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黃柏霖警官

黃柏霖老師主講《太上感應篇匯編》(第221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眾生之大權也。若約佛法論,從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師。


感應篇匯編第221集

《太上感應篇匯編》(第二二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2/0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1

尊敬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匯編》第八十四句,【埋蠱厭人,用藥殺樹。】請同學翻開課本七百一十八頁,我們看經文:

【埋蠱厭人。用藥殺樹。】

這一句經文的白話解說是暗中用蠱毒來害人,以毒藥來殺害草木或者樹木。我們看經文:

【按玄都律。過滿二千七百為一害。其家當出巫男覡女。然則生為巫覡。已是先世造罪之人。今復為人埋蠱厭人。是深其地獄也。然有起心而使之為者。其罪更甚于巫。如有此等。王法當斬。陰律更嚴。】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埋蠱厭人’,這個字要念魘,不是討厭的厭。“埋蠱”就是埋藏以巫術詛咒害人用的木偶等物。這個“厭”字跟那個古代的字,一個厭下面加一個鬼,魘的古字是一樣的。它又稱為惡夢,所以“厭”是用迷信的方法,鎮服或驅避可能出現的災禍,而導致把災禍嫁禍在他人身上。所以厭法是古代的一種巫術,能以詛咒制勝、壓服人或物。“蠱”,巫蠱是一種操縱毒蟲,或者以詛咒害人的巫術也叫“蠱”。這個差不多在一些部落型態的傳統社會中,都有這種所謂的巫蠱,確實也有。

我二O一三年到一四年,我到日本去演講,太和凈宗學會請我去,在那邊有認識一位蓮友,她是沈陽移民到日本去,那是位年輕的蓮友。她就跟我講,她們家的親身的故事。就她的媽媽后來是肺癌死掉,死的時候很痛苦,就好像很多針刺在她身上的那種感覺。她媽媽當時癌癥死的時候,非常地痛苦,就很多針刺在她身上的感覺。為什么她會得到這種果報呢?這位日本的蓮友跟我講,就是她爸爸早期死掉的時候,她爸爸比較早死。早死以后,兄弟就會分財產,她的公公,應該是她爸爸的父親,她祖父可能在分配財產上,做法不太公平,就叫這位日本年輕蓮友的媽媽,帶著這個孤女搬出去,換句話說,她爸爸那棟房子,她不能住。

所以她當時,這位日本蓮友的媽媽非常地怨恨,心中充滿了怨恨。可能也是有一點像這種,所謂用巫術,她就用一個草人,臺灣也有這種情形,就是用稻草人,那在稻草人它身上扎刺。那個稻草人的后面跟前面寫她公公的名字,用針刺稻草人,就詛咒她公公早一點死掉,就是這位日本蓮友的祖父早一點死掉。那當然這個巫術后來也不靈,這位日本蓮友的祖父后來也沒有死。反而是這位日本蓮友的媽媽,最后得到肺癌,死的時候非常痛苦,帶著怨恨離開人間。她形容說她媽媽當時死的時候,整個胸部就像針,千百支針,扎在她身上那種感受。你看這種果報就是很可怕,因為不孝嘛,當然她公公在分配財產不公,這是事實。但是妳詛咒,跟這里面講的“埋蠱厭人”,其實是一樣的,“埋蠱厭人”是一樣的意思。

后來這位日本蓮友嫁到日本去,她其實當時就很多事情不如意。后來我就教她,妳必須要盡孝道,妳既然現在在聽凈空老法師的經教,妳要懂得孝道它的重要性。妳父母都已經雙亡了,妳在日本東京這么繁華的這么有福報的一個地區,妳享受現在的榮華富貴,妳當然是會不安啦。我說,妳必須要誦《地藏經》超度妳父親跟母親,當時我也鼓勵她誦一百零八部。這幾天,她到臺北來觀光旅游,家庭就變成很和諧、很幸福,夫妻就不再吵架。她母親就是沒有學傳統文化,不懂得盡孝道,所以毛病習氣起來了,分配不到財產就起了怨恨心、瞋恨心,用稻草人扎針,想要害死她的公公。這個是現代的,你說到底有沒有這種“埋蠱厭人”?是有。

那傳統上的說法,在中國云南苗疆地區,傳說中是有這種“蠱”,什么叫“蠱”呢?我也跟大分享一下,它說是中國民間的一種口頭語,叫整蠱,就是遭到別人無端的作弄傷害。“蠱”是中國巫術中的一種,在云南苗疆一代最神奇,而且還頗有名氣的。據說中了蠱術,就必須聽命于放蠱的人的差遣,而且必須要定期回到苗疆,服用特制的解蠱藥,這樣才可以延長性命一年,年年都如此,一直到死亡。所以放蠱在苗疆一帶,苗女也善于放蠱,最為聞名。這個在臺灣,一些風花雪月的場合,聲色場合,比如說應召女郎,酒店的女郎,為了迷惑腰纏萬貫的富商或是男友,她可能要迷惑,讓他能夠提供財物啦,或者對她感情特別盡忠,她可能就怎么樣?以前也有流傳過說養小鬼,或是放蠱,或是拜狐仙,等等這些在臺北都有這種耳聞,而且確實好像也有人這樣傳授。

前一陣子,我放生會里面有一個蓮友,她年紀也不大,年紀輕輕地,三十幾歲,才剛結婚沒有幾年,住在新北市板橋區。她跟我講說,她跟她先生離婚,我還看過她先生來參加放生。我就問她說,最近妳先生怎么沒有來?她說她先生去泰國曼谷學一種巫術,有點像這種放蠱厭人的這種做法,用法術要賺錢。然后也有養小鬼,這養小鬼聽說是很多墮胎嬰靈把祂扶養以后,然后就產生一種,祂會給你一些助力。我這個蓮友,放生蓮友,是真有這種事情,她說她先生想要賺錢、要發財,想瘋了,就用這種法術要跟人家作法,要賺錢。

結果說也奇怪,這位蓮友可能因為有聽經聞法念佛,自從她先生學巫術以后,她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那磁場完全不對。她后來受不了,問她先生,才知道他說學這個巫術,養鬼。后來她決定跟她先生離婚。當然我跟她講說,妳這樣也不對,也是造輪回業,后來她就沒有再來放生了,我就沒辦法跟她講因果善法。所以我們現在討論“埋蠱厭人”,好像說古代的東西,現在人反而更頻繁的使用。為什么?爭名奪利,爭權奪利。

所以這個“蠱”是一種蟲,本來牠是無害無毒的,牠終其一生,都躲在一種香氣很濃的樹的根部的樹瘤里面。這種奇怪的蟲,牠只有苗族深山才有,牠一年之中,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只有在某一個時節,在打雷的時候,我們一般講叫驚蟄吧,才會醒過來,然后牠就會吸取身邊的樹根的汁液,喝飽以后又呼呼大睡了,一直到隔年。那苗人,云南這邊的苗人,就把這種蟲從樹根中拔出來,將很多只放在一個瓦甕里面,封起來,然后開始打鼓。這個蟲一聽到那種鼓的聲音,牠以為是打雷,然后就會醒過來。醒過來以后,牠們身邊已經沒有樹汁可以吸食了,沒有樹的那個汁可以吸食了,只好同類相殘。

牠們就是各占據一方彼此對峙,不久以后就會有一只最衰弱的,能量最低的投降,大家一擁而上把那只蟲吃掉,然后再度沉睡。過一段時間,苗人再重復打鼓的動作,把這些蟲喚醒,剩下留下最后一只,最強的那一只,吸食到同類的精髓成為王以后,那個就是“蠱”,那個就是養“蠱”,用那個“蠱”來害人。這個“埋蠱厭人”,這個“蠱”很多人都知道,可是牠是怎么來的沒有人曉得。我們今天在這邊跟大家分享這個“蠱”的由來。說是傳說,事實上也有人在做,提供給各位參考。

再來‘玄都律’是道教的一本書,它里面分成“虛無善惡律”、“戒頌律”、“百藥律”、“百病律”、“制度律”、“章表律”等六類,他們道家戒律的書籍。第一類,“虛無善惡律”是講行善跟造惡,對于個人及家庭分別帶來不同的后果。他們也強調,善有福報,惡有災難報。“戒頌律”就是舉了十三條戒律,要信徒謹記背誦。第三類就是以德行為藥,叫“百藥律”。他們是以德行做為藥,來救治人的災病,他們道家還是懂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德行。第四類,“百病律”是講以惡行為病,提出來讓他們的道教信徒預防。怎么樣不會有這些百病,那你必須把惡行斷掉,這個地方講就符合因果的道理。第五類,叫“制度律”,是為他們道士的男官、女官所制定的,違反這個制度要遭受處罰。第六類,“章表律”,是道士上章奏表的規定。以上《玄都律文》這六類是研究六朝道教戒律,道教信徒行為規范的史料。收入在《道藏》,他們道教藏經,《道藏·洞真部·戒律類》。這個是“玄都律”。

再看“埋蠱厭人”,下面‘巫男覡女’,“巫”是古代從事祈禱卜筮星占,占星,星占就是占星,并兼用藥物來為人求福,卻災就是消災,治病的人,這個叫“巫”。商代的“巫”,他地位較高,周朝的時候,分成男巫跟女巫,各司其責,他們都是屬于,同屬司巫,他們那個官職的名稱叫司巫。春秋以后,醫道漸漸從巫術中分出來,但民間還是有專行巫術,裝神弄鬼為人祈禱治病者,仍然世世不絕。這個是“巫”,“巫男”的“巫”,他的由來。“覡女”是什么意思呢?“覡女”就是現在講的話叫巫婆。凡是專門替人禱祝鬼神的男巫或者巫婆,都被稱為巫師。

這前一陣子馬來西亞也是有出過這個新聞,馬來西亞航空飛機查不出原因,在空中就消失了、失蹤了,到現在還找不到這飛機的遺骸。那當時媒體報導得沸沸揚揚,馬來西亞的巫師就公然在電視上作法,這個成為一個國際上很有名的一個有趣的新聞,就表示說有人信這個東西。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按照《玄都律》的記載,人所做的過失超過兩千七百件稱為一害,他家中就會出現巫男覡女。然而出生為巫男覡女,表示他過去生,‘先世’就是他過去生,已經是造罪業的人,現在又替人暗中下蠱去毒害人,更是加重他入地獄的惡報。然而有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利用巫男覡女去替他們下蠱毒害人,這種人的罪惡比巫覡,巫男覡女更嚴重。如果有這種人,國家的法律應當問斬,問斬就是砍頭。陰間的法律處罰更嚴厲。

我們看第二段:

【唐王屋主簿公孫綽。到官暴死。一日見夢于縣令曰。某有怨。求長官申雪。某命未合盡。為奴婢所厭。以利盜竊。某家河陰。長官倘密選健吏。持票往捉。必不漏網。宅堂簷從東第七瓦垅下。有某形狀。以桐為之。釘布其上。已變易矣。次日縣令果選強卒持牒。幷致書河陰縣令。盡捕奴婢。于堂簷搜之。得人形長尺余。釘滿其身。木漸為肉。擊之啞然有聲。綽所聚粟麥。盡皆盜去。令遂申府。皆處極刑。夫魘魅惡術。其源多出于婦女婢妾。蓋彼欲借以怙權得寵。比貪利之心尤切耳。今人切宜正身齊家。謹慎門戶。勿令師巫邪教。得以出入往來。此杜源之道也。至居宮(官)者。亦宜峻搜捕之號令。以絕其跡。功亦非細。】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屋’,在今天的河南濟源市。

‘主簿’是唐朝部分官署跟地方政府的事務官。

‘申雪’就是申辯表白。

‘河陰’,在今天河南孟津縣東北。

‘堂簷’,也稱為屋簷,廳堂之頂,頂端向旁邊伸出,旁邊的部分。古時候整棟房子建筑在一個高出的地方的地面上,前面的叫“堂”,通常行吉兇大禮的地方叫“堂”,不住人。堂后才是室,是住人的地方。

‘瓦垅’就是屋頂以瓦鋪成的,它排列起來就像“瓦垅”,也稱為瓦楞。

‘牒’是官府公文的一種,所以‘持牒’就是等于拿著公文書。

‘魘魅’,用法術使人受禍,受災禍,或使人神智迷糊,這叫“魘魅”。

‘怙權’就是專權。

‘峻’就是嚴厲。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時王屋縣衙的主簿公孫綽,他到任官職時就暴斃死亡。有一天托夢給縣令說,我心中有寃,請求長官替我申冤洗刷。我的命還不致于該死,我是被我的奴婢埋蠱邪術所害,以利他們來盜取我家的財產。我家住在河陰,長官如果能暗中選派健壯的部下,持著搜索票前往捉拿,一定可以一網成擒。在我家住宅大堂屋簷,從東邊算起第七個瓦垅下,埋有用梧桐木雕刻的我的雕像,上面釘滿釘子,由于時間已久了,所以已經變質了。

第二天縣令果然派了幾位強健的兵卒,拿著公文書,并寫一封給河陰縣令的書信,前往捕捉、拘捕奴婢。并且在大堂的屋簷下搜查,果然在他所講的第七個瓦垅下,確實找到一個像人形狀的,一尺多的長木頭,上面釘滿釘子,木頭已經漸漸變成肉了,敲擊它還啞然有聲。公孫綽家中所有的粟麥,粟麥都已經被盜賣一空了。于是縣令將這件事向知府申報,將所有的奴婢都處以極刑。

自古以來會使用妖術來害人的,大多數出于婦女婢妾所為。她們希望借著這種方法,來鞏固自己的權勢,永遠得到寵愛,這實在是比貪圖利益的心更嚴重。所以今天我們應該要從正身齊家做起,對于出入門戶的人要多加謹慎,不要讓巫師邪教得以隨意出入往來,這才是杜絕禍患的方法、杜絕禍源的方法。至于當官的人,也應該嚴厲認真去執行搜查緝捕這類犯罪者的命令,以斷絕他們的害人的行動,這種功德也非小啊。

再看下面這一段:

【一草一木。皆是造物生意。高柴。方長不折。孔子稱之。佛言。樹木年久者。多為鬼神所棲。不可輕伐。伐之往往得禍。夫伐且不可。況用藥殺之乎。】

我們看字句解說:

‘生意’,生機。

‘高柴’,這位是春秋末年衛國,也有說是齊國人。他名柴,字子羔,也稱為季皋,是孔子的學生。他比孔子小三十歲。他身材長得矮小,面貌長得有些丑陋,但是他性格非常地愚直,但是高柴是以德行跟孝順著稱。

孔子怎么贊嘆他呢?在《禮記·檀弓篇上》,孔子這么說了,他說,“高子羔之執親之喪也,泣血三年,未嘗見齒,君子以為難。”就父母往生,他三年都不笑,看不到他的牙齒,悲傷三年,這是子羔的孝。他的做法是怎么樣呢?子羔的做法是“足不履影,啟蟄不殺,方長不折”之仁心,為孔子所稱贊。他走路就是非常地慢,我們走路會有影子,“足不履影”,不踩到自己的影子。然后“啟蟄不殺”,挖土的時候,看到那個小蟲,他不會殺牠。“方長不折”,花木或是草木長出那個幼芽,他不把它折斷。這么慈悲的一個人,所以孔子很稱贊子羔。

再來‘方長不折’,就草木在生長的時候,不折斷它們。這是孔子贊嘆子羔的仁、的慈悲。在《孔子家語·弟子行第十二》,“往來過之,足不履影,啟蟄不殺,方長不折,執親之喪,未嘗見齒,是高柴之行也。孔子曰,‘柴于親喪,則難能也,啟蟄不殺,則順人道,方長不折,則恕仁也。’”他講高柴,他講到子羔對父母的孝,父母往生三年,看不到他的牙齒,他不笑。這是高柴的孝行,很難,這很難做到。挖土的時候看到蟄蟲,小蟲,他不殺。我們講說要把五戒做好,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才能做人。所以他把人的這一種慈悲發揮到極致。孔子是說他,“啟蟄不殺”跟“方長不折”,是他的寬恕跟仁慈。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世界上的一草一木,都是造物者所呈現的生機。春秋時代的高柴,對于正在成長中的草木,是不會去折損的,所以孔子非常稱贊他。佛說,樹木樹齡較久的,大多有鬼神棲息其上,不可以輕易的砍伐,如果砍伐它,往往會得到禍害。由此可見,砍伐都不可以,更何況使用毒藥去殺害呢?

那么這個地方,我就講我自己親身的一個經歷。我以前在新北市的長壽山那邊,有帶共修帶十年,是愿興老居士,老菩薩他所建的道場。那個長壽山元亨堂,它的后面有種了兩株,大概有三、四百年的老榕樹。老榕樹其中有一株是在二OO一年,那時候臺灣有一個臺風很大,叫納莉臺風。納莉臺風當時有四次九十度大轉彎,并且三度急轉彎侵襲琉球跟臺灣本島,而且緩慢前進,而且幾乎原地停滯不動。所以當時造成非常大的暴風雨,造成臺灣九一七大水災。

在那次納莉臺風來,長壽山的元亨堂后面的右邊的那棵老榕樹就傾斜一半,樹根全部,那個土壤全部流失,我都有上去看。長壽山這些師姐想把這棵老榕樹把它鋸掉,就是要把它連根拔除。當時跟我共修的有一位蓮友,叫康榮振師兄,這棵老榕樹就去托夢給康榮振師兄說,祂在老榕樹上已經住了很久了,請康榮振師兄告訴那個師姐,不要把它鋸斷。后來因為老榕樹樹神的托夢,所以康師兄就請我做一堂法會,回向給這棵老榕樹的樹神。后來再跟工程單位研究,怎么樣把這棵老榕樹能夠樹根固定住,不要把它挖掉,也不要把它鋸掉。后來再把它回填土壤,再把它做比較牢固的地基以及擋土墻。現在這棵老榕樹還在,而且還生生不息,長得很好。

所以證明這里面講的說,‘佛言:“樹木年久者,多為鬼神所棲,不可輕伐。”’佛講得沒有錯,在我們共修的場合親自去見證過,而且確實來托夢。如果你砍伐的話,往往會招致災禍。所以它說,砍伐尚且不可,怎么可以用藥殺之呢?殺它呢?所以老法師就跟我們開示了。老法師說,砍樹以前,砍樹之前要請樹神搬家。老和尚說,不但不能傷害一些動物,植物也不可以。

佛在《戒經》上告訴我們,《戒經》是出家人必須要學習的。過去出家人都住在山林,搭個小茅蓬住在山上,就地取材,砍幾棵樹,搭個架子,把茅草蓋上去,就能夠居住了。佛說,樹木的高度跟一個人一樣高,就有樹神了。你要去砍這棵樹,你想用它時,三天之前要去祭祀祂、祭拜祂,而且要誦經回向。所以剛才我講說,我們三峽那棵老榕樹,那我們這樣做是對的。老和尚教我們誦經來回向。

也有一種教法就是,你要真的不得已,你必須要,這個地方要處理這些樹木,因為樹木上或者是森林里面都有很多動物住在里面,這個果報很重。我跟各位提醒,這果報很重。絕對不能放火燒山,否則后患無窮,而且因果循環。所以以前佛經上也有這樣講,而且也有這樣做,就是你不得已要去開墾的時候,你必須要在三天或是一個禮拜前,求觀世音菩薩加被,誦大悲咒,請有德者或者法師來灑凈,請祂們搬家。老法師說,三天之前要祭祀祂,而且要去誦經回向,通知這些住在樹上的鬼神,三天之后你要砍這棵樹,要搭小茅蓬來修行,請樹神搬家。如果你不這么做,你就得罪這些樹神,衪會找你麻煩。跟這里講的一樣,“不可輕伐”,你砍伐以后往往會招致災禍。老和尚講的跟《感應篇匯編》講的一模一樣。

老和尚說,他們住在澳洲建立凈宗學院,澳洲凈宗學院附近有一棟房子,老法師他們把它買下來,這個房子很破爛。老法師他們想把它拆掉,重新再蓋,但是那個門口有一棵樹擋路。老法師記得說,當時凈宗學院好像砍掉四棵,讓卡車能夠運材料進來。老法師他們的做法,是在砍掉的三天前有這樣做,就是有誦經回向,也有告知樹神。結果樹神真的托夢給凈宗學院里面的出家人,請這個出家人傳話給凈宗學院的僧團說,樹神說,三天時間不夠,希望以后要通知祂們的時候,要提早一個星期。就像我剛才講一個星期,最理想是一個星期。老法師說,我們想想也是對的,澳洲人動作很慢,在中國好像三天是可以的,那祂們說三天不夠,要一個星期之前來通知,很有道理。所以老法師說,真有樹神,佛講得沒有錯。所以連花草樹木,我們都要尊重它,不可以傷害。

我們要學學高柴,“方長不折”,是真正的寬恕慈悲,是真正的樹跟人的極致,何況是動物呢?更不可以得罪人,人與人相處是個大學問啊。老和尚講說,我們學佛,學傳統文化,第一個,人跟人怎么相處?第二個,人跟天地怎么相處?第三,人跟鬼神怎么相處?這個地方就教你,人跟鬼神怎么相處?以上這一段是老法師在“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第一O二集里面有這一段的開示,我們跟大家分享。

好,我們接下來看下面這一段,我們看經文:

【桃源茹云衢。性陰毒。與鄰人不合。密將其所植果木。用毒藥盡殺之。一日茹出外歸。恍惚間燈火熒熒。兵戈宂宂。被眾卒縛至林間。一神責曰。草木亦上天生命。何得移怒殺之。多由五臟不平之故。令卒剖其腹。出其肺肝。茹驚而醒。患心腹痛而死。】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桃源’,桃源縣在湖南常德市。

‘熒熒’是光閃爍的樣子。

‘宂宂’是形容很多、眾多。

我們看白話解說:

住在桃源的茹云衢,個性陰險狠毒,和鄰居感情不好,暗中將鄰居所種的果樹,用毒藥全部殺死。有一天茹云衢從外面回來,恍惚間看到很微弱的燈火,許多兵卒拿著兵器將他綁到樹林中。有一位神明責罵他說,草木也是上天所賜的生命,你怎么可以因對人憤怒而轉移來殺害樹木呢?這大多是因為你的五臟之氣不平順的關系。于是就命令兵卒剖開他的肚子,取出他的肺和肝。茹云衢被此景驚醒了,因而罹患心腹疼痛而死。

好,再看下面這一段:

【陳栻請一地師。閱其祖墓。見墓前一大樹。乃他家墳邊所植者。以為閉塞天心。必去此。可望科甲。因勸買??魚刺暗毒之。公不肯。曰彼此皆圖吉利。況森然大木。何忍殺之。不一年。偶為大風拔去。天心豁然。子煃。遂聯捷。為御史。】

看字句解說:

‘地師’就是看風水好壞的人,我們一般叫地理師。

‘??魚’,這是一種海獸,日本的漢字,在《說文解字》跟《康熙字典》,里面沒有收錄這個字。在《本草綱目》里面,“魚虎”是生長在南海,頭部像虎,背部的皮像刺猬,如果咬到人的話,就像被蛇咬到一樣,牠的氣味有毒,這叫“??魚”。

‘森然’是茂密的樣子。

‘聯捷’,就科舉考試兩科或三科接連及第,這叫“聯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陳栻請了一位地理師,來看祖墳的風水,發現祖墳前面有一棵大樹,乃是別人家的墳墓旁邊所種植的樹長過來的。地理師認為這棵樹遮蔽了天心,一定要除去,才有希望考中科甲。因而勸說陳栻,要買??魚刺來暗中毒害此樹,這棵樹。陳公不愿意這樣做。他說,我們彼此間都要圖個吉利,何況這棵茂盛的大樹呢?我怎么忍心去殺害它呢?結果不到一年,老天替他把這棵樹拔掉,為什么?因為他善有善感。我們講說善有善感,惡有惡報。你把它拔掉,你也得罪隔壁這些,別人家墳墓的這些鬼道眾生,結果他不忍心拔掉。不到一年,忽然一陣大風將這棵樹拔掉了。‘天心’是地理風水上的名詞。使得天心沒有被遮掩,而豁然開朗。他的兒子陳煃連連考中,考試都考中,當了御史的官職。這個是經文里面,‘用藥殺樹’,他不把這棵樹拔掉,這種慈悲心得到好的果報。

所以很多人都是為了風水地理,為了飛黃騰達,往往會去傷害到植物啦,或者是傷害到動物。這里我們就講一個很有名的公案。因為你在開墾的時候,你在動土的時候,我們講過,剛才老和尚說,三天前、七天前,必須要告知樹神,然后要誦經回向。慈壽禪師有講一句法語就是,“離散汝妻子,曾破他巢穴。”這兩句在刀兵劫中,就是把你的妻子離散,原因就是你過去生曾經破壞過鳥類、蜂類的巢穴,這就是果報。因果報應的道理,絲毫是不差錯的,有些是直接來報、有些是間接來報,有些是變成冤家來報仇,有些是變成父子、夫婦、兄弟來報仇的。

在佛陀那個時代就有一則佛典故事。在佛陀那個時代有一個村落,那些農民很難教,也不能接受佛法,非常剛強難化,眾弟子就沒有辦法了。佛陀有智慧,佛陀就說,這個事情很簡單,就派目犍連尊者去跟他們講,他們就愿意接受了。目犍連就接受佛陀的囑咐,就到這個村落去教化這一群村落的人民,果然那些鄉民全部被他教化。眾弟子就不明白說,佛陀,為什么只有目犍連可以?這就是我講的,要跟眾生先結法緣。

佛陀就講了,在過去生中有一世,這一世村落的這些剛強的農民,在那一世都是深山上的蜜蜂。當時目犍連尊者,當時在那一世是個樵夫,上山砍柴,蜜蜂要螫他。目犍連菩薩很慈悲,當時在那一世就跟這些蜜蜂講,我來砍柴,我不會傷害到你們,你們也不要傷害我,來生他世,我學佛修行有證果了,我就來度你們。佛陀說,經過無量世以后,這些蜜蜂轉生到人道來,變成現在所看到的這個村落的剛強的農民。因為在那一世,目犍連尊者有講過這樣的一個,發了這個愿。結果這一世真的去度他們,跟他們講佛法,他們就接受了。所以未成佛以前先結人緣,就這個道理,這個法緣很重要。

那么我們剛才講說,“離散汝妻子,曾破他巢穴”,這在砍伐森林里面,往往會傷害到這些動物啦、鳥獸啦,等等這些巢穴,就有一則明朝很有名的故事,叫“方孝孺之父造墳燒蛇”,這個故事。在明朝的時候,有一位歷史上很有名的人,叫方孝孺,他學問很好。方孝孺本身他是保護明太祖朱洪武開創天下,明太祖死后,又協助明惠帝的一位忠臣。在方孝孺還沒有出生以前,他的父親選擇一塊地,四面八方的風水都很好,他就準備要造祖墳,將他祖先的骨骸埋葬在這里。當天晚上作了一個夢,夢見一位穿紅衣服的老人向他禮拜哀求說,你所選的風水地點是我住了很久的地方,我求你給我寬限三天。所以老法師講三天前,跟這個公案的啟示可能有關系,老法師說樹神搬家是三天嘛。

這個紅衣老人說,你再給我寬延三天,等我把我的子孫全部搬到別的地方去,你再造祖墳,你再造墳墓,我一定報答你的恩情。這個紅衣老人恭恭敬敬地就說了三次,千叮嚀,萬交代,說三天后再挖土,然后禮拜而去。方孝孺的父親醒來以后,夢醒了,就哪有這種事呢?夢中的事都是虛無飄渺的,但是明天動土,那個是已經選好的吉日良辰。所以一般看風水都有看時辰的,他就一定要在那個吉日良辰,那個時辰動土才會有吉利嘛,怎么可以再延三天呢?就命令工人開工鑿地,挖到地下一穴,穴中充滿了紅蛇數百條,于是他就用硫磺,用火把加硫磺,把這些紅蛇全部燒死。

當天晚上就夢見這個紅衣老人,滿面怨恨、啼啼哭哭地向他說,我至心哀求你,你竟然把我的子孫八百全部燒死在火中。你既然滅我族,我也要滅你族。后來這個燒蛇的人,墳墓造好以后,就生了方孝孺。方孝孺是誰來的呢?紅衣老人來的。蛇王,他是蛇王,福報也很大,所以幫明太祖朱洪武開創天下,祂可能在那邊修很久了。這個方孝孺聽說生出來的時候,舌頭是尖尖地,就像蛇吐出來的那個信。方孝孺舌頭尖如蛇形,后來長大成人,官當到翰林學士,學問又很好,又忠又孝。你看冤親債主來投胎的,又忠又孝。

到了明太祖死后,北方的燕王想奪取他侄兒明惠帝的帝位,就引兵南下攻入南京,一切文武百官都投降了,只有方孝孺不肯投降。燕王就命令方孝孺寫榜文詔告天下,說燕王為保護明朝江山而攻入南京城。方孝孺知道事情不是如此,寫出來報告說,“燕賊篡位”,四個字。立即觸怒了燕王,大發脾氣的說,汝不怕滅九族嗎?你不怕我把你滅九族嗎?方孝孺回答說,滅十族又怎么樣?燕王聽了大怒,就說,好,我就滅你十族。燕王一想,只有九族啊,哪里有十族呢?想來想去,他老師算一族,就把他老師全部殺死了。總共方孝孺的家族九族,再加老師這一族,被殺死總共大概接近八百人,剛好還了紅衣老人那個八百條蛇的果報,這個是歷史上的真實故事。方孝孺是紅衣老人來投胎的,也就是被燒死的八百條紅蛇的首領,蛇王。這次被殺的十族總共八百人,跟被燒死的八百條蛇是同一個數字。你看,因果報應豈不是絲毫不爽嗎?

最后兩句是“報應各相當,洗耳聽佛說。”我們前面講慈壽禪師這句話,“離散汝妻子,曾破他巢穴。報應各相當,洗耳聽佛說。”所以前面那兩句是講理論跟事實,有前因后果,報應是應當的,所以要洗耳恭聽。所以老法師說,這個應,就是報應,有因必有果,有果決定有因,這句話要記清楚。老法師說,我們活在這個世間會不舒服,這是果,果必定有因。可能過去生中,我們曾經在一起過,我看到他就不舒服,今天又遇到了。老法師說,要怎么應對呢?要謙虛、要恭敬,不要放在心上,心平氣和,遇到謙虛恭敬,知道禮讓,過去這種怨結自然就化解了。所以你要化解怨結,就是謙虛恭敬。所以冤家宜解不宜結,不跟人家結怨。這是老法師引用這個經文,就“因果必應,故云自然。”

那“暴應”呢?“暴”就是猛急突然的意思,來得很猛、很急、很突然。我們遇到了要怎么辦呢?老和尚說,遇到了不驚不怖,用平等心、用清凈心來對待。功夫還不純熟的,還沒達到這個境界,就是用一句佛號,比什么都好。別人毀謗我,別人罵我,我默念阿彌陀佛,我恭恭敬敬地接受教誨,這樣就好了。老和尚說,要學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這種事情就化解掉了。絕對不要報復,報復,老和尚說,就沒完沒了。

所以“善人行善,惡人作惡,應受之果報,或不當時立即顯示”,就是當時并沒有馬上產生果報。“但因果不虛,于其后世,必受其報”,故說,“善惡會當歸之”。這《無量壽經》里面的經文,“善惡會當歸之”,這個“會”就是說決定的事,現在雖然沒有,后來一定有。所以人一定要相信有后世,不是這一生死了就完了,什么都沒有了,那又何必修行呢?

接下來最后這一段,“埋蠱厭人,用藥殺樹”,我們來看老法師怎么開示。老法師說,這在整個大段落里面,這是第十一個大段。無因,換句話說,沒有原因,無緣無故造作的惡業。“埋蠱厭人”,老法師第一點的開示說,在新加坡當時講這個《感應篇匯編》,老法師是在新加坡弘法。所以老法師說,在新加坡這個地區他很少聽過。但是老法師在少年時代,抗戰期間在湖南、在貴州,在讀書的時候,這些事情是有聽過。是不是真有其事呢?老法師說,他沒見過,但是聽說的就很多很多了。可能有這些事情,這些事情在以前帝王專制時代是犯法的行為,國家法律是不容許的。

“蠱”,聽說有許多種,古大德告訴我們是蓄意的去養蠱,放蠱害人,這有很深的過失。為什么要放蠱害人呢?聽說蠱毒到一個階段,如果不放,不害別人,牠反而會來傷自己。所以這種事情,不害人就是害自己,有什么好處呢?老法師說,這個養蠱的人,家里非常干凈、非常整齊。蠱毒有很多種,大概都是毒蛇之類的,像蜘蛛啦、蝎子啦,這一類都是有毒。

第二點,老法師說,為什么做這個事情呢?在佛法里面講,過去生也有這個業障。就是我們經文里面講的,他生出這個巫男覡女是先世造罪之人,他沒有這個業障,是不會干這種事情的,過去生的業障是因,現前的是緣。那年輕人都喜歡好奇嘛,當你學會以后,你走進去了,出來就很困難,所以必須要有善友來教導他。所以這一句,“埋蠱厭人,用藥殺樹”,老法師說,廣義的來說,凡是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都在這一句話里面。損人利己的事情尚且不可為,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更不應該做。我們對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要存一個愛心,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用藥殺樹”,這是傷慈悲心。在我們現前的環境來說,這個意義就更深了。你沒有正當理由去破壞自然生態環境,不懂得人與自然環境的密切關系。佛菩薩告訴我們,世間古圣先賢教我們仁民愛物,換句話說,圣賢教育無他,啟發我們的愛心而已,培養我們的愛心而已。現代宗教很多,我們發現許多宗教有個共同點,共同點是什么?就是愛的教育。佛家講慈悲,一片慈悲,一切慈悲。天主教、猶太教、基督教這算是一個系統的,神愛世人,上帝愛世人。印度教、婆羅門教、大梵天也是愛世人。所以綜合所有宗教教學,圣賢教育,就是這一句話,我們不但是要愛人,還要愛物。佛經上菩薩戒里面講,“清凈比丘不踏生草”,那個小草長得活活潑潑地,你怎么忍心踩到它上面去呢?所以在比丘戒里面,菩薩戒里面是不能踩生草的,不踏生草。人的愛心到這種地步,連一草一木都愛護,他怎么會不愛人呢?怎么會不愛動物呢?怎么會去傷人呢?人如果活在愛的世界里,這是真正的幸福。

第四點,老法師就舉這個,當時在講這件事情的時候,許哲是一百零一歲,她是老修女,她一生就活在愛的世界。這個許哲老菩薩我見過她本人,她來臺灣演講,臺灣的佛友請她來演講,在臺大,臺灣大學的會議中心。很榮幸,當時末學擔任司儀,我也介紹許哲她的這個菩薩的這個事蹟,以及她的生平,臺南凈宗學會有流通這個帶子,一百零一歲許哲。老法師見到許哲的時候,那時候她已經是一百零一歲的年輕人了。老法師看她的身體,大概也不過是四、五十歲的樣子,拿身分證一看,不是假的,是一九OO年出生的。

許哲她是廣東潮州人,所以她懂得廣東話,從她身體上來看,老法師說,她牙齒只掉一顆,她的牙齒全部都是真的,而且視力很好,天天看書,不戴眼鏡,耳聰目明,反應敏捷,每天做義工照顧老人,然后她還表演翻筋斗給老和尚看,這是許哲。老法師問許哲,許哲回答說,她心地清凈,沒有煩惱,沒有憂慮,沒有牽掛,這是她的養生之道。她一生不見世間過,她是真正修道人,跟六祖大師說的,“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許哲就是她真的不見世間過。許哲說,她看到一些不好的事情,看到惡人,人家問她說,妳有沒有感受?許哲回答說了,沒有啊,見如不見啊。許哲就舉個例子給老法師他們聽了,她說,就像走在馬路上,看到人來人往那些人,馬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你心里不要落印象就好啦。

佛在經上告訴我們,老法師就用許哲這個例子來解釋佛經的境界。許哲看到路上人來人往,她沒有分別好人、壞人,她不落印象。老法師說,不落印象是什么境界呢?因為許哲說她不落印象。老法師說,佛經上講,不落印象是什么境界呢?是轉識成智。我們知道,如果以唯識學來講的話,轉識成智是唯識學里面講,初地菩薩就可以了。他第六識轉成下品的妙觀察智,第七識末那轉成下品的平等性智。到八地菩薩的時候就轉成,第六識轉成中品的妙觀察智,第七識轉成中品的平等性智。到十地滿心的時候,第六識轉成上品的妙觀察智,第七識轉成上品的平等性智,第八識阿賴耶識轉成大圓鏡智,前五識,眼、耳、鼻、舌、身,前五識轉成成所作智,這個叫轉八識成四智菩提,這叫轉識成智。

老法師說,不落印象是轉識成智,最少唯識學上講是初地,或者八地菩薩,或者十地滿心。他說,老法師說,我們凡夫是用識,用阿賴耶識,我們第六識,分別;我們第七識,末那執著;第八識,落印象。落印象就是把這個種子,你眼睛所看、耳朵所聽、鼻子所嗅、舌頭所嘗、身所觸、意所了別的,就眼耳鼻舌身意,對外面的色聲香味觸法,你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跑到哪去了?跑到你的阿賴耶識里面去了。存在哪里?存在你的阿賴耶識里面的檔案。所以老法師說,第八識就是落印象。所以因果的可怕,會有善報,會有惡報,就是落印象了。

交光大師在《楞嚴經正脈疏》注解里面,就是《楞嚴經正脈疏》里面,注解里面有教我們“舍識用根”。“舍識”,我們不用第六識,也就是我們不分別。那不分別,你用的是什么呢?用的妙觀察智,剛才講唯識學初地菩薩,第六識就轉成下品的妙觀察智。所以老法師說,你不分別用什么?用妙觀察。那我們凈土怎么樣?我們做不到妙觀察智,我們用阿彌陀佛。你第六識,用分別的時候,你就不分別,你用阿彌陀佛就不分別了。我們不用第七識,第七識是執著,你不執著,你就是用平等性智。你不用阿賴耶識,阿賴耶識是落印象的,許哲她不落印象,不落印象就是大圓鏡智。所以許哲在日常生活當中,處事待人接物,她用的是智慧。正如佛家講的,她是用四智菩提,所以她健康長壽,一點毛病都沒有。老法師說,我們四、五十歲的人腰酸背痛,人家一百零一歲一點病都沒有,完全正常。所以她是年輕人,名實相副。

第六,老法師說,他看到許哲就真正證明了,過去李炳南老師在跟凈空老法師他們上課的時候說的。李炳南老師說中國,因為李炳南老師他是,本身是中國醫藥大學的教授,中國醫藥大學在臺中,李炳南老師當時有在中國醫藥大學兼教授中醫,而且李炳南老教授他本身也是中醫師。李炳南老師說,中國醫學根本典籍,《黃帝內經·靈樞》里面有講,人的壽命正常可以活到兩百歲。你的壽命活不到兩百歲是你自己把身體糟蹋掉了。

所以有同學就問許哲說,妳會不會生氣?許哲說,不會。許哲說,她一生沒有發過脾氣,沒有生過氣。許哲告訴新加坡的同學說,一分鐘的發怒,聽清楚喔,一分鐘的發怒要三天才能恢復正常。你想要長壽,想要長命百歲沒有病,你就乖乖地學許哲,不要隨便發脾氣。她說,一分鐘的發怒要三天才能恢復正常,這個話老法師說,他聽了他相信,他懂得。

因為老法師說,佛家、道家都講求養生之道。什么最健康?人的身體、心情跟大自然融成一片,才是真正的養生之道。人的身體、心情跟大自然融成一片,才是真正的養生之道,完全合乎自然。七情五欲都是擾亂自然,破壞自然環境,在七情五欲里面,七情是喜怒哀樂愛惡欲,也可以講喜怒哀樂愛惡欲。惡就是惡念、惡心,欲就是欲望。佛法里面的講法是貪瞋癡慢最嚴重。不管是七情五欲,或是佛家講的貪瞋癡慢,這些破壞力量最大的是瞋恨、是發怒,其他歡喜啦、愛好啦,這些是小的震蕩,破壞面小,不是太嚴重,但是都會有傷害。

第七,老法師說,真正修道人,他心清凈,決定沒有五欲六塵的意念,所以人家長生不老。但是接觸到外面環境,好像有喜怒哀樂表情,但是那個是隨順世間應付人情,不是真的有喜怒哀樂。佛家講叫“恒順眾生,隨喜功德”。比如說你有憂慮,我總不能在這邊笑吧?在人情上講不過去。你有悲哀,我也要有悲哀的樣子給你看,這是發自內心,不是虛妄的。眾生有喜怒哀樂,但是她脫離了,她是真心的,眾生有喜怒哀樂,許哲她脫離了,她是真心的,她不是虛偽的。老法師說,這里面的理很深,不是深入經藏,你體會不到的。

所以一個人心地清凈,他就永遠生活在大慈悲的境界里。這個人他不老,這個人他不衰,這個人他不迷、不邪、不染。佛法上講,究竟圓滿殊勝功德,真實的快樂。凡夫呢?沒有這個功夫。贊嘆你幾句,就歡喜得不得了。說幾句不好聽的話,生氣好幾天都擺不平,這都叫自殺。對自己、對他人都沒有利益,所以佛經上講可憐憫者,就是指我們這種人。以上老法師就舉許哲的例子來勉勵我們,也就是許哲,她做到《華嚴經》上講的,“圓人說法,無法不圓”。許哲沒有學佛,她實際上是菩薩,真的,一點都不假。五戒、十善、三福、六度。老法師說,他要給許哲打分數,統統可以打滿分。所以這一段“埋蠱厭人,用藥殺樹”,老法師的開示,我們就解釋到這里。

接下來剩下大概一些時間,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第八十五句,【恚怒師傅,抵觸父兄。】這個白話的解說是對師傅的訓誨懷恨在心,言行觸怒父親兄長。我們看經文:

【此與慢其先生有別。慢是無故而慢之。此是因教責而恚怒之也。古人事師之道。無犯無隱。凡有所教。皆當虛心和氣以受之。何可恚怒乎。恚怒者。必是薄德無福之人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和對先生傲慢有所不同,因為我們前面有一段經文,叫“慢其先生”,這跟慢其先生有所不同。所謂“慢”是沒有原因而生傲慢,這個地方是因先生的教誨責備而懷恨生氣。古代的人事奉老師的方法是不能違犯,不能隱瞞的。對于一切的教學,都要虛心和氣的接受,怎么可以懷恨生氣呢?所謂恚怒的人,一定是道德微薄沒有福報的人。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明汪會道。性穎悟。書過目輒成誦。八歲能文。然事師傅。則傲慢異常。稍拂意。則背師怒詈。一日獨坐書齋。忽呵欠。口中躍出一鬼。指道曰。汝本大魁天下。因汝恚怒師傅。上帝削去祿籍。吾亦從此去矣。言訖不見。尋翻故篇。茫然不識一字。】

我們看字句解說:

‘穎悟’就是聰明。

‘拂意’就是不順他的意。

‘怒詈’就是責備、怒罵。

‘大魁’就是科舉考試,殿試第一名稱“大魁”,就是狀元。

‘祿籍’就是福祿跟官位。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汪會道生來聰明過人,書本只要過目就能背誦,八歲能寫文章。然而事奉師傅,卻是非常傲慢無禮,稍有不如意,就在老師的背后怒罵老師。有一天獨自坐在書房,忽然打個呵欠,從口中跳出一個鬼,指著他說,你本來可以考上狀元,由于你懷恨怒罵師傅,上帝已經將你的福祿和名位削除,我也從現在開始離開你,話說完就不見了。隨即汪會道回頭看以前所讀過的書,竟然沒有一個字認識了。

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東漢魏昭(照)。童時見郭林宗。以為經師易遇。人師難逢。因請侍左右。供給灑掃。林宗嘗有疾。命昭(照)作粥。粥成進之。林宗大呵曰。為長者作粥。不加意敬事。使不可食。昭(照)更為粥復進。又呵之者三。昭(照)容色不變。林宗曰。吾始見子之面。今而后知子之心矣。】

這個故事我們曾經在前面講過,魏昭拜郭林宗做老師的故事,這也就是這里面這句重點,‘經師易遇,人師難逢’。末學在二O一六年辦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我在拍“雪廬風誼”影片,當時的結論就是李炳南老師,他的座下產生四位高僧大德,就是凈空老法師、果清律師,還有江逸子老師,還有徐醒民老師。所以我在拍“雪廬風誼”這個電影,當時的結論就是李炳南老師就是“經師易遇,人師難逢”。有德行的是“人師”,會教你經書的是“經師”。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東漢的魏昭,他本名實在應該叫魏照,但是這個經文上講魏昭。魏昭在孩童的時候去晉見郭林宗,他認為講授經義的老師很容易遇上,但品德好可為人師表的老師,很難遇到,因而請求在他身旁侍候,替他做打掃的工作。曾有一次郭林宗生病的時候,命令魏昭煮稀飯,稀飯煮好以后送給郭林宗進食。郭林宗大聲斥責他說,替長者煮稀飯,不特別用心服侍,這是無法吃下去的。于是魏昭重新再煮稀飯給郭林宗進食,郭林宗再一次呵責他,但是魏昭他臉色仍然恭敬如初,一點也沒有改變。郭林宗就講說了,我剛開始的時候,我只看到你的表面,從現在以后,從今以后,我知道你的內心了,所以收他為徒弟。

所以老法師說,恭敬心是一生當中修行成敗的關鍵。老法師說,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凡夫是內有煩惱,外有惡緣,所以退心很快,退轉很快,進步很不容易。我們看到很多修行修得很好的人退道心了,我們覺得很惋惜。為什么會退道心?很簡單,他內心不能伏住煩惱,他念佛功夫伏不住煩惱。念佛都伏不住煩惱,老法師說,其他的方法都沒有指望了。經上說,念佛有二十五位菩薩日夜保護你,你還伏不住煩惱,你修別的法門也沒有什么功德,也沒有這么大的功德。

老法師說,如果我們再深一層去追究,為什么伏不住煩惱?因為沒有恭敬心。學道的心不真誠、不恭敬,如果真正是真誠恭敬,外面的緣不容易動搖他,他自己有能力控制境緣。所以說我們自己的心不真誠,缺乏敬意。經上講,一再講,一切恭敬。這個道理很深,很有道理,儒家《禮記》上說,“曲禮上”曰,“毋不敬”,敬太重要了。十大愿王第一句話就跟你講“禮敬諸佛”,人要是存了誠敬的心,不但不會妄動,也不會起一個惡念。起一個惡念,起一個念頭,敬就失去了。從這個地方來看,不管他對于佛學研究有多么深、多么淵博,講得多么好、修得多么好,如果還會被外面境界所動搖,一考試就不及格了。那你這樣的話,業力來考驗、命運來考驗,你也通過不了。老法師說,這個沒有用處,禁不起考試,所以恭敬心是我們這一生當中,成敗重要的關鍵。這是老法師在“阿彌陀經疏鈔演義”第一五六集里面開示。

所以我們看到魏昭怎么去侍候郭林宗,他的老師。終于遇到人師,有德行的人師,三次煮粥,三次被呵斥、呵退,魏昭他‘容色不變’,他臉色不變,就是不會被境界外緣所動搖,為什么?因為魏昭的心中有恭敬心,所以他才有這個福報。我們用老法師的開示來做這樣的一個總結。

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鄧至為塾師。善于誘掖。孝弟之言不絕于口。遇人以誠。盡心講導。神宗時。長子綰。為翰林學士。次子績。及二孫。皆一榜進士。人咸謂至盡誠訓導之報。夫小兒生于溫飽之家。其氣質可以旦夕而化。然有驕縱性成。易入迷惰者。惟在為師之人。方便勸導。使之開悟耳。勉之勉之。】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鄧至在當私塾老師的時候,善于教導扶助學生,有關勸人盡孝悌的話從不間斷,待人以誠懇,教導子弟的工作則盡心盡力。宋神宗的時候,鄧至的長子鄧綰當上翰林學士的職位,次子鄧績和兩位孫子都考中進士,大家都說這是鄧至待人誠實,訓導人以孝悌的福報。如果小孩子生在溫飽富貴的家庭中,他的氣質可以在早晚之間變化。然而有些人驕傲放縱成性,容易受到迷惑懶惰的人,只有靠當老師的人,在方便情況下加以勸導,使他能因此而開悟,大家一起勉勵吧。

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抵觸。亦與暗侮不同。暗侮之惡深。抵觸之罪顯。凡語言行事之間。幾微不順即是抵觸。夫父兄為五倫之首。孝弟乃人道之先。所當恭敬順從。柔聲愉色。即或父有偏私。兄有侵凌。只宜委曲解諭。反身自修。萬一執迷不返。亦須和氣平心。久久自然浹洽。若稍有忿氣。必至抵觸。則逆倫悖理。宇宙不容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幾微’就是細微。

‘解諭’就是曉諭解釋、解釋曉喻。

‘浹洽’就是和諧。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所謂抵觸和暗侮是有所不同,暗中侮辱的罪惡比較深重,抵觸的罪惡比較明顯。凡是在言語行事當中,有一點點不順從,就是抵觸了。家中的父親兄長是社會五倫之首,孝悌乃是人道最先要做的,每個人所應當恭敬順從的對象,必須以柔和的口氣,愉快的心情來面對。即便是父親有所偏私,兄長有所侵害凌辱,也只能宛轉委曲來向他解釋,要努力于反省自身,多在修持上下功夫。萬一父兄還是執迷不悟,無法回頭,必須要心平氣和,久而久之,也自然能調整得周全適當。如果心中稍微有忿怒的氣息,一定會導致抵觸,這些違逆人倫,背叛道理的事情,是天地所不能容忍的。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鵝湖費宏。與一同年對弈爭勝。戲批其頰。同年不悅。宏悔。日往請罪。終不出。宏父聞之怒。封一板。送至京邸。令宏自撲。宏持父書及竹板。登其堂。自撲三次。同年始出。抱頭而哭。宏曰。罪自我作。君哭何為。同年曰。君尚有父督責。我求督責我者不可得也。相好如初。由此而觀。親已沒矣。尚能觸事而哀感。則不忍抵觸于生前可知已。然親之生也。固未可多得也。痛哉痛哉。】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鵝湖費宏和他一位同年好友下棋,互相爭勝利的時候,開玩笑的打他一巴掌。他的同年好友心中很不高興,費宏心中非常懊悔,每天前往他家中請罪,但好友始終不出來見面。費宏的父親知道這個事情之后,非常生氣,封了一條竹板,派人把他送到京城去,命令費宏自我責打。費宏拿著父親所寫的書信和竹板,到同年好友家中自己責打三次,同年好友才開門出來相見,并抱頭大哭。

費宏說,罪過是我自己引起的,你為什么要哭呢?同年好友說,你做錯事,還有父親督促責備你,我現在想求我父親督促責備我,也得不到啊。于是兩人和好如初,跟原來一樣。由此可見,父親雖然已經死了,還能遇到事情,有這樣哀痛感傷的情況,那么父親在世的時候,絕不忍心去抵觸父親。由此處可見,然而父親還健在的時候,當然是不會太長久,應該要好好把握時機去孝順,以免到時候感到傷痛。

看下面這一段:

【后魏崔孝暐。奉兄孝芬。曲盡恭順。坐作進退。惟兄所命。一錢尺布。不入私房。諸婦亦互相親愛。亦今世俗之所罕覩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后魏的崔孝暐事奉兄長崔孝芬,善盡恭敬順承之道,無論在坐立進退之間,唯兄命是從。一分錢、一尺布從不入自己私房中,家中的婦人也都能相親相愛,也是今日世俗所罕見的事。

再看下面這一段:

【明顏茂猷曰。今人不孝其親。只是不肯撫心自思耳。但念得身從何來。父母從何往。新枝既起。舊本為枯。菽水承歡。何能報答。則孝心自然疼痛。又曰。今人不敬其長。亦是不肯反心自問耳。但念得茫茫大造。出世幾時。渺渺人寰。同胞幾個。幼相濡沫。老共扶持。則情誼自然肫懇。】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菽水承歡’,這句話出在《禮記·檀弓篇下》,“子路曰:‘傷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也。’孔子曰:‘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菽”是豆類的總稱,“承歡”就是侍奉父母,求得歡心。就是吃豆子喝清水,也要盡孝道,讓父母歡樂。這形容說“菽水承歡”,就是表示家里很窮、很貧苦,但是不忘孝敬父母這個意思。

‘大造’就是天地。

‘濡沫’就是用唾沫來溼潤,比喻同處困境,互相救助。“濡沫”是從《莊子·天運》篇里面出來,“泉涸”就是泉水干枯了,“魚相與處于陸”,水沒有了,魚就互相困在陸地上。“相呴以濕”,“呴”就是噓氣、哈氣,那個魚就會互相吐氣,互相溼潤對方。“相濡以沫”,“相濡”就是沾溼,用魚牠的唾沫,這叫“濡沫”的意思。

‘肫懇’就是誠厚懇切。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顏茂猷說,現代的人不孝順父母親,只是不肯摸著良心想一想,只要想到你的身體是從哪里來的?父母將來要往哪里去?樹木的新枝生起,舊木根本當然會枯萎。我們只用極為平常的飲食來奉養父母,使他們歡喜,怎么能夠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于萬一呢?“菽水承歡,何能報答”,就是說我們哪怕是很貧窮,我們所供養的食物也要很恭敬來奉養父母,使父母歡喜。用這樣的供養,怎么能夠報答父母親養育之恩于萬一呢?如能常常這樣想,孝心自然就會成長。又說,現在的人不尊敬兄長,也是自己不肯反心自問的原因。只要想想看,在這茫茫的天地間,我從出生到現在有多少時間了。在渺渺的人海中,我們同胞又有幾個人,在小時候互相成長救助,到老的時候互相扶持,能想到這些情景,情感自然就會誠摯起來了。

我們看最后一段:

【世人細將費崔兩案。及顏說熟閱深思。自必一時涕泗縱橫。真性就和盤托出矣。抵觸之報。又何必列。】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世間上的人如果能將前面的費宏和崔孝暐這兩個案例,以及顏茂猷所說的話,將它們熟讀后再深思,自然會在心中生起善念出來。‘自必一時’就是說,自然會在心中一時起念,感動得涕淚縱橫滿面,天真的本性就會和盤的托出來。所謂抵觸的報應,又何必再多此一舉而列述出來呢?

這一段“恚怒師傅,抵觸父兄”,我們看老法師的開示。第一點,老法師說,這兩句注解里面講得很清楚,這跟“慢其先生”有別,“慢”是無故而慢之,“慢”是輕慢,我們一般講就是沒有把師父看在眼里。“恚怒師傅”是因師父的教責而恚怒之也,老師教學生,學生不服,心里面恚怒。“恚”是心里面的瞋恨,“怒”是表現在外面。‘古人事師之道,無犯無隱’,這是古時候學生對待老師的態度。‘凡有所教,皆當虛心和氣以受之,何可恚怒乎?恚怒者,必是薄德無福之人也。’老法師說,這一段話我們應當記住。現在就有發生學生打老師的,學生恐嚇老師的,所以每次到寒暑假,學生畢業的時候,我們警察單位都要派人去保護老師,以防學生打老師。像這種會打老師,會“恚怒師傅”的這些都是什么?“薄德無福之人”哪。

第二點,老法師說,現在世風日下,師道已經不存在了,不但師道沒有了,孝道也沒有了,因為沒有師道就沒有孝道。今天這個社會,我們普遍看到,可以聽到兒女不孝父母,學生不尊敬師長,已經形成風氣了。處在這個社會里,應該怎么去做呢?就要問我們自己,道業上有沒有成就。如果在道業上想要有成就,還是要遵循古德的教誨;如果不希望在道業上有成就,那你就可以隨順世風吧。所以自己要做一個了斷,自己應該走哪一條路。

老法師說,老師的責備教誨,如果我們覺得老師錯了,古人有涵養,“無犯無隱”,我們涵養不夠,還可以向老師請教。老師的責備,我犯什么錯,我自己覺得我沒有犯錯,老師認為我犯錯,錯在哪里,可以請老師講清楚、講明白。老師畢竟年紀比我們年長,學識閱歷比我們豐富,看問題比我們深、比我們遠。有時候我們自以為是,只看到眼前,深遠處我們看不到,我們自己不理解而怨恨老師。怨恨老師,老師不會教你的,老師會對你很客氣,但是不會再教你了,因為你器量太小了,你容納不了,于是老師不教了。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老法師說,他在年輕的時候,他親近李炳南老師,追隨他老人家的學生很多,李老師對學生的教誨有區別,能夠接受責備的,真的是“無犯無隱”。老師對他責備教訓特別多,幾乎常常見面,常常聽老師訓斥。如果有一兩次,表現不太愿意接受的樣子,老師看出來,從此以后不再說他了,有過失也不說了,為什么?不跟他結怨了。他不能接受,而且會有怨恨,那不就是結了怨仇了嗎?所以老法師說,李老師聰明,不跟人家結怨仇,你能接受,我就教你。印光大師說,你有一分誠敬,教你一分;兩分誠敬,教你兩分;你沒有誠敬心,就不教了。上課講學你在旁邊旁聽就好了,絕不把你當做教學的對象,由此可知,損失在哪里?損失在自己。

第四,老法師說,“恚怒師傅,抵觸父兄”這八個字是佛法的根本,佛法的教學是從孝敬開始。老法師說,孝是中華文化的根,敬是中華文化的本,也是凈業三福第一句,“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佛法從哪里開始?從這里開始的,也是在這里圓滿,圓滿就成佛了。所以成佛是孝親尊師做到究竟圓滿,這是成佛了,所以成佛以此為始,還以此為終。人家問,佛教是什么?孝敬而已。所以我們學佛人一定要懂得,學佛學什么?就是學孝學敬。不孝不敬,無論他修什么法門,都不可能有成就,這是我們必須要懂得。千萬不要認為,凈業三福第一條四句,這個很淺,微不足道,那就錯了。一切諸佛如來,證得究竟圓滿的果位,還是“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這四句。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里。如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文字稿來源:因果教育弘化網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30239.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