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蔡禮旭老師

蔡禮旭老師主講《如何承傳中華文化》(第十一集)

蔡禮旭老師主講《如何承傳中華文化》(第十一集)


如何承傳中華文化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十一集)  2011/12/8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55-077-0011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早上好!談到我們中華文化,是以儒道釋三家為主流。三家的教誨,“理同出于一原,道并行而不相悖”,他們教誨的根源都是孝親尊師,教學的方法雖有不同,但是都可以相互配合,不相違背。我們今天一起來學習三根,儒家的《弟子規》,我們先陸續來學習三根的教誨。在《論語》當中講“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我們學東西重在從根本下功夫,有了根就有生命力,學業、道業以至家業就能有所發展、有所成就。假如我們修學的路上覺得沒有法喜、沒有提升,還是根本上出了問題,那一定還是要潛下心來從根本修起。我們看儒家《弟子規》,弟子,規是規矩,無規矩不成方圓。而這“弟子”兩個字,我們在家是父母的弟子,在學校是師長的弟子,在公司團體也是領導的弟子。像古代,為人君者叫君父,為人臣叫臣子。整個中華文化,它的核心是倫常,都是倫理的關系。我們看在家里父母、兄弟、姐妹,到了學校叫師父,同學叫師兄弟,出了社會叫君父、同事,你在哪個行業拜誰為師,還是師父。每個行業要真正學得好,都要手把手教,這個觀察,大家留心現在的狀況就知道了。

我們看現在高學歷的人太多太多了,比方企管碩士,甚至企管博士,但是他學的東西跟實際不一定能很好的結合。理論跟實際應該是充分的解行相應才好,可是往往理論學的東西跟實際可能會有差距,甚至于理論有時候已經錯了,還在教。比方曾經有一個人拿到諾貝爾獎,他講了一句話,他說“企業唯一目的,賺取利潤”,這句話對不對?這句話不知道讓多少企業家對大自然的掠奪肆無忌憚,而且還是教科書上教的。圣人訓,不能聽任何人亂講,那是他自己的認知,不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恒河沙”,你看在教科書上公然就是以利,自己的利益為一個目標。孔子說,“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統統教利就是把人都教成小人了,不重道義,重視自私自利了。現在的孝子比例愈來愈低,都很難找得到,三十年前孝子還很多,三十年后很難找了。我們想一想,三十年前的人學歷高,還是三十年后的人學歷高?三十年后不知道高多少,可是三十年前不識字的人都知道孝順,三十年后博士畢業,他也不見得知道要孝順。所以教育最重要的是教人德行、道德倫理,而不是知識的傳授而已。我們很冷靜去看,現在很多認知,本跟末沒有抓清楚,本末有點倒置過來了,自己都要從經典當中有判斷能力。

你看五倫里面,父母教孩子,父母知道教什么最重要嗎?有一個爸爸幫女兒找幼兒園,對那個幼兒園說,因為現在都重視特色,就問他,“你們這個幼兒園特色是什么?”他說,“我們這個幼兒園特色是重視教孩子做人”。這個父親說,“做人還要教嗎?”就走了。他還沒有認知到做人要從小教,“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有些人的認知覺得孩子就是五、六歲以后才開始教,可是我們老祖宗的智慧是從胎教開始教,三歲看大,六歲看老,這些認知程度差很多。現在都覺得有知識叫做教育,這錯了。教,長善救失;育,養子使作善也。他的目標是做個善人、做個圣賢人,這個都要很清楚。我們從現在的社會再回想,真的很多路還是要回到老祖先的老路,才不會出現這些亂象。真正各行各業的人才怎么出來?不是讀一大堆教科書能出得來的。我們都讀過大學了,請問大家,大學讀的東西,我們現在用多少,高中的用多少?我們讀書讀了多少年?最少十七年,學了一大堆,都是在考卷上用的東西,十七年,黃金歲月。什么是智慧?輕重緩急能判斷是智慧。國家領導有智慧,他教化一國的百姓;一個學校的校長有沒有智慧,影響整個學校。你看呂杰校長說了,“只要我在松花江一天,就干到底”,他其他官都不干,他就要在松花江退休。想起孫中山先生一句話,“寧愿做大事,不要做大官”,虛名有啥意義?大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照亮生命當中每一個有緣人的人生,尤其用智慧供養他們。

我們剛剛講走老路重要,手把手教才能教出真學問出來。你在教科書上一直講,學生有沒有聽懂?他怎么領會知不知道?有沒有領會錯,知不知道?都不知道。而且一個人學的東西不去做,有沒有法喜?他去記一大堆東西,沒有消化,會怎么樣?消化不良,背得頭都脹了,應付考試。大家學傳統文化有沒有學到頭很脹?(聽眾答:有。)禮拜五,隔天要上文言文,要背很多,硬背起來頭都發脹了。所以不要臨時抱佛腳,平常“寬為限,緊用功”。而且人只要不解行相應,一定生傲慢,這個不能僥幸,“不力行,但學文,長浮華,成何人?”現在普遍學歷愈高,傲慢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染了一些,輕重不同。有一個企業家,他沒怎么讀書,孫子送到國外,念到研究所(企管研究所)回來。這爺爺很厚道,把所有的下屬當親人一樣愛護,把事業的根基扎穩了。根基在哪?道義、情義。所有事業建立在信義之上,“信義為立業之本”,任何道理都要抓到本。“學問為濟世之本”,沒有真實的智慧學問,要幫助別人、幫助社會是不可能的。“孝順為齊家之本”,家道最重要的是孝的承傳。這些“本”,大家有機會去查一下“青年十二守則”,全部都講根本,包含林則徐先生的“十無益”,全講根本。智慧通達的人,他所引導的觀念都是務本,大家可以冷靜去感悟這些道理。這個孫子(企管研究生)回來了,換他接了。他第一次給員工開會,說,“我不是來跟你們交朋友的,什么照規矩來”,講話跟爺爺那種情義、人情味差很多了。你說冤不冤枉?多花錢讀書,還到外國去,讀回來了是這樣子的態度在處事。他們沒有讀過一句話,叫“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你看這些精辟的話,很多教科書沒有提到。

我們都讀過這句話了,請問諸位學長,如何達到人和?哪個學長說一下?(聽眾答:平等心。)平等對待就能和睦相處,非常好。平等心,平等的恭敬,和敬、和平。剛剛為什么問大家這個問題?我們都聽過“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我們有沒有再主動去思考人和如何達到?這就看一個人在思考事情,有沒有往深處去想,有沒有往實際去結合的一個態度。所以很可能同樣我們一起聽一堂課,每個人領會的深度跟廣度都不一樣,是自身對學問的一種正思惟、一種主動性決定的。可是假如我們不會繼續思考下去,代表我們的學習還停留在一個慣性,就是把學問當知識吸收,就記這個文字而已。你假如體會到人和很重要,一定進一步希望如何達到人和。我們都知道人和很重要,請問我們現在在單位、在身邊的人當中,有沒有陷在不愉快、摩擦的情況?有。請問我們有沒有想辦法化解?假如沒有,那我們也很被動,我們其實也不注重整個人和了。假如很注重,我要給團體一個好的影響,我不能造成團體的不和,趕緊化解。你就會去找方法,寧為成功找方法,孔子說,“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遇到事情你要趕緊想辦法,自己去突破、去解決。這么被動,那孔子來教也沒辦法,孔子也拿他沒辦法。您看在我們整個經典的教誨當中,如何達到和?看到這個和平了,平等心現前沒有?禮敬一切人,都有明德、都有本善。恭敬的態度,不輕慢、不輕視任何一個人,不要有高下見。我比較高,他比較低,就沒有敬。其實坦白講,愈覺得自己高的人,是自卑感作祟,自卑的人才希望抬高自己去壓別人,好像這樣心里比較舒服一點,那叫病態。自愛的人要看到自己的病態,要把它去掉。圣人都是謙退的,自卑而尊人。

你看孔子遇到人家眼睛瞎了,多么的柔軟恭敬,跟在一旁攙扶,扶著扶著,有樓梯了,趕緊告訴他,“要上樓梯了,小心”,體恤備至。《論語》里面都有,大家好好讀《論語》,太多都是孔老夫子的行持。包含夫子在的那個巷子里,有人家里辦喪事,夫子那一天飯都吃不下去,就是他能夠去感同身受人家失去親人的感覺,那種仁慈、設身處地,都在這些生活的自然情感流露當中表現出來了。《論語》要善學,包含孔子家里馬廄失火了,夫子第一個念頭是“傷人乎?”人有沒有受傷?外在的這些物質的東西、財富的東西,決定沒有變成心上的累贅。我們剛剛講到不能傲慢,給人家很難受,壓迫別人。大家注意看,佛陀是大覺者。有一個殺了很多人的人,他不相信世間有大圣人,剛好有一天,他等在佛陀要經過的地方,要去挑釁,他拿著一支刀,想“我就看你有多大本事”。他看到佛陀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沖過去要傷害佛陀,可是他愈跑愈快,離佛陀愈來愈遠,跑到精疲力盡。諸位學長,奇怪了,為什么愈跑愈遠?佛是性德,我們瞋恨起來了、殺氣起來了,離我們的自性怎么樣?愈來愈遠。佛陀表性德,菩薩表修德,要靠修,性德才會慢慢恢復。釋迦牟尼,釋迦是仁慈的意思,本有的慈悲心;牟尼是寂滅清凈,我們本有清凈無染之本心。結果他真的是跑得精疲力盡了,佛陀突然回過頭來,對他講了一句話,說“仁者,止步”。仁者,你看在佛陀的眼中,一切人都有佛性,他都尊重。稱他仁者,哪有一絲一毫的輕慢?佛陀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輕慢,那我們還有什么好傲慢的?師父常講,我們常常想,跟古圣先賢比差這么多,不好意思都來不及了,哪有可能還增長傲慢?

所以“德比于上則知恥”。諸位學長,德比于上則知恥,大家的腦海里有沒有浮現哪一句話?大家都有感覺了,不簡單,都有體會,馬上浮起來一些教誨,可能不一定每個人一樣。我冒起來的是學儒要學孔子,學道要學老子,學佛要學釋迦牟尼佛。德比于上,三教圣人會怎么說、會怎么做,我以他們為標準,一比較差太多了,慚愧心起來了。改過要發羞恥心,才有勇心出來,“為什么他能成為圣人,我不行?”羞恥心才提得起來。而且今天不改可能就沒有機會了,因為人生無常。佛陀叫他止步,“止步”在印度話跟“止惡”的音是完全相近的,所以這句話一語雙關。佛陀用大慈大悲的心講,觸動了他的心靈,當下他善根流露,跪下來痛哭流涕。造惡之人其實良心折磨,他遇到善緣就把他的善給喚醒了。他回頭了,出家修行,當了佛陀的弟子。結果他出去的時候,因為以前殺了太多人,跟人家結仇,人家就拿石頭丟他,可不可憐?可憐。但是該受的還是要受,消業障,以前造的業當然會有果報。甚至于好幾個國家后來知道他在這里,他是好幾個國家的通緝犯,派軍隊要來抓他。幾個國家的軍隊都到了,但是很尊重佛陀(當時十六個大國王都是佛陀的學生),他們表明要帶他走。佛陀告訴他們,“你們看看,這個還是以前的那個殺人犯嗎?”他們冷靜一看,法相莊嚴,都現慈悲相了,紛紛就離開了。這是佛陀,一絲一毫傲慢都沒有。

我們中國開悟的圣者,六祖惠能大師。你看六祖在黃梅的時候,神秀大師講的,“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句話接上根人。大家不要聽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句話水平比較高,就瞧不起上一句。上一句是接大乘人,后面這句是接上上根人,這個都要學,徹法源底了。我們相信自己本自清凈、本不動搖,但是平常歷事煉心要“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要善觀己心,趕快“不怕念起,只怕覺遲”,還是要在起心動念下功夫。結果神秀大師寫完了,六祖大師也請旁邊的人說,“你幫我寫一下”。那人心里想,“你又不識字,又是南方人,又沒什么讀書”,以前稱南方人叫“獦獠”,就是有點野蠻民族的味道。《六祖壇經》這個故事很精彩,你看他一開始,五祖見六祖,說“你來干什么?”諸位學長,我們來干什么?你看人家六祖大師說,“我來學作佛”,目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沒有說“我也是凡夫”?沒有,這種氣概沖天地,我來求作佛的。五祖說,“你是獦獠,怎么作佛?”六祖大師說,“佛性哪分南北?”這么一講,趕緊把六祖支開來,到廚房去舂米。知道這是根性很利的弟子,怕會被嫉妒,趕緊藏起來,藏在舂米室里八個月,在舂米室修福,為人服務,福慧雙修。最后時間到了,五祖在門口敲三下就走了。心靈感通,六祖半夜三更就去找師父,講了半部《金剛經》,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開悟了。

您看那時候六祖大師謙卑,他請人家寫上去,人家說,“你不識字,南方人,你能寫什么?”他怎么說?他說,“仁者”,你看還是仁者,這么尊敬一切人。六祖大師說,“下下人有上上智”,你不要瞧不起那些販夫走卒,他有可能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沒意智”,有的當很大的官,但他沒有智慧,那是他的福報,他不見得有智慧。“若輕人,則有無量無邊罪”,你假如輕慢別人,當下都在積累罪業,不可以這樣。這個人善根也很厚,聽完之后恭敬心提起來,然后對六祖說,“好,我幫你寫。可是你假如得法了,你以后要回來度我”,這個人求道之心還是很切,抓住機會。當然六祖答應他了之后還是又給他講經說法,最后就寫上去,“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不過這一首偈已經被擦掉了,五祖大師把它擦掉的,現在留在墻上的是神秀大師的偈子。從這些佛菩薩跟古圣先賢的行持,讓我們更了解人與人相處要人和,一定要謙卑。和謙、和善,時時善意對人,跟人結善緣,念念為人著想。您看其實我們中國的文字太有智慧、太美妙了,都在字當中就告訴你如何做了。還有哪個詞?和順,你要順從父母,恒順眾生才能和,不能格格不入。和睦,講信修睦,不要吝嗇,要多布施。我們小的時候,整條街很有人情味,一家人綁粽子,每一家都香,都送幾個,很熱鬧。結果這一家娶媳婦了,整條街的人都來幫忙,你看多和睦。大家還有沒有想到有哪個詞?(聽眾答:和藹。)和藹可親。(聽眾答:和諧。)非常好。您看,我們的心地都能在這些德行當中下功夫,我們所在的地方一定有人和。假如我們這些都不學,那我們鐵定是破壞人和的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我們再回到剛剛跟大家講的,現在務本的現象太缺乏,父母教子女,不懂得什么是根本;事業什么是根本,不知道。你看學歷高的還瞧不起他爺爺,其實他爺爺才是真正懂企業管理的人,老路子就是手把手教。我聽過一個小故事,有一個人去學能力,到一個藥局(中藥鋪)學能力。老板就叫他掃地,他就掃了三年,挺老實的,也沒有嫌棄這個工作,掃了三年。有一天客人來了,老板不在,他全部都可以招呼了。他就每天看,看老板怎么跟人應對的,他慢慢積累那些經驗、知識,就會了。“帶著”重要。諸位學長在各地負責,人不是聽課就一定能聽出來,一般人達不到。你要帶著他才知道他理解得對不對,理解到哪,你才能順勢的再幫助他。可是你要手把手帶,父母不能常不在,剛學習的人需要你的支持、護念。我們負責人常常不在,對于整個團隊的安全感就比較缺乏,就好像父母不在,小孩沒有安全感。我是很有安全感的人,因為我媽媽每天都在,回家都有紅豆湯可以喝,那是很幸福的。大家不要小看,孩子十幾歲以前有母親的愛,他的人格非常健康,他一出社會,甚至于去念高中離開家,他沒有匱乏。他一跟人相處就是去愛別人,他在家就是這樣慢慢形成對人的愛心、關心。所以我們與人相處沒有任何條件,也沒有任何索求,因為我們不缺乏,從小就覺得自己有滿滿的愛,不需要去占有什么,效法父母無條件的愛我們。

無條件愛人很輕松,帶著條件愛人挺累的。一有條件,求不到了,自己苦,對方壓力也很大。道義人生,愛人不帶條件。你看父母帶小孩,不也是陪伴帶出來的嗎?我們現在看夫妻、男女找對象,本末也倒置了。諸位學長,找太太最重要的條件是什么?賢德,這叫標準答案。我們這個時代的人特別會講標準答案,真正遇到境界了,漂亮也是很重要的。我們曾經到一所高中去講課,講“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娶一個好太太旺三代,講了兩個小時。那個學生說,“對,你講的挺重要,德行。不過漂亮也很重要”,根深蒂固,你不能怪他,為什么?他從小看電視、看廣告,全部都彰顯女人,而且都要很漂亮的、很高的,統統是這些價值觀,你能怪他們嗎?你又沒有從小給他看孟母三遷,你又沒有讓他看“德育故事”里面這些女子的美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你讓他一看,他對女人的一種印象就是這樣,甚至于女人臉都要瘦成這樣才叫好看,審美觀都有點扭曲掉了。大家看五倫都在顛倒,朋友相處看有沒有錢,看有沒有地位。以前人選朋友,“擇交如求師,君子忌茍合,無友不如己者”,結交好友都是找自己可以效法、可以向他學習、可以當老師的人,結交這樣的朋友。我們在“曾文正公文集”當中看到這個味道,曾國藩先生常提到,“這個人有什么優點,我以他為師”,在他的書當中看到好多這種家書。君臣,很多公司都是首先看學歷。不過現在人慢慢醒過來了,我聽說現在中國大陸很多政府規定,只要沒有孝順的人不提拔。還有北京大學好像已經通過,就是不孝子不能讀北京大學,假如他已經讀了,不孝可以給他退學。這都是好現象,人現在都慢慢的清醒過來,要務本了。

我們用一個務本的心來看每一句經文,就看到《弟子規》,要當一個好的父母,首先我們要當一個好的兒女。所以《弟子規》不是給孩子學的,是父母做給孩子看的,身教。我們今天要當一個好老師,首先我們要是一個圣賢的好學生,不然我們拿什么教給孩子?我們要讓他入圣教,首先我們要是圣賢的好弟子。所以從事教學的人,時時要從根本,我要先好學,我要先依照三教圣人的教誨去做,我才有資格教學。再來,在團體當中是領導者,你如何帶下屬?我自己要是一個好的臣子,我才能指導他如何當臣子。我們每個人很可能又是君、又是臣,又是父、又是子,又是師、又是生。你看古代的皇帝不簡單,他為什么叫天子?整個國家他最大,上面沒人管,危不危險?很危險的,英文講Very dangerous(很危險的),為什么?沒人管,人的傲慢、放縱很容易起來。皇帝知道他權力太大了,危險,戰戰兢兢,所以叫天子,誰管他?老天爺。所以一有什么天災,到天壇向老天懺悔。包含他的祖先在天之靈,你看康熙常常到他們的宗廟去,時時緬懷這些開國圣祖的德行,不能給祖先丟臉。所以《弟子規》是我們父母、老師、領導者要先學的。規是規矩、禮貌、禮節,孔子有說,“不學禮,無以立”。你不從禮下手,道德學問立不起來,就像佛家不學戒,也決定成就不了。“道并行而不悖”,你看儒釋道的道理完全是相通的。不管是禮還是戒,根本大戒就是孝道,禮也是從孝養父母做起。我們看總敘里面說到,“弟子規,圣人訓”,這本《弟子規》是照孔子在“學而篇”當中講的一段話,掌握了一個人學習修道的七個重要綱領,“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余力,則以學文”。

李毓秀夫子很有智慧,他能從《論語》里面挑出夫子這一段,把整個學習最重要的綱目都講得很清楚的句子。這七個綱目,他又把它編成細目來落實,這些細目也是依據圣人訓,像里面很多周禮這些古書里面的教誨,一脈相承。古人特別重視道統,述而不作。所以圣人訓除了依照孔子這一段教誨之外,還是古圣先賢的教誨,把它編成這些細目。“首孝悌”,首先要從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姐妹開始。“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順可移于長”,他以后在社會當中的發展,這些好的做人做事,完全是在家庭里面養成的。所以人才從哪里來?人才,坦白講,很難是后天才培養出來的,人才是先天有基礎,加上后天的栽培。先天基礎就好像根基一樣,假如他先天根基不牢、習氣很重,要培養,真的除非他下大決心,不然很困難,根都壞掉了,不好培養。所以從事于幼學教育是神圣的工作,“蒙以養正,圣功也”。這是栽培圣人最重要的基礎,首孝悌。“次謹信”,其次就是謹言慎行,因為在家也好,處世待人要能謹言慎行,家才能和,事業才能發展。而且成就道德,下手處都在謹慎、都在誠信上面。“汎愛眾”,再延伸到愛護一切的眾生,這個是慈悲。“而親仁”,智慧,悲智雙運,“就有道而正焉”。事實上,一個人的自私自利從哪里調伏?他從小假如“首孝悌”,這個人不會自私自利,因為他有好吃的、好穿的,首先給父母,先給兄長。

我們看孔融四歲能讓梨,大的他讓給哥哥,有東西讓給弟弟。人家問他,“你怎么讓給哥哥?”“哥哥比我大”。為什么讓給弟弟?“弟弟需要照顧”。可是我們現在人不一樣了,當老二的人都很郁悶,“我怎么要生成老二?我假如不是老大,也是老么,干嘛生這個老二?”大家去觀察,老二特別獨立,沒什么壞處。告訴大家,吃虧就是福,吃虧就是占便宜。你說老么挺好,得到的照顧最多,他最不獨立,他依賴心很重。我的二姐,我們家三個孩子,二姐能力最強,為什么?老大第一個來,家里第一個孩子,老么最小,媽媽最疼。所以我姐姐出國去念研究所、去念大學,統統是她一個人單槍匹馬,我父母從來沒有去過美國一次,而且還拿獎學金,都不用我爸怎么操心。你看那個能力,不都是環境給她培養起來的嗎?所以諸位學長,人生沒有吃虧的事,心平氣和,所有的遺憾、所有的埋怨,放下。當下你就轉念了,從埋怨變成感謝上天的安排。

我們剛剛講到的也是《論語》里面的一句,“食無求飽,居無求安”,他在孝悌當中,對物質看得淡。你看子路,只要父母有的吃他就高興了,他百里負米都高興。自己當大官了反而吃不下飯,心中只有父母兄弟。有些太太常常在那里Complain(抱怨),“我先生父母排第一,兄弟排第二,兒女排第三,我排第四”。你要知道,愈親的人擺最后,愈親的人就不用怎么講,心是相印的,不用打招呼,當然要先照顧其他的。你在團隊里面,領導都不怎么找你,都讓你好好做,那是對你放心,他常常要去關心的是他不放心的人。OK,轉個念都是陽光了,就好像我們修行,說“人家都夢到觀世音菩薩,我怎么都還沒夢到?”人家要夢到才有信心,你沒夢到就信心十足了,干嘛還得要摸摸頭你才高興?他得哭才有糖吃,你都不哭,就不用吃糖了,就是比較有承擔的人。“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你看都跟謹信相應,太多的教誨都是以這個為綱領。“就有道而正焉”,你看親仁,親近有道德的人,這個“正”是請教,讓他能指正我們。“有余力”,就是做到上面這六條了,還有多余的氣力、時間,再多學一些其他有益的學問。所以學問奠基在孝悌、謹信、愛眾、親仁的基礎上。現在很多人很喜歡看書,但他就是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反而忽略掉自己德行的基礎。自己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緊湊,但是不關心父母,這就不妥當了。他那樣的人生價值觀也在以自我為中心。

很有意思,我認識一個馬來西亞的企業家,他講了一段話,他說,“我們馬來西亞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從小受英文教育,不怎么會講普通話,他小學就讀英文、馬來文,沒學華文;一種是小學、初中都念華文。結果這樣的人退休以后,非常分明的情況是什么?接受英文教育的人,常常去休閑、打高爾夫球;學華文的人,一退休去做義工”。有沒有看到?真的不一樣,他接受華文教育,中華文化重道義,所以他無形當中覺得人生的意義是助人為快樂之本,施比受更有福。受英文教育的,他從小就覺得“我的人生目標要享受、要有地位、要有財富”,他就這樣一直走,走到最后退休了,他也沒有概念要去服務社會,他就自己休閑。打一次高爾夫球可以印好幾本《弟子規》,我曾經有一陣子,什么錢都會來換算可以印幾本《弟子規》,這個有點職業病。這次全國的華小應我們李金樺校長的號召,由他主要負責,編出來了《教師手冊》。印得不少,一個企業家全包了,丹斯里李金友一個人負責,不簡單,他受英文教育的。我也感覺很特別,我們中心兩個重要護法都是受英文教育,我覺得這冥冥中故意安排,來刺激我們這些從小讀華文的人,人家沒讀都這么珍惜,我們讀了那么久,還在那兒觀望,人家都沖在最前面,有沒有羞恥心?老天爺的安排都很妙。

所以從祖國大陸來的學長們,你們是祖國大陸來的、祖國大陸成長的,你們要把祖國大陸從你們身上表現給全球華人看。全球華人一聽到祖國來的,多仰慕,這是海外華人的心聲,你們不了解。我們中心的董事主席丹斯里李金友先生,他第一次回祖國,在廣州,他說他一回到祖國,那濃濃的鄉情,念祖恩,自己在旅館里面,第一次住祖國的旅館,他說在沖涼的時候,水沖下來,他想到以前念祖國的那些東西,邊沖澡邊流眼淚。你就看對祖國的那種緬懷跟思念。印尼雅加達有一個謝家悌居士,他們家十三個兄弟,怎么取名字?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然后再加一個,叫“十三太保”。他媽媽真會生,十三個都是男的,他是老二,家悌,悌是老二。汶川地震的時候,他們一知道,以最快速度募款,他親自帶了錢回祖國去捐獻。真知道全球華人對祖國的那種向往,我們要真正讓整個中華文化在祖國復興起來,那是全球華人最期盼的一刻。總敘我們先談到這里。接著我們看入則孝,在家里面我們為人子要盡孝道。上個禮拜我們有讀到《孝經》里面講的“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你們沒什么反應,打算明天才背嗎?“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其實這五句就是整段入則孝。你看所有經典,它全部綱領都是相應的,所以為什么一經通,一切經通,那些教義都是相同的,你通了一部,通了性德,其他部你一看就懂了。重要是要通,要見性就通了。

一開始“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呼喊我們的時候要趕緊答應,馬上回應,不可緩慢,一緩慢就是輕慢、不恭敬了。“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行為就違背整個禮法了。這句從我們自身的修身來看,我們能不能真正愛敬存心,就看我們對父母做不做得到。“愛親者不敢惡于人,敬親者不敢慢于人”,我們現在對人還有傲慢,鐵定父母呼你的時候,你做不到這一點。因為我們都沒有在生活當中真正時時以恭敬心對父母,難怪對別人也是輕慢、忽略。既然這一生要成就道業,得老實從孝干起,修行是來不得半點僥幸的,不能躐等,沒有孝就要大慈大悲,無有是處,不可能的。所以三世諸佛凈業正因,所有整個智慧德行圓滿的佛,他修行怎么修成的?首先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你看師長、師父、君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對父母的態度很自然的移到君父、師父上去了,這大根大本在孝。修身,恭敬回應父母,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為怕父母不高興,怕父母擔心,“怎么都沒有應,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不敢讓父母增加一絲一毫的緊張跟煩惱,心很柔軟。修身、齊家,你家要齊,每一句《弟子規》就是你們家的家道。我們家看不看得到“父母呼,應勿緩”?在哪里看到?父親對爺爺奶奶,自然孩子就會這么做了。東北有一句話叫“老貓房上睡,一輩傳一輩”,那很自然。修身齊家治國,團體、國家,團體一定要以孝治天下。有孝了,家庭和樂,家齊。每一個家都和樂,這個國當然安定。

但團體當中,團體的企業風氣文化也要“父母呼,應勿緩”,下屬對上司的恭敬態度要做出來。但是現在有一個問題,我們現在會要求孩子、要求下屬、要求學生,但自己沒有做。《中庸》里面有一段話很有味道,“所求乎子以事父”,你對孩子的要求,首先要求你先對你父母做到。“未能也”,就是做不到,要求別人多,反而自己不肯做。“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我們要求下屬的,首先我們自己做到還是做不到?“所求乎朋友先施之”,你希望朋友怎么待你,你首先這樣先待朋友,這個叫恕道。如其心,自己都沒做到,要求別人,人家心里不服。“正己而不求于人,則無怨”,不正己而求于人當然會有不服、有埋怨。所以這一句在團體當中,也要領導者首先帶頭做,主管首先帶頭做。假如由我們中國帶頭落實孝道,全世界就有福了。大家看,每一句可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每一句經文的義理都是無量的,只要中國帶頭,全世界一定有救,因為現在全世界的目光都看著中國。大好機會,禍福相倚,看起來這個世界現在是岌岌可危,這么多災難,可是假如中華文化能由中國發揚開來,全世界都學了,那全世界也將走向一個新的世紀,全世界都懂孔子、都懂仁愛、都懂孝道。因為現在苦到人都覺得沒有活路,好像都是死路,競爭、斗爭、戰爭,所以現在都往東方來找解決方法。

我們掌握好這個時候,我們中國要當代表、要帶頭,誰來做?和諧中國、和諧世界,從我心做起,大家都是務本。具體的從“入則孝”做起,“父母命,行勿懶”,父母命令我們的時候,決定不可以拖拖拉拉、懶惰,交代的事要趕快去做。從修身來講,就是勤奮、不懈怠、不輕慢、守信用,答應了趕快去做。人現在為什么不守信用?對父母都不守信用,媽媽說今天幫買一罐醬油回來,馬上說“好”,傍晚回來了,“醬油呢?”“我忘了,明天再買”。明天又回來了,怎么雙手空空的?又忘了。可是客戶的事都不會忘,父母的事都會忘,客戶都不會忘。所以現在人把利擺前面,把義擺后面,客戶是利。現在有句話叫娶了媳婦就忘了娘,你們的反應是說你們那里沒有這個情況,是我誤會你們的故鄉了。你就從這些經句看到,人現在不從根本出發,都不知道顛倒在哪里,而且要人點出來他才省思到了。父母命,行勿懶,領導命,行勿懶,要有大局觀。師父命,行勿懶,師父讓我們發心為正法久住、為苦難眾生,這樣教誨我們。從今天開始,這個就是我的人生目標,每一時每一刻,就為了這一件事情,“當孝于佛,常念師恩”,古圣先賢、佛菩薩最關心的就是眾生能不能得福,能不能離苦得樂。命,行勿懶。

大家看《地藏經》,佛陀交代地藏菩薩,摩地藏菩薩頂好幾次。諸位學長,你們念《地藏經》的時候有沒有覺得頭皮麻麻的?還是邊念邊想,“那是地藏菩薩的事,不關我的事”,這個讀經叫愈念愈分別、愈念愈執著。地藏菩薩是四大菩薩之一,表修德,修德就是我們一定要學習的,大悲觀世音菩薩,修慈悲;大愿地藏王菩薩,廣大愿心;大智文殊師利菩薩,要有智慧;大行普賢菩薩,力行,一絲不茍,學一句做一句,絕不玩弄經典。所以普賢菩薩坐的是大象,你看他每一步聚力萬鈞,沒有絲毫虛的東西。而且是廣大,普賢,普,橫遍十方;賢,豎窮三際。他這個榜樣超越時空,讓人們效法。我們看歷史當中,岳飛是孝子,他母親在他年輕的時候給他刻了四個字,“精忠報國”,終身奉行。我看不少學長都到香港去見過師父,見了,感激老人家,更重要的是師長給我們的教誨,終身要奉行,這個是最重要的。我們韓學長念念為眾生,不要為自己,隨緣妙用。雖然他見了師父,你們見了沒有?你們不要這么分別,重實質不重形式。以后有見過師父的統統要講,不然你們下輩子會得愚癡果報,因為你們沒有供養。不能藏私,“物雖小,勿私藏”,可以利益人的,統統歡歡喜喜布施出來。

岳飛終身效忠于國家,連被君王誤會了,要置他于死地,忠心不二。可是更讓人動容的是什么?因為岳飛帶領的軍隊紀律非常好,“凍死不拆屋,餓死不當賊”。哪怕在冰天雪地沒有房子住,要凍死了,他都不占老百姓的房子;哪怕餓死了,決定不拿老百姓的食物。這樣軍隊當然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金兵一聽到岳飛,手腳發軟。結果最后還是被十二道金牌給治死了,孤臣無力可回天,為什么?福報,這是國家的福報問題。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這一生能做多少,盡心盡力就好,別罣礙。別陷到事相上面去,愈做愈痛苦,愈做愈悲傷,最后回不了老家就麻煩了。我們馬來西亞的華教能這么興盛,依賴于很多大老對華教的整個保護跟弘揚,其中沈慕羽老先生,老人家活到九十七歲。你看他的父親給他取這個名字,也是父母命,慕羽,仰慕關羽,關羽的精神義薄云天,過五關、斬六將,不為名利所污染,桃園三結義。而沈老一生盡對于祖國文化的道義,進監獄好幾次,如如不動,這也是“父母命,行勿懶”。現在師長教我們扎三根,“父母命,行勿懶”,在一個地方推展文化,十年不要動,教化是百年大計。甚至效法師父,除夕、大年初一不放假,上課。師父有沒有叫我們大年初一要上課?老人家沒這么講,代表什么?我們現在人不好直接講,講了不想做,不高興了。盡心盡力表演給我們看,就看我們看懂多少。教學最重要的是持續不斷,自己薰習,帶動大眾薰習。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既然要從事教育,最重要的是把大眾得利擺在第一位。其實大眾得利,決定自己得利,愛人就是愛自己,一體的。師父這些行持都有深意,為什么老人家留在香港?香港經濟發展很大,造的罪業也很多。而且老人家在香港,我們整個祖國大陸這些弟子們就很安心,大家認真修學,把整個災難盡量把它化解掉。老人家從澳洲一飛回去,馬上就講經,都沒有怎么休息,都給我們表法。

接下來講“父母教,須敬聽”,父母教誨我們的時候,要恭恭敬敬的聽受,這是受教的態度。一個人能受父母教,出社會就能受領導跟長者的教誨。孟子接受孟母的教誨,有一次他學習,逃學回來,孟母抓住這個機會,把織的布就切斷了,“子不學,斷機杼”。年幼的孟子當然非常震驚,母親告訴他,“你逃學,不認真學,就像這一塊布,織了這么久,最后斷了、廢了。學習不能半途而廢,要精進不懈才行”。孟子記住了、敬聽了,成為亞圣。我們肯敬聽,這一生一定可以成就道業。接著“父母責,須順承”,父母責備我們的時候,要順從父母的教誨意思。這個“承”是什么?承接這個教誨,把它改正過來,不能講完又犯,那更生氣。不忍心因為自己做錯的事,再讓父母傷心了,順承。

這節課就跟大家先談到這里,謝謝大家。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4274.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