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黃柏霖警官

黃柏霖老師主講《太上感應篇匯編》(第207集)

●世界本清寧,由情見互異,遂成棼亂。天心原慈善,因眾生惡感,而屢降災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亂之道也”。


感應篇匯編第207集

《太上感應篇匯編》(第二O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10/0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0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匯編》第八十一句,【見他色美,起心私之。】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六百六十四頁,我們看經文:

【古德語錄曰。瞥遇艷色。心有所動。急思。司過之神。在我旁也。三臺北斗。在我頭上也。三尸在身。灶神在戶。日月三光。千真萬圣在空。記錄者有之。怒視者有之。照臨森布者有之。欲摶擊者有之。如是而栗栗戰懼。自然心冷意滅。】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瞥’就是目光掠過。

‘司過之神’,這個是在《太上感應篇》經文里面,“天地有司過之神”,有這樣說。但是《匯編》里面它有說得更詳細,《匯編》里面說了,“人之一生,日夜時刻,上下四旁,皆有鬼神鑒察也。”人活在世間,這一生當中,在“日夜時刻”,上下左右,都會有鬼神在鑒察也,“鬼神鑒察也”。往往我們都認為說,鬼神我看不到。因為這個鬼神,比如說鬼道的眾生,祂是在三惡道,祂是跟我們人是不同維次空間的,所以你在人界就見不到陰間的鬼道情形,但是鬼神看得到你。那天神也是一樣,天神是在天界,祂也是跟我們不同維次的空間,所以都“有鬼神鑒察也”。

《匯編》里面說,“天有三官五帝”,“三官五帝”,這是道家講的天官、地官、水官,叫“三官”。天官就是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三官五帝、百神諸司,地有五岳四瀆”,“四瀆”就長江、黃河、淮河、濟水合稱,這是指山神啦、水神啦。在《華嚴經》里面也有講山神、土地神。“城隍里社”,這個就我們一般講的城隍爺。“又有舉意司”,就是專門鑒察人的起心動念,這是“舉意司”。以上這些神,這些鬼神啦、城隍啦、百神諸司啦、山神河神啦,這“專主關達人起念處之善惡”。“凡此皆為司過之神”,這個是指天地之間。那如果你是指人間來講的話,其實人間也有“司過之神”,比如說我們講法院,法官、檢察官、司法警察,這個都是“司過之神”。

再來‘三臺北斗’,在《感應篇匯編》里面講,“人之一身,行住坐臥,皆有鬼神鑒察也。三臺六星,上臺司命,中臺司福,下臺司祿,主人生死壽夭。北斗乃紫極都曹,為天地日月江河海之元,合陰陽木火土金水之德,宣威三界,統御萬靈,斡旋氣運,斟酌死生。人有罪過,錄入惡籍,量度重輕,奪其紀算。”這個是由北斗星君來管轄的,北斗星君祂是斟酌人的死生,“宣威三界,統御萬靈”。如果“人有罪過”,記錄進去“惡籍”,“惡籍”就是地獄道里面的,三惡道里面的這些簿冊,記錄進去,這個是北斗星君。

那“又,管輅曰:‘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從南斗過北斗。若有祈求,宜向北斗。’又七真曰:‘吾每月初三及二十七日,必一下降,受人醮祭,察人善惡。’又《業報因緣經》曰:‘七星之氣,常結為一星,在人頭上,去頂三寸。其人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大善則光愈著,大惡則光滅沒,人不見而鬼神見之。’今曰在人頭上,錄罪奪算,詢非誣矣。”

這個“為惡則光暗”,“其人為善則光明”,這個我們修行人,老和尚有講過,四十五歲以前是天生的相貌,是父母給我們生的,四十五歲以后是你修行所顯現出來的相貌。像我來講的話,我四十五歲以前的相貌,還有年輕的時候相貌,確實跟現在是不一樣。我們上次到臺南極樂寺,凈空老法師在臺南極樂寺的五樓,老和尚的寮房的外面,那個佛堂旁邊就掛了一張很大的相片。那個相片里面就有標,凈空老法師去受三壇大戒的合影,里面也有看到圣嚴法師,也有看到凈心長老。凈空老法師那個時候年輕的時候的相貌,跟現在完全不一樣。我相信如果親近老法師的蓮友,都有這樣的一個感受。

那就是什么?老和尚現在他修行的功德,“止于至善”。所以他那個光明,老和尚他的這種,他的性德流露,他的德行就會顯現大放光明,這只是我們沒有天眼,我們看不到。如果真的天人來看,那都會現紫色的光明,還有金色的光明,紫磨真金色身。所以你如果常常能夠每天都這樣拜佛不斷,每天都有定課,早晚都有定課,早課、晚課不間斷,每天佛號不間斷。而且真正的在修行上用功夫,改毛病習氣,確實把自己的毛病習氣改掉,自己的身口意都能夠跟經文相應。那么你的相貌,每天就是非常地明亮。這個叫“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

我們以前有講過曹彬,曹彬他當時帶兵的時候,在還沒有去打仗以前,當時也有一個很有名的,很會看相的這位名人,叫陳希夷先生。那陳希夷先生他見到曹彬,就說他晚年要多積福。后來曹彬就是要去攻打江南的時候,他假裝生病,那他要求他的部屬必須在他面前發誓,不濫殺無辜。后來到江南那一戰,那么曹彬果然他的部屬,都沒有妄殺任何一個百姓。然后他在成都的時候,也救了很多人。后來他又跟陳希夷見面了,那陳希夷就跟他講說,數年之前我看你的相,“頤削口垂”,那時候我認為你沒有晚福,可是你現在已經改變,“口角頤豐,金光聚耀于面目須眉,必能增祿延壽,后福無量”。

曹彬就問他了,說什么叫金光呢?陳希夷說,“金光就是德光”,它的顏色是紫色,“紫光晃亮”。那如果人有陰德,如果人有作陰德的事情的話,那面會現金色的光。“眉現彩光”,兩眉之間現彩光。眼睛“目現神光”,那眼睛就炯炯有神,就現神光。“發現毫光”,那頭發上面都會現毫光。“色現祥光”,其氣外面很亮,內心很清澈。不僅可以增壽,而且還庇蔭子孫。這是當時陳希夷跟曹彬講的。所以這里講說,“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大善則光愈著”,就是你作大善的話,那個光就愈亮。“大惡則光滅沒”,就愈暗淡。人不見但是鬼神看得到,現在說在人頭上,“錄罪奪算,詢非誣矣”,絕對沒有錯的。

再來‘三尸’,在《太上感應篇》里面講,“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這是指“三尸在身”。那么在《匯編》里面說,“人之一心,幾微萌動,皆有鬼神鑒察也。上尸青姑,名彭踞,居人首,令人多思欲,眼昏發落;中尸白姑,名彭躓,居人腸,令人嗜食多忘,好作惡事;下尸血姑,名彭??,居人足,令人耽色喜殺,肢臟擾動。三尸利人速死,即出作鬼,享受血食,故于庚申日,乘人睡寐,與身中七魄,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所謂心口意語,鬼聞人聲者,三尸其最也。今人不知檢身克己,清心寡欲,而徒恃道家守庚去申之法,為斷絕三尸入告之路,適足自欺耳。抑知念慮茍端,鬼神自當退避,三尸亦何足患哉!程子霄詩曰:‘不守庚申更不疑,此心常與道相依。帝天已自知行止,任爾三彭說是非。’”

以上這一段文,是在《感應篇匯編》里面的經文。它的意思就是說,人的一生“幾微萌動”,就是我們再微細的心念,都有鬼神在鑒察。我們只要一動念,我們說這一念心盡虛空遍法界。我們只要一動念,鬼神知道,佛菩薩也知道。我常常在找東西,找不到我就跟地藏菩薩祈求,每一次都可以找得到,自己忘記說放在哪里。前幾天在找一張老和尚給我的墨寶,社團法人臺灣企業精英孝廉文化聯合會的墨寶,我不曉得放在哪里,一直找不到,翻箱倒柜找不到。原來是用透明的書套,透明的塑膠套放在書柜里面,沒有注意看找不到。后來跟地藏菩薩祈愿,哎,馬上就找到了。你看,我們一個心念,佛菩薩都知道,這里講說,“幾微萌動,皆有鬼神鑒察也”。

它說在人的身上,“三尸在身”,道家講說,在我們人身上有三尸神。“上尸”就是青姑,“名彭踞”,祂在我們人頭部,讓你欲望很多、妄想很多,讓你眼昏發落;那“中尸”叫白姑,“名彭躓”,祂在你人的腸胃的地方,讓你動不動就想要吃東西,“令人嗜食多忘”,而且很容易健忘,而且喜歡去作壞事;下尸神叫血姑,“名彭??”,在你人兩個腳、兩個腿,讓你喜歡到色情場所,好去跟人家打斗,“耽色喜殺,肢臟擾動”。那這三尸神,照這樣講,這三尸神是讓你增加你的貪欲,讓你去作惡事。所以這個三尸神,希望人家趕快死掉變成鬼,“即出作鬼”。這個在佛家來講叫惡心所,我們唯識學里面講,善心所、惡心所。比如說慚愧心,那這是善心所。那你有瞋恨心、貪愛心、嫉妒心,這都是惡心所。所以三尸神希望你趕快去作鬼,然后“享受血食”。

那什么時候三尸神會去報告天庭呢?就“庚申日”,“每到庚申日”,利用你睡覺的時候,跟身中的七魄,這有點像道家講三魂七魄,三尸就有點像三魂七魄,這三魂七魄到“天曹”,就是天庭,去說人的罪過。“所謂心口意語”,你的心念,你的口業,你的心在想什么?你嘴巴在說什么?“鬼聞人聲者”,鬼會聽到你的聲音。“三尸其最也”,那三尸是最明顯的。現在的人不知道檢點自己,克服自己的欲望,“檢身克己,清心寡欲”。而只有靠道家的“守庚去申之法”,什么叫道家的“守庚去申之法”呢?就是到庚申日那一天,整個晚上都不要睡覺,叫“徹夜不臥”,然后“守之至曉”,一直守到天亮。因為三尸神是靠你睡覺的時候離開嘛,你不睡覺祂就沒有辦法離開了。你守到天亮,“三尸不得上奏”,那三尸神就不能夠到天庭去奏說你的壞話了。

這個都在心外求法,“守庚去申”,這叫心外求法。如果你斷惡修善,你清凈自己的身口意,勤修戒定慧,念佛念到功夫成片,念到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那三尸神就不用去報告了,三尸神就變成你的護法神了,祂就不用去報告了。你已經變成一個善人了,你是一個清凈的念佛人了,你已經念到功夫成片了。你根塵接觸的時候,你煩惱都不起現行了,煩惱被你伏住了,那你就變成善人了。善人的話你沒有造惡,那三尸神不用報告,三尸神變成你的護法神了。所以道家講“守庚去申之法”,來“斷絕三尸入告之路”,它說這個叫做自欺欺人。它說如果你“念慮茍端”,就是你端正自己的身口意三業,端正自己的心念,“鬼神自當退避”,那鬼神當然就退開了,那三尸神有什么好怕的呢?

所以程子霄就寫一首詩了,“不守庚申更不疑,此心常與道相依。”他說,你不一定要把庚申日,整夜都徹夜不睡,不用。你天天如此,念念如此,都能夠心跟道相應,那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三尸神去報告了。“帝天已自知行止”,你這樣天天跟道相應,念念都跟道相應。那“帝天”就是天帝,當然都知道你的行為舉止嘛。“任爾三彭說是非”,那你不必怕彭踞、彭躓、彭??,三尸神去跟你報告你的是非嘛。這是“三尸”的一個意思,我們這邊解釋到這里。

再來‘灶神’,“灶神”就是,傳說“灶神”是在農歷的臘月二十三日到除夕,會上天陳報人家的善惡。所以在《太上感應篇》里面講,“月晦之日,灶神亦然。”那最有名的就是《俞凈意公遇灶神記》,明朝的時候,有一位叫俞良臣這個讀書人,考試都不能考取功名。小孩,男孩子死掉,剩下一個又走丟了,女孩子全部死掉,剩下一個女兒。后來他就是每年在除夕夜,一定會上奏天庭,寫疏文抱怨。后來灶神就來跟他勸導,教他改過,這個是“灶神”。在《感應篇匯編》里面講,“人之一家,動靜居處,皆有鬼神鑒察也。”“月晦”就是“月盡也”,就是每個月的最后一天。“灶神”,我們一般民間叫司命真君,“以其司人一家良賤之命也。于人朝夕罪惡,無微不察,月終奏聞陰陽二景,記之黑簿。”“黑簿”就是我們的什么?我們的罪過的記錄資料。

好,我們看下面的‘三光’就是日月星。

‘千真萬圣’是指神仙。

‘照臨’就是從上面照察。

‘森布’就是密布。

‘摶擊’就是,“摶”就是聚集,“擊”就是揭發。

‘栗栗戰懼’,“栗栗”就是畏懼,“戰”就是恐懼、發抖。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古德的語錄說,當瞥見或遇到美色,心有所動蕩的時候,就要趕快想到司過之神就在我的身旁,三臺北斗星君就在我的頭上,三尸神就在我的身中,灶神在家里,日月星三光,以及千真萬圣羅列在虛空中。有的在記錄我的罪過,有的忿怒的瞪著我所作的壞事,有的在嚴密的監視著我的行為,有的準備要擊打我們。能夠如此戰戰兢兢,心中的淫念自然就會息滅了。所以這一段主要是講司過之神,三臺北斗,還有三尸神,還有灶神,還有日月星三光,還有千真萬圣,都在鑒察我們。

前面這一段里面有講到,“瞥遇艷色,心有所動”,這就是你突然間見到美女、美色當前的時候,那你“心有所動”,就是你的貪愛心、你的攀緣心,就會種子起現行,那現行又薰種子了,這是人的習性、人的毛病。我們一百個、一萬個,甚至十萬個難得找一個能夠像六祖大師這樣,“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很難。那要明心見性,要見性成佛,還有高僧大德,比如像凈空法師啦、果清律師啦,他們這種有德行的,懺云老法師啦。戒律持得非常精嚴的,果清律師啦、廣化長老啦,這些高僧大德,他們的德行都流露出來。印光大師啦,他們就不會像我們凡夫一樣,“瞥遇艷色,心有所動”。

他們都能夠怎么樣?他們能夠如如不動,不取于相。他們都可以做到,眼耳鼻舌身意,不住色聲香味觸法。他們真的可以做到《金剛經》里面講的,不住色布施,不住聲布施,他們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他們可以即相離相,這是禪宗里面講,修行的最高境界,就是即相離相。那為什么他們做得到,我們做不到呢?因為他們已經有三昧的功德,他們已經有定慧等持的功夫了,禪定跟智慧的功夫。這個在《楞嚴經》里面,佛講得特別的多。所以你首先要了解,為什么你見到美色,你會心蠢蠢欲動?你會身不由己,為什么呢?除了你的毛病習氣,還有業力牽引,還有過去生的共業。最主要就是你愛欲的習氣種子,在阿賴耶識里面,眼見色,耳聞聲,你遇緣就起現行。

所以在《楞嚴經》里面一開頭就跟你講,當時波斯匿王,他為他的父王,“諱日”就是他的父王的往生的紀念日,他來設供僧,來請佛陀跟佛陀的弟子們,來迎到宮中,來打齋供佛,就“廣設珍饈無上妙味”,來供養佛陀。那么所有當時,佛陀跟他的弟子全部都蒞臨宮中接受應供。唯獨一個人漏掉,就是阿難尊者。阿難尊者他先到別的地方去托缽,所以他就沒有跟上僧團。阿難他當時怎么樣呢?阿難當時他走著走著,他因為他,佛陀交代他們要托缽七家嘛。

經文上講說,“爾時,阿難因乞食次經歷婬室”,“經歷婬室”的意思就是比如講說,像我們臺北來講的話,以前我們臺北萬華那邊,就有很多色情場所,我們臺灣的話叫做綠燈戶。綠燈戶就是色情營業的街,像中山北路的六條通啦、七條通啦、八條通啦,等等這些,酒店特別多的地方。全世界都有,都有這種色情集中的那條街,就是“婬室”。阿難當時就經過這個地方去托缽,結果碰到摩登伽女跟她的媽媽。摩登伽女的媽媽會“大幻術”,就是用咒術,施展那個咒術。因為摩登伽女見到阿難尊者的時候,被阿難尊者的威儀跟相貌攝住了。

后來佛陀才告訴摩登伽女跟阿難尊者說,你們五百世,曾經做過五百世的夫妻。你看到這一世來,摩登伽女是他過去生的妻子,現在淪落到凡間來,見到阿難,愛欲的種子就現行。所以當時摩登伽女的媽媽,就用“娑毗迦羅先梵天咒”,用這個咒力把阿難引入那個,“攝入婬席”,就是到房間去了,把阿難引進去。阿難當時就是有一點迷,因為阿難當時在那個時候,他還沒有證法身,也就是說,他還沒有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他還沒有見性成佛。

見性成佛一定要破根本無明,他我執要破,法執要破,他身見也破了,他沒有貪瞋癡慢疑,他沒有見思惑,他也沒有塵沙惑了,他開始破一品根本無明,他就證得法身了。他就可以做到怎么樣?就可以做到我剛才講的,像這些高僧大德見到這些美色,都能夠如如不動,不取于相。他們心地非常清凈,真的可以做到不起心,不動念。那我們凡夫就沒有辦法,我們就會意亂情迷。我們見色,見美色,就會起淫亂的心,就會起奸淫的心,就會起邪淫的心,會起貪愛的心出來。

所以當時阿難尊者被摩登伽女的媽媽用咒的力量,把他“攝入婬席”的時候。“婬躬撫摩將毀戒體”,在《楞嚴經》里面這樣講,也就是說摩登伽女已經開始在跟阿難尊者,我們所謂講的,已經在撫摩阿難的身體了,阿難尊者也即將差一點,快毀掉戒體了。他畢竟是一個出家人,也受過戒了。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在接受波斯匿王供養的時候,佛陀有無量神通,他當然知道。他知道,“如來知彼婬術所加”,他知道阿難現在有危險,是因為摩登伽女的媽媽用咒力把他迷惑了。佛陀馬上“齋畢旋歸”,馬上回去。當時國王及大臣以及長者居士,就跟著佛,想要聽佛陀開示。所以這個楞嚴會上,完全是為阿難而開的。那阿難是表法,他是示現凡夫一樣迷惑顛倒,他阿難是表演像我們眾生,就是迷惑顛倒,意亂情迷,貪愛美色,阿難是表演這樣的。那來成就這一會的楞嚴會上。

所以為什么說佛經滅掉的時候,第一部經會被滅,就是《楞嚴經》被滅掉。因為《楞嚴經》只有講兩件事情,一個殺業,一個是淫業,這兩個沒有斷沒有辦法出三界。你這兩個沒有斷,你所有的修行都像蒸沙作飯,沙怎么可以當飯吃呢?你修行怎么有辦法成佛呢?這個意思是這樣。所以當時佛陀就怎么樣?佛陀就“頂放百寶無畏光明”,佛陀的頂上就放百寶無畏光明。“光中出生千葉寶蓮”,光中就化無量無邊的千葉的寶色蓮花出來。“有佛化身結跏趺坐”,這光中就有很多諸佛菩薩結跏趺坐。“宣說神咒”,就是楞嚴神咒。

坦白說《楞嚴經》真的很不好深入,這我來讀都覺得,我來研討都覺得非常地吃力。凈空老法師講過《楞嚴經》,我們可以好好地,如果你真的有這些習氣毛病斷不了,好好聽凈空老法師怎么講《楞嚴經》。這個《楞嚴經》其實真的是在幫助你破掉色欲、淫欲。

所以當時釋迦牟尼佛在“宣說神咒”的時候,就派文殊師利菩薩“將咒往護”,就是帶這個咒力去保護阿難尊者,把阿難尊者帶回來,“惡咒銷滅”。誒,楞嚴神咒很厲害,楞嚴神咒咒力一加持以后,摩登伽女的媽媽那個梵天咒就沒有用了。邪不勝正,“惡咒銷滅”。“提獎阿難及摩登伽歸來佛所”,就把摩登伽女跟阿難帶過來。帶過來以后,當然摩登伽女很生氣啦,就跟佛陀興師問罪。她說,佛陀,你怎么破壞我的好事啊?我很愛阿難啊。佛陀說,妳愛阿難哪里呢?她說,阿難的眼睛很漂亮。佛陀就說,阿難,你把那個眼屎拿出來一下,剝出來給她看。他說,那妳還喜歡他哪里?我喜歡阿難那個鼻子很挺。佛陀說,阿難,那你把那個鼻屎挖出來給她看,這個九孔不凈。

后來佛陀就慢慢地為摩登伽女,以及阿難尊者講《楞嚴經》,最后摩登伽女就證初果了。你看她是一個淫女,最后轉凡成圣,轉迷為悟,她還證初果,初果是須陀洹。所以往往這些都是菩薩在示現,那也菩薩在教化我們。那么當時回到楞嚴會上的時候,阿難見到佛陀就“頂禮悲泣”啦,阿難尊者就哭啦,就頂禮佛陀,就傷悲哭泣。“恨無始來一向多聞未全道力”,他說,我恨無始以來,我沒有開悟啊,我只有一直聽經聞法,我雖然是多聞第一,你佛陀講什么我都可以記起來,可是我偏偏就是沒有定慧,我就沒有禪定跟三昧的功夫,所以我沒有辦法保全我的道力。

“殷勤啟請十方如來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禪那最初方便”,當時佛陀就為阿難講一句話,經文,這個是讓我們很震撼的,我是挑重點說的。佛陀在楞嚴會上就跟阿難說,“善哉,阿難!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凈明體”,重點就是這句話。哎呀,“善哉,阿難”,“汝等”就是你們,“當知一切眾生”,你們要知道所有這個六道眾生,九法界眾生,尤其是六道眾生特別嚴重。“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無始劫來就這樣,死死生生、生生死死,出生又活到老,老了又死掉,老死掉又去輪回,輪回又來投生,投生又死掉。就是十二因緣里面講的,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不斷這樣再去輪回。

確實我們也是這樣,有幸得到人身,就是盲龜遇浮木,在大海里面。像現在要投胎就很不容易,現在年輕人都不結婚。中國大陸也是一樣,跟臺灣一樣,年輕人這樣都不結婚,一拖都拖到三、四十歲,到四十幾歲都還不結婚。父母急得不得了,那沒有用。現在宅男宅女特別多,什么叫宅男宅女?就是都守在電腦前面的,沒有人要學圣賢教育,所以現在這是一個普遍現象。

我上次去中國大陸,遇到一位法師,在天津講課的時候,我遇到一位年輕的法師,在江蘇蘇州。他發愿朝五臺山,他朝總共多少公里?一千五百多公里。我就問他一個問題,他很年輕,他才二十五歲而已。我說,聽說中國大陸現在,佛學院也好,佛寺也好,出家人,年輕人不愿意出家,對不對?他說,對。那就跟臺灣一樣,佛學院現在其實也是,年輕人都不愿意去走上修行這條路。

所以佛陀告訴我們說,“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我們為什么會輪回?我們為什么會在這個六道里面,不斷的輪轉呢?頭出頭沒呢?佛陀說,我們累世在這樣的“生死相續”。我們死掉的骨頭,就像須彌山那么高。我們所流下的眼淚,像大海那么深,我們還是不能夠覺悟啊。“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凈明體”,我們就從來沒有去明心見性,從來沒有去悟本心,覺悟這一念本心,我們不知道我們有一個“常住真心”。我們《心經》里面講,“不增不減”、“不垢不凈”、“不生不滅”的這個“常住真心”,在圣不增、在凡不減的這個覺性。“性凈明體”,就是我們的清凈圓明體,就是我們的覺性,如來藏性,我們的佛性,我們不知道它是“常住真心”。什么叫“常”?永不變異叫“常”。為什么叫“常住”呢?它就是無始劫來,我們都具足這個“常住真心”,這個覺性。

那我們現在所用的都是什么?“用諸妄想”,都是我們的阿賴耶識里面的無始劫來的習氣種子,用這些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佛陀說,因為這個“妄想”,就是我們的煩惱心,就“三時系念”里面講的,緣慮心、攀緣心、取舍心,這個叫做“輪轉”,這個叫做“妄想”。“汝今欲研無上菩提真發明性,應當直心詶我所問。十方如來同一道故,出離生死皆以直心。”佛陀就跟阿難開示了,說你所看到的這些現象,就是“阿難!汝猶未明一切浮塵諸幻化相,當處出生隨處滅盡”。老法師常常跟我們開示,他會常講這八個字,“當處出生隨處滅盡”。它是講什么呢?講我們這一念心。我們這一念生滅心是怎么樣?是“當處出生隨處滅盡”。

然后佛陀又跟阿難說了,“如是乃至五陰、六入,從十二處至十八界,因緣和合虛妄有生,因緣別離虛妄名滅,殊不能知生滅去來,本如來藏常住妙明,不動周圓妙真如性,性真常中求于去來、迷悟”、生死,“了無所得”。這個就跟我們講世間啦,我們這個世間所有一切萬法,他說“五陰、六入”,就是色受想行識,六根對六塵。你所看到的一切,你眼睛所看,耳朵所聽的,鼻子所嗅,舌頭所嘗的,身體所觸的,心所,心意對法,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對外面的色聲香味觸法,這叫“六入”。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就變成“十八界”了。這些所有一切森羅萬象,都是“因緣和合”的,是“虛妄有生”。

那么“因緣別離”的時候,因緣結束的時候,“虛妄名滅”,這個虛妄的東西它就滅掉了。我們這個“如來藏”,它是沒有生滅去來的。這個“常住妙明”,它是“不動周圓妙真如性”。所以你在我們這個“性真常中”,在我們這個“常住真心”里面,你要去求一個去來、迷悟、生死,“了無所得”。這廣欽老和尚說的,無來無去無代志,臺語叫無來無去無代志。我們的自性作用,自性里面沒有善惡,沒有來去,沒有生滅。這些生滅來去都是我們眾生的執著,我們在相上執著了。

這個是剛才提到,“瞥遇艷色,心有所動”。為什么我們心會有所動?因為我們不悟本心,不悟這個“常住真心”。所以我們根塵接觸都是怎么?我們都是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都是我們的毛病習氣。我們貪愛的習氣,我們愛欲的習氣,還有我們的業力,根塵接觸的時候,種子起現行,所造成的。

你真正修到破根本無明的時候,證法身的時候,你就能夠做到如如不動,不取于相了,根就不入塵了。根不入塵的時候,就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里面講的,“都攝六根,凈念相繼”。那你一定要怎么樣?你如果以念佛來講的話,你要把這個煩惱伏住,少說你也要念到功夫成片。雖然你沒有把煩惱斷掉,但是至少你伏住煩惱。你根塵接觸,你統統轉成阿彌陀佛。你不管是碰到年紀大的,年紀輕的,年紀小的,你統統變成阿彌陀佛了。

那你沒有功夫,前面才教你說,哎呀,我們前面才講說,沒有功夫嘛。那佛陀就教你啦,佛陀告訴我們怎么樣?《四十二章經》里面說,我們在前面的時候,我們有研討過,在六百六十三頁我們研討過。佛陀說,那你真的沒有辦法,就“視老如母,視長如姊,視少如妹,視幼如女”。老的就像母親啦,長輩就像姊姊啦,年少的就像妹妹啦,年幼的就像自己的女兒。你沒有辦法,才教《四十二章經》里面這樣去修。

所以這個都是我們的毛病習氣,就像《楞嚴經》里面講的,“譬如有人以清凈目觀晴明空,唯一晴虛迥無所有”,就像人他眼睛很清凈,他看這個虛空,只有看到虛空,什么都沒有,這個是《楞嚴經》里面這樣說。但是如果你看久了,那么你眼睛就會眼花了,那眼睛就會疲勞。這里面講說,“不動目睛瞪以發勞,則于虛空別見狂華”,如果你眼睛疲勞了,你就會看到虛空好像真的有花飄下來。佛陀說我們眾生所看到的一切,“復有一切狂亂非相;色陰當知亦復如是。”你看到外面東西很美啦,你很喜歡啦,你愛得不得了,就像你眼睛疲勞了,看到虛空有空花一樣,那就是你的心迷了,執著了,所以才覺得它很美。

如果你心地真的很清凈,那么你見到外面的一切境界,都還是一樣清凈,就像“以清凈目觀晴明空,唯一晴虛迥無所有”。你真的心清凈了,有些人持戒持到非常地清凈的時候,他眼見色、耳聞聲,他真的可以做到,果清律師說的塵點不染,他真的可以做到這樣,確實有那個功夫。以上我們因為提到“瞥遇艷色”。這個美色,很多人都會在這個美色里面,招感了災禍、災難。很多很多的禍端都從女色來的,“心有所動”。所以我們特別引用《楞嚴經》這一段經文來跟大家報告。

好,往下走,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一人患好色。問王龍溪先生。先生曰。有帷幄于此。指謂汝此中有名娼焉。及搴帷。乃汝妹汝女也。汝此時一片淫心亦頓息否。曰息矣。先生曰。然則淫本是空。汝誤認作真耳。】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龍溪先生’,我們看“王龍溪”,他本名叫王畿,他是中國明代思想家,陽明學派的主要成員之一。王陽明就是王守仁,他是明代的理學家。我們臺灣臺北有個叫陽明山,這陽明山據說是蔣介石到臺灣來以后把它取的,它本來叫草山,陽明山。就是聽說蔣介石先生,他非常欣賞王陽明先生,所以我們臺北有個陽明醫學院。所以陽明學派在明代那個年代,它是一個很重要的學派,那么王畿,“王龍溪”,就是當時他的學派的成員。他號“龍溪”,他是浙江山陰人,就是今天的紹興人。

王畿年輕的時候他很豪邁不羈,他聽到王守仁講學,他就不顧當時的輿論非難,他一定要拜王守仁為老師。嘉靖五年他會試考中以后,他不去當官,不求仕進,也沒有參加廷試,廷試就是殿試,他回鄉跟錢德洪先生,共同協助王守仁指導后學,就是辦教育了。在嘉靖八年他赴京殿試,途中聽到王守仁死掉了,他便南歸奔喪,他不去殿試了。這個王畿,王龍溪對王守仁,真的是因緣很深,過去生可能是他的學生,他便南歸奔喪。在明嘉靖十一年他還是去考試,他命里有的還是有,逃不掉,還是當官,中進士,他官當到南京武選郎中。因為他的學術思想被當時當政的,非常有權力的一位叫夏言所討厭,而被罷黜。后來他就往各地去講學,有四十余年。他著了一本書叫《王龍溪全集》。

我們先來談一談王龍溪他的思想。王龍溪他認為,“良知原是當下現成”。這個跟佛家講的,就是“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是很像的。我們知道六祖大師開悟的時候,講的第一句偈語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凈,本自具足,跟王畿講的“良知原是當下現成”,其實意思是一樣的。王畿說,“不假功夫修證”。就像我們佛陀在菩提樹下講的,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若離妄想”,若離開妄想執著,則一切智、無師智、根本智,悉皆現前。那佛陀講的,搞不好王畿也有看到佛陀這一段開示,他才會講說“不假功夫修證”。佛陀在菩提樹下說,哎呀,真的不可思議,不可思議,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就每一個眾生都有這個如來智慧德相,每一個眾生都有,佛也有,眾生也有。

所以我們才稱釋迦牟尼佛叫“本師”,就是我們的老師。佛陀所教的三藏十二部,就是告訴我們,怎么把這個性德開顯出來?佛陀說,若離一切妄想執著,如果把妄想執著放下來了,那么一切智、根本智、無師智,一切智、根本智,就是我們本有的智慧,我們一般講叫根本智。因為我們成佛以后,像究竟佛他就證得一切種智。因為阿羅漢是證得一切智。阿羅漢是正覺,菩薩是正等正覺,佛是無上正等正覺。所以阿羅漢所證的智慧,叫一切智。菩薩所證的智慧叫道種智。佛所證的智慧叫一切種智,就包括阿羅漢的,包括菩薩的,佛都完全證得。所以佛陀在菩提樹下說,若離一切妄想執著,則一切智、根本智、無師智,悉皆現前。什么叫無師智?不要人家教你,你自然就會了。你悟了以后,你全部都明白了解了,這叫“不假功夫修證”。

可是我們現在為什么要修行呢?我們還要去三皈五戒,我們還要去修行,修六度萬行。老和尚有教我們修凈業三福、三學、六度、十愿、六和,這五門的功課。三學、六度、凈業三福、六和、十愿,普賢十大愿王,為什么要這樣做?因為我們現在毛病習氣斷不了嘛,所以就告訴你,藉這五種功課去轉凡成圣嘛,去藉修德顯性德嘛。所以不假功夫修證,一悟便得,一悟即得。

王龍溪就說了,致良知則是未悟者的事。他們這個陽明學派里面講,“致良知”,致良能。“致良知”就是去開發你的良知出來。他說,這個是針對沒有開悟的人來說的啦。他主張,“心意知物,只是一事。若悟得心是無善無惡之心”,則意、知、物皆無善無惡。他這個講的又跟佛家很像。就是六祖大師得到衣缽以后,惠明將軍去奪衣缽,在避難石后面,六祖大師把衣缽放在石頭上面,就跟惠明將軍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么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因為我們的自性,是沒有善惡對待的,它是絕待的。

所以這個地方講說,“若悟得心是無善無惡之心”,這個說法就完全跟佛家一樣了。他有沒有讀到佛經,我不曉得。但是這完全跟佛經講的真理是一樣的。所以他說他主張在心體上立根,自稱這是先天之學。而誠意功夫在動意后用功,那是后天之學。所以先天之學,在我們佛家講叫性德,后天之學在我們佛家講叫修德。藉修德顯性德,等到成佛以后,性修不二。

然后后來王龍溪又解釋了。他說,知識跟良知的區別。這有一點像佛家講的知識跟智慧的差別。這王龍溪說了,他說,如果變知識為良知,知識是良知的作用。如果認知識為良知,則知識有害于良知。他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把知識轉成智慧,那這個知識就變成佛法里面講的后得智。那良知就是佛法里面講的根本智。

后得智就是你開悟以后,你一樣可以做世間事,那世間事要怎么做,你都能夠清楚明白。但是你的貪瞋癡慢疑都已經斷掉了,你的無明都已經斷掉了,你的執著、妄想、分別都沒有了,那是后得智。你一樣可以治理國家,你一樣可以當宰相,可以當部長,可以當院長,可以當總理,你一樣可以當董事長。可是你內心里面都沒有貪瞋癡慢疑,沒有我執、法執,你一樣可以經營企業。但是方法、觀念、習慣、態度,完全不一樣。這個叫什么?這個叫后得智。

所以儒家講說把知識變成良知,那么知識就變成良知的作用,它變成說,后得智是根本智的作用。這講法跟佛家真的很像。那根本智就是性德,那后得智就是妙用,智慧的妙用。如果認為知識是良知,如果你把知識當成是良知,那不可能。為什么?因為知識不能解決煩惱生死問題。如果知識純粹是知識,那是世智辯聰,是八難之一。如果你把知識當成良知,這是變成邪知邪見,則知識有害于良知。

為什么知識會有害于良知呢?因為知識里面它有貪瞋癡慢疑,它有邪見,它有我見在里面。良知清凈不染,它是覺而不迷、正而不邪、凈而不染。良知等于佛法里面講的“般若無知,無所不知”。那“般若無知”就是良知,那“無所不知”就是后得智,就是這里講的把知識變成良知,那知識是良知的作用。這一段是王畿講的,良知跟知識的差別。我特別用佛法的角度,來解釋王龍溪這樣的一個看法。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帷幄’就是指室內懸掛的帳幕。

‘搴’,‘搴帷’,“搴”就是把它拉起來、揭起來。

‘然則淫本是空’,這剛才我們已經舉《楞嚴經》了,我們剛才講,佛陀在《楞嚴經》跟我們開示,“因緣和合虛妄有生,因緣別離虛妄名滅。”所以《大般若經》,老法師說,全部都讀完六百卷,結論是什么?是諸法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所以這里講“淫本是空”,為什么“淫本是空”?因為淫本身是業力嘛,不管是你淫心,或者你所造的淫業,這些都是業力。業力就是一種煩惱,你的無明煩惱,你的貪瞋癡慢疑所起來的,造的這個業。這是你的習氣,你的毛病種子。所以本覺本有,煩惱本空,這是一定的。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有一個人患有好色的毛病,去請教明朝大學問家王龍溪先生。他就問王龍溪了,問說他很好色怎么辦?王龍溪先生說了,他說,在這里有一頂帷幕,有一頂帳幕。如果有人對著你說,里面有一位很有名的妓女。等你去把它掀開帳幕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妹妹,或是女兒的時候,那么這個時候,你心中的一片淫念,是不是馬上消失了呢?那個人回答說,馬上就息念了。王龍溪先生說了,可見淫念本來是空的啊,只是你自己誤認以為是真的罷了。迷的時候把它當成是真的,悟的時候才了解它是空的,是虛妄的。

所以這里就提到這個問題,就是說,為什么他掀開帷幕的時候,看到是他的妹妹,或是女兒的時候,他一片淫心頓息了呢?為什么它息滅掉了呢?因為我們人都有善心所,都有慚愧財。慚愧財就是我們的七圣財里面的一個功德法財。我們的善心所里面也有慚愧心。在我們的七圣財里面,也有慚愧財,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人都會有慚愧心。為什么?因為他對面帳幕里面,這是他妹妹,這是他女兒。他還是懂得倫理道德,他還是有羞恥心,他還是有廉恥的心。

老法師在講經有講過一個故事,我們剛有提到王陽明先生,講良知良能。那么當時就有一群盜匪,就抓住王陽明先生。那盜匪的頭目就問王陽明先生,因為盜匪他雖然是盜匪,但是他也聽過王陽明先生有講過說,哎呀,每一個人都有良知良能,也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佛性。那這個盜匪頭目就問王陽明先生說,你都跟我講說,你說人都有良知良能。這樣好了,我問你,你答得出來,我就放你走,我不殺你。你答不出來,我就把你砍死。王陽明很鎮定說,好,好,好,你要問什么問題?那么這個盜匪就問他說,你說人都有良知良能,那你認為我有嗎?因為他當盜匪,他迷了嘛,他怎么知道他會有良知良能。

但是佛陀在講經的時候,在最后要入涅槃的時候,在《涅槃經》特別跟我們講,一闡提也可以成佛。一闡提就斷了善根的人,也可以成佛。這表示什么?每一個人都有常住真心,佛陀剛才講的,佛陀在菩提樹下就講,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老法師常在講經里面講,一切眾生皆該成佛,皆該作佛。

盜匪就問王陽明先生說,你說得出來,我把你放走。你說不出來,我就砍你的頭。王陽明說好。他說,他就問王陽明先生說,那你認為我有沒有良知呢?王陽明沒有馬上答復他這個問題。王陽明也是很會教人,他善巧方便。他說,好,你現在先把衣服脫掉,你先脫上衣。那個盜匪就把上衣脫掉。然后王陽明先生又說,好,你再把褲子脫掉。然后那褲子再脫掉,剩下內衣、內褲了,內衣、內褲以后,王陽明就說,你再把上衣脫掉。那上衣脫掉就剩下,光著身子那還有內褲。他就跟那個盜匪說,你最后再把內褲脫掉。那個盜匪說,不行不行,再脫掉的話就不能看了,就會被人家看光光了。王陽明說,這個就是良知,這是你本有的良知。什么?你的慚愧心啦,你要是沒有慚愧心,你當然已經脫掉了,我叫你脫,你就脫了。那你為什么不脫?因為你的本心里面,還有那個常住真心的慚愧心嘛。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都是修凈土的,我們都念佛人,為什么我們修行不能夠成就?為什么我們常常被境界障礙?我們常常心被境轉,為什么不能轉境?我們心隨境轉了。老法師說,你沒有禪定功夫。其實真的我們要是有禪定功夫,我們又有智慧的話,那我們就不會造業了。老法師說,禪定就是胸有主宰,不為外境所動,你這樣修行功夫才得力。他說,以前的社會風氣,是民風淳樸、人心善良。外面以前哪里有像現在這樣?現在網路這么發達,電視這么發達,資訊這么發達,現在透過微博、微信,透過網路,全世界變成一個地球村。你只要發生一件事情,透過微信幾秒鐘就傳出去,全世界都知道。所以現在誘惑非常地大,以前的時候外界誘惑機會很少。

那現在末法時期人心不善,你有意無意,你想去影響別人,你總想去影響別人,你往往自己不謹慎,你的信心就動搖。所以我們為什么現在念佛不能成就?因為我們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響,我們信心動搖了。就有很多念佛念十幾年,一、二十年的老菩薩。那去年定弘法師在推動《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占察懺,拜占察懺。這老菩薩去見老和尚說,我不念佛了,我要拜占察懺了。老和尚說,信心就動搖了。其實占察懺跟念佛都是好事,都是方便法。但是念佛是根本大法,占察懺是祖師他慈悲,他給我們做一個助行,都是要幫助我們消除煩惱的。所以因為我們信心很容易動搖,所以怎么樣的努力修行,都不能夠成就。其實我自己也有這樣的很深的感觸,考驗特別多,障礙特別多,逆緣特別多,順緣也很多。

那要怎么樣修行才可以快速成就呢?佛門里面講一件事情,說“佛氏門中,有求必應”。那諸佛如來大慈大悲,給我們凈宗法門,希望我們當生快速圓滿無上菩提。能不能得得到呢?關鍵在三個資糧,信、愿、行。那這里面信心最重要,相信阿彌陀佛,相信凈宗經論,能否成就?老法師說,未必。為什么?因為心不定,就是剛才我們討論到的,“瞥遇艷色,心有所動”。我們心很容易隨境轉,我們心做不了主。老和尚說,因為心不定,所以會被一切人事物影響,當然也包括美色了,也包括物欲了。現在生活愈來愈富裕,愈來愈奢華了,很多的境界在誘惑你,會被一切人事物影響。所以就是菩提道上嚴重的魔障,讓你喪失信心,讓你愿力逐漸的脆弱。所以很多念佛人念到后來說,我對阿彌陀佛沒信心了。

我有一次去帶放生的時候,有一個師姐跟我講,她說,哎呀,黃師兄,你都講因果我相信,可是我念佛念了二十幾年,我吃素吃了二十幾年,可是我愈來愈沒有信心了。信心薄弱,愿力脆弱。常常改法門,今天修這個,明天修那個。聽到人家講,馬上去修那個,是真的。我最近有一個朋友,他也是聽凈空老法師的,他聽聽現在不聽了,他改修密教去了,他不修凈土了。常改法門,常跑道場。老法師說,這樣亂修雜進,怎么會成就呢?我們修行要成就,老法師說,世出世間要有成就的人,莫過于要有堅定的信心。所以信心愈堅定,愈不受外界影響,成就就愈大。成就與信心成正比例。

佛是世出世間第一等大師,我們學佛,如果沒有超過一切人的信心,怎么會成就呢?因此信心不建立,就障礙念佛往生,連世間的小小福報都被障礙住。很多人念佛也好,修行也好,或是去成就辦什么活動也好,小小的障礙,想修一點福報馬上被障礙掉。為什么?因為他信心不堅定,沒有堅定的信心,愿力就非常薄弱。老法師說,比如說捐獻財物,救濟一切苦難眾生,這是福報啊,好事啊。但是還是會擔心,有人就會說了,這個財物被人家中間剝削,豈不是我提供機會讓他造惡業。是真的啊。

前一陣子上海,有一位傅沖居士介紹我,一個王導演拍因果報應錄電影,就把現代人的毛病,就是貪瞋癡慢疑、酒色財氣,全部拍成電影,殺盜淫妄拍成一部電影。結果他拍到后來,缺了大概五十萬人民幣,他沒有辦法配音,也不能夠做最后的修改,所以這個電影就不能流通了。到后來因為人家有給他投資,后來資金撤走就不愿意拍。最后傅沖居士跟我講,在日本跟我講。我二話不說,我說,我答應妳,沒問題。

后來我真的在一個月之內,就湊足這五十萬人民幣。五十萬人民幣等于臺幣,大概將近兩百五十萬,我就送到中國大陸去給他。當時要送過去的時候,就有人講話了,跟這里講的一樣。誒,這個錢拿給他,會不會被他亂用?財物是否被中間人剝削呢?豈不是我提供給他造業的機會,造惡業的機會。我那時候講一句話,這部電影的試看片,我先拿給凈空法師看可不可以。老法師看一看說,這個可以教化人心。誒,那我就敢做了。我只看大方向、大前提,可以救度人心就好了。那我錢捐給他,他怎么用是他的事情,我不管。我去把這個功德成就,把這個事情能夠圓滿,讓這個電影可以推展出來。至于他以后要不要再去募款,那是他的事情,我不管,這跟我無關。我是讓他最后這個電影可以完成,他可以剪接,可以配音,可以配樂。我完成這個事情就好了,這是我的發心。

所以很多人就聽到想去作善事,就有人說這些是非以后,就愈想愈不敢發心,到最后連修福的機會也斷了。這種人自己以為很聰明,你在說東說西,說人家是非。《楞嚴經》里面講,“發意圓成,圓滿功德。”你只要一發心那功德就完成了,叫“發意圓成,圓滿功德”。只要是真心、誠意,動這個念頭,功德就圓滿。各人有各人的因果,各人有各人的福德因緣,絕不可以因噎廢食。

在這個時代,圣賢人的教誨已經沒有了,很少了,眾生作惡非常普遍。不能因為眾生作惡,我們就不行善。那么將來前途就很可悲了,很可怕了,不是上升,而是墜落。要知道我修我的福,他造他的業,各人有各人的果報。就如同凈空法師說,他早年也在臺北去參加放生,那帶放生的是善導寺的道安法師。凈空法師跟他一起去放生,那他們在上游放生,下游就有人捕魚。那有同修看到就跟老和尚報告,老和尚說,照做,我們放生是修我們的福,他打魚是他造的業,我們并不是放了故意給他打,所以各人造各人的業,各人受各人的報,不能看到有人釣魚就不放生。這就把我們的一點善念、善行,全都送掉了。所以做事沒有定力,會受外界環境的影響,這是真的。道安法師這個做法我認同。

我在基隆帶放生,帶了也差不多十四年了,蓮池放生會,每個月都放,感應都不可思議。現在這樣人愈來愈多,很多人就會批評了,你們這樣放就被人家釣了。誒,我的做法就是很堅定,跟道安法師、跟老法師一樣,我放我的生,你釣你的魚。我們在做放生儀軌的時候,他旁邊就在釣魚,那只不到五公尺就在釣魚。我也根本就不管他,你釣你的魚,我做我的儀軌。但是我們放生的地方,我們很幸運的,就是在臺灣造船廠里面,它那是管制區的,一般人是進不去的,那釣客也進不去。所以我們放生,基本上旁邊是沒有釣客的,那個魚都可以游向大海。而且我們都要求蓮友絕對不能污染大海,東西不能掉到海里面去,而且不能亂喂食,這些我們都有要求。

所以老法師說,菩薩要常念善法,要思惟善法,要觀察善法。這個雖然跟我們這一段不相干,事實上也是相關的。你好色,你看到美色,你會沒有辦法克制。這里告訴你,菩薩要“晝夜常念善法、思惟善法、觀察善法”,你自然就可以遠離外面女色的誘惑。老法師說,這是總綱領。如果你抓住這個總綱領,世間有沒有惡?沒有。諸佛菩薩看到的是善的一面,沒有把眾生惡放在心里。我們現在不是,人家諸佛菩薩是純善無惡,我們是怎么樣?我們還有這個人造業,那個人不如法,將外面所有的不善,統統蒐集起來放在自己的心里,于是我們的善念愈來愈少,不是善念愈來愈多。

所以老法師說,“不容毫分不善夾雜。”我們夾雜太多的不善,如何能成就?如何能生念慧呢?念慧就是五根五力,信、進、念、定、慧那個念慧。念慧就是你的念頭都充滿智慧。慚愧是兩個善心所,一個是慚,一個是愧,它是兩個善心所。慚就是常講的良心,王陽明講的良知。慚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愧是對得起社會大眾。輕安是自在,身心放下煩惱的重擔,無論對人對事物,自在快樂,充滿智慧。這是過佛菩薩的生活,決不為外境所動搖。

所以佛法的成就,要有堅定的信心,毫不動搖。對一切人都有信心,你造惡業,我對你還是有信心。我托付你這些財物,去救濟窮苦的人,你全部把它吞下來,我對你還有信心。這怎么說呢?因果不會錯的。你現前把這些財物吞沒了,將來你還是要還眾生,一飲一啄都逃不掉。欠命的要還命,欠錢的要還錢。因果通三世,明白因果道理,信心就圓滿具足了。信心具足,無絲毫懷疑,全心全力修善、行善,成就圓滿的善心、善行,“令此善法念念圓滿”。善法之不能成就都是沒有定力,所以疑是菩薩的最大煩惱。所以這一段里面有講到信心,有講到定,有講到慧,也講到菩薩要怎么樣?要“晝夜常念善法、思惟善法、觀察善法”。其實我們現在講的這些,都跟遠離色,遠離美色,遠離淫色,都有絕對的幫助,絕對的關聯,提供給各位做參考。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文帝蕉窗十則。首戒淫行。未見不可思。當見不可亂。既見不可憶。未見勿思。是靜時存養工夫。平日燕居獨處。必須收拾一個乾乾凈凈念頭。時時儆覺。刻刻提撕。天理既存。人欲自遏。凡淫穢邪僻之想。不入光明正大之胸。此君子主敬學問。我心既定。自然美艷當前時。任他百端引誘。我這里絕不轉動分毫。是何等定力。然此境界。皆從平日操持嚴切。正心誠意中來。是以帝君清本澄源。示人欲戒其事。先戒其心。欲持守于當前。先操存于平日也。至于當見勿亂。既見勿憶。即是太上戒人。不可起心私之之意。是動時省察工夫也。顧嘗細分之。帝君三語。各有一境界。思者思之于未來。亂者亂之于現在。憶者憶之于過去。今人彌天淫惡。無非于此三境中成就出來。誠能三境盡除。淫行何處著腳耶。】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文昌帝君,‘文帝蕉窗十則’,“文帝”是指文昌帝君。“蕉窗十則”,它又名《文昌帝君蕉窗圣訓》。它一共有十條,第一個,“一戒淫行。未見不可思,當見不可亂,既見不可憶,于處女寡婦尤宜慎。”第一個,祂教你戒淫行,特別是處女寡婦不能夠去侵犯。“二戒意惡”、“三戒口過”、“四戒曠功”、“五戒廢字”、“六敦人倫”、“七凈心地”、“八立人品”、“九慎交游”、“十廣教化”。文昌帝君祂有這十條圣訓,希望你在做人做事的時候,希望能守住這十條,你就可以保住人身,可以來修行成就你的德行。

第一個,祂說,你要戒淫行,尤其是對處女跟寡婦,因為它這個是會損德的,必須要謹慎不要去侵犯。如果犯了,你就必須要去懺悔改過。二要戒意惡。意惡對我們來說,就是不能夠起惡念。事實上意惡就是貪瞋癡三毒,要戒意惡。“三戒口過”,就是不要造口過,惡口、兩舌、妄語、綺語。第四,“戒曠功”,就是懈怠,不精進。“五戒廢字”,就什么都荒廢了,什么都不修了,善法也不修了,佛法也不修了,也不修行了,這個是“戒廢字”。第六,“敦人倫”,要把五倫的關系做好。第七,“凈心地”,不管你是用佛家的、用儒家、用道家的,希望把自己的心地能夠凈化,叫“凈心地”。第八,“立人品”,要能夠開發自己的德行出來。第九,“慎交游”,要謹慎交游。第十,“廣教化”,要多廣度眾生。這個是文昌帝君的“蕉窗十則”。

再下來,‘存養工夫’,“存養”是存心養性。宋朝朱熹答何叔京,“二先生拈出敬之一字,真圣學之綱領,存養之要法。”朱熹先生在答何叔京的話說,你們兩位拈出一個敬字,就是你們講出一個敬這個字,是真的圣學之綱領。圣學是什么?是我們現在講的,你要明心見性,你要成就佛道,就是叫圣學。是真圣學的綱領,是存心養性,是修養的一個要法。從哪里下手?就是恭敬心,就從一個敬字下手。

講到這個敬,我們都知道印光大師有講,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我們就聽老法師對這個敬字,還有誠字的看法。老法師說,誠跟敬是學生的善學法寶。他說,現在學東西很困難,難在哪里?學生心不在焉。老法師在澳洲的時候,大學里面要請他去當教授,那么聘書送過來,希望老法師到學校給學生上課。那么上課前,老教授就跟老法師說了,他說,法師啊,你只能講十五分鐘,不要講多。老法師說,為什么?老教授說了,他說學生的耐心只有十五分鐘,十五分鐘以后就開始心不定了,就交頭接耳,心都往外跑了。老法師一聽,說那這樣我到學校上課,為什么呢?白講的,那我只能講故事啦,講一講笑話啦。大家聽了開開心,鬧哄哄地那就好了。

老法師說,現在的上課真的是這樣,你真的講一點,他聽不懂,他沒聽見。為什么?因為他在課堂上心到處亂跑,他跟以前不一樣。他說,現在的學生,聽課是怎么聽課?心浮氣躁。老法師說,心浮氣躁這種人,他什么都學不會。老法師說,他們年輕的時候,他們老師給他們上課,要講什么、要講多少,老師心里有數。為什么?因為那時候他們的學生好學、善學。所以在上課學生里面,有一、兩位很好學、很善學的。因為他們好學,又恭敬、又善學,這一、兩個學生,他們心很清凈、很真誠,想學東西,老師就會講很多。旁邊有些同學雖然也心浮氣躁,但是因為有這一、兩個同學真正想學,所以其他同學都沾光。

所以老法師說,這個地方你要記得,最重要就是一個誠字,你有幾分真誠心,你才能真正得到幾分。所以老法師說,真正很誠心聽一堂課,抵得過去一千堂課。他說,你就頓悟了。為什么開悟?因為誠。古人說誠則靈,中國人對于這個誠字非常重視。所以自古以來,無論是世法、佛法里面,真正有成就的人,全是得力于這一個字。就是不誠怎么可以呢?什么叫誠呢?清朝名將曾國藩先生說得好,“一念不生謂之誠”。誠就是一心,一心無二心那就是誠,就一念不生,所以一心專注就是真誠。所以你在聽開示的時候,專心的聽,一個雜念都沒有,你全得到了。一面在聽,一面在想別的東西,心不在焉。聽完問你說講什么你也不知道,那這樣你就得不到利益。這個是講到這一段里面講的“存養工夫”,我們提出這個誠字。

再來‘燕居’就是閑居。

‘儆覺’就是警覺。

‘提撕’就是教導。

‘遏’,抑制、阻止。

‘邪僻’就是乖謬不正。

‘主敬學問’,“主敬”在《禮記·少儀》篇,“賓客主敬,祭祀主敬。”宋代理學家程頤提出來一種道德修養功夫,就是以敬做為修養的方法。所以老法師說,孝是中國文化的根,敬是中國文化的本,孝跟敬是我們的文化根本。

再來看‘嚴切’就是嚴格。

‘正心誠意’是儒家提倡的一種內心道德修養,從《禮記·大學》里面,“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操存’就是執持心志,不使喪失。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文昌帝君《蕉窗十則》中,首先要我們戒除的是邪淫的行為。在未看到美色的時候,不可以去妄想。正當看到美色的時候,心不可以雜亂,不可以亂動。既已看到美色,就不可以再去回憶。還沒有看到的時候不可想,這是靜默的時候,內心的存養工夫。平常閑居獨處的時候,必須給自己的雜念整理得,收拾乾乾凈凈,時時刻刻提高警覺。這樣天理能存于心,人欲自然就會制止。凡是邪淫污穢的念頭,不要讓它進入光明正大的胸中,這是君子堅守誠敬的學問。而我的心既然能夠安定,自然美色當前時,任由她對方百般的引誘,在我心中絕無絲毫的動念。這是何等高深的定力。然而這種境界,都是靠平時對品操,品德操守,要求得嚴格切實。就是你能夠有這種境界,是因為你平常對品德操守要求嚴格切實,再加上正心誠意中所修來的功夫。

所以文昌帝君為正本清源,基礎做起,教示我們要戒除邪淫美色的事情,先要從邪念戒起。想在當下能不被美色所亂,必須要從平常的嚴謹操守做起。至于當下見到心不迷亂,已經看到的心不可以回憶。就是太上老君告誡世人,不可以對美色起心思,不可以起私心的意思。也就是在心動的時候,自我省察功夫。當我們仔細的分析一下,文昌帝君這三句話,各有它的意境。所謂思,就是‘思之于未來’;所謂亂,是‘亂之于現在’;所謂憶,是‘憶之于過去’。這三個方法大家可以去學習,怎么戒淫?怎么戒邪淫?就是對未來不要去想,看到了不要亂、不要心動,看了以后不要再去回憶,用這個方法去對治。祂說,現代的人犯了彌天的邪淫罪惡,無非都是從這三種境界中所造成的。如果真能夠從這三個境界中完全清除干凈,那么邪淫的行為,就沒有地方落腳了。

好,我們剩下一點時間,來跟各位報告凈空老法師,對于這一段第八十一句的“見他色美,起心私之”的開示。老法師說,“見他色美,起心私之”,這一段文還是陰藏之惡。所謂陰藏就是別人看不到的,藏在你心中的這一種惡,這叫陰藏之惡。

第一點,老法師說,他說,“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就是我們現在講說犯邪淫啦,淫欲、色欲氾濫啦。這種現象、惡業,老法師說,不但是非常嚴重,在今天這個社會已經到氾濫的程度了。就像現在墮胎一樣,都是邪淫造成墮胎的現象。我們在講到墮胎的果報的時候,里面有提到,全世界現在一年所墮胎的數字,大概有五千萬,一年就有五千萬的墮胎的數量。換句話說,有五千萬的,殺死五千萬個嬰靈。所以你說世間怎么會不亂呢?那二次世界大戰,一年也不過是死亡一千萬人。二次世界大戰整個打完,也不過是五千萬人。

現在一年就殺死嬰靈五千萬人,所以現在為什么這個世間非常地動亂?老和尚說,社會不安定,動亂頻繁,天災人禍,追究其根源,這未嘗不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古人所講的,“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中國古代的教育,我們在《禮記·儀禮》篇里面有看到。老法師說,古代的人他怎么教呢?他說,“男女五歲不同席”。男生跟女生五歲的時候,就不能夠在同一個座位上了,五歲男女就不可以坐在一起了。像現在小學生,小女生就會所謂談戀愛,小學生就會談戀愛,那幼稚園也會,你是我的男朋友,妳是我的女朋友。就現在人就沒有教這個禮,五歲男女就不可以坐一起。為什么呢?老法師說,古人知道這個方法,防微杜漸。

今天我們在報紙上看到的,十三歲到十五歲的女孩,懷孕墮胎比比皆是,這是真的。以前我們在,我以前在,一、兩年前我在內湖分局當副分局長的時候,我就批過這樣的一件公文,這個案件、刑事案件。兩個都是國中二年級,國中二年級的學生。大概是幾歲呢?大概是差不多十三歲到十四歲。那這一對國中男女生,住在我們內湖區。他們兩個下課以后,就到我們內湖這邊的一個圖書館去看書。那看書以后,男生就說,哎呀,這個地方人太多了,看不下去。然后就跟那個小女生講說,那到我家去讀書好不好?兩個就去了。

因為他們父母都在上班,那小男生就把那個小女生帶到他家書房去看書。翻到幾頁書就讀不下去了,男生就躺在床鋪上說,哎呀,我好累,我要休息。那女生跟著躺下去。結果小男生給她一撫摩以后,就引起他們的淫欲心就出來。那個過去生的愛欲的習氣種子就跑出來了,才十三、四歲而已。那個愛欲種子是與生俱來的,是過去生就有的,無始劫以來就有了。那種貪愛淫欲的習氣種子,在阿賴耶識里面無量無邊,那遇緣就起現行了,那個種子就跑出來了。所以男生跟女生一撫摩以后,兩個經過這樣的肉體接觸以后,就發生了性行為了。發生了性行為以后,女生就懷孕了。那懷孕以后就告訴小男生說,我懷孕了。小男生很緊張,跟他媽媽報告。他媽媽馬上帶著臺幣六、七千元,就帶著她兒子跟小女生,到我們現在講的醫院、診所,去叫醫生給她做流產的手術。流產手術就是墮胎,就把小孩子拿掉。

那這個案子就告到我們內湖分局來,我們就受理了。你看兩個小男生小女生,就是因為躺在一起。古代的人是坐在一起,五歲就不能坐在一起。十三歲躺在一起,就發生性行為,就懷孕了。我相信這個案子,不是只有我們內湖才有,全臺灣,全世界比比皆是,多得不得了。所以說,老法師說,沒有做到防微杜漸。今天我們在報紙上看到,十三歲到十五歲的女孩子,懷孕墮胎比比皆是,這還得了嗎?要想這個社會不動亂,幾乎是不可能的。

民主自由開放的后果,是社會大亂,人心不安。現代都說是專制不好,古時候這些帝王是不是專制?你仔細的去讀歷史、去探討,古時候這些典章、文物、制度,我們會發現現代人把專制這個帽子加在他們頭上,是非常不公平的。他們不是專制,他們真正是有慈心、有愛心,保護社會,為人民幸福著想。就像我們前幾集談到的,堯傳王位給舜,告訴他“允執厥中”,要教他怎么去愛護老百姓呢?“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這個就是什么?這就是他們有真正的慈心。什么叫“人心惟危”?知道民眾在想什么,知道民眾在苦什么,知道民眾需要什么,這個叫慈悲的心,有愛心,保護社會,為人民幸福著想。美國人在批評中國,管制什么網路。其實我覺得美國這一套,不要太信他。現代就是網路太氾濫了,造成整個社會治安惡化,人倫崩潰,墮胎不斷。美國就是這樣的,美國他自己搞得亂,他搞得天下也要跟著他一起亂。

所以古代的帝王為人民著想,雖然有一些措施,大家感到不方便。這個不方便是小事,你得到一生的安定和平、繁榮興旺,這是大幸。換句話說,犧牲小的自由,得來的是大的自由。忍耐一點小的限制,得來的是永恒的幸福。這有什么不好呢?我個人是很認同這樣的做法,否則你沒有辦法管制,太氾濫了。魔的力量是無所不用其極,無遠弗屆,透過現在的媒體,現在的網路,現在的資訊,現在的科技,可以到每一個人心里面,全部都污染掉了,那更麻煩。所以現代人就不講道德仁義禮了。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里。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文字稿來源:因果教育弘化網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30263.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