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蔡禮旭老師

蔡禮旭老師主講《如何承傳中華文化》(第九集)

蔡禮旭老師主講《如何承傳中華文化》(第九集)


如何承傳中華文化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九集)  2011/12/1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55-077-0009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早上好!我們昨天聽到新疆,還有泉州、內蒙、甘肅,包含青島,這些學長們跟大家做他們經驗的分享,應該每個人都挺有觸動的。有沒有哪個學長已經到了討飯的程度?都還沒有嗎?告訴諸位學長,挑戰還沒到,好戲還在后頭。每個人的感觸不同,卻是這些學長刻骨銘心的體驗。尤其我體會最深的,是男人跟男人也有真感情,也有真情義。您看學長們之間互相幫忙,不分彼此,這才是真正以祖宗為孝順的對象,以所有炎黃子孫為同胞、兄弟的胸懷,不分彼此,無私無我。

昨天大家也看到,他們的處境都是很不容易的,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切實功夫須從難處做去,真正學問都自苦中得來”,沒有那個難、沒有那個苦,怎么可以勘驗出我們的心是真的還是假的?當然,我們都看過“西游記”九九八十一關。諸位學長,我們過了幾關?還有重重關卡,都要一一觀照己心來突破。當我們所付出的得到一些肯定、贊嘆,可能考驗又會出現。順境來了,很容易不知不覺產生染著、貪著,就會污染我們的清凈心。所以更重要的,師父常講十六個字沾都不能沾,不能有絲毫“自私自利、名聞利養、五欲六塵、貪瞋癡慢”,都要調伏。尤其像“慢”,不容易察覺。有一個現象,對一切外在的人非常恭敬,但是對自己另一半,還是身邊很熟的伙伴,反而容易發脾氣,容易頤指氣使命令人,那可能就落入一個誤區,所有的人都覺得我很恭敬,但事實上內心深處還是有高下見,還是不平等,還是沒有達到一切皆恭敬。還沒達到,要更下功夫。可是這時候假如贊嘆很多,我們容易迷失了自己。修道這個事情,非帝王將相所能為,真正對習氣趕盡殺絕才能提升。

一切皆恭敬,時時要觀照自己的一言一行。比方我們早上吃飯,嘴巴還咬著食物,然后又要去打東西來吃,大家看這個動作,好不好看,文不文雅,禮不禮敬自己?為什么感覺不到?你心很靜的時候,你會感覺到我這個動作妥不妥。很多東西不是要人家很細的教你,你才一樣一樣會。我們昨天說到的舉一反三,聞一知十。你很有敏感度的時候,你會感覺“好像我這個動作不是很妥”。比方你站起來還在那咬咬咬,突然另一個學長走過來,你看著他,這樣好看嗎?這樣對人恭敬嗎,對自己恭敬嗎?假如我們不從這些細微的動作跟念頭來修行,很容易就掉到有人在的時候是一個狀態,沒人在的時候又是另一個狀態。為什么人在的時候表現這么好?動力在哪?在名利、在名聞,希望人家肯定、贊嘆,所以只要沒人在的時候就松懈了。我們在用功,不是慈悲、不是愿力,是名聞利養。尤其這個時代學習,我們的本質不夠純樸,為什么?我們從小升學的時候都是競爭,內在有很多貪瞋癡慢,一遇到圣教,很容易在相上學,沒有從心上學。學著學著都是相上,都給人感覺非常良好,自己又很陶醉,就很難提升。包含我們在看人,比方我們坐在那里,沒有跟任何人講話,突然好像看到那里有人,斜著看。這么看人有沒有恭敬心?(聽眾答:眼睛有點不舒服。)你看,你對人不恭敬,對自己也有壞處。你假如對人有恭敬,你看人都是這樣看,就是你要看哪里,你的頭就轉過來,不會用斜的眼去看人。你很敏銳的時候,這些動作一出來,你會感覺不對、不舒服。

孔子在世的時候,也是提醒要修這顆純樸的心,“先進于禮樂,野人也;后進于禮樂,君子也”。這是在“先進”,第十一章。這段話“先進于禮樂”,就是孔子時代以前的人,他學禮樂,“禮”崇尚恭敬,“樂”崇尚和平。可是禮跟樂的根本在哪?在仁愛心。我們今天學的每一個動作都讓人家覺得是君子,可是我們的內心卻沒有念念為人著想,那可能就跳到一個修學的誤區去了。因為沒有本,只有相,就是文飾,都是修飾自己,沒有從純樸的心當中流露出來。包含傲慢,只要對尊重的人恭敬,對其他的人態度不大一樣,傲慢都在增長,而且還有諂媚。什么是真正尊重善知識?一切皆恭敬。愛護一切人,真恭敬。何謂圣賢之志?“本欲斯世斯人,各得其所”。人只要受益了,就是善知識們最歡喜的事情。可是我們處世當中還不平等,恭維尊重的人,其他我們覺得不如我們的,恭敬心就減退很多。其實我們這個心態,假如人家跟我們一相處久,看到了人家心會寒,怎么學一個樣,實際上又是另外一個樣?孔子在《論語》當中一直提醒,“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羞恥自己所講的道理超過于自己的行持,一定要趕緊言行一致才行。包含今天我們在廚房,看到廚房那個大垃圾桶已經快滿出來了,我們看到沒有?我們會做什么,會不會把它壓下去一點?好臟,不是垃圾桶臟,是哪里臟?心的分別臟。每一個境界都是在放下自我,看到任何事情都覺得是我的責任,心量就在擴寬。學圣教最重要的,擴寬心量。

我們的父母,上一代的人,有讓爺爺奶奶操過心嗎?大家冷靜去看看差別在哪里?我自己的成長過程,從我有記憶,應該差不多是五歲以后隱隱約約都還記得。從我爺爺奶奶的整個生活情境、表情來看,從來沒有為我父親操過一點心。我們小時候很敏銳的,父母跟爺爺奶奶的心情,我們能不能感覺到?你們都感覺到什么?糖果很好吃,還是卡通影片很好看?臺灣有一個卡通影片很有名,叫“小英的故事”。剛好我們一個學長的名字就叫小英,他一介紹我就記得了,小時候這個故事特別暢銷,因為故事情節彰顯倫理,祖孫的情感演得非常好。我們感覺到了,爺爺奶奶從不為父母操心,為什么?父親很有責任心。我們再拉回到自己身上,我們有沒有讓父母操心?(聽眾答:有。)為什么?責任心不夠,真有責任心,不忍心再讓父母操心。“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于君”,到了團體去,不忍心讓領導操心。我們還我行我素,隨順煩惱,增加團體里面的人事紛爭,可是我們掛在胸口上的卻是大乘佛法的修行人,你看這個落差有多大。不要說有功,“陽善享世名”,我們光享“大乘佛法的佛弟子”這個名就不知道折了多少福。再不有自知之明,再繼續自欺,甚至還接受十方的信任、栽培、供養,我們還每天隨順煩惱、放任習氣,這一生會怎么樣,自己得要冷靜想想。

我剛剛這句話不敢講,就是冷靜想想,好像話出不了。出什么話?“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這句話真聽懂了,還會浪費電,還會浪費水,還會糟蹋東西嗎?不可能的。我們看,為什么這句經句聽了這么多次,生活沒有改變?它還是知識,入不了心,它還是講給別人聽的東西。修學不從心上下功夫,都是落個印象而已,很難得利的。但是我們都成年了,幾個人肯聽真話?聽完真話,幾個人心上沒有疙瘩?不容易。所以師長講,二十歲以前可以講,二十歲到四十歲只能暗示,四十歲以后不能講了。結果有一個同修聽完之后就跑去問師長,“師長,我超過二十歲了,怎么辦?”老人家說,“你好好讀經,讀經的時候每一句都是說自己的,觀照自己”。這段話要依義不依語,大家不要著在二十歲、四十歲這個數字上面。是心境,有沒有“聞譽恐,聞過欣”的心境?我們今天在聽到講我們的一些問題,在批評我們的時候,我們內心會有一種喜悅,“我又找到問題了”,還是愈聽心情愈難受?愈難受,還是不愿意接受,還是不大喜歡人家講自己。假如真的渴望人家點出問題來,愈聽愈歡喜,甚至聽到最后會給他磕頭,叫“聞善言而拜”。大家不要聽到“磕頭”,今天哪個學長講你,你馬上“噗通”給他磕個頭,把他給嚇壞了。什么事情從心上下手,不要學相,自然而然。你那個動作是由心而發,當場所有的人都可以感覺得到。你假如只是做一個樣子,只會讓人家覺得怪怪的,不要刻意做樣子給人看。

所以責任心太重要了,真有責任心,不愿意給父母添麻煩,不愿意給團體添麻煩,不愿意給圣教抹黑,從當下開始,有一個信念會非常強烈,“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面對所有的贊嘆,誠惶誠恐,為什么?現在大眾的稱嘆決定超過我們的實質,哪有不誠惶誠恐的道理?言過其實了,我們戰戰兢兢,而且內心里面覺得應該做的事,贊嘆不受。進一步的,怎么樣趕緊提升,做一個名副其實的人,都是在這里下功夫。我們真的覺得但求無過,從哪里下手?從每一個眼神,決定沒有傲慢的眼神,沒有情緒化的眼神,一言一行都跟真誠、慈悲相應,不能用言語跟行為傷害到他人。你這樣去要求自己,柔軟就不斷提升。修行,發心為首,還是要發菩提心、發大悲心、責任心才行,它是根本的動力,不然都是進進退退。其實進進退退,發的心還是激動而已,要看清楚,不能自欺。我們談到修學的心態,昨天是講第七點,舉一反三、聞一知十、一以貫之。我們昨天舉的忠恕之道,是夫子一以貫之之道。從今開始,面對每個人、面對每件事,守忠恕。忠,盡自己的力量,沒有任何要求對方,沒有所求。這個忠字入心了沒有?讀書貴在變化氣質,入心了才能變化氣質。真的,無求就沒有苦了。我們今天來觀照一下,今天還覺得心里悶悶的,一定有求,求什么?太多太多可以求。早上睜開眼,“可不可以再睡十分鐘?”有求了;早上一起來,“他怎么洗這么慢,急死我了!”有求了。一天下來,甚至于沒有什么境界也悶悶的,為什么?想到以前的事又開始悶了,“誰又對我不大好,都不理解我”,這念頭一起來,悶悶的就上來了。

人這一生就是來奉獻的,萬般將不去,不要去求、不要去貪,該是我們的就是我們的,何必去苦苦強求?所以現在很多境界我們會有苦,是因為我們控制欲太強,想要掌控,控制不了就煩躁、痛苦。修行不從控制的念頭下手,得力不了。要培養自己一個心態,“與人無爭,于世無求”,讓事情的發展水到渠成,不帶勉強。水到渠成才自然,不水到渠成,后面的流弊很大,因為強求會有副作用。比方說,你們當地有一個人講課講得很好,但是他家庭很需要他回去盡本分,請問大家,怎么安排?盡本分。可是他講一堂課可以利益很多人,“你不知道現在社會大眾多需要嗎?你不出來講不慈悲”,出不出來?“不慈悲”,一聽到“不慈悲”就……悲還要加一個字,叫悲智雙運,不然又偏到一邊去了。慈悲多禍害,慈悲多流弊。你只看眼前不行,一個人家里不顧,出去講課,請問他講什么?不過是口才好而已,不然他能講什么?他都沒盡本分,他能講盡本分的給人家聽,哪有這種事情?他所講的那些道理不就是把大家講得好激動而已,至于怎么敦倫盡分,他也不知道。口才好的人常常把人家講到天上去,接著,原來他不知道怎么做。不是他人容易激動,我們自己也很容易激動,也容易急功近利。所以學老實不容易,怎么學老實?隨時隨地依照經典。“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大家要了解,昨天那些學長為什么能感動這么多人?大家去看,他是夫妻都是一條心,這是基本功。沒有夫妻一條心,慢慢的身心負擔會愈來愈重。另一半、孩子不認同,又要撐著一個笑臉給人家看。講課的人撐著笑臉,請問底下的人感不感覺得到,他們會不會很喜悅?每個人都看到那個學傳統文化的,臺下都是一張苦瓜臉,你說他還敢來學嗎?他一定說,“這個很好很好”。我們在一個地方,覺得怎么人家都不發心、都不進來?人是靠感召的。每個人學了都家庭幸福,哪有人不進來的道理?進來以后煩惱沒有減少,誰敢進來?古人這些話,“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不是講課為本。師長的教誨太精辟了,師父說,“修身為本,教學為先”,為什么把修身為本擺在第一個?可是現在站在臺上的人,幾個人肯老老實實回歸原點來修身?上臺靠機會,下臺靠勇氣、靠智慧。真的,在內心當中我覺得我是打腫臉充胖子,明年我不敢辦進修班了,自己學得這么差,還敢跟人家交流。真的要面對自己,“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其實人為什么心不安?因為落不到實處,落不到上善若水的低處。隨時常居學位,就是我一個人是學生,其他的人都是老師。

我們看第八點,孔子講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知道的人不如喜好的人,知之者知其然,好之者知其所以然。他好之,他把事物的根本都搞清楚,他就不迷惑,事情都想通了,理得心安,他愈學愈高興。好之,也要好問、好請教。他知道把事情搞清楚才能自利利人,所以他的學習會很主動,好之者很主動。主動到什么程度?聽經、讀經忘了吃飯。大家有沒有這個經驗?學得吃飯時間忘記了,一看兩點了。師長老人家有說,有時候看書看到忘了時間,抬起頭來天亮了。對學問的愛好從這里感覺得到。“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樂此不疲、樂在其中。“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只要有任何的事情、任何的事物、任何的人能把我們的注意力完全拉開,靜不下心來聽經、讀經,我們就不是好(音耗),也不是樂。我們好在哪?好在是非人我,好在世間這些欲求。這么容易就被牽過去,那真正向道之心就還差得遠。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經驗,比方剛好我們幾個人在談話,談到一些人事問題,突然情緒被帶動起來,都帶有不悅了。突然有一個其中的人說,“好了好了,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這句話有道理,突然提起來了,請問我們在旁邊,當下會怎么回應?法出來了,好不好,樂不樂?還是覺得“我正講在興頭上,你給我潑冷水”。到底我們好什么,我們樂什么?好樂也不是做個樣子,“好快樂,聽課很歡喜!”好跟樂不能保持,那還是沒有深到心地里去,沒有“不欣世語,樂在正論”。不喜歡這些世間輪回心造輪回業的東西,不喜歡講世間這些是非人我的東西、名聞利養的東西;歡喜的都是這些可以了脫生死、可以轉凡成圣的教誨,喜歡這些。

佛門有一個公案,在佛寺里兩個出家人剛好遇上,他們就開始談話,后來因為他們談話的附近有一個入定的出家人,他修行比較高,他入定以后看到整個他們談話的過程。一開始諸佛菩薩、龍天護法都被他們感應過來,過了一會,全走了。再接著,惡鬼、羅剎都來了,還有些惡鬼、羅剎聽他們講話聽到給他們吐口水。這是佛門很有名的公案。他看到了很驚訝,就出來抓住這個機會點對他們兩位說道,“你們整個談話是在談什么?”“我們一開始就談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信心清凈則生實相,為諸眾生做不請之友,于諸眾生視若自己……’就談這些”。你看,談這些馬上感應佛菩薩來隨喜贊嘆。“接著,我們就閑話家常”,佛菩薩走了。“最后,我們在聊哪個居士捐的錢比較多”。你看,連鬼神都瞧不起,吐口水。這個公案聽完了,在講誰?像不像講我、講自己?確實是。我們其實還差他,比不上他,人家一開始還談經典,我們是看到人,“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訴苦的人”,趕緊過來,先試兩句,對方有回應,痛快的講。“你看那領導怎么樣怎么樣”,“你看那人修那么多年,其實也不怎么樣”,都談這些東西。我們下一次談,假如覺得好像有水噴過來,要想起這個公案。假如你是覺得頭頂濕濕的,那可能是甘露水,可能你談的是經典;假如是在臉上,那就要小心一點。真的我們能時時讓自己提起正念,要護念自己隊伍里的人提起正念。其實人都是需要被提醒,一提醒,念頭都是可以轉得過來。“善相勸,德皆建”,自己要是團體里面可以時時讓人提起正念的好同參道友。

當然,勸別人要柔軟,不能太硬,要用疏導的,不要用防堵的,堵了反而可能跟他有牴觸。疏導,慢慢引導,就對了。你甚至于可以在他的抱怨當中,要順著他的抱怨讓他覺悟,給他方法,你也聽,順勢而為。他抱怨他的孩子,你就先肯定他的孩子有什么好,我們用什么方法來幫他。我小的時候有印象,我媽媽的朋友來找她,結果這個朋友一來,“先生哪里不好、哪里不好”,就開始講。我印象當中,好像媽媽都是讓她先講,把一些情緒抒發出來,接著就跟她說,“妳先生其實這里不錯,那個優點也不錯”,講的時候也很柔和。我就看那個阿姨,“對,也有”,好像慢慢心情就恢復了。進一步再跟她說怎么做會更好,這都是因勢利導。孔子贊嘆顏回說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把這些好的教誨告訴他,沒有任何疲憊,聽的時候都是專注、恭敬、欲罷不能的,他說只有顏回做到了,其回也與。大家不知道有沒有經歷,比方說去親近師長,聽老人家五天或者幾天講經,假如有這個經驗,我們再觀照一點,第一天的時候精神特別好,全神貫注聽;第二天開始打瞌睡;第三天有點專注不了。請問第一天用的是什么力?激動、情感。慢慢的,激動是一時的,它會退的,理智跟慈悲不會退。其實我們聽經的狀態會一直往后退,都是還沒有真正把心發出來,都是還學個相而已。而且顏回不只專注聽,聽完以后馬上去做、去落實。孔子講,“吾與回言終日”,跟顏回講一整天,“不違如愚”,他很專注聽,沒有一句提出疑惑的,看起來好像不知到底有沒有聽懂。“退而省其私”,他離開以后,觀察他聽完的狀況,聽過的真的都去做了,“亦足以發”,就是他真的落實了。“回也不愚”,他是真的十分誠敬領受的。

剛剛跟大家講,我們效法顏回也不可能一蹴可幾,所以大家想打瞌睡還是要打瞌睡,為什么?投資報酬率比較高。你很想睡的時候,睡一下,五分鐘、十分鐘,精神就調過來了。你假如在那里,“蔡老師說不能睡,不能睡……”你就瞌睡一個多小時,就在半夢半醒之間,忘了還有明天。你不如好好睡,不過注意一點,睡的時候只可以前后點頭,不要左右晃。前后點頭還會給我靈感,你左右晃,我會覺得我都講錯了。而且左右晃還有一點,會撞到旁邊的人,這樣會影響別人,也不妥。都是有過程的,也不要出現一些狀況就太沮喪。當下調自己的作息,你可能還得再早睡一點,或者常常深呼吸,有時候常缺氧容易打瞌睡,多活動。我看有學長有時候上課上一半站起來了,這個是善學,為什么?對治。他知道自己精神會不好,他站起來,就比較不容易打瞌睡。站著還睡,到時候再說,再想辦法。一定有辦法,有佛法就有辦法,有圣教一定有對治的方法。

接著我們看第九點,要有恒心。第九點我們先講“用心如鏡”。恒心放第十點,“有恒為成功之本”。善學的心態,用心如鏡。在莊子的教誨當中說到,“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修行很高的人,他的心如明鏡。我們看鏡子里面沒有東西,清清凈凈,可是任何東西來,它都可以照得很清楚。它是空寂的、清凈的,又能起照,“寂而常照”。從這個經句當中我們就可以學到怎么用心,不將不迎,他是安住每一個當下的,他不會去煩惱未來的事情。大家有沒有經驗,比方明天要去跟一個朋友溝通一個觀念,或者是聊傳統文化,當天晚上,我們就在那里想,“我明天一開始跟他講什么,接著,我講了哪一句,他應哪一句,我再講哪一句”。然后就一直想一直想,想到連睡都睡不著覺,愈想腦子愈動得厲害,結果搞到半夜一點才有點睡著。隔天,真正坐下來,準備了很多,結果你第一句出去,第二句不按牌理出牌,你還想著“我本來要怎么講,怎么他講這一句,怎么辦?”那就很奇怪了,你就不能馬上去應當下的這個因緣。怎么應?清凈的心、真誠的心,不默認立場,只要心境念念為他著想就對了。反而你說“明天要跟他見面了,好高興。人之初,性本善,他以前都對我很有恩,明天也要好好的供養他。睡覺,不要想了”。明天去了,他怎么講,我們思如涌泉,就怎么應。空靈,心放空了,沒有很多雜念,反而很靈敏,可以覺照。空靈空靈,內心要放空,你整個本有的智慧、覺照就能很容易提起來。

應而不藏,在對應這些因緣的時候,心還是清凈。你看鏡子,它照了這個人,人走了,它落不落印象?它不落印象。不落印象,下一個來,它才照得清楚。這個鏡子假如落上一個人的印象,下一個人來,它怎么照?我們常常是,剛剛跟這個人談完話,走到另外一個人的辦公室去,眼睛看著他,腦子還在想剛剛的事情,然后對方說,“你有沒有聽我講話?”“對不起,對不起”。那就沒有應而不藏,應而有落這些印象,甚至還在掛念那些事。用心如鏡,就是隨時隨地心都是清凈的,沒有負擔、沒有罣礙。不是沒人的時候沒有負擔、沒有罣礙,有人,在應對的時候也沒有負擔、沒有罣礙。我們有時候跟人在談話,邊談話邊緊張、邊擔心。要一切隨緣,不要強求。跟他聊聊,看對方不能接受,急了,講話音調拉起來了,適得其反。真的不行,不要急于一時,任何事情讓它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我們的目標是用心如鏡。孔子有說他“空空如也”,這段話孔子是說,“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我有智慧嗎?人家都說夫子很有智慧,夫子說他“無知也”。這個無知就是沒有小聰明,就是沒有自以為是,就是內心里清清凈凈,空寂的。“般若無知,無所不知”,當我們的心里放得干干凈凈,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沒有妄想,就無所不知,你本有的智慧就起現行了。

從這句話告訴我們,修行最重要的是什么?放下。覺得自己很懂,有知了,就有我見、我慢這些東西來了,心里都是保持清凈。從哪一句可以學孔子的“空空如也”?你看這三個字很有意思,空,一個空就好了,干嘛兩個空?空也要空。你覺得“我空了”,你還有個“我空了”,還沒空。空空,連空也要放下。如,空空畢竟還是兩個字,還是有一個文字,如,自然就是這樣,不要落這個名相。法爾如是,如就好像你連文字這個名相都要放下,空空如也。孔子說修行,“子絕四”,孔子杜絕、放下什么?“毋意、毋必、毋固、毋我”,這就是孔子為什么能空空如也,關鍵在這里。意、必、固、我,我們學孔子,慕賢當慕其心,學孔子怎么在心上下功夫。毋意,念頭沒有起心動念,這個境界高。無念,不是所謂的什么都沒想,大家看《了凡四訓》,了凡先生跟云谷禪師對坐三天三夜,有沒有念頭?他什么都不想,叫“無想”,不是“入中道”,不是“念而無念,無念而念”。空寂他還可以覺照,這才是入境界、入真心。真心是空寂又有覺照,覺照又沒有起心動念,這是我們的目標。但是那個狀態是落到什么都沒想,什么都沒想,連命運都改不了。你真正入了那個境界的時候,你可以看到西方極樂世界,會有很殊勝的境界。慧遠大師要往生的時候也說到,他已經第三次見到西方極樂世界,他在定中還有起覺照,都還看到這些圣境,但是他看完了怎么樣?心里還是干干凈凈。

有些人作了夢挺殊勝的,見到人就講,就麻煩了,又起貪著了。不管什么境界,只要不執著,都是好境界。有些人一看人家有作好的夢,羨慕得要死,“佛菩薩到他的夢里,他好,我都沒有”。你不會換個念頭想嗎?那個學生需要鼓勵,老師當然去摸摸他的頭;已經學得不錯的,連頭都不用摸了。你要當被摸頭的還是不摸頭的?你要當被照顧的,還是不用父母、老師操心的?自己轉個念,自己就有動力了。就是有貪著,什么境界都生煩惱。我們現在還沒有辦法達到沒有起心動念的境界,那是見性的境界。我們會有念頭,但這個念頭要用得正,只領會善的一邊去,“俞凈意公遇灶神記”就是這么干的。“動即萬善相隨”,起心動念都是正念,最好的方法大家記住了沒有?不同種族、宗教的用法不一樣,你就選一句,把正念一直保持下去,你就可以念到最后念而無念,自得心開,你就契入見性的境界。所以孔子是無妄念。再來,毋必,這個“必”是什么?一定要怎么樣。他就很分別,一定是這樣才可以,一定是這樣才對。而且他會一直在那里等待,等待一定要怎么樣,我才能怎么樣。待心很強,寄望未來。其實不知道萬法由心,境界是隨著我們的心轉,我們的心都不轉,都一直在貪求人家的配合,哪些條件來了才能怎么樣,最后事做不了。

我記得小時候有一篇文章,說兩個出家人要到南海去朝觀音,一個是富和尚,一個是窮和尚。大家讀過這篇文章嗎?那個富和尚就想,“我要去的話,要造一艘船,上面要多少糧食……”就開始在那里準備、張羅。那個窮和尚什么都沒有,就拿個缽。然后富和尚給窮和尚講,“你這樣去不了,要準備哪些哪些才行”。后來一年過去了,富和尚還在張羅當中,剛好遇上了這個窮和尚,窮和尚說,“我已經從南海回來了”,他還沒去,變成條件好的反而去不了,因為他有太多的默認在那里。昨天我們鄭學長,他身無分文,我怎么連動作都有點像?很好,善友為依,大家互相學習。這個手勢有點灑脫,不要染。你看,單純好,做得成,佛菩薩自有安排,自己不操心;做不成,不要強求,自己繼續積累,以后真有緣了,好好供養大眾,什么都好。但是真正機緣成熟了,盡心盡力,這也是隨緣。緣分成熟不做,叫不負責任、隨便,糟蹋了因緣,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我得要再復習一下,怕忘記了。所以“必”有時候當下就可以覺悟,就是“我一定要怎么樣”給它擋住了。我給大家舉個例子,當時我在教書,我想到澳洲去學習,澳洲凈宗學院。可是佛學講座是六月份就開始了,不接受插班生。可是我的學生還沒帶完,請幾天假先去沒關系,但那是畢業班,好像沒有善始善終,心里不踏實。既然不能去,隨緣。不能上凈宗學院,我在山下凈宗學會好好修就好了,不強求,把本分盡好。

人都還沒去,電話來了,剛好有一個朋友去了,他跑去給總干事講,“我有一個朋友姓蔡,你給他一個機會,讓他進來”。我根本都不操心,他幫我打通門路,我就上山去了。真的,你安住你當下的本分,很多因緣自有安排,自己不要操心。都操未來的心,現在的事都沒做好,那就很麻煩。事情沒做好,會造業的,業會產生業力,你就很難繼續往前走了。但是你敦倫盡分,本來的業緣都轉成法緣,都變支持你的力量,那消長之間就差很多。我去了,結果我去那一次,兩個是例外的,另外一位就是常明師父,就是盧叔叔。你看,我們能安排像這樣有智慧的長者坐在旁邊嗎?我花再多錢也安排不了這個事情,這是錢辦不到的。可是上天自有安排,但你得先要老老實實盡你的本分。真的,很妙的,你每個本分真的盡了,真的把你的習氣調伏掉了,下一個緣才出得來。我記得我要去補習班補習以前,前面有考試,要讓你走教育的路,得要試試你是真想干還是假的。我住的那個地方在臺東,臺灣的東部,結果我在那里胖了十斤,它是一個佛寺,我好像吃佛寺的菜都會胖。我到凈宗學院去也胖了十斤,拍臉都會有彈性。我回臺灣去見常明師父的時候,他一看我吃,他就想,“你怎么吃這么少?”因為在澳洲的時候,我吃得特多,所有七十幾個人,我吃最多,所以他印象當中我很會吃。

后來,幾年之后看我,因為我那時候已經在大陸做事情了,又回去的時候,他看我吃少了,“怎么差這么多?”所以我功夫不夠,一做事就放不開,就沒吃那么多。到凈宗學院去,每天聽經,生活非常的愜意,都沒什么壓力。功夫要在哪里煉?有壓力的時候還能放下壓力,才是功夫。那個時候我在臺東,本來大家對我挺好,那個煮飯給我吃的阿姨,以前開餐廳的,所以我愈吃愈壯。后來我去學校代課兩個月,在那個過程當中,有人事變化了,有同修就開始毀謗我,說我心術不正,“怎么山上的蛇都沒讓別人看到,全讓他給看到了?一定是心術不正”,就開始傳。傳到最后,最疼我的老爺爺、最疼我的煮飯給我的阿姨,每一次看到我都是那種輕視的眼光、有看法的眼光。你就住在這樣的環境里面,每一個人對你都有成見,難不難過?難過就沒過關。“人不知,而不慍”,罵我最嚴重的人,每天跟我睡在同一張床上,你還能不能禮敬他?不然普賢行愿怎么做?喜歡你的人,禮敬不難。每天罵你的人,傳到最后所有的人都對你有成見,你還能禮敬他,那才是把師父的教誨提起來,而不是把自己的煩惱習氣提起來。所以前面都有這些人事考驗的。很多人都說,“某某人比較幸運,都沒有這些考試”。該考的,一關都跑不掉,為什么?都是心性的問題,都會在這些人事境緣考我們放下貪瞋癡慢疑這些念頭。

后來離開了,過了幾年回高雄,煮飯給我吃的阿姨開了很遠的路,跟那個老伯伯,八十幾歲了,開車來,坐在底下鼓勵我。幾年以后,這些誤會不就化解了?誤會了,干嘛急于現在就要解釋清楚?坦白講,現在也解釋不清楚,為什么?我們自己德行也不夠,也還沒做得很好,跟人家解釋什么?愈描愈黑。不如有志氣一點,以后用實際做出來的給人家看就好,不要硬是要去解釋個什么出來。硬是要解釋,也是執著點。成人的世界里,人家不會聽我們說什么,只會看我們做什么。你看當時我要去澳洲凈宗學院,我也恒順就好,反而因緣安排就很順。可是假如我放下學生,沒有把他們帶完,我的心安嗎?心不安,后面的緣會出來嗎?心不安,怎么去弘揚中華文化?安住每一個本分,后面的因緣自有安排。假如我們今天不盡本分,不對治習氣,都是在因緣當中,要上上不去,要下下不來,不只自己痛苦,可能領導也很傷我們的腦筋。要讓你下,怕傷你;不讓你下,又成不了事。我們記住,我們絕不當這種人,為什么?我們就是來奉獻的,沒有所求,更不想添一點麻煩,“但求無過,不求有功”。又有人說,“我發愿當一個現代的孟母”。現代孟母,給女人做榜樣,這個愿好不好?很好。可是變成她的煩惱,為什么?沒找到適合的。每天在那里,“怎么還沒出現?”后來我告訴她,孟母,一定要找一個人才能當孟母?天下人不都是你的孩子嗎?你看,那個念頭有沒有執著點?有。一定要有個人才能做。你把每個孩子都當作你的孩子,不是可以做了嗎?你不去默認的時候,可能格局更大,Understand(明白嗎)?

你發心,都會有因緣安排,真的。就好像我那個時候在家里面就想,我們家對面就是一個小學,教一個孩子談何容易?沒有十年、二十年,很難幫助他人格的樹立。所以我終身就在我們家對面教書,孩子一畢業,兩年之后畢業,隨時可以到我們家喝紅豆湯。我都在那里編織非常美的一生。結果我真的去對面考試,一百九十一個人考,二十一個人進復試,全部都是高手。二十一個人只有一個男的,其他二十個都是女的,為什么?因為初試筆試,女孩子寫文章特別厲害,男孩子全部被刷掉了。佛菩薩加持,我進去了。進去以后,校長說,“今天還有男的?”進去了,備取,沒考上。后來高雄縣備取,都是備取,考不進。后來我就知道為什么備取,備取我才去得了大陸。我什么都考不上,我爸爸說,乖乖讀書。可是每次都差一點考上,我爸爸很不忍心,覺得“你還是挺有實力的,你既然要去,先去看看,不適合,趕緊回來”。所以我還得考個差一點考上,我爸爸那邊才能交代。你說誰想得到?反正圣賢、佛菩薩安排,都會安排得很恰當,我們想都想不到。連考不上都是重要的部分,不然你條件不具足。你看,我沒有辦法在對面教,我有沒有很失望?統統給佛菩薩安排就好,自己不操心。這么多年走過來,我那些學生現在都讀大學了,我真的護念不到他嗎?他真的還記我這個老師,他現在打開電視可以看到我,那這個緣有沒圓滿嗎?可是你假如有一個念頭,執著一定要這樣,可能很多因緣,佛菩薩沒有辦法安排我們的因緣,因為我們一定要這樣。所以這個“毋必”還是很有意思的。

毋固,遇到事不能太執著、固著、固執,誰講都講不通。毋我,這個“我”是什么?自私自利,自我為中心,這些都要放下。真的都能放下了,心里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沒有妄想,空空如也,時時都是用心如鏡,“境來不拒,境去不留”。

今天我們課程就跟大家分享到這里。謝謝大家。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54272.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