嚴重的問題在“忘恩記怨”,朋友對我們種種的好提不起來。最近講哪句話我們耿耿于懷,就一直想那句話,才會造成厭故。其實容易喜新的人,新朋友交沒幾天,他又開始討厭他,這就是愛憎心太強了。但這樣的情況往往我們不反省自己,都把責任推到環境、推到他人身上。我換一個人就好了、換一個對象就好了、換一個領導就好了,其實該換的不是別人,該換的是自己這顆心,修行要改心。

“人不閑,勿事攪”,別人忙碌的時候,不要去打擾他;“人不安,勿話擾”,別人身心欠安的時候,不要再用閑話去干擾他,增加他的煩惱。這些細節都呈現一個人柔軟件恤他人的心,都在這些很細微的地方凸顯出來,這都是很好觀照自己能不能設身處地的功夫。“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說”,別人有缺點的時候千萬不要揭穿,別人有隱私的時候千萬不要張揚。在團體當中,尤其領導者有短、有私,不應該去張揚;在國家,不謗國主、不作國賊。國家的老百姓對領導者沒有信心,這個國家就有危機了;一個團體領導者的威信沒有了,這個團隊就沒辦法凝聚。批評領導者、講領導者的短處,造的口業就大了,我們是下屬,本分應該是勸諫,而不是私底下講他的過失。有一天子貢問孔子,“君子亦有惡乎?”,夫子你有沒有厭惡的情況?夫子在談厭惡的時候,最重要是看到這些行為背后負面的作用太大了。哪些事情?“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這個就是揭人家的短跟私。“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這些行為對團隊的負面影響都太大,攻伐人的隱私,居在下位都毀謗他的領導,團隊的信心危機就出現了。勇而無禮,很勇猛,可是很莽撞。但是這樣的行為有時候身邊的同仁會效法跟進,變得底下的人都非常沒有分寸,就很沖。惡果敢而窒者,就是這個人很果敢、很果決,但是,他雖然很果決,可是他事理沒有通透,他領會道理是有窒礙的,沒有通達。他領會錯了,可是又很會沖、很會做,你阻止他還阻止不下來。尤其領導不在的時候他會自作主張,帶兵出去沖,等領導回來的時候已經全軍覆沒了,這是果敢。果敢不是缺點,還不錯,可是理不通達,這樣就不行。所以首先要明理,這些好的優點、德行才會發揮得好,不然仁慈的人不明理,還是會做錯事。

在《論語》當中,孔子對子路說了一段話,孔子對子路講,“你聽過六言六蔽嗎?”子路雖然是很勇猛的人,但是經過夫子教化,非常守禮。本來坐在那里,夫子一講話,他馬上腰挺起來,“老師,沒聽過”。孔子說,“你再坐下,我慢慢給你講”。“居,吾語女。六言六蔽,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這個蔽就是形成障礙,閉塞了,或者覆障,就是被障礙住,就不清楚了。好仁,但是不好學經典的人,其蔽也愚,他反而會讓人覺得愚昧、愚笨。“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他滿有聰明的,可是不好學經典,慢慢就很狂妄、放蕩。因為他小聰明,人家想不到,他想得到,旁邊的人拍手,“好厲害!”他就愈來愈覺得自己不可一世。“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大家看,仁好不好,知好不好,信好不好,正直好不好,勇敢好不好,剛強好不好?都好。人有一長處,即有一病處,你不好學,長處可能會變成毛病。大家冷靜去觀察,這個人很仁慈,可是他理不明白,他不知道“慈悲多禍害,方便出下流”,每個人就藉他的仁慈,都靠他走后門,不守規矩。這個人在團體里面會受到指責,“都是你在給我們添麻煩,這些人都被你給寵壞了”,那就愚了。好知,有聰明智慧,沒有學習經典,他就有點自以為是、放蕩了。

他很守信用,但是他不知道信要跟義相應(義是正義)才能做。一些刺客,他講不講信用?你給他錢,他一定把事情辦到,可是那都觸犯法網。包含很講信用不會變通,那個尾生跟女孩子約在橋下,結果下大雨了,他很守信,抱著柱子也不肯離開,就淹死了。這個義是什么?合情、合理、合法,你這么做怎么合情、理、法?賊,賊誰?賊害自己。再來,你假如守信無義,可能你的行為會賊害整個社會的法律跟公道。你自己很守信,你不守團體的規矩,你不知道人家不好辦事嗎?大家看“溫柔敦厚,詩教也”,“不學詩,無以言”,真的,沒有學詩不會講話,講話會不會講得讓人家喘氣都有點困難,尤其我們女性同胞。《太上感應篇》有兩句話我感覺義理深遠,“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中國字這么多,為什么男人就挑這兩個字,女人挑這兩個字?大家回去先悟一悟,我們再來探討。真有味道,你沒有這兩個字,你這一生考試不及格。男人沒有忠良,你連“男子漢”這三個字都談不上。女人我就不講了,這樣子人心才會平,我是男人,要罵男人重一點,你們要理解我。勇,很勇猛、勇敢,可是沒有學習之后,他的行為就會太過,就會有點讓人覺得犯上作亂的感覺。最后,剛強但是沒有好好學習,可能他這個特質會變成很狂妄。所以“但力行,不學文,任己見,昧理真”。我們雖然在弘揚文化,事實上經典里面這些做人做事的原理原則,我們還不懂,甚至理都還不明。要趕緊掌握三個根,處世待人的分寸,自己還不清楚的趕緊請教,趕緊從經典當中去找答案,絕對不可以隨順自己的意思,一直都覺得自己都對,就不妥當了。

今天早上先跟大家交流到這里。謝謝大家。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4294.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