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搜一搜

您的位置 首頁 悟道法師

悟道法師主講《太上感應篇直講》(第四回)(第五集)

悟道法師主講《太上感應篇直講》(第四回)(第五集)


太上感應篇直講(第四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集)  2017/11/23  澳洲凈宗學院  檔名:WD19-030-0005

《太上感應篇》。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老師,諸位同修,諸位同學,大家下午好。阿彌陀佛!請大家翻開經本,經本原文第二十七頁第三行最下面一個字看起:

【誑諸無識。謗諸同學。】

我們從這段看起。昨天我們學習到“慢其先生,叛其所事”,今天接下來這句是‘誑諸無識’,“誑”就是哄騙,“哄騙外行人”,“無識”就是不認識的人。我們在社會上,所謂隔行如隔山,有些方面的事物我們并不了解,每個人也都有他認識的事物,也有他不認識的,特別是在商場做生意買賣的,有內行的、有外行的。做生意買賣,我們舉出一個例子,譬如說賣古董,賣古董這個行業必須要專業的人,他做這個買賣才能買到真貨,我們不是這個專業的,我們就不認識了。不認識,我們去買這些古董,就看那個古董商有沒有良心,他會不會騙我們,如果他知道我們是外行的,他把假的當作真的賣給我們。這個事情自古以來就有,現在就更多。

有一年,在二OOO年,今年是二O一七年,十七年前,我跟臺灣四個同修,一共五個人去參加人家絲路的旅行團,到新疆去,也到了和闐,和闐出產玉器,賣玉的。旅游團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會安排去買東西的,我記得去一個商場,這個商場都是賣玉的,手環、項鏈,種種的玉器很多。大家都必定要進去的,我也跟著大家進去。跟我們同行有個女眾居士,邱寶桂居士,看到一個賣手鐲的,手環,賣玉的手環。這個商人他開價就八萬塊人民幣,一對八萬塊,就是一對手環。八萬塊,我說那么貴,我們也不懂,看起來都跟石頭差不多,我想那么貴的東西怎么去買,誰愿意去買那么貴的東西?結果邱居士她就給他開價,給他開價五百塊人民幣,八萬塊人民幣變五百塊人民幣。我在旁邊想,邱居士妳心未免太狠了,八萬殺到五百塊,如果給我殺個兩萬塊,我心就很不忍了。我說怎么差那么多,怎么會那么離譜?她說師父你不知道。我看邱居士她就說不賣拉倒,我們走。走了幾步又被這個賣玉的人叫回去,說給妳,五百塊就給她了。五百塊跟八萬,我說這個是天壤之別,怎么差那么多!他賣五百塊肯定還有賺,起碼賺個四百塊,如果八萬跟他買,他不賺死了嗎?后來我看到這樣,因為邱居士她在臺灣也是做玉的,她就是在做這個生意的,所以她內行。如果是外行的,你說他開八萬,我怎么殺我也不忍心殺得那么離譜,我給他殺個兩萬我就良心不安了。后來再到其他一家賣玉的去買,我也買,我買那個五塊錢好幾個的,那給他騙就五塊錢,不敢去碰那些價格很高的,那的確要內行的人去買。

舉出一個例子,就是像不認識的、外行的,那肯定就被他騙了,那不是真的。特別現在科技發達,做假的可以做得跟真的差不多,實在有時候有一些行家都還會陰溝里翻船,都還會去買到假貨。舉出這個例子,這個識就是認識,每個行業、每個事物有內行的、有外行的,內行人去騙那個外行的,這個是沒有良心的。如果做生意,也要有商業道德,賺一個合理的價格,不要賺得太離譜了。臺灣還有同修也是做這些珠寶的生意,有一次我到上海,看他拿了一堆好像項鏈一樣,那個一開價,我都快被嚇昏了,一串拿出來開價就是一千多萬人民幣。我看一看,那個送給我,我都嫌麻煩。一千多萬人民幣,我說這個還是有人會去買,還有開到三千萬的。買那一串來,有時候我們要找個地方擺都有一點麻煩,花那么多錢。這個當中真真假假,這個就看商人的道德。如果做生意的,或者做哪個行業的,我們是內行的,別人是外行的,我們就不能欺騙他,你騙這個不認識的,這個是有罪過的。這舉出一個例子,其他我們可以以此類推。

下面這句是‘謗諸同學’,同學大家在一起學習,“謗”是毀謗,同學之間如果互相毀謗,也是造罪業。同學之間大家應該互相鼓勵,互相勉勵,不能去毀謗,毀謗就錯了。所以,我們有同學要珍惜,大家珍惜這個因緣。我們學習如果沒有同學,就孤陋寡聞,“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友就是同志、同學,志同道合的。同學在一起互相照顧、互相勉勵,有心得互相分享,這個才是做同學之道,不能彼此去毀謗。老師如果看到同學互相毀謗,做老師的人心里也難過。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虛誣詐偽。攻訐宗親。】

‘虛’是虛妄,‘誣’就是冤枉,‘詐’是欺詐,‘偽’是假的當作真的偽裝騙人。這是講話也不實在,用虛妄的言語冤枉好人,以假的東西去欺詐、去騙人,這個叫“虛誣詐偽”。這個社會上也很多這種詐騙集團,虛誣詐偽,詐騙集團,古時候有,現在更多。在中國、在外國都有,都有詐騙集團,而且現在這種詐騙手法就愈來愈多,因為科技發達。過去我們在臺灣、在大陸、在外國,也都聽說過,很多人受騙。在臺灣有名的就是金光黨,那個金光黨專門在騙人的,他騙人他的手段很多。在早期,我是聽說,用一種手法去騙人,他就找一個人好像笨笨的,手中拿了一疊鈔票在那邊玩。另外又有一個人,看到人經過那里,就去找那個人,跟他講說那個人笨笨的,錢很多,我們拿個一千塊可以換他一疊鈔票。結果這個人就受騙了,為什么會受騙?起了貪心,他拿真的錢就去跟他換那個錢,結果換過手之后,發現錢是假的,受騙。現在我聽說,現在都是手機,這個手機有人常常收到說你中獎了,趕快到什么地方去拿,你要先繳什么費用,聽說現在很多都接到這種,有人真的受騙了,所以公布出來了。現在手機如果你突然收到說你中了什么大獎,那你要小心,不要上當。

現在虛誣詐偽這種詐騙的手段,也是日新月異,我們會受騙總是自己也起個貪心,就容易受騙,如果不起貪心,就不容易受騙。另外,有人這種詐騙的,他也是抓住我們人這種同情心,我也被騙了好幾次。我在香港做法會,都有些出家人穿百衲衣,全身補了大概一百多塊,一塊一塊補的,站在那邊,他騙也不去騙在家居士來騙我。他跟我說他要去開刀沒錢,叫我給他五百塊港幣,他說晚上要去開刀沒錢。他講得很可憐,我想一樣出家人,他就那么需要就給他。但是第二天又被我看到了,看到他在另外一個地方又在跟人家化緣,根本就沒有開刀。后來幾次我到香港做法會,我看他又出來又穿那個百衲衣,這次他就不敢再跟我化緣,因為大概他也知道我知道他是什么身分。他穿的那個衣服,那個百衲衣就是修苦行的,但是我看他那個百衲衣那質量很好的,我看那件很貴的。后來我仔細看,那個跟虛云老和尚穿的不一樣,人家是找別人丟掉的來縫縫補補那種袈裟,百衲衣,但是他那個質量很好的。

被這種利用別人同情心的,我從出家以來也被騙了不少。以前在基金會,也有一個人,他拿個枴杖,然后一只腳裹了紗布,一拐一拐的。他說沒有飯錢,沒有飯吃,給我騙了幾百塊,結果錢給我拿走了,我看他走到轉角的時候,那個紗布他就開始拆掉了,就不用拿枴杖了,我一看就知道被騙了。在兩個月前,也有一個出家眾,他說從大陸來的,他跟我講從遼寧到臺灣來,他說見到什么大法師、什么大法師,一大早就來我們道場,我就請他吃早餐。吃完之后,他說他臺幣都用完了,能不能給他一點路費,我就包二千塊臺幣給他,我說反正出家人來,供養供養。結果他吃過飯他就下去了,就在我們道場樓下沒多遠,就坐在路邊有公眾的椅子,坐在那邊翹二郎腿抽煙,我剛好去買報紙被我看到,被我看到他也不好意思。現在這種不是真的也滿多的,如果遇到這樣的,我們少一點,一些錢請他吃個飯那沒有關系的,反正請他吃頓飯,錢也不多,他都講得那么可憐,沒有路費,沒有買車票的錢,騙就給他騙那些。所以,現在在社會上虛誣詐偽的事情也非常多,特別大家如果有手機,突然通知你中獎了,你可要小心,這個事先跟大家提醒。當然造這個罪業,司命之神都記過。

我們再看下面這句,‘攻訐宗親’,“宗親”就是同個宗族的親戚。宗親之間大家應該要和諧,這里講對于自己宗族的親戚、親屬,“訐”就是“攻其陰私”,去揭發,這個“訐”也是一個言字旁,很明顯的這個就是以言語去攻擊,攻擊自己宗親的一些事情,這個也是很不好,這個是破壞和諧的。宗族親屬都不和諧,對其他的人我們也就可想而知。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剛強不仁。狠戾自用。】

‘不仁’就是沒有慈愛心、沒有仁慈心,個性非常的剛強,沒有慈悲心,個性很強。這句也是我們要學習的地方。我們看到有人真的很剛強,他的個性非常剛強,而且沒有仁愛心,沒有仁慈、仁愛心。在《地藏菩薩本愿經》我們也讀到一句經文,地藏菩薩講,南閻浮提眾生剛強難化,剛強就很難去教化,他不接受。在此地最重要的是反省我們自己,我們有沒有“剛強不仁”的習氣?如果依照《地藏經》這句經文,我們南閻浮提眾生多多少少都有剛強不仁。我們舉出一個比較淺顯的例子,譬如說我們南閻浮提,我們娑婆世界,在這個地球上的人類,殺生吃肉一般人他總認為是正常的,除了殺人大家知道有罪,殺動物、殺生吃肉大家都覺得這是應當的,那些動物就是給人吃的。殺害動物,動物牠也有知覺,牠也貪生怕死,牠跟人是一樣的,但是我們人就是沒有去想到動物牠也貪生怕死,我們殺害牠,牠非常的痛苦。我們在這個地球上,現在除了學佛的人、信佛的人,我們跟他講不殺生會接受,吃素、不殺生會接受,不是信佛的人接受的人就不是很多,大多數都不能接受。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理解到,這個世界上的人類剛強不仁的人占大多數,這是從一個比較粗淺的地方來看。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就是性質個性不能太剛強,這個要靠修心養性。所以,中華傳統文化教我們的就是修心養性,把這個剛強不仁的心轉為柔軟仁慈,有仁慈心。所以,剛強就是不仁,就是沒有仁慈的心,所以他就很剛強。這是我們大家都有這種習氣,我們一定要化剛強為慈祥。

我們再看下面這句,‘狠戾自用’,這個跟上面這句也是有相關的。“狠戾”,兇狠、乖戾,“性情兇狠乖戾”;“自用”就是“一意孤行,不聽善勸”。這樣的人在社會上也很多,性情非常剛暴、非常兇狠,我在當兵的時候也遇到過一個。有一年,我當兵從東引島回到臺灣,部隊移防,當時我在外島是當砲兵的,當那個大砲的,美國八英吋流彈砲,當砲兵。移防回臺灣,部隊里面就要選一些人去練習射擊,狙擊手,狙擊手就是練槍法。我被選到了,要去特別練習槍法,練成神槍手,結果調到另外一個地方。在林口再下面一點,有個營區,專門在培訓這種狙擊手,射擊的。那個時候我已經學佛聽經了,當兵也沒辦法,被點名點到了,也得只好要去了。后來廚房缺人,我們班長說有沒有人愿意去廚房,如果愿意去廚房,就不用去練習射擊。我第一個舉手,我說我們學佛不殺生,學這個也不太適合,我就去廚房。在廚房,早上起來要做饅頭,很早就要起來,三、四點就要起來。我們在廚房有一個,因為他也是在廚房的,都是當兵的,我看那個人有夠兇的,他看到一只貓,我看他拿廚房那個菜刀,他看到一只貓,他那個菜刀拿起來就把它丟過去,我看了都嚇一跳。那個班長叫他怎么做,他就是不愿意,他就很叛逆,那個真的是狠戾自用。這個以前在家我在社會上也看到、碰到過幾個人,這種性情的確是這樣的,很兇的,非常兇惡的,不聽善勸。這樣也是自己造罪業,這屬于剛暴之惡,剛強暴惡的惡業。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是非不當。向背乖宜。】

是是對的,非是不對的。‘是非不當’就是“以非為是,以是為非”。以不對的給它說成是對的,對的說成是不對的;黑的說成是白的,白的說成是黑的。是非不當這一句,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也是很普遍,我們在佛門里面也常常聽到一句話,某某人都是到處講是非,或者大家在一起都在講是非。早年我在臺北景美華藏圖書館也常常聽到同修這么講,哪個同修都在講是非,大家在一起都是在講是非。這句話我聽了當時就有個感觸,我就想這個講是非,我說這些人他會講是非嗎?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他明白嗎?如果對于是跟非這些道理他不明白,那他講什么是非?實在講,講是非也得要明理才能講,如果不明理你講什么是非?把是當作非,非當作是,那不是在講是非,不是講是非,實在講是亂講。

我記得很多年前臺灣有個第四臺的節目,那個第四臺節目它的名稱叫做“全民亂講”。為什么說全民亂講?那是非顛倒了,是非不當,是非顛倒,是說成非,非說成是,我說那也沒錯,那個節目叫全民亂講。什么是是、什么是非,我們沒有學習一點傳統文化,實在講我們都不懂,我們也不懂什么叫是非。所以《了凡四訓》,大家如果學習《了凡四訓》,基本上也懂一點什么叫是非,你再學《常禮舉要》、學《論語》,大概也知道什么叫是非。如果這個我們都沒有學過,恐怕我們對是非都認識不清楚,是非認識不清楚,那我們處理這些事務往往就會是非不當。所以,我們要避免這個罪業,還是要讀書明理。讀什么書?讀圣賢書,要讀書明理。所以,諸位同學還是很有福報的,大家會來學院也是很有福報,大家接觸到的都是圣賢佛菩薩的經典,這個是是非的標準。如果我們不學習經典,那肯定是是非不當。所以,人不學,不知義,這個《三字經》講的,“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人就是要學習,不學我們就不懂。要避免這句的過失,我們就是要學經典、學習圣賢書,要讀圣賢書。

‘向背乖宜’,“向”就是親近,“背”就是遠離,“乖”就是不好的、不合理的事情,“宜”就是好人好事。向背乖宜就是好人善事他遠離,他去親近惡人壞事,這個叫向背乖宜,應該親近的他不親近,不應該親近的他親近。我們一般在佛門講,我們要向善知識來學習,我們不能跟著惡知識學習,我們要向善知識,要背離惡知識。如果反過來,背離善知識,向惡知識學習,這個叫向背乖宜。乖就是不應該的、不合理的,宜就是合理的、應該要去親近的,這個就是反過來了,這個也是要讀書明理。所以,《論語》也是大家要學習的。不能學太多,我是建議我們同學這部要多學,才明白這個天理,才知道怎么取舍。再看下面這句:

【虐下取功。諂上希旨。】

這個兩句也是一對,上、下,第一句是虐下,第二句是諂上。‘虐’是虐待,‘下’是下屬,下面的人。對他的部下,為他辦事的,為他做事的部下,對部下很苛刻,虐待、壓榨,為了爭取自己的功勞、賞賜。以虐待部下爭取自己功賞,“不顧民間疾苦”,這是對下面的人一個很不好的一種做法,虐待其下,取得自己的功賞。

下面講,‘諂上希旨’。諂上跟虐下它有相關的,他取得這個功勞,希望上司賞賜給他,去褒獎他、去獎賞他,對上面他就諂媚,諂媚上司,“為求得寵,不惜用盡欺巧方法”去諂媚、巴結,“去迎合上峰的意思”,諂媚上面的,這總是有個目的。這個兩句是相關的,“虐下取功”就是為了要“諂上希旨”,不惜虐待他的部下,去諂媚巴結他的上司,有這類的做法就屬于這句的。我們再看下面:

【受恩不感。念怨不休。】

這兩句我們一般人也很容易犯,我們接受別人對我們的恩惠,不知道去感恩。不知道感恩,我們俗話講的“忘恩負義”,不知道去感恩。我們社會大眾知道感恩的人不多,因此我們凈老和尚在韓館長往生那一年,他就特別提倡“知恩報恩”。我們受到別人的恩惠,如果我們不知道別人對我們有什么恩,他就不會去感恩,那更不會去報恩。因此佛在經典上這方面也給我們說明,我們在做法會念回向偈,或者誦經念回向偈,或是講完經念個回向偈,念“愿以此功德,莊嚴佛凈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都有念這首偈。上報四重恩,這個就是給我們說明,最基本上我們有四種恩德我們要回報,我們今天誦經、念佛、念咒,做什么好事,總是要回向。

四重恩,第一個是父母恩,父母對我們有養育之恩。第二個師長恩,師長長養我們的法身慧命,我們的智慧得自于老師,師長恩。我們的身命得自于父母,慧命得自于老師、師長。第三個是國家恩,國家對我們有恩德,沒有國就沒有家,所以要報國家恩。第四眾生恩,這個就很廣泛了。我們吃一粒米、喝一口水,我們這些受用都是大眾工作勞力來供養我們,所以我們也應當要回報。我們喝一口水,衣食住行都有很多人在工作,我們才能受用,我們也應該要回報,報這個眾生恩。因此,我們佛門怎么來報檀越之恩?特別我們出家人也沒有經營事業,也沒有做生意買賣,受用都是由在家眾來供養,出家眾接受在家眾的供養,就是接受在家眾的恩惠,我們出家人也要回報。要怎么回報?在家人財供養,物質的供養,出家人要法供養,我們回報給居士就是法,佛法、世間法,出家人講經說法或者領眾修行,就是回報施主恩。

有一年,我跟我們師父上人到永和一個居士家里接受他們供養,到這個居士家里吃飯,吃完飯我們師父就跟齋主講幾句佛法。回來之后師父就跟我講,給人家請客,到人家家里作客,人家請我們出家人吃飯,不能吃完飯擦擦嘴、拍拍屁股就走了,要給人家講幾句佛法,就是居士財供養,我們要法供養。在釋迦牟尼佛的時代,出家人都是托缽的,到每家去托缽,托缽,他是沒有錢的,就是那個缽裝食物的,居士,人家給了食物,出家眾要問他你有什么問題嗎?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沒有問題就跟他講幾句簡單的佛法,這個也是報恩,就是回報。

我們要知道感恩必須要先知恩,知道父母恩、師長恩、國家恩、眾生恩,這四重恩,這是基本上的。其他個別的,人家對我們有幫助,我們要感恩,念念不忘。韓館長往生,我們凈老和尚提出知恩報恩,韓館長租地方、借地方給他上講臺去練講,護持了三十年,所以他感念她這個恩德,館長對他不好的,他就不放在心上。所以,受恩要感恩,要報恩;別人跟我們有怨,對不起我們,就把它忘了。

這里講的剛好是反過來的,‘受恩不感,念怨不休’。別人對我們有恩惠,我們不知道去感恩,但是別人有對不起我們的地方念念不忘,甚至到死的時候都還不會忘記,那個怨恨之心從來沒有休息,“不休”就是沒有休止,就是念念不忘,這個對我們自己本身就傷害很大。所以《弟子規》也講“報恩長,報怨短”,不能念怨不休,這個不休就是從來沒有停止,這個就很不好,自己這種怨恨心常常放在心里,自己就造罪業了。如果我們給它調整過來,那就不是罪過了,就變成善業功德了。我們再看下面:

【輕蔑天民。擾亂國政。】

‘輕蔑天民’就是輕視、看不起人民。這個人民,這里叫“天民”,人民就是天的子民,上天的子民。所以對人民不能夠輕視,不能不重視,更不能瞧不起。這句特別是指做官的人,譬如說你做一個市長,或者縣長,你不能不重視你的市民,不能不重視民情,這些人民他有什么問題你要幫他處理,他有什么反應你要去了解、要重視,不可以不理會。如果輕視這些人民,沒有重視民情,民間疾苦,這個罪過就很重,這句特別是指當官的人。

下面是‘擾亂國政’,這一句跟上面一句也是相關的,當官不重視民情,在國家反而擾亂國家的政策,國家的政策違法擾亂,這個造的罪過就重了。不遵守國家的政策,特別國家好的政策他去擾亂,國家好的政策是利益萬民,利益人民,你去擾亂,讓國家的政策不能順利的去實行,損害就是全國人民,甚至影響到全世界。

所以,做官的人會修行實在比我們一般人機會好,俗話講“公門里面好修行”,這個在《了凡四訓》也講,公門里面好修行。為什么?他如果真正為人民服務,解決民間的疾苦,重視人民的生活,他積功累德很快,甚至一個政策,他就累積很大的功德。你看《了凡四訓》,袁了凡先生遇到云谷禪師之后,發愿修三千件善事,第一次發愿修三千件善事,修了十幾年才圓滿。第一次三千件圓滿了,第二次再發三千件善事,三年就圓滿。三年圓滿后,他發愿要修一萬件善事,他就升官了,當了寶坻知縣,這個寶坻就在北京附近。原來他如果沒有遇到云谷禪師,學習改造命運的方法,照他命中,他是在四川一個很偏僻的地方做一大尹,很偏僻的地方做一個縣長。他遇到云谷禪師,修了六千件善事后,又再發愿修一萬件善事,他就升到寶坻,寶坻在北京,北京旁邊有個寶坻縣。現在大家坐車上高速公路你都會經過,看到那個路牌,每次我坐車經過那里,我都看到那個寶坻,我說這個就是明朝袁了凡先生當縣長的地方,就在北京這里。他這個地位跟四川很偏僻的地方當一個小縣長,那個層次差很多。現在也是一樣,你說現在當個北京市長,還是到四川很偏僻的縣當個小縣長,那個層級差別很大。這是他修了六千件善事,他改造命運了,他又發愿要修一萬件善事,當了寶坻縣長。

一萬件,他的太太就很擔憂,她說以前還沒有到寶坻當縣長,還在外面,在家里接觸外面的人的機會很多,每天有窮苦的人來,他沒飯吃,乞丐來要飯,布施飲食食物給這些乞丐。還有放生、救濟窮人,她說我在家里都幫你修這個善事,所以三千件才能夠很快圓滿。現在到縣衙里面來,接觸不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他也進不來,這個一萬件要做到什么時候?當他們正在想這個事情,那天晚上袁先生就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神人跟他講,他說你當了縣長上任之后,你減糧這一節,你一萬件善事已經圓滿了。減糧就是減少寶坻縣縣民的稅金,減少了大概接近一半的稅金,接近。悟莊法師講《了凡四訓》,大家注意聽就知道。減少這個稅金,減糧。

第二天醒過來,他也覺得不敢相信,他也覺得這個對他來講是舉手之勞,他批個公文就減糧,少收人民的稅金、糧稅,他覺得是舉手之勞,為什么會有那么大的功德?雖然做了這個夢,還是有懷疑。后來剛好五臺山的幻余禪師到他們家來,他就請幻余禪師吃飯,供養,就夢中這個事情再請教幻余禪師。幻余禪師就給他開示,他說做善事只要真心,一善抵得萬善,何況你全縣減糧,萬民受福,他說你這個實在講超過一萬善。可見得當官的人他要修福很容易,你看袁了凡先生他就一個政策,他一萬件善事就圓滿了。以前還沒有當官在家,第一次發愿做三千件善事做了十幾年才圓滿,第二次做了三年才圓滿。可見得,真的俗話講得沒錯,公門里面好修行,當官的人如果懂得修福,比一般人機會好得太多了。反過來講,如果不懂得修福,那造罪業也比一般人重得太多太多了,這是一個相對的。

所以,國政,國家好的政策不可以去擾亂,我們要去遵守。特別現在我們學習中國傳統文化,這也是現在國家定的政策,所以大家來學習,也是符合我們國家定的良好的政策,大家努力學習,這就能報效國家。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賞及非義。刑及無辜。】

這個‘非義’就是不義之人,這個人不是好人,對社會也沒有貢獻,還有損害社會的,這是不義之人,這樣的人你還去獎賞這個人,這個也是會給社會帶來負面的影響。獎賞應該是要獎賞對社會有奉獻的人,國家政府去獎賞他,才能改善社會風氣。這個人他做好事,對社會有貢獻,這個應該要獎賞,不能夠去獎賞對社會沒有貢獻、損害社會的人,這個就有罪過。

‘刑及無辜’,這句跟上面這句也是相關的,這個非義的人他應該受處罰的,無辜的人反而把他抓起來判刑,冤枉好人。“刑及無辜”,這是在司法方面的,判刑去懲罰沒有罪的人,無辜就是沒有罪的人,無罪之人。這個在現在的法院、司法院里面有這些事情,特別是冤枉好人,刑及無辜,冤枉好人,當法官真的是不容易。有一年,大概二十幾年前,我記得臺灣司法院法務部請我們師父上人去演講,現在司法院法務部也每一年請我去法院那里做法會,超度那些冤魂。法院里面有很多法官學了佛,聽我們老和尚講經。我記得那年我們師父去演講,我也去聽,去法務部聽。我們老和尚就講,以前李炳南老居士十九歲在山東當縣長,在民國初年,縣長管行政兼司法,行政、司法都管,在過去。李老師他是一個很好的中醫,他曾經說過,他說他有把握給人家看病沒有給人家誤診過,沒有錯誤診斷。他也是有中醫牌照的,在民國初年那個時候的中醫牌照。所以,他到臺灣之后,臺灣中興大學、中國醫藥學院都請他去當教授,他對醫道精通。所以,他說給人家醫病,他有把握沒有給人家誤診過,但是他當縣長、縣官辦案判刑,他說他不敢說從來沒有冤枉過一個人,他說這個他沒把握。

我們老和尚講到這個地方,他接著就講,當法官的如果冤枉人,將來死了要下地獄。那個演講講完,就一個女法官很緊張跑來老和尚面前,她說師父我現在就是在給人家判案的,李老師那樣那么有學問的,都不敢說沒有去冤枉過一個好人,我們都比他差太遠了,可能冤枉很多好人自己不知道,將來下地獄怎么辦?很緊張,她說怎么辦?我們老和尚就給她講一個方法,他說如果妳明天要判案,今天最好念觀音菩薩,求觀音菩薩給妳指點,明天菩薩給妳加持,讓妳有智慧,不會去判錯。那時候我看那個女法官她心才安定下來,不然她就很緊張。所以刑及無辜,這個特別是當法院檢察官、判官的,很容易犯到這條。

現在法院的法官有很多都聽我們老和尚講經的,他們現在也知道怎么修、怎么判案,還有一些可以化解的。我來這里之前,那個法院的法官請我吃飯,就是感謝我去做法會,又預約明年的法會,一個女法官她就跟我講,她說現在人家在告來告去,我都用傳統文化跟他們講,化解,不要再訴訟。我就跟她講,如果妳能夠再這樣做這個事情,真的是公門里面好修行,積功累德。所以在公門里面就是兩方面,你要累積功德也很快,你要造很重的罪業那也很快,關鍵都是要學習,學習傳統文化、學習佛菩薩的經典,才不會做錯事。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殺人取財。傾人取位。】

這個兩句也是一對,一個取財,一個取位。‘殺人取財’,就是我們一般講“謀財害命”,殺人的目的為了奪取他的財物,謀財害命。自古以來,中國、外國都有,他殺人的目的是要奪取他人的財物、財產。所以,有財富的人,實在講,特別在現在這個時代,都沒有安全感,錢財很多,怕人家去殺害他,奪取他的財產。現在社會上也有綁票的,那個都是屬于“殺人取財”的。因此,我們有財物,要多做好事、多布施。這一條,在現在這個時代,也就很多方面。像現在賣不好的食品,賣不健康的食品、不好的食品,像現在報紙常常報,什么毒牛奶、地溝油,在臺灣、大陸就很多,賣那個不健康的食品。還有我們吃素的,聽說也有做一些假的,現在聽說雞蛋是用化學去做的,做得跟真的一樣,聽起來是非常恐怖的。這個不好的食物賣人,賺人家的錢,又害人家的命。所以,我們凈老和尚在講席當中也講了,賣不好的食物給人,賺人家的錢,又要人家的命,這個做法就叫謀財害命。想一想,真的就是這樣。所以現在這個殺人取財,就不止說像強盜拿刀去殺人,像賣不好的食物給人,賺人家的錢,也屬于這一句,殺人取財,屬于這句的罪過。

‘傾人取位’,這是用計謀,“傾”就是傾倒,好像一個瓶子給它弄倒,這個是傾。用這個來形容,把一個人他現在的官位把他弄倒,讓他下臺,然后他就乘這個機會去取代他的地位,取代他的官位。有一次,桃園劉議員,他以前在桃園縣當議員,是以前前任的。他跟我也關系不錯,以前我們在桃園辦法會,他也幫了一些忙。有一次他跟我講,他說現在新聞媒體在報的,他說如果有人一直去攻擊、去毀謗哪個做官的,譬如說衛生部長,如果有人一直去罵他,一直去攻擊他,一直去找他麻煩,想盡辦法要他下臺,劉議員跟我講,他說如果有人一直去罵那個人,就是他想要去坐他那個位置。這個就是這里這句講的“傾人取位”,他想要去坐他那個官位,就是想盡辦法去破壞他、去污蔑他,用種種手段讓他下臺,他就有機會去取代他的位置。所以,這句就屬于這類的,凡是跟這個性質相同的,都屬于這句,就是別人他現有的地位,用盡手段把他拉下臺,自己去取代他的位置。在公家機關當官也好,或者是公司行號當主管也好,就是屬于這句,傾人取位。

實在講,這個都是不懂因果,如果《了凡四訓》讀通了,大概他不會干這個事情。因為我們人都有命運,你一生當官當到什么地位,你一年賺多少、吃多少,你生活上種種的遭遇都有個定數,過去今生造的善惡業。如果自己沒有那個福報,你用這種手段去取得那個地位,實在講坐得也不穩。甚至在那個地位,又造了更重的罪業,實在講是得不償失。所以,要取得比較好的官位,還是要照《了凡四訓》去修。你看袁了凡他原來是四川一大尹,那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當個小縣長,后來發愿修一萬件善事,當了寶坻縣長,他不是用什么手段去害人。所以修善積德這個得來才是真的。如果用種種手段得來這個地位,不但不好,反而有害,真的得不償失。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誅降戮服。貶正排賢。】

這個兩句也是一對。‘誅降’,“誅”就是誅殺,“降”是投降,就是降服的人你把他誅戮,誅戮就是殺死這個投降的人。這個特別是指戰爭,戰爭兩軍互相殘殺,失敗這一方投降了,投降他就放下武器,戰勝的這一方就不可以再去殺他們。他已經放下武器,他已經投降了,你就不可以再殺他,你再把他們殺死,那就造罪業,這個就罪過很重。

這個在古代,《安士全書》里面也舉出宋朝二曹將軍,一個曹翰,一個曹彬,兩個都姓曹,都是當將軍的。兩個將軍,曹彬攻城,他就誡官兵不可以濫殺無辜,城攻破了,不可以濫殺無辜,投降的人不可以殺,那些無辜的百姓也不可以去殺害。所以,他城攻下來了,沒有去傷害一個人,沒有傷害到無辜的人,沒有傷害到投降的人。另外,曹翰他就放縱官兵去燒殺擄掠,去屠城。后來兩個將軍果報就不一樣,曹彬的后代,子孫代代發達,都做高官;曹翰,沒有幾年,他的子孫有淪為乞丐,有淪為娼妓、流落街頭的。就是這兩個將軍造的因不一樣,他的果報也不同。這句主要是誡當軍人的,特別是當將官的,有權力的,不可以殺死投降的人。

‘貶正排賢’。“貶”就是貶抑、排擠;“正”是正人、賢人。對這個正人、賢人,他給他貶抑,貶就是給他貶低,甚至給他毀謗,他是正人,他是賢人,給他貶抑,說他不好。說他是邪教,把那個正人正知正見說他是邪教,這個叫貶正。這個人是賢人,去排擠他,犯這個罪過也很普遍。為什么一個人他會去“貶正排賢”?會造貶正排賢這個罪過的人,那肯定他自己不是正人,也不是賢人,他肯定是邪惡之人,他才會貶正排賢。如果正人君子,他肯定不會去造這個罪業,他會去護持正人、賢人。正人、賢人在這個社會上就很難立足,所以《了凡四訓》里面也講,一個好人,正人、賢人要得到,真的,就像佛門里面講的護法,不然他很難立足。為什么?因為邪惡之人比較多,邪惡、不賢的人比較多,正人、賢人比較少,比較多的一定去排擠那個少的,十個人當中有九個是不好的人,有一個正人、賢人,這九個人就去排擠他。所以,這個正人、賢人沒有護法去護持,真的他在社會上也很難立足,要有護法。所以佛門里面講護法就非常重要,要有正義感的人出來護法。

我們韓館長她就是有正義感,她出來護法,我們今天才有機會聽到凈老和尚講經。如果她沒有出來護法,他就不曉得被排擠到哪里去了,他沒有講經說法,那我們也就聞不到正法。所以,現在感恩是感她這個恩,沒有人要接受正人、賢人,講真話大家聽了不接受,排斥、不接受。所以早期我們師父講韓館長到處借地方、租地方,我最清楚,因為我聽經的時候就是租地方、借地方,到處換地方,我也跟著到處聽。借寺院、借念佛堂、借講堂,臺北蓮友念佛團,那是我第一次去聽講經的,已經四十八年前了。李月碧講堂,李建和他們家的客廳,還有第一百貨公司的辦公室,人家下班了,去借他那個辦公室講經,我也去聽。志蓮精舍、松山寺、中國佛教會、人家的補習班,連國棟他們家的補習班,人家學生下課,去借補習班的教室上課講經。以前那個時候去租地方、借地方,我是那個時候的聽眾。

后來也是因為講《仁王護國經》,租中國佛教會的講堂,講了一半就被趕出來,我們同修大家才發心湊錢,師父他有人家供養的錢,韓館長一些私房錢,我們同修出一出。那時候我也跟我同學借一萬塊去參加,我弟弟那個時候賺錢賺得比我多,他出得比較多。還有很多同修,大家湊一湊,去買景美華藏圖書館。剛開始只有買一間,后來擴充到十幾間。這個說明正人、賢人他要在這個社會上,如果沒有得力的護持的人,我們佛門也不例外,你就沒辦法立足,因為這些人跟你志不同、道不合,他肯定是排擠你的。但是造這個貶正排賢的,這個就是罪業。你看一個正人、賢人,他在這個社會上,他能教化社會、教化一方,如果你能夠去護持正人、賢人,那對社會大眾有很大的幫助,能夠幫助這個社會改善風氣。這個正人、賢人你把他排擠掉,這個地方上的人他就沒有一個好榜樣可以學習,這個造的罪過非常重,跟一方的人結業,結這個罪業。下面這句講:

【凌孤逼寡。】

‘孤’就是孤兒,‘寡’是寡婦,‘凌’是凌辱,‘逼’是逼迫。“凌辱孤兒,逼迫寡婦”,這個是很沒有良心的。孤兒寡婦他都很可憐了,再去凌辱、去逼迫他,這個造罪過,這真沒有良心,這些司命之神都要記過的。對于孤兒寡婦應該要去協助他,要去愛護他,要去幫助他,這樣才對,怎么可以反過來,沒有幫助他,反而去凌辱逼迫,去傷害他們,不可以造這樣的罪業,對他們應該要有同情心、憐憫心。再看下面這句:

【棄法受賂。】

‘棄’就是放棄、舍棄,‘法’就是法律。國家的法規、法令,放棄國家定的法規去接受賄賂,這個事情實在講非常多,當官的人很難不受誘惑。一般講官商勾結,商人他沒有跟官方勾結,他怎么有辦法做生意,官方如果他隨便故意找個麻煩,你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你只好要送紅包,要送賄賂,然后他才給你批準,不然你怎么做都批不下來,你就要用這樣的方式。真正如理如法做的人,反而都不能批準,這個叫“棄法受賂”。我記得我出家那一年,三十三年前,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跟護法簡豐文居士,他們好像是同學,讀建筑的。簡豐文居士他在社會上開個建筑師事務所,供養我們師父這個講堂,在杭州南路,現在還在,佛陀教育基金會。他有一個同學姓鄭的,在臺北市政府檢查蓋房子的,房子要打水泥,就是鋼筋綁好了要打水泥,要透過他們檢查,檢查合格,水泥才能打下去,他這個使用執照才能申請得下來,他是一個很關鍵的人。有些不法的商人,建筑商,偷工減料,送送賄賂,市政府如果檢查的人接受賄賂,他做得不合格也給他通過,偷工減料,鋼筋少綁一些,水泥磅數少一些,他就可以賺更多的錢。商人賺了這些錢都從買房子的人當中去牟取暴利,偷工減料,然后他送一些賄賂給市政府檢查的人。這個鄭居士聽到我們師父講經,說這個因果很重,將來要下地獄的,他就把他的工作辭掉了。三十三年前,我聽說他如果敢收賄賂,他說他的薪水以外,最少可以收兩百多萬臺幣,三十三年前兩百多萬臺幣很大。后來他把那個工作辭掉,那個工作很多人想要去做的,在臺灣當時講,叫肥缺,肥,很肥,有肥水,就是要收這些賄賂就很多。他那么好的工作,人家都是想盡辦法要那個工作的,他現在聽了經,他不要了。不要了,辭職辭掉,辭掉去做什么?去送報紙,每天騎腳踏車送報紙,后來我們師父對他很贊嘆。這個人我也三十幾年沒見過面,這個有機會,這樣的人也不容易,值得我們親近親近,向他學習。

這條當官的很容易犯。所以現在習主席上臺特別抓這些貪腐,貪腐是什么?就是接受賄賂,官商勾結。好像老和尚在英國他都會選一些片子,我是有去看他老人家,才知道他最近在看什么電影。有一次去,他說看大陸抓貪污的一個連續劇,那個片名叫什么我忘記了,聽說網絡上有,什么名字?“人民的名義”,這好像網絡上有這個連續劇,這也是一個真人真事改編的一個戲劇。棄法受賂,這個問題如果很嚴重,那會亡國的。所以,習主席上臺就是特別防止這些。習主席講了一句話也很有道理,他說你要當官就不要想發財,你要發財你就不要當官,你去當生意人,這樣就對了。當官的人你要為人民服務,你不要發財,你要發財你不要當官,你去做生意。不然國家財務都被這些貪官貪污掉了,國家就整個財政、國庫都空了,這個問題嚴重。這個都是屬于這句講的,“棄法受賂”。現在這個法律很難約束人,可以去走法律漏洞,我只要不被抓到,他就會昧著良心做違法的事情。因此除了世間的法律,還要依照因果律,法律有漏洞,因果律就沒有漏洞,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要多提倡因果律。所以現在習主席也提倡中國傳統文化、提倡因果律。所以現在我們凈老和尚提倡中國傳統文化、倫理道德、因果教育,這是現在是全世界都需要的。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以直為曲。以曲為直。】

這兩句跟上面的棄法受賂也有相關,因為你接受賄賂,你就不按照正規的法律來處理事件,肯定他要違法。這個在民間律師事務所,還有法院的法官,如果沒有因果的觀念,沒有倫理道德的觀念,很容易犯這個大錯誤。你看法官如果他接受賄賂,應該對的他就給它說不對,不對的就說它對的,‘以直為曲,以曲為直’。民間這個律師事務所,如果他有正義感,要為人民伸冤,是民間的包青天,他就不會這樣,直就是直,曲就是曲。如果他也是收人家的錢,不對他也會幫這個人講話,不對的講成對的,對的講成不對的,那就昧著良心了。現在很多律師事務所聽說有這種情況,做官的法官、律師,都有這種情況,接受賄賂,然后他就“以直為曲,以曲為直”。

胡妮妮居士,也是我們館長往生之后,她也很發心護持我們凈老和尚。她爸爸以前在臺灣開遠東航空公司,她爸爸往生之后,她弟弟跟她母親、跟她姊姊都在打官司。她跟我講,她只有一個弟弟,她爸爸從小就跟她弟弟講,飛機場那些他們家公司的飛機將來都是他的。他往生之后,沒有寫遺囑,后來他們要分財產,她弟弟就說這個爸爸說都是給我的,妳們不可以跟我分。但是在那個時候,中華民國的法律規定,遺產,他的妻子、他的女兒、兒子,大家都有分的。結果就打官司,財產都凍結起來,打了十年。她們姊妹怎么想也想不通,明明法律就是這么規定,怎么打了十年,這個官司還不能解決?后來她說她們發現,她們請的律師被她弟弟收買了,所以怎么打都打不贏。她后來就換了一個律師,很快就打贏了。打贏了之后,財產就處分了,她們的姊妹、她弟弟、她媽媽都有一份。她跟我講,她說也好,她弟弟去障礙,不然她如果十年前分到那個財產,她還沒有遇到我們凈老和尚,她說可能那些錢統統被騙光了。后來她也還滿感激她弟弟給她障礙,感激那個律師受賄賂,讓那個官司不能解決。所以,這個禍當中有福,福當中有禍,禍福相倚。這里講,辦這個事情的人總是不可以“棄法受賂,以直為曲,以曲為直”。加上下面講的:

【入輕為重。見殺加怒。】

這個就更不應該了。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這一段,“以直為曲,以曲為直”。下面我們明天同一個時間再繼續來學習。

聲明:本文所有素材(文字、圖片、視頻)均來源于網絡搜集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刪除。(客服微信號:973454358)本文地址:http://www.lelstf.live/28287.html

意見與反饋

為您推薦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杭城十三水怎么打会有好牌