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黃柏霖警官

黃柏霖老師主講《太上感應篇匯編》(第83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眾生之大權也。若約佛法論,從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師。


《太上感應篇匯編》(第八十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6/1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8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匯編》第十九句,【友悌】。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六十九頁,請各位看課本:

【宋毛烈。與陳祈善。祈有三幼弟。慮其長而析產業。遂先以田。強半私質于烈。累錢數千緡。母死后。但以現在田分之。至年余。載錢詣烈家求贖。烈受錢。有干沒心。紿以他日受券。祈自謂素與烈善必無他。后數日至。則烈避而不出。訟之縣。縣受烈賄。曰。官信文書耳。安得受錢無券。祈竟以誣受杖。后屢訟之官。費公分之產幾盡。然還價無憑。田仍歸于烈。三弟聞而笑之。世之挾長以欺幼者。有不遇毛烈者乎。】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請各位看第六行,這個‘善’,‘與陳祈善’,這個主要是講毛烈跟陳祈他們之間的一個等于勾結,來賣祖先的財產。這個“善”就是說交情。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宋朝,“善”就是交情很好。

‘強半私質于烈’,“強半”就是超過一半,這個叫“強半”。“質”就是以財物抵押的意思,我們現在講就是抵押擔保,這個叫“質”。

‘累錢數千緡’,這個“緡”是金錢的計算名詞,古代通常是以一千文為一緡。

‘載錢’這個“載”就是帶著,攜帶、帶著,帶著錢去見毛烈,這個意思。

‘贖’就是因為當時他把土地質押給毛烈,拿現款嘛,他現在把錢拿回去還毛烈,希望毛烈把這個土地還給他,這個叫“贖”。

‘干沒心’,這個“干沒心”就是侵吞公家或別人的財產財物,這個叫“干沒心”。

往下這個‘紿’,這個“紿”就是欺騙、欺誑。

再下來‘受券’,這個“受券”這個“券”,“受”就是付與,“受”就是給的意思,這個是給。那“券”呢?就是契約書,我們現在講叫合約書,契約、契據。古代的時候常常以竹木等刻成的,分為兩半,把這個合約用竹木,竹片竹木把它刻成,然后大家各執一半,各執其一,合起來就變成一個合約,合以征信,征信就是以表達信用。后來的人,因為紙張就發明了,就是我們現在常常用的這種合約版本,合約書,這個叫作“券”的意思。

‘縣’是指縣官。

‘文書’就是說以這個文件為依據,這個“文書”叫作文件,比如說以合約書為依據,以契約為依據,這叫“文書”。

‘還價無憑’,“還價無憑”這個“價”就是錢,質押的這個錢還給他。“無憑”就是沒有根據、沒有憑據。

‘挾長以欺幼者’,這個“挾”就是依靠,“長”就是排行最大的。“挾長”的意思就是他自靠,自己靠著他是長子、大哥,這個叫“挾長”的意思。

我們這一段的白話,我們來給它讀誦一下:

宋朝的毛烈跟陳祈他們交情很好。陳祈他下面還有三個年幼的弟弟。陳祈他就是,‘慮’就是他有這個計謀,他就考慮到說他是長子。這個地方不是講長子,這個地方應該是說,“慮”就是,“慮其長”就是說怕他這三個幼弟,三個年幼的弟弟將來長大,這個叫“慮其長”。就是他們將來長大以后,那要分家產嘛,‘析產業’就是分這個祖先的遺產。然后這個陳祈就私底下,‘遂先以田’,他就把這個田地,父母的這個田地拿了一半,“強半私質于烈”,就把它私下抵押在毛烈那里。毛烈就給他這個,“累錢”,就給他總共數千串,數千文的,這個一千文是一緡,給他數千串的這個錢,押在陳祈那里。

‘母死后’,等到他母親往生以后,過世以后。‘但以現在田分之’,這個陳祈就很會計算,他先偷偷地把一半的土地先押出去,換句話說只剩下一半了,剩下一半的話,四個兄弟再來分四分之一,他獨吞那另外一半。母親死后,就以現在的一半的土地來分家產。經過一年多以后,財產已經分掉了,這個陳祈就拿了這個數千串的錢,數千文的這個錢去見毛烈,‘詣烈’就是去見毛烈,希望把那個一半的土地歸還過來,他再把這個數千文還給他。毛烈把錢拿下來,你看毛烈實在,他這個陳祈已經夠陰狠了,毛烈比他更陰狠。他錢拿去以后,毛烈再把錢拿回來,全部把它吃掉。

所以毛烈受錢,就是毛烈把錢收回來以后,“有干沒心”,有意要吞沒他家的田產。因為毛烈也想說,反正這個事情是你知我知,他不知道還有天知地知,就是《覺世真經》里面講的,你知、我知、天知、地知,還有鬼神知。一般世間人都是這樣,我跟你講悄悄話,你不要跟別人講,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知。所以他有吞沒他這個財產的心,因為他算準說,陳祈當初是偷偷地把這個田地押在他那里,他認為陳祈不敢講出去。陳祈如果講出去的話,那他弟弟就會來分啊。

他這個錢被騙了,錢被拿走了,土地也不見了,就有一點像我們臺灣的俗話講的,臺語叫啞巴壓死兒子,翻成國語呢?叫啞巴壓死她的兒子。因為在床鋪上睡覺,媽媽不知道就把兒子壓死了,因為兒子哭的聲音媽媽聽不到,所以叫媽媽壓死這個兒子,應該是說聾子的這個媽媽壓死他的兒子,臺語叫啞巴壓死兒子,有苦說不出。這個叫作毛烈拿回錢以后有干沒心,就是要獨吞。這個事情古代發生,現代也發生了很多,未來還是會有,因為這是人性的貪婪問題,等一下我們一一來分析,這一段文章非常地好,值得我們警惕。我們要明白因果,這一段這個故事事實上在講因果的現世報,這還不要等來世,這現世就可以報了。

“紿以他日受券”,“紿”就是欺騙。這個毛烈就欺騙了這個陳祈,因為當時他要跟他拿回土地的時候,他想,那個陳祈認為說,他因為手上有那個契約,有那個合約書,而且再加上陳祈自己認為‘素與烈善’,就是他認為平常跟毛烈交情很好,這叫“素與烈善”。“必無他”,他認為毛烈不應該出賣他,也不會出賣他,這叫“必無他”。這他不知道,他沒有學佛,我們俗話講,人心難測,人家說人心不足,如大蛇要吞象。所以這個“必無他”就是可以講他愚癡。所以貪瞋癡是三兄弟,貪瞋癡,孿生兄弟,愚癡嘛,沒有智慧。今天他如果有智慧,陳祈如果懂得倫理、道德、因果,他絕對不干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所以他認為說,他跟毛烈的交情夠,所以毛烈不可能對他怎么樣。他不知道佛陀跟我們講,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諸受是苦、涅槃寂靜。人心為什么會無常?因為凡夫心,他有我執、有法執,有根本無明,他有貪瞋癡慢疑,習氣是無量無邊,所以心是生住異滅啊。所以老法師說,還沒有證到阿羅漢,不能夠相信你的心。為什么阿羅漢的心可以相信呢?因為他無我了,他證得無我了。阿羅漢他就是,第一個他殺賊,他殺煩惱賊,他已經斷見思惑了;第二個他證果,四果羅漢,他可以接受供養,叫應供;第三個,他證得這個我空真如。

‘后數日至’,后來經過數天以后,毛烈總是避不見面。我想這個東西,如果有私底下借貸關系,或者是有欺騙行為,存心要詐欺,最容易使出的一招就是避不見面,避而不出。你怎么跟他約,他都不出來。有被倒過帳的人,有被倒過債的都有這種經歷。他跟你借錢的時候很容易,你現在跟他要回錢的時候,難如登天。

就是“則烈避而不出”,他就不出來。經過數天以后,毛烈總是避不見面。“訟之縣”,陳祈沒有辦法了,只好告官,就向縣衙提出訴訟。‘縣受烈賄’,縣官就接受毛烈的這個賄賂,那就說了,那個縣官就跟他講,就跟陳祈講,“官信文書耳”,我們公家機關,我們縣衙只相信這個文件,你拿出文件出來,你有官方的證明文書嗎?就是我們用現在講說,你有沒有去公證啊?我們現在說,你跟人家打合約,你應該到法院去公證,法院給你證明說,你們這個買賣合約有效,這個叫公證,就官方文書。你有官方的證明文書為憑啊。怎么可能還錢給人家而沒有憑據呢?因為毛烈把他錢收回去的時候,也沒有寫一個憑據給他說,我收回你當時質押的數千文的這個錢,他也沒有寫。你現在錢被毛烈拿走啦,你身上又沒那些錢,你有苦說不出啊。

縣官本身也是一個貪官,他接受毛烈的賄賂,所以他講出來的話就比較偏袒毛烈,這叫“官信文書耳”。他說你有官方的文書可以為憑嗎?‘安得受錢無券’呢?他說怎么可能還錢給人而沒有憑據呢?陳祈,‘祈竟以誣受杖’,陳祈到最后就變成我們現在講的誣告,因為他要告毛烈,因為沒有證據,所以變成誣告罪,還要被打,受到杖責。‘后屢訟之官’,后來一直打官司,現在我們講的,從地方法院打到高等法院,再打到最高法院,這個叫“屢訟”,一直打官司,叫“后屢訟之官”,不斷的提出這個訴訟。‘費公分之產幾盡’,把他跟他三個弟弟所分的那一半的家產全部都花光了,幾乎用盡所分的家產。“然還價無憑”,但是因為沒有憑據,無法取得還錢取回田地的憑據,田地依然歸于毛烈所有。‘三弟聞而笑之’,三個弟弟聽了這個消息以后,就暗自的竊笑他,偷笑。“世之挾長以欺幼者”,它說世間人依靠自己是長輩,自己是年長,而欺負幼小的人,有那么幸運不會遇到像毛烈這種人嗎?

這一段里面我們來探討一個重點就是,陳祈他在三個弟弟都還年紀小的時候,他認為自己所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他就把這個田產,母親的田產把它的一半,超過一半,私底下先質押在毛烈那里,私底下拿了這個數千錢,這樣的一個可以講說非常不誠實的行為。這個在《無量壽經》三十五品里面有提到這一段:“機偽多端,更相欺誑,欲自厚己,欲貪多有”,這一段經文等一下我們會探討,跟用《無量壽經》來印證這一個因果故事。

我剛剛講說這一種因果故事,雖然看起來是很短,但是古今都會發生,值得我們來探討啟發,希望從這個故事里面我們得到一個智慧。而且現在很多分家產的這個兄弟,我常常在這個講座里面有提到,甚至分家產會對簿公堂,甚至大打出手,以后兄弟相殘,鬧出人命,非常地多。曾經這里也有發生過一對兄弟分家產,分了家產以后大家都有怨氣。哥哥住樓上,弟弟住樓下,因為分家產不公,甚至心理不平。弟弟住樓下,哥哥住樓上,弟弟干脆就把那個樓梯口堵起來不讓哥哥走。所以哥哥下樓就沒有樓梯可以走。這很多很多啦。

還有我上次講的,也是跟這個故事很像,就兩個兄弟跟他們姐姐在年紀小的時候,他們父母都還在的時候,那時候大家都,家庭都在奮斗。哥哥年紀長,弟弟那時候年紀幼。但是他們,因為那時候,剛開始年輕的時候,大家感情很好,就跟姐姐跟哥哥跟弟弟,三個人就合資買了這個房子。因為當時弟弟年紀小,哥哥已經年長了,就是姐姐跟這個弟弟就把這個房子就登記在哥哥的名下。可是他們事實上三個人都有出錢。等到這個弟弟也長大以后,也是住在隔壁,父母,跟這里一樣父母都死掉了,往生了。因為父母死了就要分家產,弟弟就跟哥哥講,他說你那個房子是我們當初三個人買的,我的三分之一的份,你要分給我啊。

你看我剛才講說,古代會發生,現代也會發生,就是年長者依靠他是長輩,他是年長,來這里講的欺幼,欺騙弟弟,欺幼就是欺負,甚至欺騙這個幼小的弟弟。這個弟弟跟他哥哥要當時他有出的那三分之一的錢,房地產現在也漲價了,就跟他哥哥講說,你把你那三分之一還給我。哥哥不給,不認帳,你拿證據出來啊,跟這個毛烈一樣,你拿證據出來啊。當時就是,弟弟只是把錢捧給哥哥,大家彼此信任,跟那個陳祈自認為毛烈不會出賣他一樣。這個弟弟就一而再,再而三跟他哥哥要那個錢,哥哥就始終不給,甚至避不見面。跟這里講的,也避不見面。

弟弟本身住在隔壁,有一天他就趁著他哥哥,因為哥哥是以開出租車為業。弟弟有一天就藏一把刀,等到他哥哥回來以后,把車子停好,到門口去當場質問他的哥哥說:你要不要還給我那三分之一的錢?他哥哥就死不認帳。他一刀就劈過去,當場把他哥哥砍死了,兄弟相殘,對不對?所以我們就用儒家說的道理,圣賢說的道理,佛家我們用《無量壽經》說的道理,我們再用《太上感應篇》說的道理,我們來分析這個故事。老和尚講,我們要相信老祖宗講的話、圣賢講的話,老和尚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人是誰?我們的歷代祖先,我們這些圣賢,我們相信佛陀說的話、祖師說的話。

我們先來想第一部分,儒家怎么講?儒家在《德育古鑒》里面,《德育古鑒》是一本因果善書。它里面講,它說一生里面兄弟感情最久,在這本《讀書錄》里面講,法昭禪師寫一個偈語,他說,我們這個也研討過了,“同氣連枝各自榮,些須言語莫傷情。一回相見一回老,能得幾時為弟兄。”這一段偈語都很簡單,“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要用言語或是身口意的行為互相傷害感情。這個世間是很無常的,生命也很無常,能夠做兄弟還有多少時間呢?

所以它說這一段文章讓人家非常地令人,發人深省。它說兄弟,“昆季”就是兄弟,“昆季之愛”就是兄弟之愛、手足之愛。它說古代的人說,人倫有五倫,它說里面兄弟相處時間最長。它說比如說國君跟大臣,這要看緣分,我們現在講叫長官跟部屬,這靠緣分嘛,長的頂多五年、十年。你碰到一個好長官,也頂多說,好,他一直提拔你,他也不可能常常跟你共事。所以頂多也是三年、五年,三年五載就要分開了。所以它說“君臣遇合”,要當長官部屬要相遇,要相處在一起,那還不容易啊。朋友相會那更短暫,同學朋友也是很不容易,久久才碰到一次。妻子嫁給丈夫,現在的更短,有的離婚,有的成怨偶,十年、二十年,甚至短到五年、三年就離婚了。比較恩愛的可能是三十年、五十年、六十年,還是分開。你結婚的時候就已經二十歲了,以現在的結婚年齡,現在二十歲是很少人結婚,都拖到差不多二十五、三十,甚至到四十才結婚。如果你是三十歲結婚,就算很恩愛吧,也只不過結婚只有三十年、四十年,就七十歲了。

所以古代這個,《德育古鑒》里面講,它說一般來講都以二十歲為標準,但是兄弟他是出生的時候只差一歲,一年到兩年,甚至三年到四年,他就出生啦。它說從“竹馬游戲”,就是小時候大家一起游戲開始,一直到“鮐(tái)背鶴發”,“鮐背”就是老人,已經到年紀大了,頭發白了。“其相與周旋”,大家相處在一起,甚至兄弟有時候比較長壽一點的,多到七八十年之久,超過我剛剛講那個夫妻嘛。夫妻最多,二十歲結婚,到八十歲也不過六十年而已。有些兄弟活到八九十歲了,像我舅舅他們,現在幾個舅舅,大舅二舅三舅四舅都還在,四舅都已經到七十幾歲,大舅已經到九十歲了。我大舅媽都已經死掉了,二舅媽也死掉了,四舅媽也死掉了,四個兄弟都還在,就這個道理啊。這里老祖宗講的沒有錯啊,兄弟最長。

然后它說怎么講呢?“恩意浹洽”,就是我們同一個父母生的,要有那種感恩的心,大家這一世來做兄弟,要敬重尊長,要友愛幼弟。“猜忌不生”,如果大家相處在一起,不要互相猜忌、猜疑。“其樂寧有涯哉”,那種和樂怎么會有止境的呢?但是也有兄弟是怎么樣呢?它這里講,“乃有不相往來”,老死不相往來,吵架,為了錢財、為了嫉妒,哥哥比弟弟有錢,弟弟比哥哥有錢,或者說他瞧不起他,互相瞧不起,不相往來,也有啊。我光看我的周邊就一大堆,一年見不到一次面,不相往來。

“不通耗問”,就是問個好都不愿意。“遇于途則恥下車”,在路上萬一碰到的話,甚至不愿意下車。“鬩(xì)于墻則思角訟”,你說兄弟鬩墻吵架,要不然就打官司。“結異姓為弟兄”,什么干哥哥啦,稱兄道弟的,結拜兄弟啦,這個叫“結異姓為弟兄”。“迎讒夫為上客”,那個嘴巴,那個三寸不爛之舌叫“讒夫”。我自己的親戚朋友里面就有這種人,我的一些親戚里面,我就曾經看過這個活生生的故事,就真的有這樣的。但后來那些讒夫,那些三寸不爛之舌那些朋友都背叛他,只有兄弟沒有背叛他,這我有一個親族里面有這樣的一個故事,“迎讒夫為上客”。“家眾操戈”,甚至家里的弟兄刀槍相向,就“操戈”,同室操戈就互相殘殺。“野鬼瞰室”,什么叫“野鬼瞰室”?別人就來偷你家的,貪圖你家的財產了,叫“野鬼瞰室”。“非所謂第一顛倒相者乎?”老祖宗說,這不就是第一顛倒嗎?這是儒家怎么講手足之情,我們要記住這句話。

《顏氏家訓》里面有說了,“二親既沒,兄弟相顧”,父母都死掉了,兄弟互相照顧。“當如形之與影、聲之與響”,身形跟影子,這個聲音跟這個響,就是那個回響。“愛先人之遺體,惜己身之分氣”,兄弟就是分氣,“愛先人之遺體”就是什么?兄弟就是父母的遺體,你愛弟弟、愛哥哥,尊敬哥哥,就是“愛先人之遺體”,“先人”就是父母。“非兄弟何念哉”,如果是說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怎么做兄弟呢?

所以做哥哥的要怎么做?它這邊就講了,“當以兄之友而行父之嚴”,要友悌,我們這里講的要友悌,所以做兄長的要友愛弟弟,而要像父親這樣的,我們講說父親都很嚴格,嚴父慈母,行父之嚴。“又兼母之慈”,我們講說父嚴母慈,要有母親的慈悲、父親的嚴肅。來“教導保恤”,教導幼輩跟晚輩,而且更應該照顧得無微不至,做兄弟的要到這種地步,這是《德育古鑒》里面這樣跟我們講。

我們來看,從這個陳祈跟毛烈的故事,我們看《無量壽經》怎么說,《無量壽經》三十五品,“濁世惡苦”中有提到,“機偽多端,更相欺誑,欲自厚己,欲貪多有”。這個義寂里面說,機是什么?機就是,“機謂幻惑”,他在迷惑對方、欺騙對方,這叫幻惑,用盡各種方法,“偽”就是虛詐。“憬興云:‘機者機關’”,機關就是一種算計,“即巧言令色,曲取君意”,他在博取你的信任,“能行機偽”,去做那個欺騙人的這種行為。“又機者機心”,“機心”就是我們講,佛家里面講的妄語,我們口業里面有四個,惡口、兩舌、妄語、綺語。在口業里面,這個“機”就是嚴重的貪婪、貪愛。所以這個機心就是意業,所以意業,意惡是最難治的。我們在讀《俞凈意公遇灶神記》里面講,意惡是最難治的。老法師也講意惡是最難治的。就是我們的三毒,貪瞋癡三毒。所以這個機就是你那個存心,你那個起心動念,這個叫機心,機就是算計別人、欺騙別人,這叫機心。偽就是不真誠、不誠實,偽就是詭詐。《無量壽經》里面講,這個黃念祖老居士的注解里面講,“如是惡人,無論尊卑上下,內外親疏,皆欺騙詐惑。”有這種心惡的惡人,他不管是尊或是卑,或者是他的長官,或是他的下屬,這叫“尊卑上下”,或是他的親戚,或是他的朋友,“內外親疏”,都是行欺騙詐惑。

“《會疏》曰:‘三惡相資,熾發邪欲。吸引他財,欲積自己。’”為什么這個世間會有這么多的因果故事?會有這么多的糾纏不清?就是三惡,就是貪瞋癡三惡,你貪不到就起瞋,有貪必定癡,這“三惡相資”,它是互相的。“熾發邪欲”,就幫助了那個,“邪欲”就是邪惡的這種欲念。想吸引,想去占有別人的錢財,希望自己累積自己的財富,叫“欲積自己”,總是希望一夕即富,就像現在詐騙集團,非常地多。

“故云‘欲自厚己’”,都希望自己財產愈積愈多,為什么會這樣?這里講欲貪,就是說我們剛才講的,這個經文里面講的“欲貪多有”,這個欲貪就是貪欲跟貪惡。《維摩經》里面講,“身孰為本,欲貪為本”。我們為什么沒有辦法解脫?為什么會到六道里面輪回不休呢?都是因為這個我執跟法執,這個身執就是我們這個身見,我們執著這個我身,我這個身體是我,所以凡夫迷惑顛倒。他認為我這個身體是常、樂、我、凈,這個身體是,永遠保持這個身體是存在的,這個叫“常”。“樂”呢?他把世間這個五欲之樂,財色名食睡,認為是最快樂的事情。“我”,他認為我現在這個黃某某,我這個名字是真實的我,這叫作“我”。他認為我現在所擁有的房子、我的妻子、我的小孩,這都是我的,這都是凡夫嚴重的我、我所。我們的我執造成我、我所,我有能所,能見的我跟所見的財產、所見的妻子、我所見的事業。他不知道這個財產,佛陀跟我們講五家共有。

所以《維摩經》講說,“身孰為本”,老子也講過,“吾有大患,為吾有身”,老子都會講這么有智慧的話。哎呀,我還有一個大問題沒解決,“吾有大患,為吾有身”。所以身見一破,他就證初果了,須陀洹。所以這個見惑里面,第一個要破的就是身見。凡夫他就以這個身體認為是真我,所以真常、真樂、真我、真凈,他以為這個身體是干凈的,事實上你兩天不洗澡,就臭得不得了,而且九孔不凈。所以佛陀跟我們講要觀身不凈、觀心無常、觀受是苦、觀法無我,這四念處。

這個《維摩經》里面講,這里面講“欲貪為本”,毛病出在這個身體的執著,嚴重的身見的執著,身見最執著是以什么為本呢?“欲貪為本”。“又《會疏》曰”,欲望有多大呢?它說“欲海深廣”,欲海是無量無邊的,“不知厭足”,不知道滿足。“無尊無卑”,人一貪心起來的時候,他也沒有尊卑了,長輩的錢他也要騙,晚輩的錢他也要騙。這個陳祈就是因為他貪財。所以“無尊無卑,無富無貧”,不管是有錢的,他也是會起這個貪欲,窮的人也是一樣。“唯求收積”,只希望這個錢財到手就是我的。“嘈雜奔波”,這個欲望就像大海那個波浪一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像那個聲音很嘈雜這樣,“故云欲貪等”。“欲多占有,故曰‘欲貪多有’。”

《無量壽經》里面講,“天地之間,五道分明,善惡報應,禍福相承,身自當之,無誰代者。”黃念祖老居士在注解里面講,他說天地之間,事實上五道是很清楚的,你造什么樣的業因,就墮哪一道去。所以“天地則所依器界,總標三界”,我們講欲界、色界、無色界,五道,講五道是因為把修羅道拿開,放在天道里面,放在餓鬼道里面,放在畜生道里面,這講五道,人道也有修羅。所以“五道則能依有情,善惡通舉。苦樂因果,人人常見”。我們常常看到這個世間的苦樂因果,事實上都是因緣果報它所顯現出來的。“表因必有果。如是業因,如是果報,一絲不爽也。”

《無量壽經》里面講說,這些造的因果都怎么樣?苦樂自受,無有代者。它說善惡報應,報應就是什么?有施必有報,就像剛才那個陳祈把父母親的土地,欺騙了他三個弟弟,把它私底下質押給毛烈,這叫作“有施必報”。“有感必應”,故現前所得的禍福,“皆是宿因之報應”。

這個我有一個朋友就發生真實的故事。我現在有一個蓮友,他在幾十年前的時候,他生意做得很大,是做紡織的。做紡織的時候,那時候他并沒有學佛,他認識就是一個也是修行的,他都叫他師父,他懂得風水地理。所以在那時候他做事業做得很順,他就曾經有錢借給,也算是他一個朋友,在我們新北市的某一個地方。當時錢借給他的時候,比如這個房子是價值一千五百萬,當時他大概是借給他八百萬、一千萬這樣。那個房子就給他抵押。后來這個人,跟他借錢的他這個朋友,后來因為沒有錢可以還,他就跟我這個朋友講,他說我這個房子被拍賣,因為他后來不能還錢,我那個朋友就把它訴請銀行拍賣。但是原來這個屋主就一直求他,他說你給我一點東山再起的機會,如果銀行是拍一千兩百萬,希望你多給我一點錢,就一千三百萬,一千五百萬標下來,讓我多了三百萬可以東山再起。后來跟我學佛那個朋友,他就跟他講說不行,我偏偏要標一千一百萬、一千兩百萬,我要把我的錢拿回來,甚至我把你這個房子我也要要過來。

就這里講的,我們講說有施必報、有感必應。你怎么樣去對待別人,他就怎么樣回報你,這叫感應。你用三十磅的力量打墻壁,反彈回來的痛苦就是三十磅的力量,這是因果不虛,《太上感應篇》就是在講這個道理,有施必報、有感必應。結果事情隔了幾年以后,當時原來那個屋主,因為看到自己一生的積蓄,房地產被銀行拍賣掉,一無所有,后來在里面上吊自殺,上吊自殺了。后來我那個朋友就要去住這個房子,結果里面鬧鬼。那時候他叫我去,叫我去捉鬼。我說我不會捉鬼,我只會帶共修念佛,我不會,他叫我去。倒不是說我膽小,我覺得學佛是學智慧,干嘛去搞這種東西呢?所以我就不去。他說黃師兄,你就帶我們共修,你到里面去跟這些原來,好像是自殺的冤魂,跟祂講一講好不好?我說我沒有辦法,我都沒有功夫,你不要找我。

后來我這個朋友,后來他事業開始敗的時候,他也同樣跟朋友借錢,那沒有辦法,只好拿這個房子,一樣這棟房子給別人設定抵押。所以后來他的房地產,后來他銀行貸款也繳不出來,借的這個錢也還不出來,他跟這個后面,這個借的朋友的錢還不出來以后,人家只好一樣把它拍賣。結果他也同樣的語氣,跟前面那個第一個地主一樣,同樣的語氣拜托我這個朋友借錢的朋友說,你再給我多一點錢買下來,讓我東山再起。對方一樣跟他講說,我為什么要多給你錢讓你東山再起?你看馬上,“現前所得之禍福,皆是宿因之報應”。結果后來他真的還是被他朋友出賣,一樣把房子標下來,這個房子就變他的了,這證明是五家共有。

所以“《會疏》云:‘善惡約因,報應約果。’”“因有善惡”,你造了善惡的因,果就感苦樂。“形聲影響,毫厘不差。”“影必隨形,回響隨聲”,各位一定要記得這句話,很重要。你造了那個善惡的因,它就一定感苦樂的果,有形一定有這個影子,有聲音一定有回響,“回響隨聲,一絲不爽。業因果報,亦復如是。”“苦樂相繼,禍福相倚。”“禍福相承”,《無量壽經》里面講“禍福相承”,所以“作善得福,造惡得禍,皆是自作自受。”所以因果里面,最清楚第一點就是自作自受,不作不受。《無量壽經》里面講,黃念祖老居士注解說,“身自當之,無誰代者”。

我們來講這個,剛才講說《德育古鑒》跟《無量壽經》講這樣的一個圣賢的話,我們來看這個報應的啟示。《了凡四訓》里面有講,“榮辱死生,皆有定數”。這個陳祈本身沒有那個福報,想要獨吞他父母的財產的一半,這個叫什么?他不知道“榮辱死生,皆有定數”,連生死都有定數,何況是福報呢?如果你有讀《了凡四訓》,就不會做這種事情出來。因為你懂得這個圣賢道理,你就不會去欺騙弟弟,造了這個因果啊。最后他也被毛烈騙啦,連土地的一半都騙走了。

所以這個榮辱死生,我們講說什么?我們業力,業力在主宰。所以以前我們就有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笑話,這個老和尚也有講過。這以前我們臺灣的蔣介石先生,他從大陸撤退到臺灣來,曾經就有一個少將,老蔣先生要給他升中將,大概通知明天就要授階典禮。這個少將就很高興,因為一輩子能當到中將上將,都是三生有幸。當天晚上就跟朋友去慶功,我終于升中將啦,結果跟朋友一慶功以后,酒一喝多了,當天晚上就死掉了,第二天就不能授階啦。這叫什么?這叫“榮辱死生,皆有定數”,一命就嗚呼了。所以要怎么樣呢?福報是怎么來的?要積功累行,以基厚福,我們叫厚德載物。

所以“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就這個道理。所以我們剛才講說,厚德載物,你的福報要怎么樣?要有德行去支撐。所以《詩經》里面講,“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只要擴充你的德行,“力行善事,多積陰德,此自己所作之福也,安得而不受享乎?”你還沒有到達菩薩跟佛的境界,你追求的就是福報、福德,那你要怎么樣呢?你要有德行去支撐這個福報。所以云谷禪師說,“世間享千金之產者,定是千金人物”,他這輩子有千萬、有上億的財產,他一定過去生有布施百萬千萬的這樣的因在里面。我們剛才講,善惡約因,禍福約果。他過去生有財布施,這輩子得富貴。老和尚常講,過去生有布施,法布施,這一輩子得聰明智慧、學問淵博。過去生有布施,無畏施,這一輩子健康長壽。

所以這里講,“世間享千金之產者”,他有千金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用語叫有億萬家產的人,他過去生一定有這樣布施的因,所以他一定是,他的業報里面、福報里面,一定是享千金的人物。也就是他的福報里面就是億萬富翁。“享百金之產者,定是百金人物;應餓死者,定是餓死人物。天不過因材而篤,幾曾加纖毫意思。”老天沒有把你挪開,老天沒有這樣再給你加一點,沒有,都是你自求多福,自己種來的。所以福報是種出來的,福報是修出來的,福報不是求出來的。你什么樣的土壤,加什么樣的種子再下去,再用什么樣的土壤,加什么水,跟陽光,跟空氣,它自然就發芽。這一塊福田,“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就在你這一念心,我們講心田。所以我們講這個福田里面有恩田、悲田、敬田。

所以第三個就是說這個果報不虛,我們講因果不空,證明這個陳祈跟毛烈,也給我們說明是因果不空。佛在經上說,人不是只有一世,若只有一生,那死了就算了,但問題不是這樣的,人都有來世,一切有情也都有來生。最基本的原則,欠命要還命,欠債要還債。所以佛經上講,“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楞嚴經》里面講的,“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還債的時候,不是少一點,便是多一點,來世再互相糾纏、互相追討,永遠扯不清,沒完沒了。就是這里講的,毛烈跟陳祈,陳祈他欺騙他這三個幼弟,就算這一次給他得逞了,他還是要還他這三個幼弟的這個福報跟家產。

所以這里再下來有講,人有機心,天有巧報,《感應篇匯編》里面講,“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也。”《詩》《書》中講,“亦曰上帝臨汝,日鑒在茲,十目十手,神之聽之,則吾心獨知之地,自有鬼神,更嚴于昭布森列之時矣。”人可以不用怕法律,你可以說我不怕法律,你可以說用盡所有機關的機巧的方法,但是你逃不過鬼神,逃不過災禍。我這里就講兩個故事,來印證這個因果不空,也跟這個毛烈跟陳祈的故事一樣的。

故事一,就人算不如天算。在《安士全書》里面,《陰騭文》里面有講這一個故事,就《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周安士居士所注解的這一本善書里面有說這個故事。這個故事講四川,劉備在建國的時候,當時因為遇到大饑荒,巴西一帶特別的嚴重。有一個很富有的農夫叫羅密,他存的稻谷有五千多斛,斛是古代的一個計量單位,左邊是一個角,右邊是一個北斗星的斗,這個字唸胡。一斛是這樣,它是以十斗為一斛,也有以五斗為一斛。他五千多斛,就換句話說,乘以十斗的話,他有五萬多斗的米,他藏起來不賣,他讓那米價一直漲得很高的時候他再賣。我們剛才講的,十目所視,十指所指,上帝臨之鑒之,神之聽之,老天都在聽你,老天在看你,天地有司過之神。

結果這個羅密他認為神不知鬼不覺,我藏米誰知道啊?我等到它漲價我再來賣,誰知道啊?就我剛才講說人算不如天算,他就這樣算好了,一定可以漲價,一定可以大賺一筆。現代人還不是這樣嗎?買股票、炒基金,用詐術去騙人家的土地錢財,他認為神不知鬼不覺,對不對?這個羅密他認為他這樣沒有人知道,所以他門關起來不賣米。當時鬧饑荒,當時有一位義士,義士就是我們現在講很慈悲的人,我們講說像菩薩一樣,他叫什么呢?他叫許容,許容他傾家蕩產,把他所有錢財全部拿出去救濟,賑濟貧困。但是他全部都用完了,力不能相繼,可是看到災民不斷的挨餓死亡,他心里非常地不忍心,這個許容。

不久之后,突然間發生一件奇怪的風災,我跟你講說,你可以不怕法律,你可以不怕政府官員,但是老天拿你有辦法,天災、鬼神拿你有辦法。結果突然間發生一個怪風,把羅密家那個谷倉吹倒,谷糧隨風飄,撒到各處,成包成團的降下來,縣城里面的人都撿到了,有米可以吃,羅密所積的這個稻谷一天之內全部被風吹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災民都被許容的義舉善行感動得來感謝他,對羅密幸災樂禍,拍手稱快,不久羅密就因為氣憤,上吊自殺身亡。跟這個陳祈、毛烈這有什么差別?這是第一個故事。

第二個故事,就是一念之差。有一位叫龔僎(zhuàn)的這個人,他本來是一個船夫,在長江以渡船為業。有一天有一個人就搭了他這艘船,當天月黑風高,風浪很大,狂風大雨,結果因為月黑風高,狂風大雨的話,船的上面只有他跟這個富翁,他想說反正沒有人知道,我把他推下去誰知道呢?但是他看到那個富翁帶了一大筆錢,貪他那大筆錢,黃金。他就趁他沒注意的時候,把那個人推到那個海里面去,溺死了,他以為這樣就沒事了。老和尚講,你把他殺死了,他最慢四十九天之內找你報仇,沒找你報仇,到你家投胎當你的兒子,將來繼承你的財產,全部又還給他了。

這個龔僎他就擠下這個巨商,落水以后,然后奪取他的財富財寶,后來這個船夫就沒有再做渡船為業了,他變成富翁啦。后來這個船夫就住在維揚,就今天的揚州,他生了一個兒子,長大以后,他看他父親像仇家一樣,仇人一樣。龔僎就很生氣,因為被這個兒子氣死了,就跑去問乩仙,就扶鸞那個乩仙,這個乩仙就說了,祂說,“庚子八月西風惡,揚子江中波浪作,二十年前一念差,貴君試把心頭摸。”

這鬼神真的很厲害,二十年了,這鬼神都知道,鬼神祂有神通,我們說祂有天眼通,祂有天耳通。你看祂把他斷得準準地,庚子年那一年,就那一年叫庚子年,而且時間是八月,祂都跟他講出來,“庚子八月西風惡”,“西風惡”是什么?長江江上狂風大作,月黑風高,“揚子江中波浪作”,所以證明剛才我們講說,天眼洞視、天耳徹聽,神之聽之,十目所視,十指所指一樣,這里就給你做一個印證了。“揚子江中波浪作”,連發生地點都給你點出來,在長江,而且那一天波浪很大、風浪很大。“二十年前一念差”,你只貪那一袋的錢。你看,你動那個心念,上天都知道,這叫什么?“二十年前一念差”。“貴君試把心頭摸”,你摸一摸你的心頭。

這個龔僎大驚失色,因為斷得太準了,他二十年前推人下海,奪財的祕密事,時間是庚子年八月,地點是揚子江,天氣惡劣,這些隱微事老天怎么都知道呢?對不對?老天當然知道啊,那個乩仙叫他摸心頭。后來龔僎離家出走,因為他想天都知道,那地獄也知道啊,他就離家出走了,在他鄉死無其所,客死他鄉。龔僎謀奪別人錢財,不能夠自用,最后還是落入怨家不孝子手里,就是前世被他殺死,這個錢財的主人的手中。所得到的只是二十年的提心吊膽及不得好死,但陰司的帳還沒算咧,因為殺人,欠命的要還命,欠債的要還債。欠債還完了,那欠命呢?

所以最后《太上感應篇匯編》里面這些法語我們把它唸一遍,“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世間沒有百歲的人,天就有未了結的案,報應里面有現報、有生報、有后報。“念有轉移,報宜斟酌。或在本身,或在子孫;或在現世,或在后身。大小遲速,變化遷移,絲毫不錯。”這一段可以把它背起來。報應不是在你自己,就是在你的子孫,不是在現在,就是來世,就下一世。但是不管怎么樣,大小快速,變化遷移,絕對不會錯,這絲毫不爽。所以我剛才講報應有現報、有生報、有后報。現報,現做現報;生報,現在做來世報;后報,等三世,十百千萬生才受報。

剛才講這個陳祈、毛烈,還有剛才龔僎這個案子,這都是什么?這叫我們剛才講的,報應里面有顯報跟直報。我們前面《太上感應篇匯編》里面有提過,有顯報、有直報、有隱報、有巧報。顯報就是你看得到的,他去搶劫,被人家警察移送法辦,被判刑了,這叫顯報。那直報呢?直報就是直接得到報應,這叫顯報跟直報。那隱報跟巧報呢?就有些人在一生當中,可能做出一些不為人知的善事陰德,或隱藏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損德惡事,所以他所受的果報就不是我們平常表面上所看到的善惡行為造成的,他可能有積陰德,他可能做損德的事情,別人不知道的惡事,他可能有做別人不知道的善事,這叫隱報跟巧報。所以他所受的報應的輕重,就可能不是我們這些所看得到的善惡行為可以決定。他還有隱惡隱善,陰德,隱善陰德,或是隱惡缺德的事所造成的。

這個在《感應篇匯編》也好,或是《印光大師文鈔》里面也有提到這么一個故事,就我們講秦檜的一生,就害岳飛嘛,或是曹操的故事,我們都很清楚。曹操他三國時代,他奸惡一世,但他死后王位被篡,妻妾被奪,而且輪回到一千四百多年,在《印光大師文鈔》里面有提到這一段。說在清朝乾隆時,在蘇州有一條被宰的豬的肺肝上,還寫著曹操兩個字。當時有一位青年看了以后,心生驚懼,因果無常,出家修行,法名佛安。這印光大師說出來的故事。所以證明什么?剛才我們講現報、生報、后報,所以因果不空啊。老和尚講萬法皆空,因果不空,這個故事就得到最大的證明。

我們再來講下面這一段:

【句容民。兄弟三人。伯氏客蜀。三載不歸。仲以嫂美。令人詐稱兄死。嫂為泣哭成服。久之。察其心無嫁意。乃私受賈(gǔ)人金。鬻之。仍紿賈人曰。嫂性欲嫁而多矯飾。若好語則費時日。汝可率徒眾猝至。見素笄者。擁而登輿。但云。明日講話。登舟為汝婦矣。計定。其夜賈人率徒眾至。仲季皆避去。然季瞋分銀少。已先潛以語嫂。仲婦不知也。嫂因泣告仲婦曰。汝夫嫁我。幸是富客。但何不早言。令我飾妝。今吉禮而素妝可乎。幸以緇冠相易片時。仲婦授之。自著素笄。嫂即匿去。客眾見仲婦。隨擁而去。乘風舟發。仲歸。始詫失婦。追之。則千帆雜亂。不能得矣。及次朝。伯氏肩其重橐歸。夫婦重聚。里人皆來勞遠。仲慚愧殊甚。聞其二稚。啼索伶仃。腸為寸裂。里人有知。無不揜(yǎn)袖胡盧者。凡敬順欺悖之于兄弟。較之他人。其禍福之報十倍。若父母則百倍矣。可不畏哉。可不戒哉。】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句容民’,這個“句容”,這個字唸鉤,不唸聚,叫句容。句容它是縣里面的一個名稱,叫句容縣,這句容縣在哪里呢?在今天的江蘇句容縣。

‘伯氏客蜀’,“伯氏客蜀”這個“伯氏”是長兄,“客”就是旅客、旅居,寄居在外,在外面做生意,這個叫“客”。“蜀”是四川,也就是說兄弟三人,這個大哥在四川做生意。

‘仲’,‘仲以嫂美’,這個“仲”是中間的意思,中,是排第二,兄弟或姐妹中排行第二者。古時候兄弟姐妹排行是怎么稱呼呢?叫作伯仲叔季,伯就是大哥,仲是排第二,叔排第三,季是排最后,伯也有一個稱孟,這是古代兄弟的排法。

‘成服’就是古時候喪禮的大殮之后,親屬按照跟死者的關系親疏,所穿的不同的喪服,這個叫“成服”。

‘賈人’,“賈人”就是做生意的人。

‘鬻之’,“鬻”就是把她賣掉,謀取私利而出賣。

‘仍紿賈人曰’,這個“紿”是欺騙,剛才前面有講過。

‘矯飾’,“矯飾”的意思是說矯揉造作,用現在的用語叫矯揉造作,造作夸飾,說矯揉造作比較貼近事實。

‘猝至’,“猝”就是突然間、忽然。

‘素笄’,“見素笄者”這個“素笄”,“素”就是白色的,“笄”是古時候女眾來貫穿上面那個頭發,把它豎起來,把它固定的,這個叫“笄”。古人盤發髻所用的這個簪,這個發器發夾就是了,就發簪這樣插下去,這叫“素笄”。

‘輿’就是古代的轎子。

‘仲季’呢?“仲季”就是剛剛講的第二個跟第三個。

‘潛’,再下來這個“潛”,“已先潛以語嫂”,“潛”就是潛語,這個“潛”就是暗中、祕密的。“語”就是告訴大嫂。

‘幸’,‘幸是富客’,“幸”是幸好。

‘飾妝’,“飾妝”就是打扮。

‘吉禮’,“吉禮”就是指婚禮。

‘素妝’就是淡妝,婦女打扮得比較淡雅不濃艷,這個叫“素妝”。

‘幸以緇冠相易片時’,這個“幸以”,“幸”就是希望。“緇冠”,“緇”就是黑色,我們一般講佛門緇素,佛門這個字也常用,也是用在佛門,這個緇素,緇素就是指在家眾跟出家眾。“緇”就是黑色,“冠”就是帽子。“幸以緇冠相易”,“易”就是交換。古人行冠禮的時候,他會戴緇布冠。

‘匿’就是隱藏躲避。

‘詫’,‘始詫失婦’,“詫”就是驚訝。

‘肩其重橐歸’,肩膀上扛著很沉重的行李跟物品,“橐”就是行囊,就是我們現在講,就是行李的這個袋子,這叫作“橐”。

‘里人’,“里人”就是同鄉的人。

‘勞遠’,“勞遠”就是什么呢?“勞”就是慰勞。

‘仲慚愧殊甚’,這個“殊甚”就是非常,很怎么樣的這個意思。

‘二稚’就是兩個小孩都還小。

‘啼索伶仃’,“啼索”就是小孩子哭得很傷心,叫悲啼,悲啼就是叫啼。“索”,小孩子總是要吃東西嘛,叫“啼索”,幼兒因為母親不在了,“啼索伶仃”,“伶仃”就是孤獨、沒有依靠的樣子,叫作“啼索伶仃”。

‘揜袖胡盧者’,這個“揜”就是,因為古代的衣服都比較長,用這個袖子遮沒在那邊偷笑,這個叫“揜袖”,遮蔽掩蓋,“袖”就是揜袖。那“胡盧”呢?就喉間呵呵呵呵這種笑聲,這個喉間的笑聲叫嗤笑。

‘欺悖’,“欺悖”就是欺騙。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以前在江蘇有一個句容這個地方,句容這個地方的一位老百姓,他們有兄弟三個人。大哥就到四川去做生意,三年都沒有回家。二弟因為大嫂長得貌美漂亮,所以就派人詐稱說大哥已經客死他鄉了。大嫂因而著喪服,痛哭流涕。經過一段時間以后,觀察大嫂她沒有改嫁的意思,就私下接受商人的禮金,將大嫂賣給這個商人。于是就向商人說啦,欺騙說,大嫂其實想要嫁,但是矯揉造作,不好意思說出口,所以有很多推托掩飾。如果,‘若好語則費時日’,如果你要勸她嫁,又要費很多的口舌跟時間。他說你可以率你的家丁,率領眾人出奇不意到我家來,見到一個頭戴素笄的婦人,頭上有綁素笄的這個婦人,你一擁而上就把她押到這個轎子里面,就把她抬走了。他說,你只要說話,明天開始講話的時候,‘登舟為汝婦’,這個婦人就被押到這個船的上面,她就是你太太啦。只要一登船,就是變成你太太啦。

‘計定’,這個計謀一決定以后,當天晚上這個商人,就富有的商人,就率著徒眾就到了,到他家中。二弟跟三弟都避開,‘然季瞋分銀少’,但是那個三弟,他就氣憤他的二哥,他所分的錢銀,這個錢財很少。“已先潛以語嫂”,就暗中告訴他大嫂,說二弟要把妳賣掉,賣給商人。但是二弟的太太不知道這個事情,就‘仲婦不知也’。‘嫂因泣告仲婦曰’,這個大嫂就哭著告訴那個二弟的太太說,‘汝夫嫁我’,妳丈夫要把我嫁出去,幸好是富客,幸好對方是有錢人。‘但何不早言’,但為什么不早一點說呢?“令我飾妝”,讓我打扮打扮。“今吉禮而素妝”,今天要舉行婚禮,我這個發夾上這個素妝,這樣可以嗎?因為我沒有戴發冠,“緇冠”就是黑色的那個帽冠,帽子,“幸以緇冠相易片時”,妳可不可以妳那個緇冠跟我對換一下,我那個素笄就給妳插,我們這個衣服跟這個素笄就對換一下。

大嫂就戴著那個帽子,那弟婦呢?二弟的太太就戴著那個素笄,‘仲婦授之’,這個二弟的太太就把身上的衣冠給了大嫂,自己就戴著這個素笄,大嫂就躲避而去了,就逃走了。這些富商跟他的客眾看到這個第二個弟弟的太太,‘隨擁而去’,就把她押走了。‘乘風舟發’,乘著這個風浪很大,這個船就開了。二弟回來以后,才感覺不對勁,他太太不見了,“始詫失婦”,就是太太不見了。‘追之’,要追出去的時候,‘則千帆雜亂’,到港口的時候很多很多的船,帆船雜在一起,叫“千帆雜亂”。‘不能得矣’,已經不知道在哪一艘船,他太太在哪一艘船的上面,“不能得矣”。

‘及次朝’,到第二天早上,“伯氏肩其重橐歸”,大哥就帶著行李,背著行李就回來了,他們夫婦重新聚在一起。同鄉的人都來慰問,來慰勞這個大哥老遠這樣回來。二弟就覺得很慚愧,非常慚愧。可是大家都聽到他那兩個幼小的兒子在哭,“啼索伶仃”,哭著要找媽媽,哭著要吃東西,覺得很孤苦伶仃。大家聽到以后,腸為寸斷,大家聽了都很不忍心。同鄉的人都知道這個事情,“無不揜袖胡盧者”,大家都暗自偷偷地竊笑。

所以這個故事給這個,“敬順欺悖之于兄弟”,給這個尊敬順從長兄,或者弟弟的,欺騙弟弟的人,‘較之他人,其禍福之報十倍’。它的意思是說,凡是在兄弟之間行尊敬順從之道,或者說你行欺騙、詐騙背離的方法,比起和無親情關系的他人,他的禍福報應是十倍的。也就是說你同樣去騙兄弟跟騙別人,它那個禍福的報應是差十倍,這里講其報十倍。如果跟父母比較,那就百倍之多,‘若父母則百倍矣’,你欺騙父母那這個果報更重,就百倍之多,可不敬畏嗎?可不戒慎嗎?

在這一段里面,我們就看到這個二弟來欺騙他這個大哥跟大嫂,這個在《印光大師文鈔》里面,也有提到這一段,印光大師跟我們怎么開示呢?印光大師說,兄弟之間要戒貪財,要戒爭財,在《印光大師文鈔卷一》“復陳慧超居士書”里面有這樣的開示。他二弟為什么會這樣?這個二弟就是因為貪心貪財嘛。

所以印光大師說,“貪瞋癡心,人人皆有”,貪心、欲望、愚癡的心,每一個人都有,凡夫都有。“若知彼是病”,如果你知道這是一個習氣,這是一個毛病。“則其勢便難熾盛”,你有學佛,你有覺悟,你有懺悔,你有修行,你有接觸善法,你有讀《了凡四訓》,你有讀《太上感應篇》,你有讀《弟子規》,你就怎么樣?你就會知道這些圣賢的道理,你就不敢去造作,不敢去造惡。那么這個貪瞋癡心,它這個種子就很難熾盛,就很難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所以我們讀《弟子規》、《太上感應篇》的目的是怎么樣?我們來作觀照般若。

所以印光大師說,如果你能夠這樣了解說,每一個人都有這個習氣種子,你遇到貪心起來了,你遇到沒有智慧了,癡心起來了,“譬如賊入人家”,就好像盜賊到你家去一樣。“家中主人若認做家中人”,如果你沒有覺悟,你沒有薰習這些圣賢的道理,你就沒有這個覺照的功夫,你碰到你的貪瞋癡,三毒的種子起來了,你就沒有覺照的功夫,沒有覺照的功夫,就好像盜賊跑到你家去,要搶你的錢財。你起了這個貪心跟癡心,它會劫你的功德法財,我們講七圣財,我們以前常提過,信財、戒財、舍財、聞財、慚愧財、定慧財、精進財,這就是七圣財,它會劫你這個功德法財。

印光大師說,就好像盜賊到你家去,如果主人,主人是誰?主人就是我們這個本有的清凈的自性覺性,我們這個慚愧心,我們這個懺悔心,就是我們的覺性啊,這是主人,這才是真正的主人。他說這個主人如果認得出,如果你認得出你自己在做什么,我們講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你現在做,你自己的什么行為,你自己的心念,起心動念,自己有沒有看到了,這個叫作認得自己的家中人。你六根接觸六塵,你有沒有攀緣,你自己要覺照,你動心了沒有啊?這個叫作主人若認做,如果你把這個起心動念,這個貪瞋癡當成自己的家中的人一樣,這叫“認賊為子”。這里講的,印光大師說,你如果認賊為子,則全家的珍寶,全家的這個財產,都被這個小偷把你偷走了,你的功德法財,就被這個貪心跟癡心把你劫走了。

“若知是賊”,如果你知道這是妄心,這是貪念,這是愚癡的行為,這叫作“若知是賊”。“不許彼在自家中停留一刻”,你用念佛把它觀照,把這個煩惱伏住,這個叫“不許彼在自家中”,不讓它在我這一念心里面停留片刻。“必須令其遠去凈盡”,必須把這個妄念轉掉,念佛就是把這個妄念轉掉,拜佛就是把這個妄念轉掉,聽經就是把這個妄念轉掉,讀誦經典就是要把這個妄念轉掉,把這個貪心、癡心、瞋心轉掉,不讓它停留片刻,“必須令其遠去凈盡”。“庶財寶不失”,你這樣才可以讓你的功德法財不會失去,而主人就安泰啦,主人就平安啦。

“古德云:不怕念起,只怕覺遲”,不怕念頭起來,就怕你沒有這個覺照功夫。“貪瞋癡一起,立即覺了,則立即消滅矣。”狂心歇,歇即菩提,這禪宗講的,你知道它是狂心,狂心歇,歇即菩提,把狂心放下來,菩提心就出來了。“若以貪瞋癡為自家正主”,則認賊為子,其家財寶必致消滅、消散矣。

印光大師教我們說,念佛時不能夠懇切者,他是不知道這個娑婆輪回的苦、極樂的樂。你要想到人身很難得,“中國難生,佛法難遇,凈土法門更為難遇。”“若不一心念佛,一氣不來”,定隨宿生今生最重惡業,墮三途惡道去了,“長劫受苦,了無出期”。“如是則思地獄苦,發菩提心。”菩提心者,自利利他的心。“此心一發”,印光大師教我們發菩提心,他說菩提心只要一發出來,“如器受電”,就好像這個電燈泡有電,把它導電一樣,這個東西有電,把它導電一樣,這叫“如器受電”。“如藥加硫”,就是這個藥里面,就把它加這個硫,就是我們講說,火藥里面把它加這個東西,“其力甚大”,它就有爆炸力了,爆發力了,而且迅速。“其消業障,增福慧,非平常福德善根之所能比喻也。”

所以發菩提心,我們《無量壽經》里面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一定要發菩提心,那什么叫菩提心呢?印光大師說自利利他的心,去利益別人那個心,他說你被境界轉了,是你平常的操持力淺,你平常的功夫不夠,所以你就會怎么樣?被境界轉以后,“喜怒動于中”,所以你就會有這個喜怒的這個妄心,“好惡形于面矣”,心一起心動念,臉色就不好看了,叫“好惡”。“操持者,即涵養之謂也。若正念重,則余一切皆輕矣。”

所以什么叫提起正念?老法師有跟我們開示過,他說什么叫正念現前?他說你根塵接觸的時候,這一念心不起執著叫正念,我們常常說,期待說臨命終的時候,臨命終時正念現前,心不顛倒,但是什么叫正念呢?你平常就要有這個修持功夫,就是說,老法師說的,你當下根塵接觸不能起執著,念佛就讓你不起執著。所以印光大師說,若真修行人,“于塵勞中煉磨,煩惱習氣,必使漸漸消滅,方為實在工夫”。

另外《無量壽經》里面,因為這一段里面主要是講二弟欺騙大嫂,把她偷偷地賣給這個商人。在《無量壽經》“重重誨勉第三十六”品里面,也有這一段經文,我把經文念一下:“共其怨家,更相殺傷,從小微起,成大困劇,皆由貪著財色,不肯施惠,各欲自快,無復曲直,癡欲所迫,厚己爭利,富貴榮華,當時快意,不能忍辱,不務修善,威勢無幾,隨以磨滅,天道施張,自然糺舉。”

這個故事里面跟《無量壽經》這個經文里面是不謀而合。黃念祖老居士說,“重復造惡,結怨成仇”,就變成冤家啦。“互相報債,甲殺乙,乙復殺甲”,所以這個“更相殺傷”。從什么地方開始呢?“從微至著,愈演愈烈,無有窮期。”從什么地方呢?從我們這個,“從小微起”就是這個念頭起動的時候,“成大困劇”。所以都是什么原因?“皆由貪著財色。多求無厭足為貪。貪心牢固曰著。《寶積經》云:‘邪念生貪著,貪著生煩惱。’”我覺得這段注解寫得很好,我們心里起了邪念了,就生了這個貪著,貪愛跟執著的這個心,因為貪著就生了煩惱,什么原因呢?因為財色,財是指錢財貨物,色是指這個女色,男女之間的情欲。

《嘉祥疏》云:“或貪財,或貪皮肉。”貪皮肉就是貪色。又云:“‘皆由貪著’下,出三毒之過。貪著榮華,貪現在樂造惡。”“各欲自快,無復曲直”,只想眼前得到這個快樂,或是得到這個利益,不去問這個是非曲直,“無復曲直”。“只求自利快心,不問是非曲直”,為什么?因為他愚癡,“癡欲所迫”,貪欲的心,貪其實是為什么造成的?貪主要是從愚癡過來的。所以這里講說,“貪欲之心,實根于癡”,所以我們要問說,到底是貪心嚴重?貪心比較嚴重還是癡心比較嚴重?我們講貪瞋癡三毒,各位,哪一個比較嚴重?黃念祖老居士跟你講,貪欲之心它從哪里出來的呢?“實根于癡”,就是沒有智慧,愚癡。我們為什么要薰習經教?我們為什么要讀《太上感應篇》?我們為什么要聽聞佛法?聽老法師的開示?因為我們就是貪心習氣重嘛。你為什么貪心習氣重呢?因為你沒有智慧,就是這里講的,貪欲之心是實根于愚癡,所以叫癡欲。

《佛遺教經》里面講得很清楚,這一段要把它背起來:“若有智慧,則無貪著。”你說,哎呀,我就是放不下這個身心世界,我放不下五欲六塵,你為什么放不下呢?前面跟你講,《遺教經》跟你講,無有智慧。所以老法師常講,看破一定可以放下,為什么沒有放下?因為看不破。為什么看不破呢?因為沒有智慧,“若有智慧,則無貪著”,你沒有貪著就放下啦,所以我們智慧沒有開啊。“此經文明癡貪二惡”,他說貪跟癡這兩個惡,超過瞋毒,超過瞋心。所以看這個故事里面,這個二弟也是貪慕富貴榮華,結果沒有想到自己老婆就被賣掉了。本來是要賣大嫂,結果弄了半天,自己的太太把她賣掉了,為什么?就是富貴榮華,他貪慕這個富貴榮華。“以求快意于當時。不愿忍辱修善,積累福報于來日。于是威勢不常,隨即消滅。”

最重要是后面這一段,“天道施張,自然糺舉”。我們剛才看到這個二弟把大嫂賣掉,結果就這么巧,大嫂沒有被賣掉,反而把自己的太太賣掉了。就是這里經文講的,“天道施張,自然糺舉”。“施”就是什么?“施”就是張也。那么“糺”呢?就是糾,正也,察也,舉其他這個錯誤的地方。“自然之理”,他說天地的道理,天道的道理,法爾如是。“法爾之道”就是本來就這樣,“謂之天道”。

所以“《凈影疏》云:‘天下道理,自然施立。’”你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什么道理?就是自然就會這樣,感應道交,就是天下的道理自然施立,“是故名為天道施張”。造惡一定會被彰顯出來,這叫作名曰糾舉。“《會疏》云:‘今所言天道者,但是因果報應之報。’”這里面這個故事里面,句容民,句容縣的這個三個兄弟,二弟把大嫂賣掉,最后他自己的太太也這樣陰錯陽差被賣掉了。就是這里講的,這個因果報應就是天道。所以你現在所看到的,你說天心在哪里?天道在哪里?你說老天有沒有眼?有,善惡報應就是因果報應,就是天道,就是天心。所以《凈影疏》說:“罪者歸之,無人伴匹。”你造惡的人得到這個罪罰,得到這個果報,沒有人給你的,是你自己給自己的。“‘古今有是,痛哉可傷!’表三毒所作的惡因,定感痛燒之惡果也。”

這一段的故事里面,印證到《無量壽經》講得非常清楚,老法師曾經也示過這個法語。他說人有機心,天有巧報,接下來我們來報告分享老法師對“忠孝友悌”的開示。我們上一回有提到說,養父母之志,養志就是要立愿、要發愿,如何教人家立志發愿?佛家講發愿,立志不是為名利,而是要立大功之志。老法師說,養其徹地通天、民胞物與之志,這句話現在人讀,意思比較難懂。老法師說,我們把它換個角度來說,就是說,養成為法界一切眾生盡忠盡孝服務之志。那這是什么?這叫修六度萬行,行菩薩道,行菩薩道就是為一切眾生服務,行菩薩道就是自利利他,就是為眾生服務。人生以服務為目的,以助人為快樂之本,佛是這么教我們,儒家道家也是這樣教我們。你的志跟愿如果有偏差、有偏邪了、有不正了、有錯誤了,那么你的順親養志就沒辦法落實。

怎么樣去落實呢?他說從儒家的誠意正心,誠意正心是佛家講的發菩提心,可是我們發菩提心發不起來,為什么呢?為什么發不起來呢?老法師說因為有障礙,怎么去除障礙呢?就是儒家的格物致知。格物以后才能去致知,致知而后能夠意誠,意誠而后能夠心正,它是有方法、有步驟的。老法師說,第一個條件就是你要真誠心,你必須要很真誠,真誠以后,你自然而然你可以格物,格除物欲的誘惑,這叫格物,物就是欲望。欲望是什么呢?老法師說,《地藏經》里面有講兩個欲望,很麻煩,一個是愛欲,就是我們講的情執,一個就是嗜欲,就是我們的習氣毛病,我們的嗜好,比如說抽煙、喝酒、吃肉、殺生,都是因為嗜欲所產生的。愛欲就是,愛不重不生娑婆,這情執。他說這兩個是比較麻煩,嗜欲是嗜好,他說你能夠把這兩個欲望去除,這叫格物。

欲望這個力量非常大,他說無始劫以來的習氣,它不但是障道,而且是障世間一切善法。佛給我們講世間的善根,就是所有一切世間善法,它有一個根源,根源是什么?就是要三善根,三善根是什么?無貪、無瞋、無癡。他說如果你還有貪瞋癡,你所做出來的善就是偽善,不是真善,你可能會欺騙別人,但是你不能夠欺騙天地鬼神,你不能夠欺騙自己的良心。佛法里面講斷煩惱,儒家講格物,格物就是斷除剛才講那個嗜欲跟貪欲。所以格物就是要格斗,要戰勝這個物欲,用你的智慧,用你的理性,克服你的煩惱,這個意思啊。

佛法里講有二障,一個叫煩惱障,一個叫所知障。老法師說,我們修八萬四千法門,我們修念佛法門是要干什么?我們就是要有這個定功,他說你有這個定功,你就可以破除煩惱障。你有智慧,你就可以破除所知障。所以破除這個所知障,儒家講致知,致知就是要開真實的智慧,真實智慧現前才能夠把所知障除掉。必須把愛欲跟嗜欲斷掉,才能夠修戒定慧。老法師說,我剛才講過修行八萬四千法門,就是用八萬四千個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手段去修禪定。我們用念佛,用執持名號,用這個方法修禪定,他說禪定是什么?就是破煩惱障,你心清凈了,我們講因戒生定,因定發慧。

所以剛才講格物,是讓你持戒。比如說你持五戒,你持八關齋戒,這個都是格物的方式。你念佛,你執持名號,用這個方法修禪定的功夫。像定弘法師他們在正覺精舍,他們日中一食,他們持不捉金戒,這個是儒家講的格物,也就是佛家講的,剛剛講的,老法師講說去除這個嗜欲,嗜好跟貪欲這個習氣。所以如果你到正覺精舍去,你就會看到他們這個正覺精舍的法師,有一些法師修持得非常地精進用功,他們穿那個百衲衣,他那個百衲衣是,你看他這種天氣,夏天,他也是穿那個百衲衣,他冬天也是穿那個百衲衣,他不是說夏天他就穿比較薄的百衲衣,不是,就是那一件。

我那一天去供僧,還特別把他們看得很清楚。它真的有些地方是真的很破,有些是用縫的把它縫起來。有一次我們就帶蓮友去,有一個蓮友很有意思,她看到正覺精舍很多師父穿百衲衣,她回來在車上跟我講,這位師姐特別有意思,她可能對佛門不是很了解,她就跟我講說,黃師兄、黃師兄,我看你跟正覺精舍很熟,我看那有幾個師父穿那個百衲衣,那個衣服很破。她說你哪一天再帶我去,我再買很多比較高級的布料,跟出家人那個僧服給他們穿,讓他們穿好一點。我后來在車上就跟那位師姐解釋,我說師姐,他們穿那個百衲衣,就是要破那個貪愛,破那個執著,破那個貪欲跟嗜欲。他想要斷那個貪的這個習氣種子,你再讓他穿得更好,他這個就變成什么?就變成說這個增長他們的貪愛了。

所以老法師說,你真正把煩惱障破掉了,他是心就清凈了。所以如果你到正覺精舍去,你會發現佛說的,經典里面講,心凈則國土凈,那個地方真的很清凈,心凈則國土凈。為什么心凈呢?他習氣毛病斷掉了,他習氣毛病伏住了,所以心凈則國土凈。我上次去供僧的時候,他們那個正覺精舍的典座,也是穿百衲衣。你看這種天氣這么熱,典座是什么?典座是專門在這個大寮里面,就是廚房里面,大寮就是佛教的用語,在這個香積寮里面,這個大寮里面,這個鍋爐上炒飯、炒菜、切菜、洗菜,滿身大汗,正覺精舍那個典座。我問說,法師你上下怎么稱呼啊?你跟我講你一個法名,他說叫我典座就可以了,很認真。

有一次我在供僧的時候,我看他打菜,他什么菜都把它打在一起,就跟佛陀時代一樣,這里面有你喜歡吃的,也有你不喜歡吃的,破你的執著。日中一食,樹下一宿,佛陀就是要破你的執著。他就把喜歡吃的菜,跟不喜歡吃的菜,跟你和在一起,打破了,打破你的執著跟貪愛。所以你怎么破煩惱障?念佛再加四念處,再加持戒,持戒念佛。你那個貪愛跟嗜愛的習氣就可以斷掉了。就這里講的,你心就清凈了。

所以那個典座就跟我講,他這樣不斷地在大寮里面,為常住眾這樣服務。他說他本來有痛風,這病都好了。我還好心說,師父,要不要我拿藥給你?他說不用吃藥,不藥而愈,為什么?業障消了嘛,病由業起,業由心造。那個典座,你不要看他是典座,我問他說,典座你出家多久?他跟我講一二十年。我說你以前還沒有出家在做什么?他說我在桃園當個企業家,是一個工廠的董事長。我說你董事長?放下這個世間的榮華富貴,來出家修行,他修苦行,為了自己的法身慧命,為了了自己的生死。所以老法師說,你戒定慧具足了,自然而然佛道就成就了。

以上我們就講到這里,因為時間的關系,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文字稿來源:因果教育弘化網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30722.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